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0ff5火熱小說 輪迴樂園 線上看-第三十九章:放煙花推薦-w8j05

輪迴樂園
小說推薦輪迴樂園
孤桥的桥头附近,前行中,苏晓查看方才出现的击杀提示。
【提示:你已击杀四生恶鬼。】
【你获得2873枚灵魂钱币。】
【你获得不朽级宝箱·怒鲨。】
【你获得强者徽章×3(本世界独有物品,使用后,1枚强者徽章可在任意原生世界内转化为2%~4%的世界之源,根据世界阶位、世界危险度等决定具体获得数量)。】
【提示:强者徽章无法在本世界内使用。】
……
关闭提示,苏晓看着一公里外的超巨型蜗壳,天赋唤醒装置就在那里。
苏晓能确定一件事,伍德与罪亚斯跟自己来此,绝不是因为热心肠,定是有所图谋。
这两人图谋什么苏晓不清楚,他最近的事太多,例如应对神父,与精灵王互相算计,确定大遗迹的方向,以及防范灰绅士等,这些事堆在一起,让他没精力再去调查大遗迹内还有什么东西。
伍德与罪亚斯是被什么东西引来的,这两个家伙已确定那东西就在水生之母手中,这才一路杀到此地。
除伍德与罪亚斯外,队伍中其他两人的目的倒是很明确,尤尔是要把「贝城」与「大遗迹」内所有畸变后的深渊之力,封印到自身,完成作为容器的使命,让精灵族有个好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诈尸’。
所罗门的目的就比较纯粹了,他就是为了灵魂钱币,可以说,这位亡灵大法师相当的坚守本心,其实不坚持也不行,太特么穷了。
苏晓估测,在击杀水生之母后,所罗门大概率是选择静观其变,有好处就抢,没好处就撤。
如此一来,苏晓最应该关注的还是两名‘好队友’,万一他们来找的东西,是天赋唤醒装置上的零部件,那可就不妙了。
这种情况,苏晓早有防范,敌人被灭后,好队友三人就可能进行‘资源的重新合理分配’,俗称互相黑吃黑。
苏晓没想过伍德与罪亚斯,会帮自己去安排灰绅士,这不符合两人的利益,之前北上决战鬼族女王,抑或眼下的来大遗迹,三人是全都能获利,属于利益共同体。
反观对付灰绅士,则偏向个人恩怨,就好比,伍德和一名羽族有死仇,他如果要去和那名羽族决战,苏晓与罪亚斯会表达最诚挚的祝福与关切,然后目送伍德。
这是好队友三人组的核心本质,有难可以同当,但事后一定是有福同享,合作期间可以舍命相救,可如果事后没有能分配的好处,那就只能说,好兄弟,我只能帮你到这了。
类似的事,苏晓、伍德、罪亚斯之前在画之世界的海底都干过,且手法娴熟。
不过苏晓三人有一点很默契,就是在把敌人弄死前,并确定敌人完全死透的之前,绝不会出现互相黑吃黑的征兆,而是保持高度团结,以弄死敌人为绝对优先目标,眼下就是这局面。
“我们出发?”
尤尔开口,他远眺超巨型蜗壳,心中既有要完成使命的充实感,也有怅然若失。
“等等。”
苏晓开口,他始终在担心一个问题,以眼下的阵容去收拾水生之母,看似万无一失,可有一点要防范。
首先,水生之母在原本的世界作威作福,后因过于膨胀,企图向更高位突破,它耗尽所在世界90%以上的资源,成功‘飞升’了。
絕世星魂 醉冷漠
水生之母以这种方式到了树生世界内,这让它心情振奋,它终于到了更高位的世界,按理说,水生之母装装圣母婊的话,她可以伪装成中立神灵,可惜,它嚣张习惯了,除了虚古神外,其他一概不虚。
当时的水生之母还是很有实力的,与黑暗之域的看守交锋后,不但没被拿下,反而获胜,这让水生之母有种感觉,就这?
