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我在末世種個田 線上看-第三百九十六章 出海閲讀

我在末世種個田
小說推薦我在末世種個田我在末世种个田
这个声音的主人正是石泉,陆远赶紧地扒开洞口的碎石,一旁的女孩也跟着用自己的小手不断的去把石头给搬开。
很快洞口被清理出来,石泉浑身上下都是血迹,两个眼肿的像个桃子一样,只留下了一个小小的缝隙,而他身旁另外一个男子早已经被冻成了冰棍。
看到石泉这幅惨样,陆远忍不住皱起了眉头:“谁干的?”
石泉狠狠的咽了口口水,力图睁开自己的眼睛。但是他却睁不开,两行热泪却顺着肿起来的眼角缝流了下来。
“陆老大,我……对不起你!”
陆远咬了咬牙,一把将对方从山洞当中拽了出来,又从背包当中取出来了自己的备用棉衣给对方套上,现在石泉的身上只穿了一层薄薄的衣服,之前陆远交给他的棉衣早就被人给扒了去。
“别他妈废话,现在还能开飞机吗?”
石泉再次咽了口口水,试图想将自己的手臂抬起来,陆远这才发现对方的手臂已经被打断,在小手臂上的一块皮肉已经反卷出来,一节白生生的骨头从里面刺出来,血早已被冻住,伤口有些发黑,模样看起来十分的渗人。
“妈的,是不是齐亮带的人干的,我去找他算账!”
石泉肿胀的眼角当中再次落了泪,他用另外一只胳膊轻轻地扯了扯陆远的衣服。
“老大,别去,他们故意设下陷阱!当时我不知道是谁打的,我就送了个东西,就感觉头上一黑被人打的闷棍,接着就成这样了!”
“早就跟你说了,西区不要再回去了,你就是不听!现在好了!”
因为陆远恨不得再次将对方暴揍一顿,关键时候掉链子,担心什么就来什么。
石泉也知道自己做错了事,像个孩子一样委屈得直落眼泪,陆远最终只能叹息了一声给对方检查伤口,飞机还得飞走,缺不了石泉。
于是他从口袋当中掏出了一枚金色果子,直接是塞到对方的口里。
吃了果子的石泉了肿胀稍稍的消了一点,但是胳膊上的伤口还是没办法恢复,伤的实在是太厉害了。
陆远揭开对方的衣袖检查了一下,只见整个手臂已经肿的不行,两节的胳膊现在成了三节,即便是吃了金色果子还得好久才能恢复过来,而且还得吧骨头给掰回肉里,不然根本就无法愈合,甚至可能导致直接坏死。
“我这没麻药了,忍着点儿!我得把你的胳膊给掰回去!”陆远看了一眼对方,然后直接把对方的袖子给撕开,立刻整条手臂露了出来。
石泉的女儿站在一旁不停地落的泪,她用手用力的捂着自己的嘴巴,尽量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石泉点了点头,用力的把果子给咽了下去。
陆远不用想都知道这得多么的痛,想要把断骨给重新塞到肉里,这绝对不是普通人能够忍受得了的,但是眼下也并没有任何的办法,陆远从一旁拿出了一间木棍塞到对方的嘴里了。
“疼的话就咬!”
石泉再次点头,紧紧的将木棍含在嘴里,默默的闭上眼睛,等待着终极时刻的来临。
陆远深吸一口气,然后将对方断臂给捏在手上,接着他拿起另外一节截断掉的手臂放在自己的膝盖上,伸手轻轻的将皮肉给掀开,顿时陆远感觉对方浑身上下开始不停的抖动。
陆远赶紧让对方的手臂捏住,防止发生二次伤害。
陆远看了看房间,然后扭头对身旁的女孩说道:“去生点火,快,房间里越热越好!我在后山山洞当中放了一些木材,你赶紧过去拿来!对了,机舱当中还流了一些水,你都一块带过来吧!”
