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lfb8精品都市异能 《異世之全能領主》-第1302章閲讀-mxya5

異世之全能領主
小說推薦異世之全能領主异世之全能领主
库克森抬起头看向这个研究员:“鲁玛,你看出什么了吗?”
这个叫做“鲁玛”的年轻研究员揉了揉头发,不确定地答道:“教授,我不确定,因为实在是……太儿戏了!”
库克森教授面色和蔼:“没关系的,鲁玛,说一说,说错也没关系。要知道,历史上有很多事情都非常儿戏的。”
“是,教授!”
在众人的目光中,得到鼓励的鲁玛走到石门前,指着石门和左右两侧的墙壁问道:“诸位请看,这石门和墙壁,有什么特点没有?”
“特点?”
众人一愣,重新观察这面墙壁,看了又看之后,也没有发现什么。
一个达文教授手下的女性研究员弱弱地举手说道:“是不是无论时间怎么变化,照在上面的光柱位置是不变的?”
鲁玛一拍手:“就是这样!”
众人闻言再定睛观瞧,可不是,有三处石壁确实各有两处光柱像平行线一样垂直照射在上面,而光的来源则是神庙穹顶上透射下来的太阳光!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原来在这神庙所在的山体陡峭的山顶,还有一处巨大的裂缝,只要是早上十点到下午两点,就能有阳光从这条裂缝中透射下来。
而此时正好是中午时分,之所以能够保证映射在石门和墙壁的光柱不会移动,是因为有一个随着水力驱动正在做缓慢运动的机关的作用。
就从这样一个细节就知道,古代马雅舒人的建筑水平和数学水平有多高了。别看神庙刚刚打开,水力驱动系统才启动,整座神庙的对时系统就已经校正完毕了。
麦克藏身在暗处,虽然他可以利用技能穿越各种障碍物,但是就像刚才这些人说的那样,神庙的驱动开关没有打开,那这座神庙的惊人之处可就无法见到,这对于不着急的麦克来说那就是巨大的损失。
因此麦克就坐在一旁观察,还拿出美食来边吃边看,反正有光影技能遮蔽,其他人根本不知道在旁边半高处的那座望楼上竟然还有一个人!
睡前加点料 疯狂卡扎菲
对于古代马雅舒人文化,麦克也是不懂,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学会古代马雅舒人的文字,尽管不清楚如何发音,但是字面意思还是可以理解。
墙壁上和大门上的图文展示了三个独立的事情,但是唯一的相同之处这些“聪明人”却还没有注意到。
麦克也是哑然失笑,有的时候就是想的多错的多,明明答案就在眼前,这些人还在忙乱地进行各种测算,就连太阳角度这些问题都考虑到了。
其实考古学家需要具备很多基础技能,不但文学素养得拿得出手,数学能力也是需要具备的。
像这个世界的好几个知名的古代文化发祥地,数学领域相关的东西数不胜数。
但是眼前这道大门的密码,却根本不需要这么复杂。
这明明就是古代马雅舒人神职人员的障眼法!
三副图文加起来文字有三百多个,图画有十三个,要从这些其实风马牛不相及的内容里面猜测六位数字密码,这简直就是坑人!
古代马雅舒人的神职人员也就是神庙祭司们,不可能个个都是数学家,万一哪位主祭司突然死亡,这道大门怎么办?
这个人是灭世阵线库克森教授团队中的一个年轻男性研究员,大家都在默默无声地进行着演算,他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就非常突兀。
血腥的气息直刺鼻孔,尸体的惨状振动着神经,艾文终于忍不住扔下怀里的东西呕吐起来。旁边的几个大男孩受到艾文的影响也跟着吐起来,血腥气和酸气混合起来,让人更难受了。
“把箭矢拣起来上城墙!你们已经是一个男子汉了,要勇敢起来!
快点!别让弓箭手们没了弹药!”
那个男人回头吼叫着,艾文等人马上将地上的箭矢抱起来一个跟一个地通过阶梯往城墙上走。
“你你还有你,去那边!
你你还有你,左边第三个垛口!
…………
婚 不可 測
你们几个跟我走!”
分配了几波人之后,艾文和另外四个人跟着那个男人沿着城墙向右侧走去。
艾文抱着几大捆箭矢步履艰难地跟在后面,城墙的宽度大概不到三米,他猫着腰尽量躲开正在来回搬石头往城墙下砸的战士,防止被他们急切的行动给不小心撞下城墙另一侧。
不时有飞斧和石块从头顶上飞过,也有战士不幸被击中,然后被同伴们直接扔下城墙省得挡害。
艾文偏过头看了一下自己这一方的城墙下边,又多了不少尸体。
这是真实的攻城战,就这十分钟不到的时间里,已经阵亡了不下二十名士兵,平均一分钟就死两个!
艾文现在已经有些麻木了,这就跟晕车吐过之后就不再迷糊差不多。
菊 領 風騷
现在他开始好奇敌人是什么样子,如果城墙上是正常的叫喊声,而城外就是吼叫声了,仿佛攻城的是一群野兽一样。叫喊完,这个男人就向前方跑去,刚才艾文醒过来的地方周围就有不少的木箱子,其中一些被飞斧砸坏,洒落出了里面装着的箭矢。
艾文周围的孩子们都跟着那个人向前跑,于是他也跟着一起过去,学着别人的样子打开木箱,把里面成捆的箭矢抱起来向着城墙跑。
来到城墙下的时候,还有很多尸体没有清理。他们都是头上胸口有着巨大的创口,明显就是被飞斧给杀死的。
可艾文想起来那半面打磨得十分锋利的飞斧——野兽可不会制作和使用武器。
难道是野人部落?他猜想着,却不敢支起身子向城外观望,害怕自己脑袋上会多点东西然后成为城下尸体中的一员。
好奇会害死猫,更会害死人,于是艾文的身子压得更低了……
前方城墙上的喊杀声此起彼伏,不时有人从城墙上掉落下来,看得艾文手脚冰凉心里直抽抽。
我是谁?我在哪儿?这里会不会被攻陷?我该怎么办?
一连串的想法在他的脑子里走马灯似的闪过,可是没有一个问题能找到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