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4ycb精品言情小說 斬月 ptt-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南霏熱推-vjeuo

斬月
小說推薦斬月斩月
“仙师……”
萧惊羽面露痛苦神情,道:“这把离火扇其实是在下修行的本命之物,与在下的大道休戚相关,如果仙师执意的话……在下是否能出钱买回这把离火扇?”
“你买得起吗?”
我笑问。
萧惊羽挣扎着从怀里掏出了一枚小小的袋子,就在他打算掏东西的时候,袋子不翼而飞,下一刻就已经出现在我的手里了。
“哗啦啦~~~”
将袋子里的东西全部倒了出来,顿时眼前满是灵星钱,其中,甚至还有两枚金灿灿,透着血色气息的钱币,当我将其拿起的时候,顿时感觉到十分浓郁的灵气在指间流动着,太不同凡响了!
“啊这……”
我眼睛都快要直了,说:“这就是传说中的金鲻钱吗?”
萧惊羽一脸痛楚:“是的,仙师是神仙中人,该不会是……”
“是啊!”
我将两个金鲻钱,还有一共447个灵星钱全部收入囊中,笑道:“虽然说本来是你的家当,但是现在全部归我了,怎么样,这就不够仙人之姿了吧?”
萧惊羽倚靠在柱子上,再次流泪:“仙师取之有道用之有方,即便如此也依旧是仙人之姿。”
商累
都市天师 过桥看水
“清奇的马屁角度。”
我心中腹诽了一句,但嘴上依旧无比硬气,淡淡笑道:“做坏事难道不要付出代价的吗?你萧惊羽刚刚踏入这片十里坡鬼王殿的时候多强的气势啊,仿佛天下无敌一样,把小小一个彭秀玩弄于股掌之间,想打杀谁就打杀谁,甚至我这个在远方看戏的人都被你一剑砍下来了,要我说,你就算没杀人,大道上也肯定布满了狰狞瑕疵。”
萧惊羽缓缓抱拳:“多谢仙师教诲,那些金鲻钱灵星钱,就当是……在下聆听教诲的学资吧啊!”
“上道。”
血色飞扬的那些年 疯雲
我点头一笑,起身翻了翻彭秀的宝座残骸,依旧彭秀的身躯,伸手一抖,顿时彭秀回归本相,化为一个荧灿灿的骷髅,甚至价值1540个灵星钱,相当于1.5个金鲻钱了,又发了一笔横财,直接扔进了包裹之中,回头拿到七煞城一卖,齐活!
再看周围,琉璃灯罩和银色烛盏似乎都是宝物,还有那一尊紫色的小香炉,目光扫过之后,价格一一浮现,琉璃灯罩是3个灵星钱,银色烛盏是1个灵星钱,至于紫色的小香炉,出人意料的是价值20个灵星钱,都是钱啊,全部收入囊中,回头拿到七煞城去变卖家当。
“……”
萧惊羽看着我忙碌的样子,禁不住骇然:“仙师这是?”
“十里坡鬼王殿从今以后就是一片荒芜了,彭秀已经死了,这些家当我不收拾的话岂不是就浪费了,与其让这些家当被别人所攫取,不如放在我这里,用在正道上。”
萧惊羽一声叹息:“仙师所言极是,天予不取反受其咎,我等修道之人本就应该顺天应命,时至不行,反受其殃,这道理在下终于明白了,多谢仙师以言行教诲。”
主公
“你再这么说话,我真要打杀你了。”
我淡淡道。
他失笑道:“是,在下遵命,不过,这前殿能有多少宝物?彭秀只是姜云粥下辖的一个二流鬼王罢了,她的家底子本来就薄,我想大部分的家当应该都藏在后面的白骨园和寝宫之中吧?”
妙 醫 聖手
“嗯,有道理。”
我点点头:“走,跟我去一趟白骨园。”
“啊?”
萧惊羽一愣:“仙师还需要在下跟随效犬马之劳吗?”
“对,我们回头要去一趟魂哭城的。”
“……”
他马上轻轻一抱拳:“在下悉听尊便。”
……
鬼王殿后方,阴风阵阵,一片园地,但园地里却没有种植什么奇花异草,相反,种植着的确实一具具白骨,都来自于那些被残害的读书人,一具具白骨在风中摇曳,发出风铃般的响声,听得人一身的鸡皮疙瘩。
“嗯!?”
就在这时,我似乎感应到一股熟悉的鬼魅气息消失在不远处,暗影灵墟里微微跳动了一番,急忙道:“无脸鬼!?”
说着,身躯风驰电掣而去,瞬间穿梭出了近百米,就在前方的白骨林中,一名熟悉的佝偻身影,掌心里握着一团碧绿色光辉,正笑哈哈的往一支特制的口袋里装去,那碧绿色光辉传出来的气息正是无脸鬼的气息,而那始作俑者,却正是名为狗头道人的老道。
“找死!”
我心念一动,直接一拳朝着老道人的头颅轰去,紧接着身后飞剑铿锵离鞘,化为一道虹光刺向了老道的袋子,于是,就在老道骇然连续拍出三张保命符箓挡住我一拳产生的罡气之后,袋子却被飞剑白星给一举划破了,顿时无数碧绿色鬼魂一一冲天而起,其中甚至有的化为人形,是一个个年轻女子的身影,冲着我盈盈施了一个万福,随即随风飘散,去往别处去了。
“哗!”