陆远此刻根本就顾不上其他的,只能对小女孩连番的说了一大堆的东西,甚至他都忘了这个女孩的年龄也不过就是十一二岁左右,这么重的东西,她一个人可能根本就无法搬过来。
女孩并没有多说什么,扭头直接离开。陆远紧紧的握着石泉的手臂,然后慢慢的将对方断开的骨头给拼接在一起了,血肉嗝吱嗝吱地响着。
石泉疼的死去活来,紧咬着木头嘴里发出低吼声,像是一头野兽一样,嘴边的口水顺着嘴角不断的往下流,他疼的直翻白眼,想要昏死过去却又不能。
现在的气温极低,但是陆远脑门上竟然出了汗,他是第一次给人做手术,而且是在没有麻醉没有各种手术工具的情况下,徒手要将对方的断骨给接上的。
这种手术的难度,即便是在末世之前在一些医院当中也都不是特别好处理。
但是陆远现在急等着要回去,只能是让石泉忍着这些疼痛。
陆远竭力的将对方的手臂跟按压在一起,石泉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少次,又被疼醒了多少次,只感觉自己疼的差点都要尿出来了。
陆远也只可能是让对方大口大口的呼吸,石泉只感觉自己了的整条手臂都已经没了知觉,但是身体上的疼痛让他感觉自己四肢都要抽筋了。
不多时,山洞口里传来的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只见那个小女孩一手拎着桶,另一手抱着木材,用她娇小的身体将这些东西都扛进了洞里。
她没有任何的废话拿出一盏酒精炉,然后将上面的酒精全部洒在木材上,从口袋当中掏出皱巴巴的火柴点燃,轰了一下火焰一下子窜出老高,黑漆漆的山洞当中发出了一阵阵的亮光,女孩的眼角含着泪,她的脸上已经被泪冲出来击几道痕迹。
石泉终于感觉到自己胳膊好了许多了,他现在浑身上下都湿透了,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一样,直挺挺的躺在地上,一言不发。
肿的像桃子的眼睛,现在也不知什么时候消了肿,再次恢复了之前的样子,他感激地看着陆远,眼角的泪无声的流着。
女儿站在一旁,轻轻地蹲在他的跟前,再次看向陆远的时候已经是满眼都是感激。
过了好久,石泉终于感觉自己的胳膊恢复了一点力气,他轻轻的动了动自己的手指。
陆远捏着他的手臂已经很久了,忽然感觉对方手指动弹了一下,他看了一眼对方:“怎么样了?胳膊好点了没有?”
“好……好多了,谢谢你,陆老大…”
陆远看到对方这副模样,恨不得立马再次暴揍一顿对方,他将手放下,慢慢地将对方的手放在对方的怀里,然后抬手看了一眼时间,已经三个小时过去了,家人们肯定着急的不行。
他朝地上啐了一口:“妈的,要谢老子,以后就别给我找事儿!”
“要是没死的话,起来就赶紧走吧!”
陆远和女孩一同将石泉给搀扶起来,三个人一点一点的挪出了洞口,而此刻西区那边仅仅只剩下了几个人,茫然地坐在了山洞口,眼睛望着黑漆漆的天空,像一具具的行尸走肉一样,不知何去何从。
陆远看到这群人面无表情的走了过去,石泉就是稍稍有些感慨,不过再次想到自己的遭遇之后,只能是叹息一声,跟着走了过去。
三个人坐在飞机上,陆远摸了摸面前的这些开关,根本不知道这都是干什么用的。
“对不起,老大,是我坏的事,要不还是我来吧!”石泉表情上有些尴尬的说道。
陆远撇了一眼对方:“你来?你确定你能来得了?好好给我指引!要是出了什么事,你给我等着!第一步怎么操作?”
石泉赶紧的指了指钥匙孔。
“先把引擎打开,预热二十分钟看看温度!”
陆远拿着钥匙拧开了发动机,接着引擎当中立刻窜出来了一股浓重的噪音。
呼呼呼螺旋桨开始慢慢的旋转起来,四周的沙石被卷上了天空。
妾本惊华:玩死皇上不手软
接着石泉又跟陆远讲述了一番该如何驾驶飞机,陆远竖起耳朵来一遍又一遍的听着他讲述,趁着预热这段时间基本上已经全部牢记在心里,只不过内心当中还是有些紧张,毕竟是他第一次开飞机。
深吸了一口气,陆远看了看窗外的景色。
“坐稳扶好,我要开始升空了!”
石泉坐在一旁,看着副驾驶上的仪表盘开始都去各种数据。
“北风七级,气温零下七十二度,能见度二百米,无横风,可以起飞!”
