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 禁區獵人-第八百七十一章 情難自禁熱推

禁區獵人
小說推薦禁區獵人禁区猎人
帐篷里,一听这三人之间的对话,林朔全身寒毛“歘”就竖起来了。
如遭雷击,脑袋那是一阵阵发懵。
炼神一道,他有云家传承,在那份礼物里,母亲云悦心对云家前四境的修行做了详细的介绍,而林朔最近几年也一直勤加练习。
在加上他的念力本就比较雄厚,所以就炼神修为而言,他其实也是当今世上的佼佼者。
之所以平时不怎么用,那是自幼养成的动手习惯,他早就建立了以修力手段为核心的战斗体系,所以炼神能耐只能当插件用,当不了核心。
而且林家修力手段和云家炼神手段之间,存在一个时间差的问题。
云家炼神手段起效之前的那点时间里,林家修力手段雷霆万钧,就已经把事情搞定了。
再者,林朔是林家传人,所以当着其他家族猎人的面,他动手必须要以林家手段为主,否则自己就真成云家人了。
所以炼神手段他平时不怎么用,也就是架一道神念屏障做个自保而已。
而真要是放开手脚施展炼神手段,林朔如今云家传承三境,当年老娘云悦心这个境界的时候,已经打遍猎门无敌手了。
所以他也能理解,目前到底正在发生着什么。
看来,自己和苗成云的那个猜测应该没错。
阿尔忒弥斯,确实是母亲云悦心的身外化身,她的意识就是母亲的九阴元神。
所以当阿尔忒弥斯去解唐高杰下的意念枷锁结果遭到念力反噬,即将神魂湮灭的时候,在远方的母亲有感应了,于是念力这就过来了,保住了阿尔忒弥斯。
而唐高杰那边,意念枷锁正在被人破解,他应该也心有所觉,于是念力也过来了,看看谁在破解。
于是两人的神念就撞上了。
这两位是猎门近千年最杰出的炼神者,意念投送的距离令人匪夷所思,于是这就各自借着在场三个人的口,聊上了。
而林朔在旁边只能干瞪眼,想插嘴插不上。
因为他们之间的这番对话,语言交流只是表象,核心是念力交流,也因此形成了一个牢不可破的神念屏障,把三人都罩在里面了。
林朔明白,如果自己的念力穿不进去,那自己说话是没用的,他们听不到。
而现在让林朔着急的是,自己的念力确实穿不进去。
所以他就不敢说话,因为一旦自己说话了,娘说了什么,自己可能会听得不那么清楚了。
于是他死死压住了自己的情绪,屏气凝神地听着。
只听阿尔忒弥斯说道:“没想到几十年不见,唐大哥的炼神修为能精进到如此地步。”
“跟悦心妹子比起来,那是微不足道的。”唐珂德和庞威瑟异口同声说道,“悦心妹子,我就不跟你多聊了。我旁边有一人,这会儿正用念力撞我屏障呢,要不要我放他进来,你跟他聊聊?”
“是苗二哥吧?”
“不是他还能是谁啊?这会儿都快急疯了。”
“好,让他进来把。”
“哎。”
两人这番对话之后,林朔就发现庞威瑟的神色变了,嘴唇开始微微颤抖:
“三妹,我找你找得你好苦啊!”
“二哥……”
“三妹你等会儿,我先切个频道,咱兄妹俩说话就不让唐高杰这家伙听了。”
林朔听到这儿,就发现通话断了。
老丈人苗光启显然是把对话拎到另一个时空规则里去了,不再通过林朔面前这三人之口。
于是,这场对话在林朔这里就等于断了,而面前的三人,也一下子就恢复了正常。
阿尔忒弥斯眼睛睁开,松了口气,说道:“好险,不过这道意念禁锢总算被我解开了。”
林朔这会儿心里是惊涛骇浪、五味杂陈。
时隔三十多年,他终于又听到母亲说话了,而母亲显然就在大西洲,自己很快就要找到她了。
这份喜悦和激动,他自己一个人快承受不住,真想跟旁边人分享。
可是眼前这三人,显然说不着。
尤其面前这位,这位既是自己的师姐,也是自己老娘的身外化身,而且还是被蒙在鼓里的,这会儿跟她说什么呢?
