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qt4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艾澤拉斯怒海爭鋒 ptt-第504章 永恆者分享-azy5l

艾澤拉斯怒海爭鋒
小說推薦艾澤拉斯怒海爭鋒
“走,陪我去奥利波斯。”寒冬女王当机立断,决定在仲裁官之座召唤所有永恒者,召开死界五神会议。
寒冬女王无法接受暗影国度的心能危机这一浩劫的幕后黑手,竟然是雷文德斯和噬渊联手做局。
内部的背叛,让寒冬女王不由感受到凛冬已至,暗影界秩序,即将彻底崩坏。
茵为爱情有星樊
在炽蓝仙野与奥利波斯的传统航道失去连接之后,伊瑟拉陪同女王进入侍神者之门,进入虚无的暗影界混沌领域。
不走奥利波斯之城建造的灵能通道,伊瑟拉有幸见到暗影国度的全貌。
寒冬女王告诉伊瑟拉,暗影国度是个神奇的位面。
这个现实世界由不同的区域联合而成,奥利波斯就是这五大区域的核心中转站。
单凭想象,并不直观,伊瑟拉只是认为暗影界的六大区域,就像艾泽拉斯那样,是一个球形的星球,各大板块围绕奥利波斯,组成了暗影国度。
但在混沌领域,伊瑟拉真正见到了永恒死界六大区域的构成。
奥利波斯确实是中转站,但它作为主城,只是悬浮在了暗影界混沌领域的上空。
这座古老的城市引擎,就像是一座巨型的传送门,用五条细腻不同色彩的航道,连接着死界五大区域。
雷文德斯、炽蓝仙野、晋升堡垒、马卓克萨斯和噬渊。
这五处暗影界势力分别处于不同的角度,立体的围绕着奥利波斯这座巨大的城市。
再者,五大永恒者领地的区域,并非伊瑟拉见到的那般面积。
就说炽蓝仙野,这座覆盖着森林之心,控制着整个自然生灵国度的世界,仙野只是门户。
在炽蓝仙野背后,还有广袤的巨大领地,暗影界的广袤,远超伊瑟拉的想象。
寒冬女王看着正在发呆的伊瑟拉,轻轻摆动着坐下的灵种摇篮,在混沌领域飞了一圈,让她好好熟悉一下,这叫做永恒界的国度。
在混沌领域,时间再次出现扭曲。
创世者在这个特殊的传送通道内,未施加时间规则,所以母女俩不用担心再次浪费过多时间。
“女王陛下,若是雷文德斯和噬渊练手,彻底扯裂了奥利波斯和所有永恒界其他现实位面的连接,暗影国度,会出现什么样的状况。”
很纯很暧昧前传(重生追美记) 鱼人二代
得见暗影界的神奇和宏伟之后,伊瑟拉问出心中最担心忧虑的问题。
寒冬女王正襟危坐,在灵中摇篮坐骑中微微侧目,凝视着养女。
“死界即将崩坏,灵魂消弭,噬渊的烈火,会燃烧至所有黑暗国度。届时,暗影界不会存在秩序,一切都将归于典狱长佐迪克的控制。”
噬渊之火烧至所有世界?