陆远点了点头,然后手里握着那个操纵杆,慢慢的向上提,接着石泉用左手帮着陆远将一些他忽略的按钮也都给打开。
飞机慢慢的向上抬升,陆远的心开始收紧起来。
地面上的石头越来越小,陆远直到把飞机升到了三百米的高空之后,心里才放松下来。
“老大,可以朝前飞行了,不过要慢一点!”
“别吵,我知道!”陆远此刻紧张的不行。
刚刚已经牢记在脑海当中的那些东西立刻被他又给忘了,现在他有一些急躁,不知道下一步该去怎么做,尤其是看了仪表盘的时候各种各样的按钮,陆远顿时感觉一阵头大,加上身旁的石泉还时不时的会催促一下,让他更是焦头烂额。
终于摆弄了一阵之后,飞机开始朝着前方的方向飞去,速度很平稳,好在此时没有什么横风,陆远慢慢的握着操纵杆,只感觉手心上全是汗。
石泉在一旁小声的提醒着一些陆远没有做到位的地方,并且提示下一步该继续做什么。
周通和家人们站在甲板上来来回回的踱着步子,小珊此刻有些着急,看到来回踱步的周通更加着急。
“朱大哥,你别来来回回走了好不好?要不咱们先去找找陆远吧,别再是出了什么事!”
奶奶赶紧拉着小珊的胳膊:“呸呸呸,临走之前不能说不吉利的话!肯定是有什么东西拉在家了!”
周通咬了咬牙,看着远处的天色,终于下定了决心:“陆叔,你们帮忙看着点儿,我去找一下陆远!”
说完对方正打算翻身往下跳,脑袋上忽然传来了一阵飞机螺旋桨的轰鸣声,他立刻停下了脚步,抬头看了看,只见一个体型巨大的直升机慢慢的朝着他们的方向飞来,下面闪烁的两个红灯显示的飞机的位置。
“看,是咱们的飞机!”小珊惊喜的指着天上的飞机说道。
周通这才放心下来,于是赶紧地招呼众人从甲板上撤离。
他从一旁拿起了两个荧光小旗子在下面挥舞着。
陆远透过脚底的那个窗口往下看了看,果然看到了周通的荧光小起子,但是他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降落。
“老大,先把飞机停在他们的上空,直到前面的基准线对准加班的那条线!”
陆远眼瞅了半天都没有发现那条线,直到石泉伸手指了指下面那个缝隙,他才知道那就是要对准的刻度线,于是他再次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调整飞机的位置。
三百米,二百米,一百米……飞机平稳慢慢的往下落。
周通在下面举着旗子,感觉手臂都已经发酸了,心中暗暗有些怀疑:“今天石泉是怎么回事啊?停的飞机都用了这么久!”
但是他还是竭力的举着自己的胳膊,因为他手里的小旗子就是来调整飞机方向的,此刻他不敢有一丝的马虎,直到飞机停稳之后,他才将手臂放了下来。
走到主驾驶位置时,他准备询问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忽然看到里面陆远满头大汗地钻了出来。
“陆远?怎么是你开的飞机啊?你啥时候会开飞机了?”
陆远从机舱当中走了出来,浑身冒着热气,摘下已经被他汗水打湿的头盔,深深的喘息了一下。
“你问他去吧!”
送完陆远直接吧头盔扔给了周通,转身进入了甲板后的控制室当中。
周通这才看见副驾上一个小女孩正慢慢的搀扶着石泉往下走,只不过是泉此刻浑身依然十分的虚弱,手臂上还被紧紧地缠绕起来。
“石泉,你的胳膊…”
石泉的眼神当中流露出了一丝歉意:“对不住了,我差点坏了事儿,幸好老大及时过来,要不是他,今天我可能就死在外面了!”
周通默默的点了点头,然后拉着对方进入了船舱当中。
陆远歇息了一会儿之后感觉时间差不多,于是轻轻的在水面上拍了拍,立刻巨兽巨大的脑袋再次浮出水面。
“出发!”陆远轻轻扯了扯手里的铁链,巨兽的鼻孔当中朝天空喷出了两道巨大的水柱,接着再次潜入水底。
轰的一下,船上的人都感觉脚下的船震动了一下,一下没立稳,很多人都摔倒在地上,接着大家只感觉整条船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拽住了一样,疯狂的朝前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