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y237都市异能 定河山 風雪雲中路-第四百五十二章 我嫌你們髒-fta9k

定河山
小說推薦定河山定河山
听到慎妃的最后一个承诺,黄琼虽说表面未做声色,可心中不由得微微一动。这个名册,他相信绝对是有的。因为慎妃的那位亲生父亲真实身份,易瑛曾经与自己提起过。作为在朝中为蜀王暗中奔走的联络人,柳子熏对蜀王通过自己手,在朝中收买的势力自然清楚。
拉拢朝中重臣为自己办事,便是蜀王想要一毛不拔也不行。而想要收买朝中大臣为自己效力,银钱支出自然也小不了。而这么大笔的银钱支出,没有一个明细的账本更不可能。所以哪怕是为了消除蜀王,对其在中间雁过拔毛的猜忌,那位柳大人自己也会建立一个账本的。
如果这本账到了自己手中,朝中那些重臣收了蜀王好处,那些人是蜀王一力提拔起来的。那些人与蜀王有关系,自己将一目了然。甚至包括易瑛始终不肯说,媚营那个被送出去女子的下落,都会清清楚楚。如有这本名册在手,对自己绝对是利大于弊。
在蜀王并未真死的情况之下,这一点无疑很具备诱惑力。至少那天蜀王悄无声息的杀回来,自己也知道那些人,有可能成为蜀王的内应。就算不交给皇帝,自己也可以早做防备,以免到时候被动不是?
虽说蜀王现在已经逃亡,但黄琼一直都不认为,蜀王如此便会轻易的放弃,自己多年来苦心经营的这一切。在黄琼看来,自己这位五哥现在的逃亡,肯定还是会为自己东山再起的那一天做准备。若是轻易的便放弃,那么蜀王也就不是那个蜀王了。
想到这里,黄琼抬起头看了看对面,正一脸期待看着自己的那对母女,微微皱了皱眉头道:“你们将账本交给本王,就不怕蜀王有一天知道了会报复你们?本王知道,你们跟了蜀王不少年了,对蜀王的为人自然比本王了解。有些事的真假,不用本王说你们应该也清楚。”
既然已经将话谈开了,对于黄琼的反问,为了取得黄琼信任的慎妃,倒也没有丝毫隐瞒的直接道:“正因为对蜀王太了解,所以我才决定投入英王的门下。他能在临跑之前,将我们母子丢下。早晚有一天,也会因为需要将我们母女灭口的。:
“而且我们母女手中掌握着他太多的秘密,对于他来说也是一个致命的威胁和把柄。对于一向信奉只有死人,才会保密的他来说,杀人灭口是早晚的事情。现在他留下我们,虽说因为什么手下留情还不清楚,但绝对不会因为我们母女与他的关系。”
我 有
“他连我父亲,还有我所有知道的,他在宫中的内线都杀了。而且杀的连一点风浪都没有掀起来,您觉得他会放过我们母女吗?要知道,我们母女只要活着一天,对于他来说都是一个污点。更何况,现在还有不知道从那里得知我与景王关系的德妃,对我们母子的威胁。”
说到这里,慎妃抬起头看着黄琼道:“英王,尽管我不知道,为何你在知道这些事情之后,将所有的事情都隐瞒了下来,没有上奏给皇上。可我知道,眼下唯一能保住我们母子的,也只有你这个未来的储君。所以,还是那句话只要你答应,让我们母女做什么都可以。”
对于慎妃后面的那句话,黄琼直接给忽略了。至于前面的那番话,黄琼则淡淡的道:“替你们保守这个秘密的人不是我,而是并不知道此事真正内情,还被你们蒙在鼓中,还真以为永安郡王是景王血脉。所以才在本王面前为你求情,还亲自在父皇面前替你隐瞒的林含烟。”
“否则以我的性子,就你做出的那些肮脏事,千刀万剐了你都一点不会手软。慎妃,你现在得庆幸,景王有一个好妻子。不过本王虽说不能将此事捅出去,可悄无声息的做了你,法子还是有得是的。你真当本王抓不到蜀王,找不到什么真凭实据,便拿你就没有办法吗?”
黄琼这番话说罢,慎妃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只是没有过多长时间,便又抬起头道:“英王,这件事情我的确对不起林含烟,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可出了这种事情,也不是我的本意。我只不过是弱女子,蜀王要我做什么,我又有什么反抗的余地?”
“他连自己亲兄弟的能杀了,更何况我一个区区弱女子?别说我,便是断刃门那些武功远高于我的长辈,不一样面对蜀王俯首帖耳,便是连妻女被霸占了也不敢说一句?我们这种小人物,只不过是他手中的棋子罢了。一家老小都在他手中握着,我又能怎么办?”
