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神魔書-第四百九十三章 喬的覺悟(4)看書

神魔書
小說推薦神魔書神魔书
爱德华俊俏的面孔变成了铁青色。
他可能被严刑拷打?
他可是冰海王国驻德伦帝国大使馆的外交官员!
但是……德伦帝国的军队,都已经闯入了波特兰大公的官邸,似乎他的这个外交官的身份,也不是太保险?
被严刑拷打?
爱德华想起了,他还在冰海王国的时候,从某些朋友那里听到的,冰海王国的监狱里,对待那些不听话的犯人使用的各种手段。
他的家族中,更有人在冰海王国的警务部门任职,他也听说过一些,为了取得口供,为了尽快的破案,那些警察对各种嫌疑犯使用的,极其暴虐而残忍的刑罚。
他,从小身娇肉贵的爱德华,可能被严刑拷打?
哦,不!
爱德华向一名身穿黑色劲装的护卫指了指,然后朝着一旁的一段儿围墙指了指。
这一段儿围墙外面,是一条僻静的小巷子。爱德华来过波特兰大公的官邸多次,对他官邸附近的地理环境颇为熟悉。
在他的判断中,德伦帝国就算袭击波特兰大公的官邸,最多也就是堵住几座出入的门户,他们总不至于调兵将整个官邸彻底包围起来吧?
那得动用多少兵力啊?
所以,如果能够翻墙逃跑的话……那条小巷子通往另外一条主干道,只要爱德华能够跑到那条主干道上,他就不信,德伦帝国敢在大街上逮捕一名冰海王国的外交官。
那名黑衣护卫迅速跑到了围墙下方,然后轻轻一跃。
他的半截身体刚刚越过围墙,不远处一声极其响亮的,以前从未听闻过的枪响传来。
‘啪’的一声,这名实力达到了超凡四阶巅峰的黑衣护卫,他的整个胸膛伴随着一片血雾,彻底的消失了。
两段残躯落回了园子,附近的积雪被缓缓飘落的血雾染红了一大片。
子弹应该是从附近的高处射来,子弹击破了这个黑衣护卫的身体后,斜斜的轰在了园子里冰封的地面上。
‘轰’的一声巨响,被酷寒冻得好似钢板一样坚硬的地面,被硬生生破开了一个面盆大小,深有一尺多的窟窿。大量的泥土喷溅,洒在了爱德华的裤腿上。
波特兰大公,还有他身边几个护卫同时顺着子弹射来的方向看去。
就在波特兰大公的官邸隔壁,某位富商的宅邸的屋顶上,一名身穿铁灰色制服,外面裹着一件铁灰色冬季大衣的士兵,正手持单筒望远镜,居高临下的俯瞰着这边。
在那个士兵的身边,屋顶的一座装饰用石雕兽首旁,一根粗大的、黑黝黝的、散发出金属寒光的枪管伸出来老长一截。
“他们,怎么敢!”爱德华歇斯底里的尖叫了一嗓子。
或许是愤怒,更多的是因为恐惧,以及一种前所未有的羞辱感,爱德华的嗓音变调得厉害,他破嗓的高音,居然有一点女歌剧演员耍花腔的韵味。
沉闷密集的脚步声迅速从后方靠近。
波特兰大公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摇头,满脸是笑得转过身来。
成群结队的皇家骑士,大队大队的帝国军士兵涌入了这座官邸的后花园,他们迅速分散开来,控制了整个园子。
刚刚波特兰大公他们还在议事的主楼里,也传来了无数沉重的脚步声。
很快,主楼的屋顶上,就出现了手持枪械的铁灰色身影。在主楼的一扇扇窗户后面,也有铁灰色的身影在晃动。
主楼内,传来了波特兰大公的侍女和仆役的惊呼声。
尤其是那些侍女,她们更是用尽了全部的力气大声尖叫,莫名给一种大祸临头、家破人亡的凄凉和绝望感。
波特兰大公重重的喘了一口气。
他身边那位须发皆白的老人——波特兰大公最忠心耿耿的追随者,三十年前护送着波特兰大公从波特兰公国一路逃亡到德伦帝国的瓦西里侯爵,板着脸,步伐沉重的向前走了几步,张开双臂,挡在了波特兰大公的面前。
波特兰大公抿了抿嘴。
他依稀记得类似的一幕,很多年前,当他们的逃亡队伍路过兰茵走廊,在某个深夜,被一支高原部族的匪团袭击的时候,瓦西里侯爵,就是这样挡在了年幼的波特兰大公面前。
但是那一次,他们是一群流亡的、逃命的、无家可归的可怜虫。
那种灭顶之灾就在眼前,所有人都随时可能被击杀的绝望,波特兰大公一直记得很清楚。
但是这一次,他已经成年。
執 魔
他在海德拉堡积蓄了巨额的财富,他在海德拉堡勾结了深厚的人脉,他甚至已经看到了歼灭乱党、回复家族荣耀的复国希望。
瓦西里侯爵,居然和那一个危险的夜晚一样,被逼着,手无寸铁的挡在了波特兰大公的面前。
波特兰大公的面孔变得通红,他碧绿色的眸子因为充血,眼珠上浮现出了无数血色的纹路。他的身体微微颤抖着,双手紧紧握住了拳头。
“诸位尊贵的大人,这里是波特兰公国当代大公的官邸。”瓦里西侯爵看着最前面的几个皇家骑士:“这里,受到《梅德兰外交公法》,以及德伦帝国相应法律的保护。”
“或者,你们更应该知道一件事情,波特兰大公的身上,拥有德伦帝国皇室血脉……他,也可归属为德伦帝国皇室的旁支。”
“作为帝国皇家骑士,你们的刀和剑,为什么会指向我们?”
