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言情小說 《我的鋼琴有詐》-870. 浪漫邂逅?No,請教叫我丹尼爾熱推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我的钢琴有诈
“大明星,我考虑好了,我决定试一试。”
晨光透过玻璃窗,洒满灰色的床头。
秦键眯着睡眼,轻笑着回复了谢萌:“欢迎加入。”
片刻信息回了过来,“早上好,那今天我要见老板吗?”
秦键想了想,“下午我去南市机场接他,你和我一起吧,另外你和家里商量了吗?“
大萌子:‘商量过了,他们很支持,下午几点?’
放开它:‘两点楼下见。’
大萌子:‘OK。’
不再回复谢萌,秦键重新点开段冉的新头像看了一眼。
一束娇艳的玫瑰确实很符合段冉本人,他满意花店的配送。
放开它:‘早安。’
洗漱吃过早点,秦键与何静同时开始了晨练。
激昂的贝五与燃情的比奇夫人协奏曲相遇在情人节的清晨。
这注定不是一场浪漫的邂逅。
十八世纪的古典风格碰撞二十世纪的灵感创新,能摩擦出火花那才真是见了鬼。
两个人像是在互相干扰,但彼此间又没有被真的干扰到。
被干扰到可能是左邻右舍,可能是正在准备午饭的方雪华。
论一个家庭里同时有两位钢琴家在演奏,乍一听,应该是一件挺享受的事情。
可实际上并非如此。
方雪华紧锁着厨房的门。
大概是源于母爱的伟大力量才没有让她敲开任何一个人的房门。
当然了,厨房里也在上演着一场锅碗瓢盆组成的交响曲。
秦刚从二庄回来的时候正好赶上开饭,饭桌上他听着秦键何静二人讨论着晨间练琴的收获,心情愉快极了。
饭后,秦键收到了快递。
一枚精致的三面剃须刀,正是他现在所需要的。
他正在卫生间剃着胡子,客厅传来了何静的声音:“今晚我不回家吃饭了。”
秦键探出头:“姐,车你开,我打车。”
何静:“不用,你路上注意安全。”
说着便推门离去。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秦键刮完胡子给段冉拍了一张光滑的下巴,附言:非常好用,你真棒。
随后也离去。
“今晚我也不回家吃饭了。“
姐弟二人离去后,方雪华总算能清净一会儿。
她躺到沙发上,揉着太阳穴对秦刚说道:“你去把碗刷了,我得歇一会。”
秦刚站了起来:“怎么着,这就嫌他俩吵的晃了?”
火影之我是四代
方雪华哼的一声:“吵我也愿意,刷你的碗去。”
秦刚乐呵呵的去了厨房。
方雪华躺了没有片刻又坐起看了看日历。
“这就初八了,真是觉不着快。”
感叹了一声,她又站了起来,后天何静就要走了,她得提前收拾准备一下。
——
夫妻二人说话间,楼下秦键带着谢萌已经使出小区几百米了。
今天谢萌精心收拾打扮了一下,坐在副驾上整个一精致的都市女白领。
秦键暗想老酒保一定对谢萌格外满意。
一路上秦键给谢萌科普了不少关于古钢琴,谢萌不但听,一边还在笔记本电脑上做着记录。
“照这么说,古钢琴不论从功能还是性能,都已经被现代钢琴所取代了,那它存在的必要是什么呢?”这一点,谢萌不解。
秦键解释:“如果只从这两点出发,古钢琴确实早就应该被淘汰了,但是为什么近两年来欧洲乐器市场上古钢琴反而更受欢迎了呢?”
“在研究市场的过程中,我们必须要把钢琴与古钢琴当作两种单独的乐器来看待。
“而且古钢琴具备演奏早期钢琴作品的能力,你要知道在现代钢琴还没有被研制出来之前,古钢琴就像今天的现代钢琴,不论多么伟伟大的作曲家和演奏家都要在古钢琴上完成他们的作品。“
“现代人要想深入了解400年前的键盘音乐,研究古钢琴就是一条非常必要的路径。”
我真的不想穿越 王筱蛟
“国外一些大院校已经在键盘系开设了古钢琴作为必修课,明年在华沙也会举办第一届肖邦古钢琴国际大赛。”
“这一切都在说明古钢琴在全球各地的复兴绝不是一件偶然事件。”
顿了顿,秦键再次强调:“古钢琴本身就是一件独立的键盘乐器。”
秦键一边说着,谢萌一旁已经将秦键的话打了下来。
“你打字好快。”秦键在高速出口踩了油门,借着交过路费的空荡扫了一眼谢萌的电脑屏幕。
“我学过速录。”
谢萌说着已经将秦键说的最后一句话打完。
停下手,她翻看了片刻,“嗯,大概明白了一些,还有一些涉及到专业的问题不懂,不过我想问问咱们国内的音乐学院未来应该也会开设这门课程吗?”
关于这一点沈清辞已经与他提过,不出意外华国院钢琴系在今年秋季开学就会开设古钢琴的课程。
只是对于谢萌,他只说了一句:“我预计五年之内国内九大专业院校至少有一半以上会添置这门课程。”
“这样啊。”谢萌喃喃道,“那国内应该也从没举办过古钢琴的比赛吧。”
她看似随便提到的一嘴,倒是让秦键多看了两眼
网游之叱咤三国 醉憨
不得不说谢萌虽然身处行业外,眼光倒是还挺毒辣。
办比赛,几乎是业内公认圈钱的最佳手段。
秦键:“这个问题似乎还早,不过你一会可以和你未来的老板聊聊这个话题。”
谢萌知趣的没有再问什么,她也不过是随便说说。
不过至于早不早,具体还需她了解了整个行业之后她才能给出一个不偏不倚的判断。
不知不觉间,她已经进入了工作角色。
——
15:48分,两人抵达南市机场。
半小时后,老酒保一身英伦范,拉着一个黑色商务行李箱出现在了机场出口。
敞开的灰色呢子大衣放荡不羁,大衣里面是一件同色马甲套着白色的内衬,头顶一顶小毡帽,脚上踩着一双油光锃亮的皮鞋
不知道的人见,很容易联想到这是一个有着绅士风范的外国帅老头。
比如说,谢萌。
“哇,”看着正微笑走向她的老酒保,她有些感叹,“没想到啊。”
“你没想到的可不止这些。”秦键目光迎着正向他逼近的老头,咧嘴小声说道“走吧,带你认识认识。”
说着他两步上前,张开双臂迎上。
“大爷新年好,您又帅了。”
“jian,你能不能先为我介绍一下你身旁的这位美丽小姐。”
老酒保松开秦键,深邃的目光在谢萌脸上打量了一番。
谢萌主动上前,面带微笑大方的伸出了手。
“您好波特老师,我是谢萌,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老酒保似是根本没有在意对方讲了挪威语.
注视了谢萌片刻,他露出了一个迷人的微笑,用略带沙哑的嗓音说道——
“家乡的人都叫我丹尼尔。”
——
秦键:…..日了…
他此时只感谢语言精通为他带来的便利,不然他真不知道丹尼尔居然能说出这么粗鄙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