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6sh5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最強區小隊 ptt-第四百九十八章 攻擊受挫閲讀-607yd

最強區小隊
小說推薦最強區小隊
“哪里打枪?什么情况?”刚刚展开休息的第一营和警卫连(大部),几乎全体跳了起来。按说李全有几个刚刚出去一会儿,不应该就这么快露陷呀。然而透过林子一看,就瞧见了一路狂奔的李全有三个,后面枪打的啪啪的,追来了一大群伪军。
“团长,是草上飞那个鳖怂,真是冤家路窄,还没进镇子就被他狗日的瞅着了!”李全有跑的气喘吁吁,直接找到杨三强汇报道。
“草上飞?他小子怎么会到西道镇来了?!不用防着山里啦?”原本盖山河的伪二师重点是防备山里的八路军,驻扎在三岔口镇一带,拱卫县城的安全的。这次调拨到了这边,是个什么意思呢?杨三强有些想不通。
鮮婚厚愛:總裁老公不要急
“啪啪,哒哒,嘚嘚嘚嘚——”林子里第一营只得结束休整,草草展开了战斗。一时间,林子内外子弹横飞,枪声大作,两边僵持了起来。
“不管了,既然已经被发现了,那就趁热火铸犁头,拿下西道镇吧!”杨三强当机立断,命令道:“警卫连,准备出击!”
警卫连尽管在此只有不到一百人,但装备却远远好过一般的部队:中王山赠送的冲锋枪人手一支,每人还配手榴弹四枚,大刀片一把,绝对是近战强兵。支援火力也达到了每排加配一个机枪班,一个掷弹筒班,突防火力也是可以的。
“打!哒哒哒,哒哒哒——,嘚嘚嘚嘚!”警卫连长徐光亲自端着一挺轻机枪打头,一声断喝,带着警卫连从侧面冲击了出来,将一心进攻一营的伪军打了个措手不及。
“他娘的,金锁狗日的睡死了啊,咋还不赶上来?”被人一个冲锋干掉了一百多人,草上飞也要暂避锋芒,毕竟他的亲卫队也不过三百来人,再打也闹不着好!“走,撤回镇子上!”招呼一声,他带头先跑了。
“追上去!跟着打进西道镇!”杨三强那肯放过这样的好机会,直接带着部队冲出林子,尾随其后就要展开攻击。
——————
“都注意啦,副师长他们就要过来了,招子都放亮点,别他娘伤了自己人!”金锁用枪口顶了顶帽檐,朝着身后嚷嚷道:二爷也真是的,不是说要死守西道镇的吗,咋还就忍不住追出去了?不知道土八路喜欢搞伏击战嘛!
名门之跑路 闲默
“师座,没事吧?咋还你亲自带兵了呢?交代下来不就完了嘛!”金锁亲自带着人马冲出了镇子,将跑的气喘吁吁的草上飞一行给接应了过来。
“娘的,不说了,居然见到了杨三强的狗马仔——叫李全有的,你还记得不?”听金锁说的中听,草上飞倒也没有再责怪他,毕竟自己曾下过死命令的,一切以镇子的安全为主,金锁并没有做错。
“当然记得啊,这孙子老喜欢盯俺们的稍。记得那次炖了只狗,他都报告了杨三强的,是个瞎(ha)怂!”金锁点点头道,当年抢老乡东西,他可是执行者,哪能忘记呢!
“今天就是瞅见了这个鳖孙,老子一时气不过,才想把他擒住的。不过这孙子撂的挺快,还引着俺们中了杨三强的伏击,这还追过来了!”草上飞略带着遗憾道,当年那一枪托记忆太深,以至于他都没有忍住。
用死薪水賺大錢 劉憶如
“来得好啊!俺已经通知了小顾庄的二孬了,他会带着第三团包抄过来的。只要俺们这边顶住了土八路的进攻,谅他插翅也逃不了了!”金锁谋算的颇为不差,先利用既设工事消耗敌人,然后再行合围歼灭,事半功倍。
仙念
“中!你小子全权指挥,逮住了杨三强,老子给你请功!”草上飞拍了拍金锁鼓励道,自己一瘸一拐地下去休息了。
……………………….