戲夢戰國 蒼術本非藥
伊瑟拉亲眼见过那团藏你在黑暗之河中的烈火,此刻,噬渊的火焰,还在奥利波斯之城下燃烧。
伊瑟拉将目光探出摇篮,能清楚看到噬渊的炼狱之火。
“我们一定要阻止那个怪物,一定!”噬渊若是真正掌控了死界位面。
那死亡之后的灵魂,就彻底失去了归宿。
无论生前尊卑、贡献多少、荣耀丑恶,都将被炼狱噬渊抓取,榨取心能,扩充军队。
寒冬女王微微颔首,这是秩序,作为创世者的子女,他们有责任去捍卫这里的和平和安宁。
秩序是暗影界守序运作的基石,佐迪克在古老的秩序诞生之初,就像颠覆这里的秩序。
永恒者们组织过他一次,就能阻止他第二次。
即便,永恒者的力量大幅衰减,可暗影界之外,还有生者的力量。
“生者是我们击败敌人的力量,伊瑟拉,你的那位小男友,或许是我们破局的关键。”寒冬女王没有避讳自己心中的想法,坦诚说道。
伊瑟拉偏过头去,没有直视养母的面容。
她不知道该如何答复女王,但艾泽拉斯已经够麻烦得了。他们连自己都自身难保。
灵种摇篮步入破碎的航道,通过奥利波斯古老引擎的心能链接,她们穿过灵能激流,进入奥利波斯。
心能浩劫出现之后,奥利波斯冷清了许多。
来自其他永恒界的人少了不少,但掮灵们依然乐此不疲的在这里贸易。
在诸形大厅,每天有上万名掮灵再次落脚。
各大掮灵财团,看中了暗影界不同风格的物件和特殊的心能。
寒冬女王隐去了森林之心树枝犄角,化形普通自然之灵的外型。作为永恒者,她很在乎自己的地位。
尤其是在这种普通凡人灵魂聚集的地方,永恒者本就不应该出现在此。
伊瑟拉倒是很拘束,她不理解养母的心思。
我們不過相愛壹場
她一直觉得,凡人的生命死后还要来到一个充满危险、地位拥有尊卑、依然拥有等级的国度,非常不公平。
艾泽拉斯的凡人们曾经一直相信拥有天堂,他们乐善好施,不愿反抗,就是为了前往这个国度。
但暗影界的存在,彻底毁灭了他们的幻想。
不说马卓克萨斯和雷文德斯这样的国度,但就说表面看起来辉煌和谐的晋升堡垒和炽蓝仙野。
劍卒過河
在这崇尚荣耀、宁静祥和的国度,依然存在地位尊卑,需要付出劳动才能得到不同的价值。
自然荒野众神的灵种,死亡之后可以复生,但普通凡人,只能死后做个护林员啥的,给灵种们打杂除草。
当然,这在暗影界,还是好工作。
大多数死去的灵魂,还是被分配到了雷文德斯。
因为凡人是复杂的,没人会忠诚一生、心向荣耀。
人性如此,所以就需要赎罪,这也是雷文德斯是最大的灵魂聚集之地,心能储备,最多的地方。
凡人活着,好累。
伊瑟拉跟在女王身后,一步步的走向仲裁官密室。
密室冷冷清清,侍神防御者看到寒冬女王出示的通行证,自然放行。
走到密室核心之处,高大的转动引擎上方,是一座透明的屏障。
而屏障顶部,就是仲裁官之座。
武煌焚天 十二龙骑
分管灵魂归属的永恒者,奥利波斯的城主,仲裁官就在此工作。
可惜,寒冬女王这位姐妹在不久之前遭遇了某种力量的侵扰,她的灵魂受挫,宕机了。
仲裁官不是第一次宕机,灵魂归属的分析与查探,需要耗费她打量的精力。
要知道在暗影界,每天都会有上百万的灵魂进入奥利波斯。
最多的时候,仲裁官需要审查七百万的灵魂一声。
这种高负荷的工作量,和无法想象的大型数据,换做是超级计算机,都要死机。更何况是用大脑来思索。
不过仲裁官不愧是仲裁官,在如此强度的工作之下,她一直尽职尽责,履行作为仲裁官的职责,从未出现过任何差错。
即便有些高贵强大的灵魂,认为仲裁官没有给予他最忠诚的判决。
但在时间的流逝中,这些灵魂最终会在磨砺中见到真正的‘天命’。
仲裁官甚至比他们自己,还要清楚他们的灵魂归宿。
仲裁官密室的侍神者察觉到了伊瑟拉二人的到来,这位带着不只是面罩,还是就是没有五官的生物,躬身向伊瑟拉身后的寒冬女王行李。
壹拳之最強英雄 夢舍離二號
伊瑟拉表情微微动容,女王已经隐去了几乎所有力量,如果是寒冬女王幻化其他外型示人,她自己都很有可能认不出来。
契约总裁别乱来
可见,眼前的侍神者,很强。
“尊崇之声塔尔-伊纳拉,向寒冬女王致以崇高敬意。”侍神者塔尔声音柔和,却不失威严。
寒冬女王温柔一笑,额前犄角,宛若初生的枝芽,缓缓长出。
“仲裁官,恢复了么?”寒冬女王关切的问道。
塔尔额外留意了一眼伊瑟拉,她从未见过寒冬女王身边出现过自然生命。
