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來自未來的神探-993章 對峙展示

來自未來的神探
小說推薦來自未來的神探来自未来的神探
韩彬带着几名队员返回了办公室。
韩彬从兜里掏出一盒烟,自己拿了一根,将烟盒扔到茶几上,“自己动手。”
众人也不客气,各自拿了一根烟,点上。
韩彬抽了两口烟,“肖国栋说的你们应该听到了,怎么看?”
赵明夹着一根香烟,有些感慨,“蓉蓉,真想不到咱们找了那么久的蓉蓉,居然是肖国栋的老婆。”
李琴也是个老烟枪,吐了一口烟,“会不会是重名,这也太狗血了吧。当大哥的一直惦记着自己的弟媳?”
赵明不以为意,“这算啥,我在电视上看过更狗血的,尤其是港剧,怎么乱,咱们来。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看不到的。”
李琴道,“港岛地方太小,来来回回就那么点事,也只能往乱七八糟的关系上演,什么三角恋,多角恋,弟弟的现女友是哥哥的前女友等。但国内不一样,地大物博,没那么大的局限,这种大哥和弟媳的事,还是很忌讳的。”
赵明道,“忌讳归忌讳,但现在的实际情况是,肖炳天心心念念的名字正是自己弟媳的小名。”
李琴说不过对方,望向一旁的韩彬,“韩队,您怎么看?”
韩彬弹力弹烟灰,“其实我一直很好奇,肖炳天为何二十年前突然去了长安市,从现有的情况来看,肖炳天对他父母还是很关心的,跟他弟弟关系也不错,老话说得好,父母在不远行。我觉得除了长安市特有的人文、环境因素,应该还有一个更主要的原因促使他不得不离开。
针对这个原因,我之前也询问过肖国栋和宋小冬,这两个人和肖炳天关系亲近,也是最有可能知道肖炳天二十年前离开琴岛真正原因的人。但是这两人却都不清楚,也就是说这个原因很可能无法对外人明言。
不能和女友说,证明他可能有了其他女人,不能和弟弟说,说明这个女人的身份……”
李琴道,“您也认为赵文怡就是肖炳天口中的蓉蓉。”
末日末世 熙灵
“从现有的证据来看,这种可能性很大。”韩彬站起身,踱着步子说道,“1月31号下午,肖炳天先给弟弟肖国栋打了一通电话,但是肖国栋在后厨忙,顾不上接听电话,而后肖炳天打给了弟媳赵文怡。电话的内容很可能跟他们描述的一样,让他们去一趟柏翠小区拿钱。
但去拿钱的人未必就是肖国栋,很可能是接听电话的赵文怡,从时间上来说这个推测也成立,赵文怡很可能先一步去了柏翠园小区,恰恰符合作案时间。”
李琴掐灭了烟头,“假设韩队的推测是成立的,肖炳天口中的蓉蓉正是赵文怡,但肖炳天离开了琴岛这么多年,两个人几乎没了交集,还能有什么深仇大恨,非要制对方于死地。”
韩彬道,“假设我的推测成立,结合案发现场的情况从犯罪心理学的角度分析,这起案件并非蓄谋杀人,很有可能是一场意外或者说是***杀人,这也符合两人之间的关系。
至于杀人的具体原因,恐怕只有当事人才知道。”
赵明对韩彬的判断力十分信服,“韩队,您说吧,咱们接下来该怎么调查?”
