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y5um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定河山-第四百五十三章 平息看書-peu8q

定河山
小說推薦定河山定河山
只是还没有等司徒唤霜转过身,却被黄琼一把给保住。还没有等司徒唤霜反应过来,耳边传来黄琼有些苦涩的声音:“她们给我下的药,除了女人之外是没有解药的。还有,你们也中了她们在屋子里面点的燃情香了。那种香是宫里面,用来给妃嫔侍寝时助兴用的。”
“别看香气很淡,但性子却是极其霸道。现在你们刚吸入没多少,还没有感觉出来这种香的厉害,用不了一会你们就能体会到了。原本我想着将这两个人打昏后,马上就回到府。却没有想到那柱香却被你们两个赶上,也许这就是我们的命。”
说罢,不待怀中佳人反应过来,黄琼便一把将司徒唤霜抱了起来,来到了室内的床榻边,直接吻了上去。而在被黄琼的这个举动,搞得目瞪口呆的袁宝儿,在反应过来后有些不愿意了,追在他身边道:“喂喂,你要对她干什么?你这个人怎么会这样?”
只是还没有得过她说完,被黄琼点住了穴道一边也一并拎上了床榻。还没有等认为黄琼此举,绝对是恩将仇报的袁宝儿张嘴说什么,却看到她身边的司徒唤霜,一边主动解开自己衣服,一边搂着黄琼的脖子,有些羞涩的道:“你说的对,这可能就是我们的命。”
“我们无意之中,在这里相遇。你被人下了药,而我们为了救你,无意之中也中了那个燃情香。这不是命运是什么?况且我现在是你的未婚妻,早晚都是要给你的,今天的误打误撞只是提前罢了。只是这位女道长怎么办?难道你真的也要?”
只是司徒唤霜说的温柔,可眼下已经被怀中佳人,自己早就朝思暮想的身体,刺激得彻底失去最后一丝仅存理智的黄琼,那里还会听见她的顾虑。还没有等司徒唤霜说完,小嘴又一次被堵住。接下来,沉入了黄琼带来狂风暴雨之中的司徒唤霜,已经无力在说话了。
摄政王追妻记 菲我红岩
此时那边本身也中了燃情香的袁宝儿,此时的药性也已经开始发作起来。面对着身边的狂风暴雨,脸上最初羞涩早已经不见,只是脸色涨红的痴迷着双眼看着二人。若不是被黄琼点了穴道,她恐怕也已经缠了上去。而她口中不断发出的呢喃,更加刺激了黄琼狂性。
未来辅助仪 平步云霄
就在浑身上下火热到,以为自己正处在火炉之中的袁宝儿,感觉到自己要崩溃的时候。突然到来的,一丝她心中一直渴求的清凉,让她陷入了如痴如醉。便是连初经人事的她,最后一道防线,被突破时候带来疼痛都没有感觉到。
穴道被解开的她,拼命的要缠住了身上那一丝清凉。只是一番狂风暴雨后,虽说吸入了燃情香的司徒唤霜与袁宝儿两个人,从被动到主动也相当疯狂。但二人清醒过来之后,却发现自己已经疲惫不堪,但那个男人却依旧在疯狂的折腾,根本就没有半点缓解过来的意思。
还是初经人事,实在有些扛不住的司徒唤霜,看着还对着自己疯狂索取的黄琼。无奈的对着刚被黄琼放开,此时躺在那里一点力气都没有的袁宝儿道:“不知道那两个女人,究竟给他下了什么药,居然如此的猛烈。都这么久了,他居然还没有平息下来。”
“妹妹,你若是还能动,就去一趟他的英王府。或是让外面,他的那两个侍卫跑一趟,将他的那些夫人全部都请过来。否则,今儿咱们姐妹就算被折腾死,恐怕也解不开他中的药。看这个样子,你也是与他认识的。难道真的让他去碰,那两个他宁愿死都不愿意碰的女人?”
