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ii2h超棒的都市小说 盛唐陌刀王 愛下-第七百六十五章 敵全軍覆沒相伴-sc7gm

盛唐陌刀王
小說推薦盛唐陌刀王
两万朔方军在曳落河骑兵的打击之下险些溃败,郭子仪连忙组织阵型,高声呼喊道:“别乱!别自乱了阵脚,他们只有三千人!”
然而这三千曳落河却势若疯虎,锐不可当,他们组织起锋矢阵型只是佯装冲击,也足以使得接近的敌军退散。郭子仪麾下的骑兵更不是对手,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他急得在马上破口大骂:“李嗣业你丫真是坑人呐!竟然抛给我这么一个烫手的山芋!难道我两万朔方精锐,连区区三千胡骑都不能奈何吗!”
曳落河骑兵也处在危急之中,他们经历数场大战没有歇息,又接连奔行了数百里,无论人马都疲累到了极点,全凭着求生欲和一股气强撑着。
然而安守忠却犯了一个决策性的错误,他误以为朔方军还有很强的战斗力,一时难以消灭,自己却快撑不下去了。而此刻蒲津渡口防御已经空虚,不如直接冲过去夺了船泊到对岸顺流而下。
“走,占了渡口抢船!”
三千曳落河扬起千面旗帜,朝着渡口的方向奔去,驻守在渡口的唐军士兵纷纷撤退到土堡之上,手执弓箭在女墙垛口还击。
曳落河骑兵冲入空虚的营寨之后,也并未稳固战果将堡垒攻下来,这又是一个致命性的错误。他们忍着箭矢的骚扰扑到河边,纷纷舍弃马匹攀上了渡船,只留下少数人在岸边断后。
郭子仪重整旗鼓之后率军冲到了渡口,依托土堡列成阵型,将数千名弓弩手梯次排列开来,又以几十架伏远弩接连抛射箭矢。留在岸边断后的百余曳落河骑兵硬顶着箭矢冲锋,但这样的强弩之末还无法动摇朔方军的阵型,被步槊兵拦截后,陌刀队蜂拥上来砍杀在血泊之中,只剩下一地马尸和碎尸。
郭子仪大喜过望,他没想到胜利竟然以这种方式来临,全凭对方出昏招,我自岿然不动。他兴奋地大喊:“快!给我把伏远弩架到河边,装上火油箭矢,给我射!”
緣來天不管
没有了马匹的北方勇士还叫勇士吗?曳落河骑兵可以在马背上做出无数花哨的动作,他们的双手不需要抓马缰,就可以使马匹转向,加速和停下。但对于划船渡河,他们却是一无所知。
雙魚煉金王 五行缺錢
他们挤在船上用力地拨动着船桨,船只却在水中打转,耗费半天功夫只往河中央飘了十余丈。
郭子仪调集数千长弓手和弩兵,在岸边一字排开朝黄河上攒射,将曳落河变为了活生生的靶子。他们刚开始还可以用角弓还击,但距离一旦拉开,角弓六十多步的射程已经不足以构成威胁,但岸上的手执长弓和擘张弩的朔方军却可以继续攒射,许多曳落河兵卒身中数箭倒入水中。
更可怕的是伏远弩,它能够轻松地射穿船帮,油脂顺着船身向上燃烧,兵卒们不断地扑打火焰,又有一支强弩射来,竟将两人齐齐洞穿。
安守忠坐在船中央喊道:“摆正船身!顺水去下游!”
