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玄幻小說 諸天武命 愛下-第二百一十八章 哆嗦

諸天武命
小說推薦諸天武命诸天武命
虽然只是和单雄信随意切磋了回,可在瓦岗军中却是引起一阵骚动。
没别的原因,单雄信这厮上山以来,可是经常找人切磋比武的。
结果,在大龙头翟让没有出手的情况下,可谓打遍瓦岗无敌手,实力之强妥妥进入了江湖一流之列。
就是大龙头翟让,私下里也表示过,自己想要胜单雄信,没有百五十招根本就没可能。
如此,单雄信依靠强横的个人武艺,成为了瓦岗顶尖高手。
有实力,地位自然水涨船高,成为翟让手下大将轻而易举。
结果,如此强者竟然在吴东手里,连十招都走不过去。
难道说,吴东的武艺已经远远超过了大龙头翟让?
这样的猜测,或者说事实,绝对叫瓦岗军一干人等,感觉十分难以接受。
就吴东的性子,拥有瓦岗第一的武力,以后弟兄们的日子将长期处于苦逼状态,这可如何受得了?
BOY聖子到
另一方面,也惊叹于这厮的神力,当真是强大得不可思议。
六十斤的重锤,提起两个就跟提篮子一样,以后遇到了隋军围剿,或者攻打庄园县城的时候,都不需要准备攻城器具了。
徐世绩闻讯,第一时间火速赶到单雄信的居所探望,顺便询问一下具体情况。
他怎么也没想到,吴东头领竟然如此生猛。
不用说,立即反应过来,之前对吴东的未来推测,显然有严重的偏差。
这么强横的实力,不管到了哪里,都是座上宾和倚重的猛将之才,地位绝对差不了。
“古之猛将,也不过如此了!”
单雄信心有余悸道:“太猛了,实在太猛了!”
“看来,咱们小瞧了这位头领!”
徐世绩轻轻遥头,疑惑道:“怎么以前,没听说过吴头领有这么厉害的武艺?”
“吴头领眼下才十八!”
单雄信斜瞥了好友一眼,没好气道:“还处于实力的高速增长期,一段时间一个样很容易理解!”
徐世绩苦笑出声,心道你这是在鄙视我么?
“要不,咱们多和这位头领接触接触?”
知晓单雄信没有问题,徐世绩松了口气之余,下意识建议道:“吴头领这么生猛,以后瓦岗扩张,估计少不得这位出力!”
“确实得好好结交结交!”
单雄信点头附和,世道就是如此现实,有实力的人总是会被高看一眼。
儒 林 外史 白話
徐世绩和单雄信突然表现出来的热情,叫吴东感觉有些好笑。
不就是表演了一回神力凶猛么,用不着如此吧?
当然,对于这两位的亲近,他还是给予了一定的重视,毕竟都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牛人,自有独到之处。
这一接触不打紧,直接让徐世绩和单雄信改变了对吴东的看法和认知。
单雄信还好,毕竟乃是江湖豪杰,只要吴东手头够硬实力够强,就值得他尊重。
走动多了,单雄信敏锐察觉到了一丝不妥。
好像,吴东传授给小弟们的拳脚武艺,并非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深究之下忍不住大呼厉害。
特别是,那一套在忙碌过程中,不管是种田还是修建房屋建筑时,依旧能够锻炼身体的手段,简直闻所未闻。
“难道传授你武艺的师傅,没有告知过,将武艺修炼融入日常生活之中么?”
面对单雄信的疑问,吴东好笑道:“每天拳脚以及兵器修炼时间毕竟有限,若是能将修炼融入日常生活中,那锻炼效果……”
响鼓不用重锤,有些话也不用说得太过清楚。
“妙啊!”
单雄信恍然,伸出大拇指连声赞叹:“将武艺锻炼融入生活中,只要活动就处于锻炼状态,想不出成绩都难!”
絕世武神 小說
他还特意和几位吴东小弟比划了一下拳脚,结果却是出乎了意料的惊人。
虽然吴东小弟只会一些粗浅拳脚武艺,动手切磋的时候也不成体系,可拳脚力量却比寻常壮汉都大是事实。
这才多长时间?
