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 我爲國家修文物 起點-第一千兩百九十一章 交易 (第一更)看書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我为国家修文物
之前向南曾拜托深镇的收藏家何绍骅帮忙联系他熟识的收藏家,问问他们是否有残损文物可以出售,何绍骅答应是答应了,却对并不对这件事抱有太大的希望。
因为残损文物修复后,其市场价格尽管会比品相完好时贬值一大截,但相对而言,其价值还是要比残损状态时的文物高得多,让那些收藏家将这些原本还能回一些本的残损文物直接拿出来出售,恐怕没几个人会愿意。
向南后来想了一想,觉得何绍骅说得很有道理。
不过,这番道理是针对国内收藏家而言的,因为国内的文物修复师多啊。
可是对于加利特这些海外收藏家来说,华夏文物受损了,要找一个修复技术精湛华夏文物修复师,那可就太难了,偏偏他们的要求又很高,那怎么办呢?
大魔法师旅途
与其看着这些残损文物堆在库房里,修又不好修,转手也不好转手,那还不如直接打包卖给我,交给文物修复学院当作教学道具呢。
一想到这种可能性,向南就赶紧趁机向加利特提了出来,请他帮忙联系海外的那些大收藏家,问问他们有没有残损的华夏文物出售。
“向,你要收购残损的华夏文物,何必去找别人呢?我这里就有一批。”
听到向南的话后,加利特将最后一个虾饺放进嘴里飞快地嚼了几下,然后咽了下去,一脸笑眯眯地说道,“还记得前两年我的博物馆失火事情吗?事实上,在那一次事故中,我绝大部分的收藏都受到了伤害,而我请你修复的,只是其中价值最高的一批,剩下的那些价值一般的,我都堆在那里了,并没有麻烦你将他们修复。”
向南一听,顿时大喜,连忙问道:“加利特先生,这一批残损的华夏文物,大概有多少?”
“多少?唔,四五十件大概是有的吧。”
“四五十件?”
向南微微皱了皱眉,一位收藏家手中能有四五十件残损文物,其实已经算是很多了,不过,这四五十件残损文物对于文物修复培训学院而言,还是显得有些不够用,毕竟残损文物当作教学道具,是交给学员们去修复的,修复好之后,下一批学员就不能用了——你总不能将修复好的文物再打碎了重新修复一遍吧?
想了想,他继续说道,“加利特先生,四五十件残损文物虽然多,不过对于文物修复培训学院而言,还是有些不够用的,因此,可能还是需要麻烦你帮忙从巴里斯那边收购一批,再连同你自己的这四五十件残损文物,一起运送到魔都来。”
“要这么多吗?”
“当然,这些残损文物送到魔都文物修复培训学院后,会被学员们上手修复,这也就意味着,下一批学员的教学道具就得重新收购,因此,我这边需要的残损文物的量会很大。”
向南笑了起来,说道,“不过,这里面会有一个周期限制,如果可以的话,加利特先生这边可以每隔半年时间帮我采购一批大约300件左右的残损文物就可以了,当然,如果数量不多也没关系,我这边还可以再从其它地方想想办法。”
“亲爱的向,你为了培养华夏文物修复师,可真是操碎了心!好吧,你放心,我的朋友,我会尽我最好的努力来帮助你的。”
加利特耸了耸肩,撇嘴说道,“不过,我也有个请求,希望你能够考虑考虑。”
“你说。”
向南笑了笑,文物修复培训学院所需要的残损文物,光靠加利特一个人肯定没办法提供的,哪怕他能联系上海外的其他收藏大家,也满足不了学院的巨大需求,但就算加利特只能满足一小部分,那也是好的。
因此,向南现在的心情很不错。
“我可以尽力为文物修复学院在F国收购华夏的残损文物,不过,你也知道,大部分收藏家是不愿意出售这些东西的。”
加利特端起桌上的牛奶喝了一小口,接着说道,“不过,如果你能答应每年抽空到巴里斯来一趟,为那些收藏家修复华夏文物,我想,他们应该就没有理由拒绝了。”
向南抬起头来看了加利特一眼,加利特满含笑意的眼中,有一丝狡黠之色一闪而逝。
这F国小老头,真是太狡猾了。
明明是他自己希望向南每年都到巴里斯去一趟,为他修复残损文物,却偏偏说得那么大义凛然。
见向南有些迟疑,加利特又连忙说道:“向,我的朋友,修复文物该支付的费用,我们依然会支付的,哪怕和以前一样,用华夏文物来抵扣,也没问题。”
“可以,那就从明年开始。”
向南想了想,点了点头答应了,至于为什么从明年开始,那是因为今年只剩下三个多月了,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情要忙,他还真不一定有时间再去一趟巴里斯。
这就算是一场“交易”吧,各取所需。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
加利特像是个小孩子似的,开心地大笑了起来,一时间引得自助餐厅里正在吃早餐的人纷纷侧目。
向南和加利特等人吃完了早餐后,一起离开了自助餐厅。
由于距离拍卖会正式开始还有一段时间,加利特还要回房间一趟,他跟向南打了声招呼后,就带着王依依先回楼上去了。
等加利特离开之后,向南和朱熙便来到了酒店一楼的休息区。
尽管拍卖会还没正式开始,楼下已经有不少收藏家在等候了,他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一个个脸上都带着轻松的笑意,一边闲聊着什么,一边等待着。
向南扫了一圈,没发现有什么认识的人,便抬脚走出了酒店,绕到后面的小树林里慢慢散起了步。
无限世界交流群 苏卿顾
初秋的九月,太阳已经没有那么炙热了,微风拂来,林子里的树叶“簌簌”直响,像是风在唱起了歌。
朱熙跟在后面,亦步亦趋,他在吃早餐的时候没怎么说话,此刻却是忍不住问道:“老板,既然收购残损文物的事情交给了加利特来处理,那我是不是不用管了?”
不用管好啊,正好有时间可以去做点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