破风声中,萧惊羽的身躯凌空落下,一记迅速的手刀劈向了老道人退去的方向,口中低喝道:“仙师,我来助你!”
这多少有点邀宠的感觉,这手刀软绵绵的,能重创老道就见鬼了,当然,也有可能是萧惊羽之前受伤太重,所以出手就重不起来了。
“小杂种!”
狗头道人一边飞退,一边眼中满是怨毒,低吼道:“你屡屡坏我大道机缘,终有一天我要剥了你的做我大道上的棋幌!”
我一声不发,白星却已经一掠而过,直接穿透了老道的后脑,但就在白星刺入后脑的瞬间,仿佛是刺中了一张软绵绵的符纸一样,下一秒老道的身躯就化为一堆黑色乌鸦飞向了空中,转眼间就消失不见了。
“替身法符?”
萧惊羽皱眉道:“没有想到这狗头道人居然还有这么这么珍贵的符纸。”
“说来听听。”
恶魔的公主殿下 凌偲影
暗夜游戏 死神魔狱
“是。”
他恭敬抱拳,道:“替身法符是道家符箓中的一种,品秩算是中等,但也要有一定的道力才能书写,一般的替身法符都是云篆,在市面上,一张替身法符往往能卖到一百个灵星钱,是一般修士根本想都不敢想的。”
“这样啊……”
我皱眉道:“上次我本来也有机会杀这个老道的,但他也消耗了一张替身法符,这才躲过一劫。”
“哼!”
萧惊羽冷笑一声,说:“仙师有所不知,这狗头道人哪里是什么道人,他不过是一个披着道袍的鬼修罢了,平日里仗着一身还算是不错的修行,在这古战场内到处打家劫舍,那些游走的孤魂,一旦走出了天地的阴物禁制,可能就被这道人给捉了去炼化成鬼力了。”
我淡淡道:“这么说来,这狗头道人简直比那彭秀还该杀!”
“哦?!”
萧惊羽一愣:“仙师此话何意?”
我舒展眉头,笑着反问一句道:“鬼物难道就活该被炼化吗?”
“这……”
萧惊羽皱了皱眉:“在师门内,师尊的法旨是,但凡遇到鬼物,能打得过的皆可打杀,可以为自己增长少许功德,这整个古战场内的修士几乎也都是一样,仙师难道真以为他们来到古战场是为了寻觅机缘吗?错了,超过九成的修士来到这里都只是为了打杀鬼物,获得一两具白骨卖钱罢了,又或者是狗头道人这样的鬼修,打杀鬼物,本来就是他们修行的必经之路。”
我笑笑,看着不远处刚刚从碧绿色鬼魂化为少女身躯的无脸鬼,说道:“有些鬼物与人秋毫无犯,原本跟人一样都是存在于天地间的生灵,又有什么区别?你们修士仗着自己有点本事就喊打喊杀,就把打杀鬼物当成一种功德,实际上却令人不齿。”
浴血抗战 远征士兵
综吃货报’恩’ 直白人家
萧惊羽缓缓抱拳:“仙师说的是。”
我一扬眉,看着他:“我知道你不赞同我说的话,甚至有些嗤之以鼻,但没有关系,我的拳头更硬一点,你敢不赞同,我就杀了你,这不也是你萧惊羽在长生宫的道理之一吗?”
萧惊羽皱眉:“仙师,这……”
我声音放缓:“那么问题回到原点,萧惊羽,我为什么不杀你?”
萧惊羽冷汗潺潺,已经不敢说话了。
我一扬眉:“你觉得你萧惊羽比这些鬼物强在哪儿,以至于我要放你一马?放你一马,无非是因为你没有踏入雷池,你萧惊羽的雷池怎么就这么大?大到比自己弱的都能杀了?”
萧惊羽直接跪倒在地:“仙师,在下受教了!”
“起来吧,没事。”
我缓缓走上前,从地上扶起了依旧还有点蒙的无脸鬼,看着她一张依旧丑丑的、满是头发的脸,说:“没事了,起来吧。”
伏天 氏 黃金 屋
“我……彭秀姐姐……”
我笑容和煦:“你已经没事了,从今以后不会再有人伤害得到你了,至于你的彭秀姐姐,她因为杀害的无辜之人太多,作恶太多了,所以被旁边这位名为萧惊羽的少侠给打杀了,他也是在为民除害,你千万不要怪他。”
萧惊羽一个趔趄,差点没站稳。
……
无脸鬼泫然欲泣:“从今以后我是不是就没有家了?我……我是不是就要变成真正的孤魂野鬼了,公子,我……”
“放心。”
我柔声道:“我会给你找到一个新家的,而且,你也不会是孤魂野鬼,那么……我先给你起一个名字好不好?”
“好,请公子赐名。”
“叫南霏好不好?南国烟雨,千里霏霏。”
“好,多谢公子。”
萧惊羽站在一旁,用十分奇怪的眼神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