a7kqw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諸天大聖人 愛下-第1709章 雲中子要去見高人(求訂閱)推薦-k9xfz

諸天大聖人
小說推薦諸天大聖人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后。
姜尚开始说起近些日子的事来,当说到江府的时候,云中子明显觉得眼前一亮。
这朝歌居然还有高人?
莫非是开玩笑吧。
什么时候开始,高人都喜欢隐居市井了。
于是。
云中子猜测道:“师弟,我觉得应该是一位修道者吧。
如你所描述没有错的话,应该是一尊大罗金仙级别的存在。”
在云中子看来,也只有大罗金仙才能化腐朽为神奇。
除此外。
即便是他这样的太乙金仙,也很难有那种返璞归真的手段。
多少都会显露出来。
令人震惊几分。
“师弟,你确定那地方很恐怖吗?”
云中子问道:“如果不那么恐怖的话,我还不想去了。”
因为那没有意义。
反而浪费时间,浪费心情和精力。
姜尚点点头,继续说道:“没有错,第一次我进去的时候,见到群妖乱舞。
对了。
那里还有一只土狗,是一只狗妖,他有一招叫做大威天狗子,可厉害了。
当初我就是被一招打出来的……”
其实。
云中子是觉得姜尚被打出来的原因,多半是自身实力不足。
毕竟才元神境。
这点境界,怎么都不够看。
因此,被那土狗打出来也正常。
姜尚毕竟是修为低嘛。
不能太对人家苛求太多了。
那反倒不好。
“咳咳,师弟啊。”
流浪仙人
云中子打断问道:“你所言的那座江府,你可还识得路吗?”
听到云中子这般询问。
姜尚先是愣了会。
随即才问道:“师兄,你……你该不会是想去看看吧?”
实际上。
他已经猜到。
“没错。”
云中子笑道:“那地方被师弟你吹得如此神奇,我若不去看一看,岂不是浪费这一次下山的机会吗。
正好无事,便过去看看吧。”
也算了却一番心事。
实则,内也颇为好奇不已。
隐于市井间,居于大城中,不被降魔除妖师斩掉,也算是有几分缘。
本心而言。
云中子仅仅只是好奇罢了。
止不住那心间的一点通透之念啊。
他想去看看究竟来。
或有所得。
总不能白跑一趟。
见云中子坦然承认了。
姜尚不由眉头一挑,说道:“师兄,我建议你不要心怀好奇,也不要去看。”
“为何?”
云中子不解地问道:“既是群妖聚集,当一查究竟啊。
再则,若果真有高人存在。
我等后生晚辈前去拜访一二,不也挺正常吗?”
他不觉得有什么。
更不要说,身为原始天尊座下弟子。
仅是圣人门徒的身份,他就不害怕什么。
同是修道者,又身怀底牌在身。
他怕什么?
“师兄,且不说那些妖的修为高低与否,仅仅是那里居住的三位公子,就不能叫人大意啊。”
姜尚解释道:“就目前而言,我也仅见过两位。
但在师弟眼中,他们均是凡人之辈。
可那地方处处都透露着不凡,内含四季如春的法,与外头的冰天雪地完全是两个概念。
不论他们是不是高人,又有着怎样的身份。
仅仅是隐于此,必然是不想被更多人发现他们的存在,我们冒然去拜访必然会……”
若是冒犯高人。
那就是万死不辞了。
也划不着。
对此。
云中子倒是有不同的看法,他道:“师弟,你想多了吧。
只要我们不宣扬出去就没事。
——毕竟,我们还是圣人门徒,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
在他看来,此行应该不会有事。
即使是准圣在此。
也要顾及圣人的存在。
圣人不死不灭,因果不沾。
意味着,圣人如果想要报复的话,会很容易。
因此。
圣人门徒意味着什么。
谁都清楚。
只要他们亮出圣人门徒的底牌,对方应该不会打杀他们。
眼见姜尚还要坚持。
云中子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放心吧,有师兄我在,绝对不会又问题的。
实在不行的话,你不跟我一起去就是了。”
只要点明方向,自己一个人也行啊。
反正自己是圣人门徒,又是福缘真仙,应该不会有事。
姜尚:“……”
其实吧。
姜尚的心里也很好奇。
他也想弄清楚江府的事情。
被云中子这么一激,就试探性地问道:“师兄,你确定真的不会有事吗?”