寒冬女王觉察到了尊崇之声的注意,轻轻摆手,打消了她的疑虑。
尊重之声无奈摇首:“仲裁官这是第一次进入长时间的睡眠状态,我们在一周前,将一年前的灵能激流数据进行了剖析,发现了混乱的能量。这股能量,不同于一般的灵魂,他们来自黑暗之处,袭击了仲裁官的意志。”
“灵魂之力,怎么可能袭击她的意志。这不是同一概念。”寒冬女王宁愿相信是仲裁官因为高负载工作,出现了宕机现象。
就像是电脑处理器过热死机那样,而不是被病毒搞得开不了机。这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概念。
“但事实就是如此,女王陛下。”尊崇之声说道。
寒冬女王在尊崇之声陪同下,召唤天梯。
一阶阶台阶,在灵能的支撑下,通向仲裁官之座。
寒冬女王再次见到了仲裁官,曾经长裙飘飘,做任何事都是细声细语,不慌不乱的姐妹,此刻额头歪斜,下巴抵在锁骨位置。
她胸前灵石灰暗无光,没有任何苏醒的迹象。
“灵魂来自于现实位面,噬渊的力量,无法在规则之外做手脚。她一定是遭受了其他势力的暗算。”寒冬女王笃定道。
尊崇之声是仲裁官最忠诚的属下,她曾是仲裁官意志的代言人,推崇‘天命’。
没有事实根据,塔尔不会妄下定论。
“女王陛下,数据我们会进一步分析,但再次之前,没有仲裁官对灵魂进行分流。大量灵能激流被迫流向了噬渊。”
“我正是为此事而来,请开启仲裁官之座的召唤吧,尊崇之声。”寒冬女王飞身化为流光,跃向六大神袛所属的高塔之一。
不多时,六大高台中的四座,出现了反应。
红色心能之影闪烁,一抹邪魅的中年男声出现。
“原来是寒冬女王的召唤,上次一别,我们可有段时间没见了。”
雷文德斯主宰者的高台两次光芒之后,晋升之光,笼罩圣洁的高台。
长女格里斯蒂亚,出现在仲裁官之座。
“神之长子,响应仲裁者的召唤。”
寒冬女王瞥了德纳修斯大帝一眼,目光落向马卓克萨斯所属高台。
淡绿色的光芒波动过后,鸦雀无声,没有其他人回应仲裁官的召唤。
看来,马卓克萨斯的主宰兵主,也遇到了麻烦。
“尊崇之声,是谁召唤我们而来。”长女的声音威严,响彻仲裁之座。
塔尔摆了一个手势,指向寒冬女王。
执政官望向寒冬女王,同时注意到了女王高台之下的自然之灵。
怎么看的有些眼熟?
那支进入英雄之眠的生者小队成员,德沃丝所说的库尔提拉斯人类势力的成员之一?
她怎么是寒冬女王的灵魂。
寒冬女王觉察到了长女的眼神,不过她没时间顾及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
“各位,众所周知,暗影界的心能浩劫,依然在持续,我们依然面对着一场史无前例的灾难。”寒冬女王扮演起了仲裁官的角色,以前这类会议,她都是旁观者,只会响应,不会主动谋划。
炽蓝仙野相比起其他死界,是最好管辖的地区。
来此的灵魂崇尚自然,分外安宁。
德纳修斯嗅觉灵敏,他意识到,寒冬女王可能在与生者的交谈中,察觉到了什么。
“说重点,女王陛下。不用绕弯子,大家都是自己人。”德纳修斯调笑寒冬女王道。
寒冬女王冷冷的凝视着德纳修斯,沉声道:“德纳修斯,心能流向,归于何处?”
“当然是归于雷文德斯的心能之河,这可是奥利波斯灵能激流出现的初始地,我们维持秩序的基石。”
“那灵能激流暂停运作的这段时间呢?”寒冬女王逼问道。
德纳修斯一脸和善,不慌不忙的说道:“当然是存储在心能之河,心能是我们永恒者们共同的东西。女王你别忘了,我们雷文德斯,同样在遭受心能危机的困扰。”
“我的那个小王子,正借着这次危机,发起政变。若不是我提前发现,恐怕现在跟你们开会的,就不是我了。”德纳修斯叙述着雷文德斯的表象。
寒冬女王自然不相信德纳修斯大帝的说辞,但她也无法凭借一封信函给他定罪。
“但我在生者的世界,发现了你的势力。他们加入了佐迪克的军队。”寒冬女王拿出了信笺。
德纳修斯大帝瞠目,收起脸上的玩世不恭的笑容,一脸凝重。
“这!怎么可能,佐迪克的军队,怎么可能进入生者世界…呃,我的势力,怎么会跟那些怪物同流合污!”
德纳修斯沉思片刻,做恍然大悟装:“难怪我的王子殿下,会有胆量向我发起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