韩彬思索了片刻,“第一,找到她在案发时间段去过柏翠小区的证据。第二,搜查她的住所是否有肖炳天的物品,例如,肖炳天丢失的那张老照片。第三,肖炳天受伤的位置很容易大出血,肯定会有喷溅的血迹,如果赵文怡真是凶手,她的衣服上肯定沾了血迹。第四,摔碎水杯上的指纹和DNA是否是属于赵文怡的。”
李琴顺势说道,“检测DNA和指纹是技术科的事,咱们能做的就是帮他们弄到赵文怡的指纹;要搜查赵文怡的住所需要证据证明他和本案有关,否则咱们根本申请不下来搜查令;咱们现在能做的就是调查赵文怡是否在作案时间去过柏翠小区,只要能证明这一点,也就有理由获取她的指纹,并且对她家进行搜查。”
“说的不错,咱们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弄清楚赵文怡1月31号下午的行踪。”韩彬定下基调,叫来了朱家旭和王霄分配具体任务。
朱家旭带人去柏翠小区走访,看看当天是否有人见过赵文怡。
王霄带人盯着赵文怡。
韩彬带人查看柏翠小区周围的监控。
在查看监控方面,韩彬有个别人不具备的优势,他可以通过目标任务走路的姿势、步伐、步态来确定对方的身份。
再者,作案时间已经精确到了下午四点到四点五十二分之间,查看监控的时间段也大大缩短。
很快,韩彬就在监控中锁定了一名嫌疑人,下午四点十二分,一个女人进了柏翠小区,这个女人是步行进入的小区带着口罩和丝巾,在加上小区门口只有一个摄像头,清晰度也不高,几乎很难辨认对方的身份。
不过,韩彬根据她走路的姿势和步伐分析,她应该就是赵文怡。
韩彬又带人查看了周边的监控,但是并没有发现赵文怡的踪迹,韩彬推测对方可能是打车来的。
韩彬又让人查看相应的时间节点,路过附近的出租车,查到了出租车的车牌号,从而联系出租车公司,确定是否有司机拉过赵文怡……
晚上十点半钟。
松苑小区。
赵文怡家。
赵文怡和肖国栋离开饭店后,去了附近的火锅店大吃了一顿,公安局的伙食比较清淡,肖国栋本身也没什么胃口,进了公安局每顿饭都只吃了个半饱。
从火锅店回来,身上的火锅味不小,赵文怡先洗了澡,坐在沙发上发呆。
肖国栋现在也去洗澡了,他被拘留期间早就一身臭汗,得好好搓搓才行,一时半会出不来。
“嗡”屋子里的灯黑了,电器也关了。
卫生间里传来肖国栋的喊声,“老婆,灯怎么黑了,是不是停电了。”
赵文怡反问,“外面的灯也黑了,估计是停电了吧。你这个月交电费了吗?”
“交了,电费肯定够,你去外面看看是不是掉闸了,推上去就行了。”
“知道了。”赵文怡拿上手机,披了件衣服,准备去外面看看。
“咯吱……”一声打开门,走廊里的灯亮了。
赵文怡一只脚迈出去,整个人也愣在了原地。
灯光下,门的两侧站满了人。
“咔”电闸响了一声,赵文怡家又来电了。
这个声音打破了沉默,赵文怡道,“韩警官,你们这是干什么,为什么躲在我家门口。”
韩彬笑道,“赵女士,我们正想去您家拜访,您突然间打开门,把我们也吓了一跳。干我们这一行的比较危险,本能的就躲了起来。”
“韩队长,刚才我家掉闸了,不会就是你们拉的吧。”
“什么意思?”韩彬皱着眉,“掉什么了?”
“呼……”赵文怡叹了一声,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你有什么事直接说吧。”
“我们想请您去警局做个笔录。”
“请我做笔录,为什么?”
霸道总裁,娇妻请入怀
“赵女士,在楼道里影响不太好吧,要不咱们还是进去说。”
赵文怡犹豫了一下,“你们在外面等一下吧,我老公在洗澡,我提醒他一声。”
好不容易叫开门,韩彬自然不会再让她独处,“赵女士,如果你觉得不方便,可以跟我们去警局。”
“算了,你们进来吧。”赵文怡转身进了屋子,脸上带着些许不满。
“老婆,你和谁说话呢?”卫生间里传来肖国栋的声音。
“是警察,他们又来了解情况。“
“怎么又来了,我的情况不是已经查清楚了嘛。”
韩彬答道,“肖先生,我们不是来找你的,你可以继续洗澡,不影响。我们是来找赵女士的,例行询问她几个问题。”
“我老婆?这跟她有什么关系,你们不会怀疑她吧。”肖国栋有些急了。
韩彬道,“我说了,是例行询问。肖先生,你大可不必紧张,该干什么干什么。”
肖国栋哪还有心情洗澡,赶忙擦了擦就穿着睡衣出来了,“韩队长,你们到底是咋回事,先是怀疑我,现在又怀疑我老婆,还有完没完。”
韩彬亮出来传唤证,“肖先生,警方查案是看证据的,这是我们的合法手续,请你注意言行,回避一下。”
“这是我家,我干嘛要回避。”
“那行,你不走,我们走。”韩彬一挥手,“带赵文怡回警局。”
“别别。”肖国栋慌了,他被关押过,知道里面的苦,“这大晚上了,还去什么警局,就在做笔录吧,我回避,回避还不行嘛。”
说完,肖国栋看了老婆一眼,“老婆,我先回卧室了,有事你叫我一声。”
赵文怡点点头,坐到了沙发上。
肖国栋回了卧室后,韩彬正式开始询问,“赵文怡,你和死者肖炳天是什么关系?”