其实,他内心很慌。
但压不住那一根好奇的稻草。
或许,跟着实力强大的云中子师兄,这一次就能彻底揭开江府的神秘面纱了。
“放心吧。”
云中子保证道:“不会有事的,我发誓。”
虽说誓言不可以随便乱发,但嘴上说说还是可以的。
至少。
云中子有把握,也有保证。
浮沉三界
他不怕。
既然不怕,那还担心什么。
自然是怎么方便,怎么来呢。
“好,那我就跟师兄去一趟吧。”
姜尚咬牙说道:“只不过,这一次还不知会发生怎样的幺蛾子。
师兄,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
这一点,他要先说。
给云中子一针预防针。
免得到时候说闲话就不美了。
“好。”
云中子倒是很痛快地答应了。
同时,他也思考着。
江府里面住的,必定是姓江的人。
可这三界中,姓江的人实在太少了。
闫三姐
少到云中子都想不起有这个姓的强者,他百思不得其解。
怎么也没想明白这其中的道道,莫非这里面有着他所不知道的事情吗。
“不管如何,等去了就知道。”
云中子沉思着,“或许,我应该寻思着该送什么礼。”
且不管里面是什么样的存在,这般冒失地上门,总归是不好的。
他们总应该去做一件事。
那就是老老实实地准备一些登门拜访的礼物。
只有礼物到位,才能博得人家的好感。
送礼的想法,立即就在云中子脑海里形成了。
“师弟,你觉得我们过去拜访的话,应该送什么礼物好呢?”
云中子问道:“今天是不行了,先把礼物准备好吧。”
不能急。
也不能太匆忙。
闻言。
末日之滅絕 碧血無常
姜尚一愣,苦笑道:“师兄,我的家境你是知道的,咳咳……”
实在太穷苦了。
半身清贫啊。
没钱,穷。
于是乎。
贫穷就限制他的想象。
云中子:“……”
他幽幽一叹,道:“师弟,其实你应该要学会一些营生,或者是用修道的手段,去获得一些财富。
这样来,你才可以在世俗过得更好。”
只是。
姜尚万般苦笑,“师兄,不是师弟我不努力,实在是没找到方向啊。”
他就如同一只无头的苍蝇一般,四处乱飞,到处乱撞。
三國演義之我佐劉備 傻傻的丫頭
撞到哪里就算哪里。
说不定还能撞死。
“罢了。”
云中子摆摆手,“礼物的事情,我就自己想办法吧。”
希望那‘高人’不要失望。
他手中还有些后天灵宝。
拿一件来做礼物也不是难事。
非常進化戰
自然不用过多准备,万一对方不是什么强者高人呢。
岂不是就浪费了。
所以。
不能太好,也不能太次。
“师兄,这方面我实在是帮不上忙。”
姜尚有些羞愧,但也没办法啊。
用来招待云中子的酒菜,都是他义兄宋异人资助的。
更别说其他了。
那更是家徒四壁,更是穷困潦倒。
如果没有宋异人的话,姜尚认为自己大概会很落魄吧。
会孤苦伶仃。
也会没有任何未来。
那才叫凄惨无比。
“无妨。”
姜尚的家境情况,云中子是知晓的。
因此。
他也没多说其他的话。
作为师兄,他不能打击师弟。
更何况,云中子可是非常清楚的。
他这位姜尚师弟看似落魄,但却身怀大劫的气运,乃是天定应劫之人。
假以时日后。
人家是要执掌封神榜,要开启那场可怕的神仙杀劫。
——————
天尊都说了。
姜尚无缘仙道,但富贵在人间。
活着能执掌封神榜。
说得不好听点,那诸天神佛都归他管。
虽然是一时的,但人家也有那个本事不是。
不敢轻视。
也从未敢轻视过。
对他来说,轻视是不存在的事情。
若是可以的话,即使是他云中子也要去拉拢才行。
说不定能换些好处。
这几天来,他也悄悄留给马氏不少银钱。
要不然,姜尚早就被马氏一顿劈头盖脸的大骂了。
哪里还有机会喝酒啊。
怕是没门。
要去江府,最好是跟宋异人他们一起去。
但姜尚不想给义兄惹麻烦。
便没说这事。
这一日。
等到中午时分的时候,姜尚与云中子终于整理妥当,打算前去一探究竟。
期待满满。
若有收获的话,那就更好了。
他们也不在意的。
“师兄,走吧。”
姜尚叹息一声,“现在我们也算是去冒险了,希望老师知道后不要怪罪。”
对此。
云中子没好接话。
若说其他的东西,或还好接话。
但这方面嘛。
实在是难。
无他。
他们的老师是原始天尊。
人家是圣人。
议论不得,也猜测不得。
那等强大的存在,还是不要在背后编排他们的是非为好,免得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师弟,切莫要注意言行举止。”
云中子叮嘱道:“身为阐教弟子,你应该清楚我们阐教很重礼仪。”
“师兄放心,我明白。”
即使云中子不提醒,姜尚也清楚这一点。
同时,他也明白这一次过去的意义。
将有着更匪夷所思的见闻。
或许……
还能见到那只会大威天狗子的土狗。
“依稀还记得,他好像叫阿黄吧。”
姜尚在心里想着,“只不过,他的实力好像比我要强大得多啊。”
这是姜尚比较郁闷的。
他还比不过一条狗。
或者说。
他姜尚堂堂玉清原始天尊亲传弟子,居然连一条土狗都不如。
修道都把自己修傻了。
江府。
当姜尚和云中子过来的时候,江缺第一时间就知道了。
他微微皱起眉头来,“没想到居然被他们发现了,看来计划要变一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