“我的儿子还小,所以现在还不能死。但请英王放心,等我的孩子平安长大了,我会给景王还有林含烟有所交待的。至于现在,还请英王保我们母子。哪怕蜀王与我再作恶多端,就算你想把我千刀万剐,但永安郡王是无辜的。”
“此事一旦真的掀开,我固然难逃一死,可我的儿子也活不了。就算不看僧面,也请英王看在佛面上,拉我们母子一把。不管怎么说,永安郡王也是你嫡亲侄儿。你连景王那个不成器的儿子都能保下来,不差我们母子一个。”
清水涧
说罢,与同时站起身来的秦氏,母女两个走到黄琼面前。不约而同的拉开了,系着身上单薄衣物前襟系带。随着系带的被拉开,二人身上那件单薄的罩裙便脱落了下去。而让黄琼没有想到的是,除去外面的罩裙,二人除了一件兜衣什么都没有剩下,就连一件亵裤都没有。
就在黄琼面对这无耻一幕,刚想要张口训斥这对母女无耻的时候。腹部却突然升起一股莫名的,却难以压制的燥热。而且这股子燥热,在极短的时间之内便向着一个地方涌去。感受到这股难以压制的燥热,黄琼马上便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喝的那杯茶水肯定有问题。
知道自己这次真的有些大意了,几乎差一点都要栽在这两个女人手中的黄琼,面对向着自己走过来的俩个女人,不由得怒道:“慎妃,你在茶中下了什么东西?若是想要本王拉你们一把,马上把解药给本王。否则,本王绝对饶不了你们母女两个。”
对于黄琼言语中的愤怒,慎妃没有说话,她身边的秦氏却是笑道:“英王,就算你要帮我们,可口说无凭不是?咱们总得握点什么,这心里面才心安不是?放心,我们不会把您怎么样的。毕竟我们娘几个,今后还要靠着您。至于解药,有,我们母女便是最好的解药。”
秦氏一边说,一边顺手将自己最后一件兜衣也摘了下来,走到正全力压制药性,无暇他顾的黄琼面前。不顾黄琼的推拒,直接坐到黄琼的怀中,一把搂住黄琼的脖子上下其手,一边附在黄琼耳边浪笑道:“别看奴家年纪有些大了,伺候男人的本事可绝对一流的。”
“蜀王与奴家都十多年了,可是一直都念念不忘呢。还有奴家另外一处更是一绝,蜀王往日可是最喜欢的。每次他都要用的,奴家不想给都不行。怎么样,英王不想尝尝?英王身边的美人虽多,恐怕这个还没有玩过吧。放心,今儿奴家母女一定会好好伺候王爷。”
这个女人极其放浪,端是毫无忌讳和羞耻。慎妃表现也没有好到那里去,在同样摘下仅有的一年兜衣,并点燃一注香之后,也走到黄琼面前蹲下身子,便要为黄琼宽衣解带。不知道二人用的是什么药,药性如此的猛烈。黄琼全力压制,都未能压制住。
只是凭借着意志力,让灵台还保持一定的清醒。看着眼前不知道羞耻,越来越放肆的二女。同时也闻出来,慎妃点燃的那柱香,正是自己出宫不久之后,遇到的那种性子极其霸道的燃情香。感觉到自己现在,已经有些要控制不住的黄琼。
此时,顾不得自己随时有,被所中药物吞噬的可能,拼命咬了自己舌尖一口,利用刺痛,让自己更清醒一些后,拼尽全身能用起来的力气,强行一把将二人推开。怒道:“要么给本王解药,要么给本王滚得远远的。别用你们的脏手来碰本王,本王嫌你们无耻母女太脏了。”
虽说被推了一个措手不及,以一个极其羞人的姿势,被摔到在地上。可秦氏却是脸上的笑容一点都么有变。而是一边扭动着身子,一边放荡的笑道:“呦,看来英王,这是嫌弃咱们母女伺候过蜀王。放心英王,等一会您尝过我们母女的妙处,您就不会这么想了。”
“不着急,反正已经这样了,我们可以慢慢等,我们有的是耐心。别看您现在不愿意,恐怕等一会我们求英王殿下放开,英王殿下恐怕都不会答应。英王你又何必呢?我们今儿用的药,没有那个人能真正扛得住的。与这么其折磨自己,还不如好好玩一玩,彻底放松一下。”
说罢,与身边的慎妃对视一眼,不约而同露出得意的笑容后。正双双又要向着,眼睛已经变得通红,最后一点控制力,正随着药物吞噬一点点消失的黄琼,靠过去的时候。却不想在两人的手已经抓住黄琼的最后关头,被两个突然出现的人给点住了穴道。
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这两个人,此时体内的药物已经彻底失控。只是靠着死死攥着自己的双手,指甲不断划着自己掌心,用疼痛换取自己最后一丝理智的黄琼道:“霜儿,你怎么来了,你怎么与袁宝儿混到一起了?你们快走,我不想伤害到你们。我已经有些控制不住了。”
此时已经看出黄琼有些不对劲的司徒唤霜,手轻轻的抚上黄琼死死皱着的眉头,轻轻的道:“你这是怎么了?难道是中了什么药不成?这两个人是谁,居然敢对你下这种药?这屋子里面的香气,也有些古怪。你稍等一会,我这就是去给你找解药。”
司徒唤霜话刚说完,她身边的袁宝儿,在看清楚面前的人居然是黄琼后,捂着小嘴有些吃惊道:“怎么会是你?难道我的卦出了问题?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你即风流又下流,身边花花草草一大堆,怎么会是我的良缘?看来,我的卦真出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