水生之母飘了,当时那一代的「黑暗之域看守」的确有点菜,这老哥在极度愤怒的情况下,越想越气,可他的确打不过水生之母。
疯子司
后来这老哥想了个办法,他自己是打不过,但他可以喊人,他能凭借自身被世界所赋予的身份,给予黑暗住民们一些便利,从而收买它们。
那老哥收买了屠夫·巨罗、无面·佩特·佩伯,以及处刑人·安德森,这兄弟四个组队找上了水生之母。
没任何意外,水生之母‘自愿’成为黑暗住民,但水生之母并不安分,它筹备多年,终于达成了史无前例的越狱。
刚越狱成功,它就在大树洞之底的寝殿内,遇到女王,在水生之母的印象中,「黑暗之域看守」也就那样,然后它差点被女王用双刀砍成章鱼寿司。
逃脱后,水生之母又在沿途遇到蘑菇骑士,差点被蘑菇骑士用大剑怼死。
历经千辛万苦,水生之母终于逃到渔村附近的海中,它后来为何对渔村的村民友善?这是接连挨揍,被打出阴影了,它是真的担心,渔村再出个隐士强者。
水生之母的生存力虽强到变|态,但它先是被安德森、屠夫·巨罗、无面人收拾了一次,之后又差点被女王砍成章鱼寿司,赶路途中又遇到蘑菇骑士,一路上的苦难太多,它迫切需要休息一下。
九重闕歌 黔中十三月
或许是上天终于眷恋水生之母一次,渔村内没有隐士强者,但水生之母不知道,它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贝城的远征队到了渔村,以友好之名来交流信仰,因期间出现‘分歧’,与远程队一同带来的精灵王,把水生之母‘请’回贝城。
期间的过程比较让人心酸,水生之母被分成了六块,以马车运回,之后它被囚困在大遗迹,才算有机会重新恢复完整。
这次的待遇,比被关在黑暗之域内更差,之前那只是关着,现在是既关着,还要定期割肉。
这世界位于金字塔顶的强者,其实就几个人,共有:蘑菇骑士、精灵王、鬼族女王、巨罗、无面人、安德森,细数这些人,水生之母可以说一句,看到没,这些人全都揍过我。
其他不说,水生之母相当能隐忍,这么多年坚持下来,它苟到精灵族灭绝,眼下,它正式崛起,成为了大遗迹与贝城的主宰。
正所谓,天有不测风云,水生之母刚熬出头,boss队就即将找上门,要是水生之母看到boss队一同到来,它很可能当场心态炸裂。
到那时,水生之母会做出什么事,谁都说不准,万一这大boss彻底绝望,全力扑向自己身后的「天赋唤醒装置」,意图将其摧毁,就算无法彻底毁掉,可「天赋唤醒装置」只要无法正常启动,苏晓这次就等同于白来,这东西的生产厂家早被灭族,修都没地方修。
所以说,不能让水生之母的心态血崩,眼下对方把「天赋唤醒装置」视为自己的所有物,轻易舍不得毁。
如此思考,boss队的五人一同登场肯定是不行的,那样的话,水生之母会立刻心生绝望。
苏晓简单说明这情况,伍德与罪亚斯等人都赞同,的确是这么回事,他们虽不是为了协助苏晓找「天赋唤醒装置」来此,但已经到了这一步,要是「天赋唤醒装置」遭到破坏,那即将空手而归的苏晓,大概率会盯上他们看上的那东西,
况且,伍德与罪亚斯都倾向于让苏晓把「天赋唤醒装置」带出本世界,原因是,无论是魔鬼族、还是罪亚斯所在的信仰势力,都是有小孩子的。
伍德可是知道,以前那些与灭法阵营关系好的势力,可以在灭法者们的协助下,安全使用「天赋唤醒装置」,从而为小孩子唤醒出高位天赋,这对将来的影响相当之大。
假设普通人的孩子是以跑步的速度变强,大种族的孩子就是天生坐在汽车上,而用了「天赋唤醒装置」后,那特么等于骑在火箭上。
“我们不能刺激到水生之母。”
伍德开口,他确信,如果苏晓能带走「天赋唤醒装置」,只要他拿出足够的诚意,是可以带上族中的孩童们,去享受下在灭法时代独有的待遇,至于为何不夺来「天赋唤醒装置」,没有青钢影能量作为启动能量,精灵族就是前车之鉴。
罪亚斯点头表示同意伍德的观点,他提议道:
“不如让尤尔自己去见水生之母?我们几个隐匿起来,等水生之母和尤尔交涉时,我们趁机突袭,短时间内灭杀它。”
“不行。”
苏晓开口否决,罪亚斯投来狐疑的目光,苏晓对尤尔问道:
“尤尔,你在见到水生之母后,应该说什么。”
“说~,你好?”

“……”
苏晓拍了拍尤尔的肩膀,示意他一边凉快去,显然,这个人选只能在boss队的另外四人中选。
苏晓、伍德、罪亚斯、所罗门彼此对视,然后皆无语,他们四个之中,没有一个人气息偏向平顺的,稍微中立点的都没有,不是满身血气,就是犹如黑烟,至于古神系和亡灵系,也没好到哪去。
“要不…我去?”
