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lvoo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炮灰郡主要改命 起點-第一百七十九章 曦城遇險推薦-g1krv

炮灰郡主要改命
小說推薦炮灰郡主要改命
孙大娘的话显然是说给丁潇潇他们几个听的,晚上再不走,她就要来收拾他们,虽然他们并不害怕这个村妇来找麻烦,但是毕竟打搅了这么久,若是弄出太大的动静来,对于援救柳曦城也不利。
纪程呆板着一张脸,满脑子都是师父即将被处死的消息,已经没有思考的余地了,憋着一股劲儿只等着孙大娘二人脚步声听不见了,才撇着嘴流下两行泪来。
“我要去救师父,求求您了郡主,让我去吧。”
丁潇潇心中又何尝好受,那是她的男二啊,心头的白月光。
那天若不是自己怀疑他,可能最后也不会弄到那般田地。
“曦城是我自小的兄弟,你们不用争了,我去救。”屈雍淡淡说道,仿佛是拉一把就能把人救出来似的。
“相反,我们之中,就属你最不能去。我们去即便被擒住尚有活命的可能,只有你去了,万一失手,不但你没了性命,这村子里所有的人,包括我们几个,哪个也跑不了。”丁潇潇坚决反对。
屈雍只说了一句:“那就没有万一。”
见他去意已决,纪程仿佛看见了希望一般:“好,城主,我随您去,绝不添麻烦。紧要关头,没准还能助您一臂之力。”
“我也去吧,没了他们俩帮我治伤,活下去也是半个废人。”侯兴说道。
丁一看了看丁潇潇,明白她与柳神医之间的情谊,于是也说道:“多个人多个帮手,主子您放心,我们一定会把柳神医救出来的,您在安全地带等着我们就好。”
“等什么等。”丁潇潇嘟囔道,“你们想饿死我啊。要去一起吧,活着一起继续逃命,死了也省得麻烦,互相记挂。”
话是不太吉利,可是听的人都笑了起来,紧张悲怆的气氛反倒是在这句丧的不能再丧的话之后,振奋活跃起来了。
“距离日落还有一段时间,孙大娘暂时不会再回来,我们赶紧趁机准备准备。”屈雍也不啰嗦,直接吩咐道,“丁一你准备些绳索抓钩这些东西,侯兴你手劲大劈些细小的柴火带好火折子,栓子你准备好银针能多备就多备。所有人,最后一步清理所有生活痕迹。”
众人领命而去,丁潇潇一直举手最后被剩下了,她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我呢,我干什么?”
屈雍看了她一眼道:“你跟我来。”
屈雍领着她走进房间,随手便关上了房门,丁潇潇默默往门口挪了两步,不明白这个人大战之前是有什么怪癖。
她可不想不明不白,成了什么放松精神的工具。
修行在武俠世界
虫族修士 不吐泡泡鱼
屈雍径直走到塌边,丁潇潇讨厌自己的心跳,却抑制不住的它狼奔豕突一般,就差从心口跳出来了。
这是哪个恶俗的编剧,不是要加什么临死前为了以防万一,给屈家留个种这等无聊的戏码吧。
她吞了吞口水,往旁边让了让,却见屈雍摸索了一阵之后,拿着一个盒子走到丁潇潇面前。
“这是你的?”屈雍问道。
丁潇潇一把抢过,这个正是把三个“非物质文化遗产”留给自己的神秘青年,交给她的盒子。
只是至今都没能打得开,她试遍了所有的办法,甚至让侯兴徒手捏过,就是没有办法打开。
“你怎么发现这个的,这可是我的秘密,一直贴身藏着的。”
超级学神
说完贴身两个字,她自己的脸先红了。
“你的就是我的,分这么清楚干嘛。我只是无意之中发现,这个盒子上面有不少穿凿劈砍过的划痕,想问问你这是什么东西,谁给你的,一直都没打开吗?”
丁潇潇不耐烦道:“咱们俩都看见过啊,就是绝壁上把丁一他们交给我的那个怪人,他给我的呀。”
屈雍点点头:“果然是那个盒子,你还没打开吗?”
丁潇潇没好气道:“自然是打不开所以才没打开啊,说得好像你能打得开一样。大敌当前,这种事情先放一放,盒子又不会跑,再不抓紧柳曦城可就没命了。”
屈雍冷冷的用手在盒子上抽拉折叠了几下,一个密不透风的闭合物体,突然就凭空出现了一个开口。
丁潇潇被这变魔术一样的操作惊呆了,她看了看屈雍又看了看盒子,最后脱口而出一句:“你怎么不早开!?”
“我怎么知道这种程度的机关盒你都打不开啊。”屈雍一脸的不可思议。
丁潇潇瞥了他一眼,随即把盒子抢过来,一边迫不及待的拿出里面的东西,一边说道:“别说机关盒了,我就连普通的九连环那些东西统统都解不开,之前我是个傻子来的,你要是想嫌弃我,现在还来得及。”
首席的獨寵新娘
一个小巧的掌心大小的盒子落在手中,丁潇潇眯起一只眼睛把机关盒里里外外看了一遍,确定没有别的东西了,这才定下神来研究起这个小盒子的构造。
屈雍拿起盒子看了看:“这个得需要钥匙才能开,你有吗?”
“盐矿我就有一座,钥匙……没有!”丁潇潇斩钉截铁道。
万界淘宝商 叶恨水
屈雍微微叹了口气,安慰道:“总会解开的,不用着急。”
外面侯兴轻轻叩门:“主子,城主,方便吗……”
丁潇潇听见他的声音,再从门上看见他探头探脑的样子,顿时火了,伸手便拉开房门怒道:“有话就说,什么方便不方便的。”
侯兴赶紧施礼道:“城主,细柴准备好了,想请您看看是不是想要的模样。”
屈雍点点头跟着他去了院子里,丁潇潇捏着小盒子左右打量。
盒子就是个普通的小盒子,只是上面有一个非常小巧精致的锁头,屈雍说的没错,除非有钥匙,否则根本打不开。
“主子,您有什么细软交给我吧,日头快落了,咱们今天不能掌灯。”丁一走上前来说道,这时他一眼看见了丁潇潇手里的盒子,惊讶的问道,“这个小盒子您是从何得来的!?”
见他这么惊讶,丁潇潇将盒子交给他说道:“就是你们之前跟随的那个年轻人,当时交给我的,这个盒子起先套着一个大的机关盒,难住了我。刚才城主帮我打开,里面就是这么个东西。你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