愛已欠費 南宮
“团长,正面不好攻啊!”看着血迹未干的桥面,一营长董大虎摸了摸脑袋道。西道镇镇子不大,地形很绝——一条大河横亘镇子外,进出仅靠一道石桥。石桥入口,镇子两边两座小楼夹街,只消一边安置一挺机枪,形成交叉火力,那石桥就是插翅难渡的绝地。
有人说傻呀,不会找另外的地点泅渡过河呀。确实,现在是隆冬季节,又恰逢旱灾,河里的河水才不过铺了个底,连淤泥至多能到人大腿根顶天了。但你能想到,金锁就是傻子吗?不说小楼的封锁能阻挡左右上千米,就算是兵力对比,那也是悬殊的多啊!镇子各地有的是伪二师第二团的士兵,八路军真要趟河的话,弄不好就是人家的活靶子!
“不好攻也得攻!不拿下西道镇,后面的队伍怎么通过?”杨三强脸色也不好看,这里面的危机,他应该比谁都清楚,毕竟西道镇曾是他蹲守了两年多的根据地呢。
“艹,老子不过了!命令机炮连,集中射击,全力进攻部队。”这也是杨三强最后的一点儿家底了,为了拿下西道镇,他算是豁出去了!
“嗵嗵嗵,突突突突——”三门迫击炮,两挺重机枪被架设了起来,几乎同事发动了攻击,目标正是对岸的两座小楼。
“轰,轰——”炮弹落在桥上岗亭上,炸的木质岗亭直接散了架。只不过两轮轰炸,就把对岸的小楼门口的工事给送上了天。然而,迫击炮的功效也就技止此耳,毕竟曲射的弹道,即便是落到小楼上,也只能炸飞一些砖石,很难直接威胁到楼里的伏兵。
予妳怦然歡喜 愛吃土豆絲
“一连的,跟俺上!”李全有一个箭步飞跃了出去,带着队伍扑上桥面。
“不错嘛,居然有不少重武器了啊!”金锁一看八路军上来就是连级的猛烈强攻,他忍不住笑了:等一等,再等一等,等土八路过了桥面再发动攻击!现在,时机到了!
“射击——!嗵,嗵,嗵——”随着金锁手掌落下,他身后的九门迫击炮迅速放进榴弹,一颗颗榴弹飞跃上半空,快速向着桥上落下。
“轰,轰轰!”一团团火焰爆起,榴弹破片四散飞溅,将冲锋的八路军战士削的浑身是血口子,一下子就倒下了一大片。
“瞄准对面的机关枪,给俺敲掉了它!”金锁亲自站在炮兵阵地上,对着一门不断调节炮口的步兵炮命令道。
“咚——,轰隆!”直瞄的火炮效果太显著了,只是一炮,就炸飞了对面一挺重机枪。重机枪直接被炸散了,零件飞了一地。几个射手、弹药手全被炸的面目全非。
“嗐,他娘的,狗日的炮兵太厉害了!”杨三强一拳砸在地上,眼睛瞪得溜圆,“快,重机枪转移阵地!”
战争是残酷的,也是公平的。虽说一支部队的士气占据了很大的作用,但最终还是要尊重现实,尊重科学。此时的第一营,人数远少于对方,武器又被压制,还是处于攻坚的状态,无遮无掩的地形下,再英勇也是难有作为的!
癮誘 君莫醒
“扩扩扩,扩扩扩——”眼看着八路军快冲过桥面了,两座小楼里,齐齐喷射出六股火舌来,六挺重机枪交织成立严密的火力网,将石桥堵了个水泄不通!
“同志们,冲啊!啊——”李全有挥舞着驳壳枪,呼喊道,一道火舌闪过,他双腿齐齐中弹,直接被打的一头栽落在桥面上,献血流淌了一地,染红了古老的石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