伍德开口,说出这话时,他有点想笑,他这辈子做梦都没想到,作为魔鬼族,他竟是一个队伍中气息最平善的,虽说他的气息宛如黑烟,恶意十足。
“……”
“……”
“……”
苏晓三人都没说话,伍德的气息的确还行,但这家伙的头部,是镶满米粒大小黑宝石的骷髅头,骷髅眼洞内有深邃的幽绿瞳焰,这一看就是恶阵营的,眼下五方「力量节点」刚崩溃,水生之母的心情正不稳定。
好在巴哈一直在那边盯着,不怕水生之母跑了。
“人选倒是有个,不过……”
伍德开口,他的言外之意是,人选有,但那个人来没来大遗迹就不清楚。
苏晓取出枚金币,随手抛起。
叮~
金币在半空中翻转,之后落到松软的泥土上,众人都看向地上的金币,没理解苏晓何意。
在他们目光聚集到金币上的同时,一只脚踩了上去。
“咳~”
紈絝太子
凯撒轻咳一声,吸引众人的注意力,当他抬脚前行时,地上的金币不知所踪。
关于凯撒是如何出现,以及怎样收起地上的金币,这都属于未解之谜,仔细感知都难以察觉到。
凯撒这奸诈、猥琐的气质,在某种程度上来讲也代表无害。
简单与凯撒介绍情况后,凯撒‘大惊’,连忙说道:“这可不行,万一水生之母突然冲过来把我吞掉怎么办。”
闻言,罪亚斯颇感无语,他由衷的感觉,水生之母没这么重的口味。
奉子时代:拒嫁亿万老公
凯撒适当推脱后,欣然接受作为外交人员去面见水生之母,显然是想要在后续分一杯羹。
这无可厚非,凯撒这厮对击杀奖励不看重,他能通过各类骚操作,进行毛过拔雁,石头里榨油等。
仅有凯撒的话,多少显得单薄了点,苏晓给布布汪传讯,让它不用带着艾朵儿和那些怪物捉迷藏里,把对方带来。
没一会,布布汪驮着艾朵儿跑来,过了石桥后,一声炸响,石桥被炸断,是苏晓与渔村四人交战的那段,那里之前就即将坍塌。
艾朵儿的脸色有些苍白,方才的经历过于刺激,她有好几次都感觉自己要告别这美丽的世界了。
“终于结束了。”
艾朵儿虚脱般坐在地上,她的身体能量已经被榨干,全身无力。
见此,苏晓取出支注射枪,不由分说单手按在艾朵儿头侧,让对方完全露出侧颈后,用注射枪给艾朵儿扎了针,艾朵儿立即感觉到体内暖洋洋,身体逐渐恢复力气。
“你的魅力是多少?”
“170点。不算高啦。”
艾朵儿说话间神情自若,对她来讲,170点的真实魅力属性的确不算高。
“……”
苏晓沉默几秒后,说道:“现在有个交涉任务。”
“这个我擅长,交给我吧。”
泡妞作弊器 圓臉貓
艾朵儿差点感动到热泪盈眶,加入boss队后,她终于接到了阳间人该干的事,之前的任务都太阴间了。
“你和凯撒去面见水生之母,记住,安抚好它。”
“啊??”
艾朵儿满眼懵懂的啊?了一声,这声啊包含了太多的疑惑与蒙圈,打boss的她见多了,去安抚boss的,她真是头一次听说。
“为什么要安抚它?”
艾朵儿没忍住询问,她一时间都忘记去面见水生之母所蕴含的风险。
“以防它狗急跳墙。”
伍德开口。
“这~”
艾朵儿忽然感觉这世界变了,变得超出她的理解范畴,她真是头一次听说,要去和大boss厮杀前,先安抚一下对方,以防对方狗急跳墙。
“那我应该说什么?”
