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68e超棒的都市小說 別叫我歌神 ptt-第1265章:起風了閲讀-rp6h4

別叫我歌神
小說推薦別叫我歌神别叫我歌神
“啊,不是吧!啊啊啊啊!真的?小白学长竟然要指导我?”经管系的女生宿舍里,一个妹子从床上直接蹦了起来。
然后整个宿舍楼,都传来了她开心的大叫声:“我被小白翻牌子了!嗷嗷嗷嗷嗷嗷,我被小白翻牌子了!”
这个女生叫柳才七,开学才刚刚大二,是谷小白等人的学妹。
她去年报考东原大学,就是冲着谷小白来的,而参加校歌赛,也是因为谷小白,第一次参加校歌赛就打进了决赛圈,一方面是因为学琴十年,有着不错的音乐功底,另一方面则全靠从地摊上26块钱一本,买来的那本笔记之神出品的《谷小白声乐教学旁听笔记》。
今年的校歌赛,竞争实在是太激烈了,大一新生里,能够走到十六强的就只有两个人,除了柳才七之外,还有一个来自物理系,叫鲁可的男生。
她和鲁可两个人,在几个月的比赛过程之中,也已经变成了朋友,经常共同交流经验,自称是谷小白的“外门弟子”。
没有亲自传授,只能自己学习,不是外门弟子是啥?
而相比之下,306的三个人,则可以说是内门弟子了。
身为一名东原大学的学生,柳才七当然也是一名高材生,一名学霸。
但是面对《笔记》里面那些理工科的知识,她依然理解困难。
她和鲁可两个人也算是互补,鲁可从她这里学习音乐类的知识,而她则跟鲁可学习各种物理知识,看各种论文。
如此一来,两个人才可能在强者如林的预选赛中脱颖而出。
而此刻,柳才七觉得自己的所有努力,都已经有了回报。
“刷刷刷”,好几个脑袋从门外探了进来,室友更是惊喜地围了上来。
“真的假的?”
“啊啊啊,信息都来了,真的唉!柳才七同学,您的指导前辈为谷小白,演唱曲目:梦然《少年》。”
“嗷嗷嗷嗷嗷嗷嗷!小七你好幸福!”
“小白,真的是小白哎!”
“我家小七出息了!竟然可以和小白对战了!”
“我可以去后台,和小七你一起准备吗?”
“然后就可以爱怎么看小白,就怎么看小白了!”
“听说小白会在后台睡觉哎!睡着了特别可爱,还会流口水!”
“吸溜……”
一群女生兴奋了足足十多分钟,柳才七这才想起来什么:“啊,我问问大可,他和谁比赛。”
柳才七拿起了手机,就看到鲁可已经发信息过来了。
“竟然是华闵雨学长,唱……《红色高跟鞋》哈哈哈哈哈哈哈……红色高跟鞋!哈哈哈哈哈哈……”
想到那个黑漆漆的傻大个要在舞台上唱《红色高跟鞋》,柳才七笑得像是一个傻叉。
又笑了半天,这才想起来回复鲁可。
“大可,你猜我和谁比赛!”
“谁?猜不出,每个人都是16分之一的几率啊……”那边信息几乎是秒回。
“你猜猜,使劲猜。”
从某处驶向东城的高铁上,鲁可有些无奈地搔了搔脑袋。
女生好奇怪啊,为什么总是要让我猜……
“付文耀学长?”
“再猜,大胆点!”
“难道是小白?”
极品小道 九天1
“答对了,嗷嗷嗷嗷嗷嗷嗷,大可,我被小白学长翻牌子了!我马上就是和小白学长必过赛的女人了,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大可你快点来,我们一起准备新歌啊!”
“还有半个小时就到站了。”鲁可道。
“好,我先去准备表演服装……”
那边,又安静了下来。
鲁可有些吃醋地放下了手机:“被小白学长翻牌子了有那么开心嘛……”
几秒钟之后:“啊啊啊啊,果然,我也好想被小白学长翻牌子啊!”
这个时候,网络上铺天盖地,都是关于谷小白和谭伟奇的巅峰对决,都是付文耀和邵阳阳的宿命之争,都是306/1粉丝和付文耀粉丝,共同吐槽自己的偶像是不是二百五的吐槽。
都是文小雯简直开玩笑的选歌。
同样是和谷小白对战的柳才七,却几乎被所有人都忽略了。
做偶像和修真哪个难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而和华闵雨对战的鲁可,则连名字都没有。
少年握紧了拳头:“我也要留下名字!”
一个之前从来不敢想的念头,突然冒了出来。
然后变得越来越顽固。
我要当冠军!
我要成为校歌赛的冠军!
对了,我要准备新歌了!
塞上耳机,蔡健雅慵懒的声音,和独具特色的旋律响起。
“该怎么去形容你最贴切
拿什么跟你作比较才算特别
对你的感觉强烈
却又不太了解只凭直觉
你像窝在被子里的舒服
却又像风捉摸不住
两界真武 茗夜
像手腕上散发的香水味
像爱不释手的红色高跟鞋……”
鲁可崩溃了。
我要怎么唱这首歌啊!
完蛋了完蛋了,我要输了吗?
不要啊,我要当冠军!
高铁缓缓减速,前方,东城高铁站已经在望。
当鲁可拎着行李,大步走出站台的时候,对面一处站台,朱于湖正扶着自己的奶奶,从车上走下来。
“小伙子,你的东西。”列车长在车门口,把他的包裹递给了他,“好好学习啊!不要辜负奶奶对你的期望。”
“谢谢叔叔。”朱于湖对列车长和两个在旁边送他的列车员鞠躬感谢。
短短的十多个小时,一路却受到了许多的照顾。
而现在,自己终于到了东城了。
全新的生活,即将开始。
“奶奶,我们先去学校,然后找地方住下来。”
朱于湖决定先办理了自己的入学事宜,学校每年都会尽量安排家长留宿,现在身上的钱不多,能省则省。
然后再给奶奶找个房子住下,自己身上的钱,应该还够付一两个月的租金,再然后……
朱于湖拎着行李,扶着奶奶小心翼翼地走下扶梯,却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身边擦身而过的一个男子。
冯一东带着口罩和墨镜,背着自己简单的行李,快步走下站台。
电影《巴达卡》已经杀青了,冯一东回国已经好几天了,国内的娱乐圈里却静悄悄的。
这半年时间,冯一东一直在东南亚的小岛上拍戏,没有探班,没有路透,没有站姐和粉丝应援。
当然也没有热搜。
半年时间,国内的流量排行榜,已经洗牌了好几遍了,他早就已经跌出了十名开外。
而现在,所有的宣传资源,几乎都在宣传校歌赛,其他所有人都得靠边站。
曾经国内流量一哥,放弃了所有的光环,潜心磨练。
半年之后,离开了剧组,回到了大陆,发现一切恍若隔世,竟然没有人记得他了。
这让冯一东真正明白了,一个流量,糊的到底能多快。
但没关系。
轻装上阵,才能重新出发。
已经做出了这样选择的自己,又有什么可后悔的呢?
排队走出了出站口,三个人站在三个不同的出站口,抬头看去。
一阵风吹来。
起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