“你们的战靴,为什么会踏上这里的土地?”
一众德伦帝国的皇家骑士们沉默不语。
能够加入皇家骑士团,这些骑士当中,大部分都出身德伦帝国大大小小的条顿军事贵族家庭,他们自幼受到严苛的军事教育,以及德伦帝国特有的刻板、传统的贵族教育。
青春NG式
他们,恪守一切贵族的规则、制度。
他们堪称梅德兰大陆最标准的骑士。
瓦西里侯爵的话,让他们无言以对。
乔已经在众人的簇拥下,大步走了过来,隔着老远,他就听到了瓦西里侯爵义正辞严、慷慨有力的话语。
他看向了站在一旁的一名海德拉秘卫。
那海德拉秘卫迅速说出了瓦里西侯爵的相应资料——波特兰公国的铁杆近臣,如今波特兰大公的心腹管家,在海德拉堡的某些灰色地带,有着赫赫凶名、出手极度狠辣的资深滚刀肉。
这可是个为了帮波特兰大公开拓业务,说白了就是抢地盘、抢生意,不惜灭了竞争对手满门,然后将自己的亲儿子推出去顶罪的狠人。
乔瞪大眼睛,缓缓点头:“黑森会喜欢这样的老家伙的……嗯,威图家,很多老家伙,都是这样的老家伙。我有点喜欢这老家伙了,但是,他不应该成为我们的敌人啊!”
乔大步来到了瓦西里侯爵面前,微微歪着头,认真的打量着这名须发皆白,身形不算魁梧,但是气息颇为强势、甚至有点凶狠的老人。
“瓦西里侯爵,请让开,这件事情,你说了,不算。”乔打量了一阵瓦西里侯爵,轻轻的摇了摇头。
“这位……尊敬的少校先生……”瓦西里侯爵上前了一步,他逼到了乔的面前,抬起头来看着比自己高出了将近两个头的乔:“大公……”
‘嘭’的一声巨响,乔没有任何先兆的,一拳轰在了瓦西里侯爵的肚子上。
瓦西里侯爵发出一声不可置信的痛苦惨嚎,他好似一只烧熟的小龙虾,整个身体蜷缩成了一团,就这么挂在了乔粗壮的手臂上。
乔轻轻一抖手,昏厥过去的瓦西里侯爵就重重的摔在了冰冷的积雪的地面上。
帝 少 心頭 寵 國民 校 草 是 女生
波特兰大公发出不可置信,同时又惊怒万分的怒吼声,他大声吼着瓦西里侯爵的名字,双眼通红的他咬着牙,飞扑向了乔。
一道道黑色的雾气从波特兰大公体内喷出,他身上的猩猩红大氅,还有洁白的猎装,都在黑色雾气的侵蚀下骤然变成了墨汁一般的黑色。
乔吹了一声口哨。
不愧是敢给费迪南放债的大阔佬,波特兰大公身上的衣物,显然是使用昂贵、珍稀的超凡材料制成,所以才能在他的力量侵染下,这些衣物只是变了颜色,却没有受到丝毫的损伤!
而且,波特兰大公身上的气息,乔很熟悉。
海德拉!
九头蛇!
波特兰大公拥有德伦帝国皇室血脉,他逃亡来了海德拉堡,托庇于德伦帝国,毫无疑问,他可以从德伦帝国这里得到海德拉序列药剂。
而且,他已经是六阶超凡!
只是,他的气息……很虚浮,很弱小,和乔见识过的海德拉秘卫们相比……嗯,如果说海德拉秘卫们是千锤百炼的合金钢,那么波特兰大公的气息,就好像玛丽老太太精心烘焙的小圆面包一样,松软而多空、外脆里嫩,一指头就能捅个窟窿。
一个养尊处优,依靠财富堆砌到了超凡六阶,但是从未经过实战熬炼,从未经过生死搏杀,绝无一点战斗力,自身力量从未经过任何淬炼的……大阔佬!
波特兰大公的战斗力,比起乔在兰茵走廊斩杀的那些劣等的狼神庙战士,还要弱了不止一等!
纯粹的面子货!
完全不堪一击!
乔低沉的呼喝了一声,他猛地上前一步,避开了飞扑而来的波特兰大公的重拳,蛮横的从中路长驱而入,重拳如巨炮轰击,狠狠一拳轰在了波特兰大公的胸膛上。
在爱德华,还有在场的众多皇家骑士们的惊呼声中,波特兰大公惨嚎一声,大口吐着血,被乔一拳轰的向后倒飞了数百尺,一头撞碎了后方的围墙,直接摔到了外面的大街上。
“逮捕这里的所有人!”
乔狠狠的指了指脸色惨淡的爱德华:“尤其是这个穿得这么风骚的家伙……他一看就不是好人,就在这里,找个僻静点的房间,给我往死里打,我要知道他知道的一切!”
“我是……”爱德华想要报出自己外交官的身份。
“你是谁都没用。”乔走到了爱德华面洽,狠狠一脚踏在了爱德华擦得油光水亮、可以当镜子用的三接头皮鞋上。
‘咔嚓’一声,爱德华的一只脚被踩得粉碎。
爱德华发出了杀猪一般的惨嗥声:“不要打我,我交待,我交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