艾朵儿虽不怎么想去,但并没表现出来,她很清楚的知道,眼前这几位,可能前一秒还微笑着和她说话,下一秒就突然出手宰了她,怜香惜玉这个词,不在这几人的词典中。
“你保持微笑就好。”
听闻伍德的话,艾朵儿尝试微笑,但这微笑多少有些囧。
“一会如果水生之母选择和你交涉,别答应它提出的所有要求,那反而可疑。”
伍德交代完这句话,递给艾朵儿一颗灵魂结晶(中),在这灵魂结晶的中心处,是一道黑色印记。
一切都准备妥善,凯撒与艾朵儿出发,融入环境中的布布汪也一同,给苏晓反馈实时监控画面。
苏晓只是与布布汪交代几句,一转身的时间,伍德与罪亚斯都消失,所罗门点头示意后,身后浮现一道鬼影,这是他的永久召唤物之一,能让他隐匿起来。
尤尔向远处奔行,他没有隐匿能力,但他可以用箭矢超远距离攻击。
苏晓等了会,巴哈从异空间内飞出,说道:“老大,已经布置好了。”
“……”
苏晓走进异空间内,周边世界变成黑白两色。
简单来讲,巴哈开启异空间,有些像是在地下打洞,打洞的速度越快,越容易被察觉,而慢慢开辟通路,则不容易被察觉到。
刚到大遗迹,巴哈就潜入到这附近,早就开辟好蔓延到水生之母附近的异空间通道。
末世之全职召唤
走在异空间内,苏晓一路无阻的到了超巨型蜗壳前,整个超巨型蜗壳的高度与宽度都在百米之上,越向里侧空间越小,到了最尽头是蜗壳的圆尖。
蜗壳内遍布荧蓝色粘液,向前看去,苏晓看到凯撒与艾朵儿,以及两人对面的水生之母。
水生之母的模样,与之前画作中有所不同,它的体长在十几米左右,躯干部分上生满细长的触手,这些触手没有吸盘,内有骨骼,它整个躯体像是匍匐在地,躯体靠前的两侧,有两根最粗壮的触手,就像它的双臂般,
水生之母的头颅硕大,呈圆形,看着偏柔软,仿佛里面没有头骨般,满是尖牙的口腔,占据了硕大头颅的整个正面,它头上生有一根根手指粗的半透明触须,像头发般垂落。
乍一看,水生之母颇有邪异神灵的惊悚感,它臃肿的头部如开花般张开,露出口腔内层层的尖牙,以及分布在尖牙间的众多眼睛。
“尊敬的女士,我是凯撒,很高兴能见到你。”
一身西装的凯撒开口,他穿上这身衣服给人的感觉很怪,就像是偷来的大码衣服般。
“奸诈之人。”
水生之母口中传出沉滞的声音,它显然是不愿与凯撒交流的,它的目光转向艾朵儿,问道:“凡人,你们侵入到我的领地,有什么目的。”
“我们想借用那装置。”
艾朵儿指向水生之母后方的「天赋唤醒装置」,见此,水生之母的气息更加不善。
“它只属于我,也只能属于我。”
精灵族灭亡后,水生之母没离开大遗迹,就是为了霸占「天赋唤醒装置」。
“哦?我听说这装置是属于灭法者。”
凯撒的话,让水生之母心生不满,它说道:“灭法者或许很强大,但也只是群失败者,一群死绝的失败者而已。”
说到这,水生之母的话锋一转,继续说道:“你们想用这装置也可以,但要付出代价,让我满意的代价。”
“这是当然的,不过……”
凯撒话说到一半,似乎是感觉鞋中不舒服,他礼貌性笑了笑,表示鞋中进了石粒,要拖鞋处理下。
不等水生之母回应,凯撒已经脱鞋,几乎是同时,一股邪风从蜗壳外吹来,透黄色的可疑气体被吹向水生之母,还是迎面而来。
“呕~!”
水生之母发出一声干呕,硕大的头部前探,身体蠕动了下,它所有的眼睛,被辣到下意识眯起。
这显然是动手信号,凯撒在原地消失,艾朵儿则向一旁飞扑。
大片黑色触手在水生之母后方出现,罪亚斯现身。
“呕~!”
罪亚斯现身后,还没来得及出手,就先是发出声干呕,原本是让他把防毒面具戴上,可他就是不信这邪。
轰!!
一声巨响扩散,黑色触手将蜗壳内填满,把水生之母与可疑气体都顶出去。
蜗壳的入口外,水生之母发出一声嘶吼,它身上的触手摆动,全身各处睁开眼睛,准备反击。
波~
一股波动扩散,所罗门出现在附近,他单手抬起,一根根手臂粗的黑色能量绳索,把水生之母缠绕在其中,所有黑色能量绳索绷紧到笔直。
呼的一声,幽绿色火焰在水生之母身上燃起,是伍德。
炸响声从远处袭来,一道白色光束贯穿水生之母的身体,是尤尔的满蓄力箭,这一箭洞穿了水生之母的身体,荧蓝色血液横飞,导致水生之母付出一阵惨嘶声。
水生之母身上放出强烈的能量波动,可不远处的所罗门单手虚握,他右臂上的能量导路变得格外明显,那些勒住水生之母的黑色绳索更为收紧,让水生之母就像根被勒出多道痕迹的香肠般。
破风声在水生之母身侧袭来,它偏移视线,看到一道身影已经突袭到它身侧,向它一脚直踹而来。
在这瞬间,强烈的恐惧感在水生之母心头涌现,它感到死亡在临近,这让它全身的触手都开始扭动。
嘭!!