黄河经过蒲津渡口流速缓慢,他低头望着暗黄的水面,几乎感受不到流动。朔方军沿着岸边不断往下追射,最终只有六艘船接近了对岸,其余不是满船尸体就是被火焰吞没。然而蒲津渡对岸的渡口也有数千唐军冒出来,弯起了长弓射杀船上的曳落河勇士。
安守忠慌忙命众人往河中央划,这样能够得着他们的就只剩下几十架伏远弩,他们不断调整弩车的方向,又一艘渡船中箭后起火沉没。
过了蒲津渡再往下,黄河流速变快,追在岸边的朔方军兵卒们也再也追赶不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三四艘船顺着河水渐行渐远,最终还是让安守忠逃了。
安守忠坐在船侧惊魂甫定,再回头看看这些船上的士卒,除去尸体就是伤兵,几乎每个人身上都插着箭矢,脱力的校尉胸口甲胄上如同刺猬,闭目躺靠着船帮,脸上中箭的军士把头朝向船外,血水在船板上铺了一层,痛楚的呻吟不绝于耳。
八千曳落河他带到关中有五千,结果返回时却只剩下这百余人,他们可是义父从军中选拔上来的亲卫,想必他老人家知晓后定会大发雷霆,他不死也要被扒层皮了。
岸上的朔方军损失也尤为惨重,郭子仪统计了一下伤亡竟然在七千左右,若不是安守忠头脑秀逗放弃了战马登船,今日溃败的必然是他。
朝廷派来的中使骑马赶到了渡口,太监骑在马上叉手说道:“陛下已经从灵武回到长安,特命我来传口谕,郭大夫若战事结束,就请立即回长安听封受赏。”
“这么着急?”郭子仪讶异地张大了嘴巴。
英雄联盟之逆转人生 跳动的硬币
“当然,封赏功臣乃是大事,自然是一刻也不能缓。”
……
李嗣业进驻商洛县之后,又迅速率军南下,在商洛县以南的桃花驿两侧依山下寨,将通往武关的道路堵死。
李归仁连着三日叩关不克,决定撤回商洛县再搜刮一些粮食,谁知李嗣业已经将归路截断,他仿佛被堵进死胡同中的老鼠,彻底断绝了逃出生天的机会。
他认为进攻李嗣业是没有任何希望的,凤翔郡和细柳原两战已经充分认识到河西军的战斗力,真是强得不像话。现在唯一的可能就是攻克武关后迅速南下,这样才有可能彻底把唐军甩在身后。
守在武关的王思礼可能是个能捏扁的软柿子,他连忙命军士在层峰驿附近大肆砍伐树木,然后做成攻城梯和攻城锤,又开始连续强攻武关。
王思礼日夜在城墙上巡守,寒冬里手执长枪,甲上冰霜迸落,铿然有声。叛军日夜叩关不止,唐军折损严重,他张望远方翘首以盼,心想李嗣业怎么还不来!我已经快坚持不住了。
李嗣业命令士卒在桃花驿兵寨加固防御,迟迟不肯出动进攻。只要多熬李归仁一天,他到时候就垮得越快。
————
等到了第十日,叛军开始宰杀马匹充饥,兵员数量也急剧锐减,多少人黑夜里还围着篝火,第二日却已经冻毙在关下。
李嗣业站在寨墙内的瞭望塔上遥望,叛军在武关道间搭建不少无数木棚,马匹的骨架扔得到处都是,地面上横七竖八躺满了人,也不知有多少是死人,又有多少活人。
“可以了!骑兵三路出寨进攻李归仁,与武关王思礼汇合。”
在这十日等待中焦躁的何止是王思礼,臧希液和段秀实等人也磨刀霍霍,数次请求出战却不得允许。李嗣业这一声令下后,他们所率领的飞虎骑与瀚海军宛如猛虎出牢笼,朝驻扎在层峰驿的李归仁中军直扑而去。
经过短暂的战斗之后,叛将李归仁率部投降,只可惜他率领的一万余骑兵,经过连番攻城折腾之后,只剩下不足四千人。至此,安禄山遣入关中的十万军队已经全部消灭,没有一丁点的水分。
李嗣业把他装进了囚车中,也派人送往了长安。
海賊王之大神巴基
王思礼双眼通红,面皮浮肿走出武关城,他顶着蓬松的发髻来到李嗣业面前,躬身叉手道:“李大夫,你若再迟来一步,武关必然要失守,李归仁也必然要放跑了。”
天罚异世
“错了,王尚书,李归仁已经是强弩之末,你以为你快坚守不住,但是他已经连一次像样的进攻也无法组织。打仗就是这样,谁能够坚持下去,谁便能够获得最后的胜利。所以说活捉李归仁,消灭叛军骑兵是你的功劳,等我们回到长安,我定要在陛下面前为你请功。”
王思礼尴尬地咳嗽了一声:“大夫何须如此,我岂敢独占此功?”
“没关系,我手里有张通儒和孙孝哲,你有李归仁,郭子仪有安守忠,你我为同僚,应当平分秋色才是。”
二鬼子汉奸李富贵 无语中
好一个平分秋色!王思礼和郭子仪若是知道他这几场赢得轻松写意,心里不知又是什么感觉。
皇帝派出的中使程元振来到了武关,见到西凉郡王和兵部尚书后也不下马,倨傲地挥动着拂尘说道:“陛下已经入了长安,命我前来召两位前往京师接受封赏。”
李嗣业颦起眉头,现在不正是乘胜从潼关入陕郡,收复洛阳的大好时机吗?非要叫他们回去领什么功劳封赏?
等程元振带随从离去后,行军主薄戴望在他身旁叉手低声说道:“如若我所猜不错的话,皇帝此次召唤你们入长安,表面是要奖励封赏,实则是瞄准了大夫手中的河西北庭安西三军兵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