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 愛下-375.我要宇宙之樹熱推

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
小說推薦火影之我能垂釣萬物火影之我能垂钓万物
当叶晨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是被一桶冷水给泼醒的,而且还是葵子泼的冷水。
“刚刚发生肾么事了?”叶晨惊疑不定问道。
“刚才我泼了你一桶冷水。”葵子说道。
“不,我问的是更往前的事情。”叶晨又问道。
“刚才我看到你昏迷了,所以想要去打水将你泼醒。”葵子又回答道。
“不对不对,快进十分钟。”叶晨有些焦急说道。
“刚才我看到你昏迷了,在考虑要不要去打水将你泼醒。”葵子再说道。
叶晨无语,问道,“怎么你考虑要不要打水泼醒我,需要那么久的时间?”
“对啊,因为我还要考虑,泼醒你之后,会不会被骂?”葵子谨慎地说道。
“那你还是直接告诉我,我究竟昏迷了多少天好了。”叶晨担心自己如果昏迷了一年,岂不是要和葵子在这里瞎比比一整天的时间?
葵子直接回答道,“叶晨哥哥你昏迷了三天的时间了,这三天的时间里面,我一直在考虑着要不要用一桶水泼醒你?”
“那你还真是有毅力了,就是不知道这三天的时间,你是怎么煎熬过来的?”
“这三天的时间,我在想应该要泼一桶冷水还是两桶冷水?”
罪小说
叶晨摊手,对葵子无可奈何,这个葵子已经成功无聊到了叶晨。
“你还是告诉我,三天之前究竟发生肾么事吧?”叶晨问道。
这一次叶晨给了具体的时间是三天之前,不信葵子还能给出莫名其妙的回答。
“三天之前……不好意思了,叶晨哥哥,我给忘了。”葵子贱贱的笑了一下说道。
叶晨忍着没有想要捏爆葵子的脸的冲动,说道,“你快点想,想到了告诉我。”
葵子知道叶晨一旦露出这样的笑容来,势必是非常危险的状态,因而自己不能再和叶晨腻歪了,必须告诉叶晨真正的实话,说道,“三天之前……我想起来了,我看到有一个黄色刺猬头的帅哥哥,把你提了过来,扔在了我的面前,说道,小妹妹,这个家伙就交给你了,等他醒来之后,告诉他,再过一个月之后我还会再回来的,让他到时候一定要加紧修炼,别再那么容易被我打晕了。”
叶晨闻言,心中一片恶寒,从头冷到脚。
没想到卡卡罗特居然还想着让自己变强了再和他战斗?
这……
叶晨突然有一种战斗的欲望,没错,他的变化就是这么快。
要说为什么,这是因为叶晨看到了自己和卡卡罗特的差距。
十年一刻 浅鸢阿花
“我可是要统治整个次元的人啊,怎么可以在这里停止脚步?卡卡罗特,终究只是次元之中的其中一个次元里面的王者而已。如果我无法将卡卡罗特给打败的话,那么终有一天,哪怕我已经统一了次元,也有可能被卡卡罗特给抢夺过去。”
“虽然,我知道卡卡罗特是那种不贪图名利的人,可是,一旦我这个次元统治者被打败之后,自然这个位置也就不那么好坐了。”
叶晨给自己想着后路,毕竟要建立权威,要树立形象,他自然不能给整个次元留下一个失败者的印象,不然怎么成为他们的王?
葵子看到这么认真和顽强的叶晨,双手捧着下巴看着叶晨的脸。
叶晨说道,“葵子,能不能别躺在我的身上,要不然别人看到了,以为我们在压草地。”
“哦。”葵子起身,然后提起水桶,说道,“我刚刚忘记泼水了。”
一桶冷水倒下,叶晨再次冰寒彻骨,成为了落汤鸡。
叶晨说道,“这就是想好的结果,再泼一桶冷水?”
“是啊,刚刚想到的,因为叶晨你好烫啊。”葵子说道。
叶晨无语,葵子躺在他身上,他怎么可能不烫,脸都要不好意思的烫红了。
“所以我给叶晨哥哥泼一桶冷水,让叶晨哥哥消消火。”葵子巧笑嫣然说道。
寒天 帝
“不用了,你越调皮,我的火气就越大。”叶晨摆摆手表示不接受。
“对了,族长现在怎样了,有没有被卡卡罗特打死?”叶晨一会儿又想到,问道。
“族长……没有被卡卡罗特打死哦,卡卡罗特并不打算杀死你和族长,他说要等你和族长强大起来之后,再一起战斗。”葵子说道。
黑 和尚
叶晨觉得,卡卡罗特这样做没有什么意义啊,明明族长又不强,怎么不干脆打死算了,这样子自己就不用再麻烦对付族长了。
可是虽然现在叶晨已经具备了足够的实力将族长打败,但问题就是,叶晨还不具备击杀族长的实力。
毕竟这个族长可是星痕在十阶以上的高手,叶晨的星痕为零,哪怕他拥有接近十阶星痕的实力,也无济于事,没有足够击杀族长的实力,最多也就是将族长打败。
“叶晨,你终于醒来了!”突然一个暴怒的声音在叶晨头顶上传来。
便看到,天空之中,族长正对着自己怒目而视。
叶晨给了一个中指,问道,“我还没有去找你,你自己就早上来了?”
族长虽然看不懂中指,但是能够感觉到叶晨中指之中透出的鄙视意味,让他很不是自然。
当即很是难受问道,“叶晨,你这手势究竟是什么招式?为什么我能感觉到三分愤怒,七分不爽的感觉?”
“哦,这个啊,这个叫做竖中指,没想到你看得懂意思啊?”叶晨也有些奇怪,为什么对方能看懂?这个动作分明是蓝星人专属的啊?
“看来这应该是某种施加嘲讽技能buff的绝招了,用在战斗之中,可能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不过我出现在这里并非和你战斗的,你应该明白。”
叶晨闻言,也知道自己已经懒得和这个打不死的族长战斗了,收起中指说道,“只要你愿意将宇宙之树让给我,我就不追究。”
“让给你个屁,这宇宙之树可是我幸幸苦苦打下来的江山,怎么可能说让给你就给你?!”族长被叶晨的厚脸皮给惊吓到了,对方居然要他的宇宙之树。
这个要求实在是太过分了有木有?!
“这样吧,咱们三七分,你三我七。”族长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