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蓋世-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歧幽星域鑒賞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另一方星河中。
有着“天水之剑”称号的郁牧,盘坐在一座孤山之巅,他闭着眼,铺展出魂念,正拼命感知着什么。
同在山巅,一位位身形笔直,或提着,或背着灵剑的男女,都在看向他。
这些人身穿剑宗的衣衫,每一个人体内,都流转着不同的剑意。
最强者,赫然是“星霜之剑”纪凝霜,她也踏足了星河,从三大上宗掌握的“星河渡口”,和郁牧汇合。
在这个没有界壁的死寂陆地,有很多山头,有很多断崖。
剑宗,元阳宗和玄天宗的修行者,散落在各方,没大事发生时,彼此泾渭分明,不会聚涌。
好半响后,郁牧颓丧地睁开眼,擦拭了一下额头的汗渍。
凶案背后 莫伊莱
“怎样?”
一袭白衣,冷若寒霜的大剑仙,立即第一时间进行询问。
“师姐,你就不能容我缓一缓啊?”
郁牧苦着脸,长长地吐出一口气,“那个修罗族的将军,该是已经死了。我遗留在他体内,极其隐秘的印记,也彻底消散了。那印记,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影响不了他,只能通过他,稍稍听到一些模糊声音。”
“现在没一点声音传来,说明他死了,死于那场神战。”
曾经在费尔南德体内,留下一张“天水之网”的郁牧,暗地里,还悄悄烙下一个奇异印记。
此印记,能够让他以神通秘法,听到一些模糊言语。
纪凝霜,还有此地的剑宗强者,就是通过郁牧,知道在湮灭星域的千鸟界,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变局。
知道,修罗王萨博尼斯重新驾驭了费尔南德,知道费尔南德保护蔺竹筠一阵子。
还知道,萨博尼斯和格雷克先后降临,太始也因此现身。
“我是问那个人!”
纪凝霜蹙眉,冷着脸,瞪着郁牧。
“他随着青鸾女皇的死亡巢穴,先一步离开了千鸟界。费尔南德在不久后,就死了,应该是太始和黎会长动的手。”郁牧慢慢站起来,看向别处的山头,犹豫了一下,“我觉得,我们该将最新的消息,告诉那两方。”
“迟些再告知。”纪凝霜道。
“哦。”郁牧点了点头,不敢违逆她,“师姐,你觉得在千鸟界,谁会死?”
“修罗王和格雷克,至少死一个,或者全死。”冷冰冰的大剑仙,毫不留情地嘲讽:“那两个莽夫,居然敢去千鸟界。神魂宗和黎会长弄了一个局,兴许也存着,引诱我们过去的心思。还好,我们没他们两个那么蠢。”
其他几个剑宗的修行者,也都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
在他们来看,修罗王萨博尼斯,还有大魔神格雷克,显然不知道太始,还有那几位的厉害,所以才冒失地,自以为是地闯入千鸟界。
结果,便落入了太始和黎会长准备好的陷阱中了。
“的确是莽夫,那两个明明可以什么都不做,静候我们和神魂宗、黎会长斗法。等我们双方,杀的昏天暗地时,偷偷去做些事情的。非要跳出来,先我们一步,和神魂宗去较真,笨死了。”郁牧轻笑着评价。
“以浩漭的时间来算,等我离开三天后,你再将你得来的消息,告诉那两边。”纪凝霜突然道。
“师姐,你要去何处?”郁牧愕然。
“找个地方练剑!”
……
种田之流放边塞 四月流春
歧幽星域。
“死亡巢穴”表面光滑如镜,只有虞渊和青鸾女皇两人,坐在镜面之上。
陈青凰和他说了一些,从极为偏僻星河归来的神魂宗,混杂了很多的异族族人,而且还在广为宣传,他们愿意接纳各族有天赋的人,吸收到宗门,传授精妙的法决和灵魂之术。
天外的神魂宗,不仅只是人族和大妖,还有众多异族。
神魂宗向各方证明了,他们改良之后的灵诀秘术,异族也能修炼,能够以全新的修行体系强大自己,令血脉发生进阶和突破。
“天魔,星族,暗灵族,还有女妖和银鳞族,那么容易接受神魂宗和黎会长的全新理念,也是看到了他们的奇特之处。”
陈青凰卸下了冠冕,露出了那张颠倒众生,如梦如幻的绝美俏脸。
“和神魂宗结盟的异族,已经开始在族内筛选,适合修炼人间灵诀的族人,送往神魂宗,交给他们调教指导。异族的奇特血脉,加上神魂宗全新的修炼体系,能造就出什么来,谁也预料不到。”
“你知道,五大至高势力,为何如此恐慌吗?”
“他们很怕。怕来自于浩漭天地,本来只有人族能修炼的灵诀秘法,会反过来造就出众多异族强者。他们担心神魂宗,根本就控制不了局面,怕异族的强者,因此而遍地开花,反过来毁灭浩漭。”
“……”
巨大的“死亡巢穴”,只承载着她和虞渊两人,在幽暗冰冷的星海呼啸。
而这位青鸾女皇,因为之前效忠过五大至高势力,又有孔雀王般的大妖听命,所以她所知道的秘密,远远超过虞渊。
许多虞渊想都想不到的事,经过她的解释和点拨,一下子霍然开朗了。
医见钟情:王爷你干嘛
又过了几天。
“死亡巢穴”停泊在歧幽星域,一个不知名的昏暗天地,然后慢慢地向下沉落。
呼!
煞魔鼎从他的紫宫穴飘出,虞依依和寒妃,一起离开了鼎口。
虞渊目显讶然。
“是她。”
虞依依指向了寒妃,对虞渊说道:“她嗅到了熟悉的味道,她以前来过此地,所以她醒了,请求我放她出来。”
如一尊冰川女神般的寒妃,眼瞳中闪烁着灵性的光芒,朝着虞渊虚空行礼。
情 深 緣 淺
“见过主人,我们的族群有很多不同称号,极寒天魔,冰魔,蝎尾魔等等。不同的种族和智慧生灵,对我们的称呼都不一样。我们自己,称呼自己为极寒天魔。这片天地,我和我姐姐曾经来过,我知道一点奇妙。”
寒妃讲话时,缓缓收缩着身躯,从十丈高,变得和虞依依一般大小。
虞渊点点头,“你姐姐,就是曾夺舍蔺竹筠的那个?”
“嗯,我感觉的到,她陨灭了。”寒妃轻轻垂着头,“那个人族的女子,在溟沌鲲的帮助下,杀死了她,将她炼化了。她残存下来的魔念,也在被逐渐吸收,魂魄本源的气息,已经发生了改变。”
“还有两位要来。”
陈青凰挥挥手,示意虞渊,还有虞依依、寒妃从晶面般的巢穴先离开一下。
虞渊一边向外退,一边惊讶道:“还有人?孔雀王吗?”
“不是她。”陈青凰没解释。
“死亡巢穴”中央的空间,突然荡漾起阵阵奇奥的涟漪,有让虞渊惊诧的光芒绽放出来,并越来越耀眼。
嗖!嗖!
两道身影,在光芒最眩目时,现身在巢穴中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