听到这个清冷女人,语气之中还带着一丝的哀求。又看着双眼依旧赤红,还在司徒唤霜身上,疯狂折腾的黄琼,以及司徒唤霜不堪承受的样子。在狠狠瞪了黄琼一眼后,勉强挣扎着下了床,将身上的道袍穿上扶着墙,几乎是一点点的错着走了出去。
此时的她,被黄琼折腾的便是走路都很吃力。不知道究竟几次下来,某些部位异常的疼痛,让她每一步都异常的艰难。原本一步便能到的距离,现在只能分一点点的向前蹭。好在,身上的道袍虽说被扯坏,但毕竟是冬衣,还是勉强能够对付穿出去。
不去怎么办?感觉到身子都快被劈成两半,生怕黄琼再一次扑过来的她,实在经受不起再一次折腾了。而那个女人虽说还在勉强坚持,可看那架势恐怕也是熬不了多久了。难道真的看着,那个女人被他活活折腾死?袁宝儿现在心中虽说恨及了黄琼,但终归人还是善良的。
袁宝儿这一走,只能独自应战的司徒唤霜,面对着黄琼的疯狂,只能咬着牙勉强承受着。好在,在她被折腾得实在受不了之前,在接到黄琼中了药的消息后,心急如焚的何瑶,与段锦带着诸女总算赶到了。等见到双眼赤红的黄琼,以及已经不堪承受的司徒唤霜,何瑶不由得一愣。
斗战妖皇
知道在继续下去,恐怕要出事的何瑶。连忙让何氏姐妹宽衣上前将人接了下来。只是过来的人谁也没有想到,黄琼此次中的药性如此强烈。除了怀有身孕的何瑶,诸女轮番上阵都未能解开黄琼所中的药性。
看着陷入疯狂,始终都未能平息下来的黄琼,以及连另外一处都被占用的诸女,也渐渐的实在有些承受不住。无奈的何瑶,一方面担心黄琼的身子,会不会受到无法弥补的伤害。一面也只能让武功最高,在承受风雨之后勉强还能动段锦回府一趟。
将除了不能曝光的林含烟与吴紫玉之外,府中所有与黄琼有关系的女人,包括那些波斯舞姬,只要能出来的都给接来。要不然还能怎么办?眼下府中除了身上带红的,还有那个不愿意出来的杨曼儿之外,能出来的都已经过来了。
府中现在能带出来的,除了那些波斯舞姬之外,也就剩下林含烟还有她身边,那两个给黄琼做了通房丫头俏婢了。不将那些波斯舞姬带来,难道真的让林含烟与吴紫玉的事曝光吗?自己来之前,只被人告之黄琼被用了药。可却没有想到,黄琼所中之药性子,居然如此强烈。
赶过来的除了自己之外七个女人,被折腾得半死都没有能够解开。在不想办法,找一些帮手来又能怎么办?安排段锦回去接人后,何瑶自己则试图从自被点住穴道后,就一直那么光着躺在地上,此时已经被穿上衣服的二女口中,掏出来她们究竟给黄琼用的什么药。
尽管此时的何瑶,恨不得一剑将这两个女人刺死,可问题总是要解决的。眼下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就算最终解开黄琼所中的药,可事后黄琼这根基非伤了不可。所以何瑶,才耐着性子找这两个,自己过来时也一样面红耳赤。全靠着几盆冷水浇上去,才清醒的女人谈话。
只是无论是急着想要从慎妃母女,口中知道是不是还有别的法子,来解决问题的何瑶。还是初经人事,便遭遇到重创,此时只是靠在其他人身上,才能勉强坐着的司徒唤霜,都没有注意到。当初去找人求救的袁宝儿,去找人后便再也没有回来。
看到眼下过来了一屋子女人,知道错过了今儿已经再无机会。同时也没有想到自己这次用的药,药性居然如此强烈。被黄琼此时疯狂吓怕了,明白自己侥幸捡了一条命。否则看英王现在的架势,就靠自己两个人,非得被活活折腾死不可的慎妃母女,倒也干脆的告诉何瑶。
她们给黄琼下的这种药物,是从吐蕃番僧那里搞到的。只是她们两个事先也没有想到,这种药的药性会如此强烈。更没有想到,黄琼耐力会如此的惊人,这么多人都未能为他解开药性。最后战战兢兢的慎妃告诉何瑶,如果能找一个纯阴体质的女子,可能效果会好一些。
只是除了这些,何瑶再问其他的,二人却是死活都不回答。只是告诉何瑶,她们与英王都是旧人。她们的身份是什么,事后英王认为可以的话,自然会告诉她们。但请夫人相信,她们这么做并不是要加害英王,只是为了自保罢了。何瑶再问,就是闭口不言了。
听到这个消息,一直都在担心黄琼这次,会不会伤到根基的何瑶,也顾不得其他的了,连忙亲自回府去找吴紫玉。尽管心中多少有些顾虑,也知道事情紧急的吴紫玉。虽说也犹豫了很大一会,可最终还是惦记黄琼的心思占了上风,跟着何瑶赶了过来。
因为劝说吴紫玉耽误了一会,等到二人赶到之后,却发现先走一步的段锦,带过来除了两个来月信之外四个波斯舞姬,也被黄琼折腾的有些承受不住了,表情很痛苦的在用她们听不懂的语言想要表达什么。见到眼前一幕,吴紫玉叹了一口气走到了床榻之前。
好在也许之前折腾了太长的时间,也许是吴紫玉的极阴之体起了作用。好在吴紫玉彻底的不堪承受之前,黄琼总算是消停了下来,沉沉睡了过去。见到这位总算消停了下来,在场的人无不松了一口气。要是继续下去,她们也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何瑶在给黄琼穿好衣物后,与段锦商议了一下。今儿这事绝对不能传出去,否则对黄琼的声誉影响太大。英王府眼下周边的眼线,绝对不会太少。哪怕现在已经是午夜时分,为了保密过来的人还是要分批回英王府,顺便把那两个给黄琼用药的女人,一并都押回英王府。
由段锦与林婉清护送沉睡中的黄琼,还有眼下前后两处受到重创,行走困难的吴紫玉先乘坐马车回府。那几个波斯舞姬,与赵瑶琴、程盈由朱杏儿带着易瑛那四个部下,作为第二批。留下需要善后的何瑶,带着何氏姐妹最后走。
原本有些不放心有了身子何瑶的段锦,想要留下来陪着何瑶一同善后。却被此时已经冷静下来,担心这二女身后还有人的何瑶给拒绝了。不过在临走之前,担心黄琼所中药物没有清理干净,回去之后再度发作的何瑶。让段锦回去后,把林含烟与那两个丫环找到他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