苏晓包裹着晶体层的脚与小腿,陷入水生之母臃肿但富有弹力的头部内,水生之母脑中嗡的一声。
一阵噼啪的脆响后,勒在水生之母身上的黑色能量绳索全部崩断,水生之母破开一股气浪,向侧面倒飞出去,被迫远离蜗壳。
水生之母飞在半空中,开花般的口腔内喷出大片鲜血与脑组织,被踢中的位置炸开,血肉向周边翻起,它感觉自己像是被什么高速飞驰的巨物撞了,而不是被某个人踢中。
水生之母轰然落下,它落下的瞬间,它身下的地面内冲出几根粗壮的触手,把受伤的它束缚。
轰鸣从天空传来,一道黑紫色的能量光柱落下,这道直径近十米粗的黑紫色光柱,先是命中水生之母头顶,之后把它砸的全身紧贴地面,并造成持续性的能量冲击,是所罗门的杀招。
“吼!!”
水生之母咆哮着,全身血肉横飞,在它不远处,罪亚斯抬手打了个响指。
“滋生、噬养。”
这宛如来自九幽之下的靡靡之音,导致水生之母全身生出细小的触手,这些触手尖端带有圆形口腔,方向一转,开始撕咬水生之母身上的血肉。
嘭……嘭……嘭!
尤尔三连蓄力箭,在水生之母的头部,躯干上,留下三道水桶粗的窟窿,下一秒,这些窟窿内燃起伍德标志性的幽绿色火焰。
‘刃道刀·流。’
铮!
橫掃荒宇
水生之母硕大的头颅被斩掉一块,在这同时,持续倾斜的黑紫色光柱停下。
此时再看水生之母,它躺在那,宛若上岸的死鱼般,抽动了下身躯,全身没有一处好地方,不是被侵蚀到千疮百孔,就是被啃咬到血肉模糊。
水生之母全力挺起身躯,扬起头颅,但没能坚持两秒,就扑通一声躺倒在地。
其实水生之母已经很尽力,它先是遭到凯撒的暗算,之后被五名boss围攻,各类杀招全轰在它身上,它没当场去世,还能支棱起来一下,已是很顽强。
艾朵儿全程目睹这一切,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这名为水生之母的大boss莫名可怜,对方一直以来所做的事当然不值得可怜,可眼下被围攻的这一幕,实在让人触景生情,这是应该被一群契约者围攻,还能尽显威猛的大boss啊,眼下却被打得宛如皮球。
“呼嘟,呦咕喃……(未知语言)。”
水生之母开口,说话间口中涌出大股荧蓝色血迹。
一根根血枪在苏晓上方构成,刺破一层层气爆后,几十根血枪陆续钉在水生之母身上,这次它不动了,但没死。
苏晓走向水生之母,手中长刀归鞘后,一颗普通阿波罗出现在他手中。
几根黑色触手在水生之母身上生出,强行扯开它开花般的嘴,还是从各个方向扯到最大,是罪亚斯出手。
苏晓相距几米把阿波罗丢进水生之母口中后,陡然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时,已经位于水生之母身前。
轰!
一脚侧踢,水生之母被应声踢到上空,钉在它身上的血枪陆续爆炸,造成二次推力、三次推力、四次推力等,一直被炸到很高。
咚!!
一颗太阳在上空出现,大片破碎的血肉飞溅,宛如天女散花,转而又被太阳焰烧成灰烬,水生之母被放了烟花。
如若惨死多年的蜗牛哥,看到这一幕的话,它或许会倍感欣慰,因为它终于不再是本世界内死得最惨的大boss,水生之母可比它惨多了,都被放了烟花。
苏晓来到蜗壳内,先是净化几次空气,感觉空气完全清新后,他来到天赋唤醒装置旁,抬手按上这冰冷但厚重的巨型金属装置,他终于能得到灭法者的独有天赋能力。
与此同时,孤桥的另一边桥头,身穿黑色紧身衣的乌鸦女,看着天空中的人造太阳,方才水生之母被围攻的全过程,以及最后被当烟花一样放了,她通过自己的手段全程目睹。
乌鸦女的眼角抽动了下,转身向大遗迹外走去,这次敌方人数有些多,她这不是逃了,而是战略性撤退,等之后再有机会,她定要和苏晓分个生死,下次,下次一定,乌鸦女这样想着,脚步不自觉的快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