“我是肖国栋老婆,肖炳天是肖国栋的哥哥,你说我们是什么关系?”
李琴呵斥道,“赵文怡,注意你的态度,问你什么就回答什么。跟警方对着干,没你的好处。”
赵文怡把头扭到一旁,低声道,“肖炳天是我大哥,我是他弟媳。”
“你和肖炳天上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我记不清了。”
“那就想。”
“应该是1月29号,中午他来我们店里吃饭,我和国栋、肖炳天三个人一起吃的。”
“1月31号,你有没有见过肖炳天?”
“没有。”
“1月31号下午,你有没有去过柏翠小区。”
赵文怡犹豫了一下,低头道,“没有。“
“1月31号下午四点到五点之间,你在哪?”
“都过去好几天了,这么详细的时间,我哪能记得?“
“那我提醒你一些,那天肖炳天给你打过电话,没多久肖炳天就死了。这种日子,只要你回忆应该能想起来。”
“那个时间,我应该在家。”
“有谁能给你证明?”
赵文怡摇头,“当时就我一个人在家。”
“你什么时候从饭店返回的家?”
“具体时间我哪记得清。”
韩彬翻看了一下笔记本,“你记不清,我来告诉你,你是傍晚五点半回的松苑小区的家。下午四点到五点之间,你根本就不在家。”
赵文怡脸色微变,“你们有什么在证据?”
韩彬继续说道:“1月31号下午3点五十分,你打车离开了自家饭店,4点12分进入了柏翠小区,4点49分离开了柏翠小区。你当天所有的行踪我们都掌握了,不知道这算不算证据?如果你觉得不够,我们还有人证。”
赵文怡慌了神,低下头,不敢跟韩彬对视。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赵文怡,我们都已经找上门了,你还要再逃避吗?”
过了良久,赵文怡用有些颤抖的声音说道,“是,我承认自己去过柏翠小区。”
“你为什么撒谎,说自己在家?”
“柏翠小区也是我的家呀,那是我公公婆婆的房子,他们都去世了,也有我老公的一份,也算是我家。”
韩彬微微皱眉,赵文怡还在找借口。
“我刚才问的很清楚,1月31号你有没有去过柏翠小区,你回答的很明确,没有。这说明你指的是松苑小区的家,不要跟警方玩文字游戏,我们不比你傻。
说,为什么撒谎?”
“我没有撒谎,你们突然间来我家,我有些紧张,说错话了。”
韩彬盯着对方,“那你现在还紧张吗?如果你还紧张,我们可以带你回市局,等你什么时候不紧张了,咱们再继续做笔录。”
赵文怡摇头,“不用了,我现在不紧张了。”
“确定?”
“是的。”
“好。”韩彬语气犀利,“那我问你,为什么杀肖炳天?”
“我没有杀他,我离开的时候,肖炳天活着。”
“他当时的确没死,只是受了致命伤,你捅他那刀可够狠的。”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赵文怡喊道,“我没捅他,我走的时候,他也没受伤。”
“那你在柏翠小区的这三十多分钟都做了些什么?”
“是肖炳天给我打的电话,让我去他那一趟,去了才知道是让我拿钱。他知道我们店里生意不好,想要给我们一笔钱,让我们先用着。但我没要,因为我了解自己的丈夫,肖国栋要强,爱面子,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借钱。我们两个一直谈这件事,谈完,我就走了,他还把我送到门口。”
“你觉得这个理由警方会相信吗?”
“不管你们相不相信,这就是事实。”
“针对这个案件,我们做了大量的调查,也搜集了很多证据,可以确定凶手的作案时间在下午四点到四点五十之间,而这段时间你恰恰和肖炳天在一起,这你怎么解释?”
赵文怡强作镇定,“也没准我前脚走,后脚有人进门把他杀了。”
“这么说,你离开的时候看的可疑人员了?”
“那没有,我有点近视,看不清。”
“我本想给你一个立功的机会,但你的态度让我很失望,不要以为你不承认,警方就拿你没办法。”韩彬从兜里掏出搜查证,对着周围的队员吩咐,
“给我搜!”
韩彬一声令下,队员们分头行动。
赵文怡站起身,显得局促不安,脸色愈发的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