林朔内心激动,语声颤抖地说道:“你站起来。”
阿尔忒弥斯正盘坐在地上,一听这话虽然心里有些奇怪,但也照做了。
姑娘一米九的个儿,站起来林朔还得微微仰视她。
林朔双膝跪倒,冲着这个女人磕了个头。
他这个头,不是磕给阿尔忒弥斯的,而是刚才阿尔忒弥斯嗓子眼里的那把声音。
这是自己找了三十年的亲娘。
一脑袋磕在地上,林朔心门一开眼泪根本止不住,嗓子眼里呜咽着,一身的力气提不上来,瘫在了地上。
男人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很多人还在外面商量着怎么狩猎,猎门总魁首这会儿不敢哭出声来,只能坐在地上捂着脸,泪水往肚子里咽。
帐篷里,唐珂德和庞威瑟两人顾不上别人,脑子刚恢复正常,还在自我调整中,正在愣神。
阿尔忒弥斯人傻了。
她看着自己脚底下的林朔,不明白这人在干什么。
米亚女公爵心想,我刚才确实替他办了件事儿,可这功劳好像不至于让他冲自己磕头呀。
不过看着这人在地上哭得这么伤心,阿尔忒弥斯不知道为什么,只觉得心里一软,眼泪也止不住了。
她慢慢蹲下来,抱住了林朔,哭得跟个泪人似的。
林朔的哭,那是把声音压在嗓子眼里的,没出声儿。
阿尔忒弥斯哭起来就那么讲究了,抽抽搭搭的,于是外面人就听到动静了。
这个情况,外人不好意思搀和,苗成云和苏念秋这是自家人,走进来看看情况。
然后一看到帐篷里的情形,林朔和阿尔忒弥斯两人背对着门口,阿尔忒弥斯正搂着林朔呢。
苏念秋一下柳眉倒竖,心想好啊,我人就在外面,隔着一层帐篷布,里面这都搂上了。
林家大夫人正要发飙呢,苗成云这会儿反而心细,他发现林朔情绪失控了。
他一把拉住自己的小师妹,示意她先别说话,然后自己上前两步蹲下来,又伸手把阿尔忒弥斯扒拉开,想去摸林朔后背的手顿了顿,改为重重拍在了林朔背上,问道:“你怎么哭得跟孙子似的。”
一听苗成云这倒霉声音,林朔的情绪就控制住了。
刚才这事儿,跟苗成云也没法说,一是三言两语说不清,二是说出来要被他笑话。
于是林朔抹了抹眼泪:“我是着急。”
“你急什么?”
“啥玩意儿你们就把这三个人分给我了?”林朔说道,“这让我怎么狩猎嘛,你们这也太欺负人了。”
苗成云一听就乐了:“你就为这事儿哭啊,我可告诉你,这事儿我要写进狩猎档案里,你一个猎门总魁首为了分组的事儿哭鼻子……”
“好了,我说实话。”林朔没招儿了,低声说道,“我们猜得没错,我刚才听到娘的声音了。”
林朔这两句话其实不挨着,不过苗成云听懂了,苗公子问道:“娘说什么了?”
“就是跟唐老爷子还有你爹聊天,我没听到几句,你爹就把频道切了。”林朔说道。
“嘿,这老东西,什么素质。”苗成云翻了翻白眼,伸手说道,“你把卫星电话给我,我打过去骂他。”
“你拉倒吧,别去挨骂了。”林朔摸着自己的脸站起身来,然后发现苏念秋也来了。
林家大夫人这会儿上前一步挽上了林朔的胳膊,对着阿尔忒弥斯怒目而视,那意味不言而明。
米亚女公爵一下子手足无措,一边抹眼泪一边嘴里结结巴巴的:“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看见他伤心,我也就难过了,于是没控制住……”
“这是我男人。”苏念秋沉声说道,“我不管你是什么,离他远点。”
“师妹啊。”苗成云在一旁说道,“你这事儿领悟得也太晚了,早干嘛去了?”
“你闭嘴。”苏念秋白了苗成云一眼。
苗成云冲林朔一摊手,不吭声了。
……
这段插曲过后,林朔明白正事儿还是要办。
老娘这会儿正在跟老丈人叙旧,到底叙成什么样林朔也管不着。
岁凉 岁凉
反正娘不远,这儿的事情一了就能去见她了,这对林朔来说是一颗定心丸。
狩猎小队的分组已经完成了,于是林朔就把四个小队长都请进来,开始分派任务。
当然了,唐珂德和庞威瑟这两位得请出去,因为他们太吵。
这两人这会儿,属于意识解锁,唐高杰之前的设置是有门道的。
不是一下子全解了,那这两人一下子想起那么多事儿,神智容易受到冲击,可能会留下后遗症。
所以他们的记忆,是一件事儿一件事儿慢慢解封的。
于是这两人想起一件事儿来,嘴里就“啊”一下,恍然大悟。
遗失的五官
七年多的时间,这两人办得糊涂事儿那可多了去了,所以这就没完没了了,嘴里“哦哦啊啊”的,闹得不行,只能请出去。
清场之后,帐篷里只剩下五人。
林朔、苗雪萍、苏念秋、云秀儿、楚弘毅。
“这五头分别是什么东西,你们打听到了吗?”林朔问道。
其他几人摇了摇头,只有苗雪萍说道:“小八还是机灵,知道我们不方便直接问大白,它已经先一步从大白那儿打听过来了,刚才悄悄告诉了我。”
“那还请姨娘介绍一下。”林朔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