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身爲勇者被魔王俘虜了該怎麼辦-第一零四三章 遲早要累死看書

身爲勇者被魔王俘虜了該怎麼辦
小說推薦身爲勇者被魔王俘虜了該怎麼辦身为勇者被魔王俘虏了该怎么办
“不知道你是否知道与我们这个世界相同的世界,还有着整整二十四个这样子的说法?”
阿斯特这样子说着,同时看着别西卜似乎是想要看看他的反应。
不过,早就已经是知道这些事情的别西卜并没有露出什么特别的表现,既然对方都决定告诉自己他的身份,那他自然也不必装些什么东西,既然知道的话那自然也就是一脸平静的点了点头。
“难怪我总感觉你有些不同,原来你也是知道这些事情,甚至于说你根本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我说的对吗?”
别西卜如此平静的表现,无不是在告诉着阿斯特,他和阿斯特一样知晓着这些东西,再加上对方那神秘性对方有可能是来自于其他世界的可能性也就更加的大了。
“没错,我也是几天之前才来到的第二十五层。”
“第二十五层?”
“没错,说起来或许你不会相信甚至于说有些难以接受,但我要说的是其实除了你所说的二十五个世界之外,还有着另外的一个世界,在那个世界当中,你们所处的这二十五个世界被我们称之为地下迷宫,而你们这里也就是地下迷宫的最终层,也就是第二十五层。”
也不知道是不是别西卜一次性甩出的东西信息量有些太大,这个家伙的表情在听到这些之后也都是变得一愣一愣的。
“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阿斯特有些没有能够缓过神。“那么你……”
“我吗?只能够说我是一个不小心闯入到这个世界来的一个家伙吧。”
别西卜叹了口气,脸上满满的全都是无可奈何之色。
当初要不是认错路的话,他和爱丽丝可不会来到这个地方。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不是因为认错路来到了这个地方的话,他也没有办法能够和多年没有见面的赫尔薇尔见面,如果还让他做一次选择的话,他觉得自己还是会这个样子去做,只不过下一次他可能会选择自己一个人进去,而不会带着爱丽丝来陪着自己一起受罪什么的。
“这么说来,你是要闯过二十五层试炼,才能够离开这个世界吗?”
阿斯特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现在他也算是明白了别西卜分明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但是对这件事情却是会这么上心的原因了。
虽然只是怀疑这个事情和试炼有关,但是因为试炼影响着他们是否能够离开这个世界,所以哪怕只是有一点儿的可能他也绝对不可能会无视掉。
“所以说,那天那个破坏掉祭坛的创生者,实际上也是你吗?”
阿斯特看着他,突然想起来了昨天被破坏掉的那座祭坛,现在来看的话,那座祭坛极有可能就是眼前的这个名为别西卜的从其他世界来到这个地方的人造成的。
“是啊。”别西卜叹了口气。“说起来你就不恨我吗?毕竟要是我不来的话,说不定你们就不会遇到黑灵教会的袭击了呢?”
“恨你?”
出租车灵探
阿斯特摇摇头,虽然说这件事和别西卜的出现有一定的联系,但是黑灵教会本就是他们的敌人,就算是别西卜不来,那也不代表对方就不会出现了。
只不过是不清楚对方究竟会在多久之后出现罢了。
“如果说恨你有用的话,我倒是不介意恨你,再者说了,但凡能够理智一些都该清楚这群黑灵教会的混蛋可不是能够轻易甩掉的家伙,就算是你不来,说不定明天他们就入侵了也说不定呢?”
“而且现在多了你这个异乡人,我们对抗黑灵教会的时候把握也能高上不少不是吗?”
这倒也是。
关于这一点,别西卜不置可否。
不是他自吹。
从忍界开始做游戏 蛇草花露水
他这几天做的事情,可不是教会和骑士团所能够去做的,比起这两个势力平时古板的行事风格,估计到了现在都不会对黑灵教会有着什么实质性的进展。
“好了,你都说了这么多,我也该说说关于我的事情了。”
阿斯特已经确定别西卜是真心的合作,所以也不隐瞒些什么,很是直接的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都告诉给了对方。
“在很久以前,或许是这个世界才刚刚诞生的时候吧?”
“在那个时候我们这第二十五层就分为了十四个不同的城市,管理着第二十五层的十四个不同的区域,在那个时候人们由于才刚刚诞生,尚且不能与那些强大的魔兽抗衡,见到这个情况,伟大的造物主为十四个区域每一个区域设置了一名守护者的存在。”
“守护者,顾名思义也就是守护他所在的这一片区域的人,守护者们拥有着强大的力量,在守护者的带领之下人们才能够生存在这个世界上,并且建造出自己的城市,逐渐的扩大城市的规模和各方面的水平。”
“待到城市足够强大的时候,守护者也已经是成为了传说之中的存在。”
“但是,每隔一百年,又或者说是两百年的时间。”
“每一次过了这么些时间之后,就又会有一个人成为新的守护者,继承上一任守护者的力量,知晓这一切,同时在暗中保护着自己所守护的区域。”
“只不过如果说要战斗的话肯定是需要武器的,而上一任守护者恰巧便是来自于教会,最终那一任守护者死在了与黑灵教会对抗的战场之上,而属于守护者的力量也封存在了他的武器之中没有能够得以完全释放出来,归还给这片区域。”
“所以…”别西卜大致是明白了对方的意思。“你想要让我将那个武器偷出来的目的,实际上就是为了获取武器之中剩余的守护者的力量,而你也就是继上一个守护者之后新一代的守护者我说的对吗?”
“没错。”
阿斯特点着头。
“其实说起来我也是在三四年前才继任成为的守护者,在这之前我也不过只是一个和艾丽西亚共同经营一个酒馆的,在普通不过的市民罢了。”
“其实,如果说你将这些事情说给教会的那群家伙听的话,我想他们应该是能够理解的吧?”
这倒是真的,只不过……
“算了吧,我可不希望被他们当成救世主一样的家伙来看待,要真是那样的话恐怕我迟早会被累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