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小說 夜鴉主宰 起點-第六百三十九章 冰融之季閲讀

夜鴉主宰
小說推薦夜鴉主宰夜鸦主宰
如果信仰力量把整个世界给侵染的话,那么,的确是一场大灾难。
无论是诸神的信仰力量侵染了世界的所有生灵,还是“永夜之子”的力量侵染了整个世界的生灵。
亚特静默地缩在徽记之内,坐实着那股冰寒的力量将康维尔的身躯侵蚀。
他当然不可能用自己的力量去遮掩“幻影”的踪迹。
他会用的,也仅仅是用幻影自己的能力去遮掩自己踪迹而已。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而且,非常有效。
毕竟,信仰态力量实质上就是心灵类道路的力量。
或者反过来说,心灵类力量就是信仰态力量降格到灵魂态的形态。
如果是正常情况,灵魂态的心灵力量想要在信仰态力量前隐藏,并不容易。
但是,亚特对于信仰态力量非常熟悉。
尤其是他走的信仰道路是——乌鸦、黑暗……
隐藏和隐蔽,是他最擅长的操作。
几乎是刹那,“幻影”的心灵力量快速收缩起来,隐匿在了康维尔“血脉”的力量之中。
隐匿在了康维尔通过“猎杀”那泥怪而获得的力量糅合的血脉中。
冰寒的力量涌入康维尔的身躯,将他的力量浸透“污染”,但却没有发生任何的异状。
这样的状况,在狩猎团的每一个人的身上发生着。
但是,结果是平安渡过去了。
平静地、没有任何异常地渡了过去。
而在平静地发生过后,那庞大的意志,就随之消失在了那位雪境祭司的身上。
收缩感知的亚特也只能感觉到那股意志的消失,没有察觉到其他的异常。
不过,抱着警惕心,亚特还是没有放出幻影,依然让幻影紧缩在康维尔身躯中那股包容着心灵力量的血脉中。
而那些将众人冻结的寒霜,也很快便消退了。
七日女佣de契约情人 近妖不语
当众人一个个醒来,亚特也掐好了时间,等在了中段,在不前不后的位置让康维尔醒了过来。
在一众人弥漫的视线中,那位雪境祭司先一步出来“解释”:
“包括埃克特,许多地方最近都出现了异常,有大量强大的魔物活动…..”
没有直接回答,但众人听到这些话,都会下意识地解读为自己等人被冰封,是某种强大的魔物造成的。
并且,他们也是这么解读的。
亚特的耳边,传来了玛诺和卡努等人的讨论声:
“多么强大的魔物!竟然在我们没有丝毫察觉的情况下把我们冰封了。”
只有在一旁,距离亚特不远的格特瑞德,那个有着被动式的敏锐心理类能力的男人,略显疑惑地看了一眼雪境祭司的方向后,开合了一下自己的手掌。
血肉微微变形又变回,似乎是在确认自己的身体有没有受到什么损伤。
看到他的动作,玛诺和卡努也确认了一下自己身体有没有出现异常状况,亚特自然也做出了同样的动作。
众人确认完毕,互相交流之后,便在那位雪境祭司的催促下继续行程——
前往“王都”,前往冬王之城。
这件事情,除了格特瑞德有些疑惑之外,其他人,包括亚特,都是一副没有察觉到任何不对的样子,在简单的治疗后,便再次启程。
而亚特看着这一切,却是不由得笑了笑。
很快,他们就会察觉到不对了,那股信仰态的力量,已经开始影响他们的血脉,让他们的血脉带上寒冰的气息。
…..
几架由带着许多骨质装饰的“战车”,在寒冷的雪原上疾驶着。
明明是在疾驰,战车却异常地安定。
战车的安稳自然是因为那似乎是由巨兽骨骼作为原材料组合造出,而它能够疾驰,也是因为拉车的生物——
三匹有些类似牦牛一般,但身上都是蓝白色毛发的强壮生物。
查理九世特别篇异时空少年
蹄子尖端生着锐利的爪子,在这雪原上牢牢地抓地扒起,推动着身躯奔行。
而在战车之上,是一群穿着整齐皮甲,腰间挂着短柄战斧,身后还背着长弓箭袋或者长枪、盾牌之类事物的高大男人。
他们正在交谈着:
“这一轮冰融,我们需要狩猎比起上一轮冰融更大的猎物。”
说话者,是站在战车上最前方的一位,手持血色长矛的男人。
他手中的长矛,那血色之下,泛着惨白,赫然是某种生物的骨骼磨制成的。
“是的,没错!”
另一人,手上戴着用皮毛连着的骨质硬刺拳套的高大男人,龇牙咧嘴地笑道:
“王的盛宴我们战团不能输给其他人,我们可是王最坚实的武器!”
农女悍妃 霜晨
他并没有发现,在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甚至包括一开始提出要狩猎更大猎物的那人都向他投出了视线——
并不诚挚的视线。
不过,他们当然也不会直接发声反对,那手持血色长矛的男人道:
“但是,今年的祭典,应该会有下面的狩猎团参与……”
还没等他说完,那戴着拳套的男人便喊道:
“狩猎团?那些整天小打小闹的弱者怎么可能胜得过我们?”
“能不能胜过并不是你说了算,戈德。”
腰间挂了两把短柄战斧的一人道:
“其他战团会利用那些年轻人来阻挡我们的路,小心被夺了第一。”
冬王的战团,当然不止一个。
在场的人,除了那愣头青之外,其他人都知道,那位冬王因为他们作为继承者的身份,对于他们似乎并没有太大好感。
战团里的人都是各个势力的继承者这种情况早就变了。
那些“落选”到另一个战团里的人,才是冬王重点的培养对象。
也正是这一点,让众人之中这些本来还算“理性”的继承者们对那位冬王的感官下降了不少。
步云衢:大清最后的格格
听到这句话,即使是那个愣头青,也不由得呆了一下,随着另一人的叹息声,战车驶入了冬王之城——
虽然时间还没到,但是已经出现了一些端倪,这由寒冰塑造的高大城墙,正在融化。
有些人察觉到了这一点,但并没有想太多——
毕竟,就算知道,他们也只会认为这是冰融之季,一场盛大的狩猎即将开始的序幕。
那些从被寒冰封冻的雪原会删去大部分冰霜雪地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