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xebl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大唐:從種土豆開始 愛下-第七百二十七章 給李二潑冷水鑒賞-wvwzv

大唐:從種土豆開始
小說推薦大唐:從種土豆開始大唐:从种土豆开始
“观音婢认为这场赌局谁会赢?”
李二悠然品着茶,开口询问。
“臣妾支持陛下,但陛下也要小心,寅儿可从来没输过!”
她作为李二的皇后,自然是义无反顾的支持他。
但并不代表他会赢!
毕竟自己那好女婿做了太多令人震惊的事情。
“就因为那小子从没输过,朕才想打败他一次!”
李二身为一个习武之人,自然有着一股不服输的劲。
“父皇一定能赢,晋阳支持父皇!”
晋阳公主歪着小脑袋,天真的说道。
“好,父皇一定将那小子打的落花流水!”
李二高兴的将晋阳公主抱在怀里。
“嗯!”
晋阳眨巴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笃定的点点头。
“见过父皇、母后!”
就在这时,李泰突然跑了过来。
“泰儿怎么过来了?”
长孙皇后慈爱的摆手示意他坐。
“刚刚在路上偶遇皇兄,听皇兄说父皇又与驸马打赌了?”
李泰神情急切的询问。
“没错!朕这次必赢无疑,你就等着帮朕数钱吧,哈哈……!”
有了女儿的鼓励,李二异常自信。
“父皇这就等同于将干将莫邪直接送给了驸马,并且人家还不领你的情!”
李泰直言说道。
“哼……!朕就不信了,这小子还能一直赢下去!”
刚刚有了信心的李二,顿时又被李泰泼了一盆冷水,心情十分不爽。
“可驸马确实从未输过,况且,父皇若是不服,可以压些金银,为何非要赌上干将莫邪呢?”
李泰十分肉疼的看着李二,希望他能撤回赌注。
“君无戏言!”
李二甩了甩衣袖,冷哼一声。
“唉……!”
见劝说无果,李泰无奈的摇了摇头。
……
赵寅从皇宫回到府内时,刚好赶上吃晚饭。
信用卡球星系统
“驸马爷,下午布庄的王掌柜来报,自从您出售蒸汽织布机给外面那些工坊后,咱们的销量就日益下降,希望您能拿个主意!”
赵寅刚坐到餐桌旁,管家李福便开口禀报。
从前这些事情都是薛仁贵来传达,他只要负责打理府内便可。
但现在薛仁贵已经出征,只能由他来禀报!
当初,在成立织布坊的同时,赵寅也开了几家布庄。
由于棉质柔软,色泽鲜亮,所以,销量一直都不错。
但跟他其它产业相比,这根本就是九牛一毛!
“无妨,反正布庄那点收益本驸马也不放在眼里,况且,光是卖蒸汽机给那些老货,我们就已经赚的盆满钵满了!”
赵寅吃着晚饭,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这样的状况原本就在他的意料之内,况且,那些人虽然也拥有了织布机,但大家织出来的布质量都差不多,影响应该不会太大!
“嗯,也对!”
李福想了想,连连点头。
“明日本驸马便在报纸上做做宣传,到时候布庄生意一定会十分火爆!”
虽说布庄不重要,但他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生意衰落。
不为别的,就为了自己的脸面。
“好,好,我现在就派人通知王掌柜!”
李福点了点头,小跑着出去了。
“夫君,父皇今日为何宣你进宫啊?”
李福出去后,长乐公主歪着脑袋询问道。
双面女王复仇记 艾玛小雪
“岳父大人要和我打赌!”
提及此事,赵寅便笑的合不拢嘴。
李二那老小子,简直就是将干将莫邪往他手里塞!
“什么?父皇怎么还跟你打赌?难道他不知道夫君逢赌必赢吗?”
对于打赌这件事,就连李丽质都很不看好。
“嗯嗯!”
长孙雨佳与候清丽也连连点头。
“那你们赌什么呢?”
李丽质好奇的询问。
“赌一只瓷碗能不能卖到五百贯!”
赵寅轻描淡写的说道。
“这怎么可能?”
几女与李二一样,根本不相信这是真的。
“为夫准备给瓷器来个大变身,保证你们会亲喜欢!”
赵寅神秘一笑,淡淡的说道。
“那玩意十分粗糙,别说五百贯,就算是五贯我都不买!”
候清丽看了看手中的餐具,十分嫌弃的说道。
虽然李二给他们送来了玉质餐具,但赵寅说那玩意太过庸俗,根本没让用。
她们手中的瓷碗以现在市面上来说,已经算是好的了,但她还是提不起兴趣!
“没错,这玩意还不如玻璃碗呢,但就算是玻璃碗,也不可能卖到五百贯啊!”
长孙雨佳也皱着眉头,显然对这场赌局不看好。
或许这次便能打破夫君逢赌必赢的奇迹!
“你们不懂,玻璃与瓷器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以后你们就知道了!”
赵寅也不愿过多解释,反正她们也听不懂。
“那……好吧!”
几女勉强点点头,心中不由期待起来。
对于瓷器,赵寅是信心十足。
他可是听说自从阎立本将青花瓷拿回府后,整日不思茶饭,就对着瓷碗笑,搞的家人以为他得了失心疯,还找道士帮他驱过邪。
最后不但不管用,还变本加厉,谁靠近瓷碗一步都不行!
有一次他儿子因为好奇,想近距离看看,结果就被他狠狠的训斥了一顿!
所以,赵寅相信,只要正宗的青花瓷一面世,那些老货一定会争相购买。
他们现在一个个都富的很,拿出个千八百贯根本不疼不痒!
晚饭过后,赵寅便为布庄写了一则广告,命李福送到李婉婷手中。
等到第二天,这则广告便已经印到报纸上,铺满整个长安城的大街小巷中!
“咦?夫君,你为布庄做了广告?”
刚刚吃过早饭,正在一旁看今日早报的长乐公主突然说道。
“没错!”
赵寅正喝着碗中的鲜榨豆浆,点了点头。
“嗯,这样一来,若有哪家正想买布做新衣,却又没想好买哪家的时候,看到了今天的报纸,一定会选择我们家!”
长孙雨佳曾经在报社工作过很长一段时间,对于广告的作用,她还是十分了解的。
“雨佳说的没错!”
候清丽也表示赞同。
此时,不仅是她们在议论,长安城内不少百姓都在议论此事!
“咦?贞观布庄正在打广告啊!”
“是啊,这贞观布庄还从没打过广告呢!”
“其实他们的布根本不需要打广告,就是比别人家的好,不但色泽亮丽,还比别人家的耐用!”
“没错,我最近正打算给家里的孩子每人做套新衣服呢,待会就去贞观布庄买布去!”
……
这样的谈论在长安城各个角落都有响起,这就是广告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