瓦岗成立也不到一年,就是说吴东手下小弟,开始锻炼拳脚武艺的时间更短,就能出现这样明显的效果。
不说多么厉害,放在瓦岗军中起码也能当个伍长什长什么的,已经相当不错了。
仔细询问交手过的几位吴东小弟,加入瓦岗之前全都是寻常的农家子弟,很能说明问题了。
单雄信像是发现了新大陆,瞬间就沉迷其中不可自拔。
整天窝在吴东的营地,和一干小弟锻炼拳脚武艺,同时开始尝试亲自种田,参与修建山寨建筑的活计之中。
按吴东的说法就是,只有亲自尝试努力改进,才能将自身的锻炼,融入生活的方方面面。
不然,光靠想是想不出什么名堂的。
当然眼下时间还短,看不出有什么效果,不过单雄信愿意尝试,只是希望自己的武艺能够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不奢望能和吴东一样修出一身神力,起码也得比之前的自己要强,这样就足够满意了。
万古第一神 小说
只是,他不知道自己的行为,已经在瓦岗军中引起了些许风浪,引来其他头领的不满。
虽然被吴东几锤整得不轻,可单雄信的实力摆在那里,依旧是瓦岗军中排名前三的厉害角色。
有实力就有地位,这样的存在竟然摆出一副投靠吴东的架势,其他瓦岗元老那里受得了?
就是大龙头翟让,私下和吴东交流的时候,也没少调侃:“单兄弟明明是我的同乡,结果却被你小子给勾搭走了!”
吴东脸都黑了,什么叫做“勾搭走了”,说得这么暧昧干什么,真以为我不敢锤你不成?
二话不说,一把勾着翟让的脖子,直接到了专门的小练武场,一顿拳脚相加这才舒畅离开。
当翟让的兄长和女儿赶来时,这厮脸上多了两个黑眼圈,身上衣裳直接破碎,露出了青紫一片的伤痕。
之后好几天,翟让都找各种借口不出门,只不过他被狠狠揍了一顿的小道消息,已经彻底在山寨传开了。
当然,这只是翟让和吴东开的小玩笑,谁要是拿这事折腾,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就是。
另一边,徐世绩的表现就不太引人关注。
和吴东接触一段时间,慢慢的发现了吴东很不简单。
至于究竟哪里不简单,他又说不出究竟。
吴东的表现,虽然有些奇葩了点,有些不合群了点,可要说多么古怪也不见得。
为人正派不是什么坏事,起码接触的时候不会担心被阴。
最多,也就是吴东花费精力和资源培养小弟,不仅传授了拳脚武艺和军中手段,而且还有读书认字的事情,叫出身豪富的他有些难以接受罢了。
最夸张的是,吴东所部营地里,竟然还有一个公开的藏书楼。里头放了不少的书册典籍,数目虽然不多却很杂。
有些书籍,就是徐世绩都没有看过。
藏书楼的书籍,只要愿意都能在书楼的阅览室翻看,甚至可以传抄带走。
这一点,很合他心意的同时,又感觉有些不太适应。
藏书楼里的书籍,放在世家豪强手里,都是像传家宝一样珍藏,轻易不会叫外人看到。
尽管这些书籍,都是吴东从地方豪强的庄园里抢掠而来,却也不该如此大方的开放阅读传抄权限。
每每身边坐着有上进心的大头兵,和自己一起在阅览室读书学习,徐世绩就有种莫名的烦躁。
当然,虽然情绪偶有波动,他却没有表现出来。
不过,心中却是觉得,吴东如此行径,肯定不会得到世家豪强的认同,以后少不得各种龌龊。
可他也不得不承认,随着吴东手下小弟,接受了最为基础的扫盲教育,整个人的精气神都不一样了。
在他看来,这样的小弟已经足以担任基层军职了。
尤其是有上进心的那些个,只要能够消化理解藏书楼中的书籍内容,指不定就会出现几个将才。
不仅只是藏书楼的问题,他还发现吴东所部的营地,各功能区分布井井有条,而且卫生条件也是相当不错,很有正规范。
他不是没见识过隋军的营地,有些方面还不如呢。,
这就叫徐世绩感觉疑惑了,吴东所部营地一点都不像是义军所驻,更像是正规隋军一般。
别的不说,和吴东所部整齐划一的营地相比,瓦岗其余各部的营地,一片烂糟糟实在没法看。
另外,就是吴东偶尔会在小弟们读书认字的时候亲自讲课。
这本来没什么,可讲课的内容,却是叫偶尔听闻的徐世绩如坐针毡,就像是身处熔炉一般难受。
也不知道吴东怎么想的,竟然将地方豪强如何发家,又是如何从寻常百姓手里巧取豪夺,联合官府欺压良善的种种行径和手段,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有些内容,就是徐世绩都不清楚,听闻之后有种大开眼界,甚或毛枯悚然的感觉。
这特么的,不是主动制造矛盾,让小弟们对地方豪强世家,产生厌恶甚至仇恨心里么?
每每看到听课的弟兄,眼中怒火熊熊意欲喷火的架势,他的心就忍不住一阵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