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我有一座藏武樓討論-第七百五十九章 上門讀書

我有一座藏武樓
小說推薦我有一座藏武樓我有一座藏武楼
段毅却是不管对面这大内高手震惊之言,在对方被他雄厚掌力击退的同时,施展步法紧追而上,再次朝着对方打出一掌。
招数简简单单,朴实无华,然而却封住了对方的所有退路,再加上内中所藏的无俦劲力,排山倒海一般朝着对方盖去。
那大内高手此时脏腑震动,气血不稳,本就是强弩之末,面对这大巧若拙,避无可避的一掌,心中已经满是绝望,不过仍是鼓动体内残余可调动的内力并掌朝着段毅反击。
一声闷响过后,滚滚气劲宛若疾弓劲弩外射,密密麻麻,宛若蝗虫,余劲不绝。
段毅和这高手四掌再度黏在一起,不过与之前不同,这一次,双方却是瞬间分出高下。
那大内高手在掌力接触的瞬间,浑身抽搐,衣衫被恐怖无比的劲道炸成粉碎,连同整个身躯也是被雄劲无比的内力给撑到表皮龟裂,有血雾喷溅,整个人眼看已经活不成了。
就在这紧要关头,那长相丑陋,头大如斗的高手一脸狞笑的持着双环飞射向段毅,飞环边缘尖铁宛若鲨齿,旋转间,发出滋滋滋切割空气之声。
纵然段毅横练大成,若无金刚不坏之身那等的修为,怕也要落得个身首分离的下场。
而且段毅早在对方出手之时,已经看出对方手中兵刃的来历,乃是足以名列神兵之属的龙凤金环,在古系一脉中,也是顶尖高手上官金虹持之以名列兵器谱第二位的神兵,威力无比。
不过段毅似乎早有所料,面临这生死危局,凌然不乱,双手间催发的掌力化作一道吸劲,将已经半死的大内高手顺手一甩,将近一百五十斤的重量宛若一块炮弹,迎面飞射向龙凤金环。
天下魑魅之连城
噗嗤一声血肉横飞,那眉心一点朱砂的高手只是闷哼一声,便被龙凤金环强大无比的杀伤力给拦腰截断,血雨喷洒,场面一度极为血腥。
那仅剩的最后一个大内高手似乎没料到会有这番惊变,或者说他完全低估了段毅身经百战,机变灵巧之能,微微一愣神,再加上被自己同伴一阻,凶猛如虎的攻势一滞。
随即,一道宛若幽灵一般的身影不知何时已经挪移到他的身后,骈指为剑,凌锐无比的剑气冲霄而起,一刺间,带起一连串滴滴晶莹的血珠。
“你好卑鄙,竟”
噗通一声,那最后的影卫,也是大内高手从空中坠落,手中的两柄足以名扬天下的龙凤金环无力的滚落到地上,竟与草芥无异。
他满脸的不甘和愤怒,最后指着段毅说道,只是话没说完,一道血箭从他的心口处迸溅而出,随着血液的喷涌,他的生命力也在飞速流逝,只是双目仍瞪得滚圆。
段毅叹息一声,他明白对方说他卑鄙在何处,即是用对方的同伴为肉盾,争取这一线生机,继而让其莫名其妙的陨落。
这在江湖武林,乃是大忌,除非是不共戴天之仇,或者是邪门歪道行事。
这三大高手,他和那持巨型战刀的强者斗的最久,和那眉心一点朱砂的高手斗的最凶,然而,最险,给他带来最大威胁的,却是此人。
若他不用此略显下作的招数,想要毫发无损的战败且击杀这三人,难度太大。
而且,他也从不避讳自己的行为,他非君子,也非小人,只是率性而为罢了。
護 花 高手 在 都市 小說
为了取胜,用这小小的手段,也并无什么稀奇之处。
走到酒馆一条几乎断折为两半的圆柱前,收回被迸溅插入其上的龙渊剑。
段毅最后看了一眼这狼藉的战场,还有酒馆之外,仍旧布满森然杀气的世界,仿佛见到了遥遥看向他的太子夏阳,微微点头,人已经消失在原地……
另一边,段毅刚刚离开不久,丁玲在河阴县购置的大宅中,却迎来了两位不速之客。
大堂内,一袭白衣翩然,宛如月宫仙子的丁玲坐在主位之上,身旁是手捧魔琴的琴心以及有些懵懂天真的贺兰月儿,三女气质迥异,却都是绝色佳人。
纵然还显非常青涩的贺兰月儿,也是别有一番风情佳趣,甚至纯以五官而论,精致第一。
在大堂中央,毛茸茸的红色地毯上,则站着两个仿若钟天地之灵的女子。
一个,面容清丽,眼若秋水,一头乌发宛若绸缎柔顺光滑,胸前饱满玲珑,再加上似乎能白嫩的出水的肌肤,放眼江湖,也是少有的绝色丽人。
只是她的眉头紧蹙,红唇抿着,眼神透着一股浓浓的委屈和不忿。
另一个,身材极为高挑健美,娇躯火爆至极,竟比前一个身材还要好上一分。
肌肤虽然并不白,却是极为健康的小麦色,有一种恍若雌豹一般的野性魅力。
而她的面容虽不如前一个精致,依然姣好如花,而且气质端庄正派,凛然间有一股威严之气,让人不敢直视。
重生之独宠一生 半薰
这二女,一个是段毅真正意义上的初恋情人,第一个许下白首之约的女子,郭晴,许久未见,一身气息已经变得晦涩难明,显然武功大有进境。
愛 如 潮水 小說
另一个,则是江湖武林赫赫有名的六扇门总捕头,杨玉瑕,仅凭一个烈枪燎原,玉面无暇的称号,就足以叫宵小之辈胆寒逃窜,死在她手上的邪道高手,不计其数。
两女相识于两年前,那时候是段毅和郭晴的逃亡路上,遇到杨玉瑕,三人同行一路,朝夕相对。
只是想不到,两年过去,她们不但还有联系,而且此时竟然相约来到丁玲的府上,要见段毅。
只是语气当中很不客气,尤其是郭晴,恨不得立即将段毅这个花心大萝卜,负心男,给揪出来痛扁一顿。
五个绝色美人,放在一起,本来是争奇斗艳,天上群星也要为之黯淡的场景。
然而,因为彼此之间过于紧张的气氛,倒像是要打起来一样。
丁玲不紧不慢的放下手里的茶盏,微微一笑,面如月光涟漪,动人心魄,
“两位妹妹来的却是不巧,段郎有要紧事,被镇北王派人请去赴会。
若是两位不嫌弃的话,便在府内稍等一会儿,想来不用多久,段郎便会归来。”
平常丁玲都是直呼段毅的名字,这时候段郎段郎的叫着,争宠,还有显示主权的想法不言而喻。
她知道这个小男人绝非钟情一人的痴情男子,故而虽然和段毅确定关系很晚,却想要争一争段家大妇的位子。
她身旁两女,琴心和贺兰月儿不足为惧,唯有堂下两人,让她如临大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