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7bfr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從當爺爺開始笔趣-942.相互對比(求訂閱月票)展示-8lgji

從當爺爺開始
小說推薦從當爺爺開始
财务自由对于一个集团公司实在是太重要了,有了张然这个承诺,之前子公司的损失,也没人在意了。
这是典型的打一棒子给一个甜枣。
虽然大家都明白,但却还忍不住心中欣喜。
“不过监察部是不会撤离的,从此以后,监察部的职责也会受到约束,在不经允许的情况下,他们无权检查任何账目。”张然继续道。
这再次给了大家一个惊喜。
这是张然主动放开自己的权利,当然了,这也是因为要是监察部的权利太大,那么要不了多久,张然敢肯定,到时候整个监察部都会烂掉。
也正是因为此,张然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修羅破天決 自由的蒼蠅
不过接下来张然就是要收紧权利了,“对于集团公司部门经理的任命则是需要总公司来任命,不是再由集团公司自己内部做出决定即可。”
大明王侯 贼眉鼠眼
黄林心中明白,这是迟早的,所以也没有多说什么。
“张先生,那其他的人事任命呢?”有人开口问道。
—————
“其他的自然还是有你们集团公司自己决定,不过在一些岗位上,总公司这边也有着建议权。”张然说道。
“张先生指的这个建议权是什么意思?”这次黄林倒是主动开口了。
“比如说部门经理下面的副总,这个总公司原则上是不插手的,但如果总公司这边有着合适的人才,也是可以直接举荐的,当然了,具体的决定还是需要你们集团还做出决定。”张然笑着道。
黄林不说话了,这也是张然为了今后控制集团公司做准备,也算是一种限制罢。
这种限制是两方面的,一是对总公司,二才是集团公司。
这也等于给出了双方博弈的空间,到时候具体怎么样,就需要看看双方的手腕如何了。
一个公司肯定不是全部一条心的,即便是一起创业的人,在公司到达一定的规模之后,就肯定会有各种争斗。
更别说这些集团公司这么大的规模了。
这样的争斗其实也有着好处,因为这可以保持住公司的一些血液流动性。
仙机破
要不然真的都一条心,那么一个人就完全可以在一个职位上做到老。
这完全不符合一个公司的发展规划。
公司是需要不断的填充新人才进来的,而副总这样的级别,正好是最适合双方争斗的。
既不影响公司部门的总体运行,又可以再未来的某个时间段对公司再进行一些影响。
妳看起來很陽光
“同时集团公司这边也有着对总公司的举荐权,总公司的一些职位,集团公司这边也是可以来应聘的。”张然继续道。
一些人心思又被张然这话给引动了,可以预见,今后总公司的职位肯定是需要很多人手的。
而他们这些人似乎也是最好的选择,毕竟要全部选择外人来,那么下面的这些集团公司就不会同意。
凭什么你什么都没给公司出过力的人,就可以来指挥我?
而且那些人对于下面的集团公司也不是很了解,根本就没办法真正的将总公司运行起来。
超能力基因改造
要真的那样,到时候这些人也都的是办法来敷衍这些外人。
但要是大部分都是选择他们这些原本的高管呢?
那么这个问题就是不存在的了,而且总公司的权利肯定很大,即便是现在张然已经做出了多条约束,但总公司还是总公司。
还有就是到了总公司任职,到时候即便是下放,最起码也是要官升一职的。
活着 并非清梦
这样的好处谁不想要?
所以黄林就看到,张然的一句话,就将他们公司高层原本有些抗拒的心思,完全的给瓦解了。
接下来张然又说了一些方案,具体的倒是没说,都是一些大方向的东西。
具体的还是需要时间来商讨的,而且也不是由张然来,那样张然就算是有十个分身都不够用的。
“等到总公司成立之后,会专门派人过来对集团公司进行一些列的考察,到时候还希望大家多多包涵。”张然笑着开口道。
我是仙界大主播
“这是我们的职责。”下面的人纷纷说道。
而孟铭轩和黄循曾他们这些人,此时都是有些心情澎湃,他们都不是傻子,都是精英人才,甚至有好几个也都是有着自己的公司。
他们对于张然和黄林这些人之前的那些话,那些举动中都能够知道其中的含义。
眼见着张然这样慢慢的将集团公司就这么纳入了总公司的麾下,都是心中有些震撼,对张然也多了一些崇拜。
就当众人准备散场的时候,谁知道张然忽然对着黄循曾道:“黄循曾,你来说一下,我们之前的那些规划有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张然这话一出,众人都是愕然,包括黄林和黄循曾父子。
不过黄循曾这边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站起来还略显激动,虽然他此时已经算是一个成功的商人了,但是在这样的场合,在这些都算是商界老前辈的面前谈上这样的事情,心中还是有些激动的。
“张叔和众位前辈的规划很好,我也没有什么意见。”黄循曾开口道。
不过很快的他就话锋一转道:“但是我认为在一些职权的划分上,还是需要更加具体一些。”
卿本溫柔納妳為妃 子夜柔兒
这话让不少人都是面露不善,但又都看了看黄林,最终没人开口。
果然,就听到黄循曾说道:“在财务方面,这一点对于总公司是十分重要的,要完全交给集团公司独立运行,似乎有些不太好。”
“哦?那你说该怎么办?别忘记了,这次不仅是华美集团,还有你们的公司也在这次整合的行列之中。”张然有些意外的说道。
他还真的没想到黄循曾会从这方面来说。
白富美的男保姆 赵狂人
“我当然知道,不过现在我不是站在集团公司老总的位置上,而是站在总公司的位置上。”黄循曾认真的说道。
张然忽然笑了起来,哈哈大笑的那种,看得出来,他似乎很高兴。
“老黄,看到没有,你现在都被你儿子比下去了,看看人家想的是什么,你又想的是什么,你儿子都在瞄准着总公司的董事长位置,你还在想着你这一亩三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