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奧特曼:開局獲得等離子火花塔 遊陌劍客-第四十八章 託雷基亞的疑問

奧特曼:開局獲得等離子火花塔
小說推薦奧特曼:開局獲得等離子火花塔奥特曼:开局获得等离子火花塔
奥特之父与极恶贝利亚互相重击对方之后,迅速拉开了距离。
奥特之父用究极圣剑将自己受伤的身躯,撑在了力场的地面之上。奥特之父摸向了自己的左腰,金黄色的血液中夹杂着紫红色的邪恶之力。
这是当初与安培拉星人拼刀,遗留下来的伤口。现在,被极恶贝利亚的攻击打得旧伤复发,而且还被邪恶之力侵入了身躯。
但极恶贝利亚同样不好过,究极圣剑是光之国代代相传的至宝,无论从材质上,或者是打造工艺上,都远远超出了极恶贝利亚手中的终极战斗仪。
这就导致了究极圣剑的攻击力要比终极战斗仪强上太多,再加上终极战斗仪的主要作用是操控一百只怪兽,只是件辅助兵器。对拼时,极恶贝利亚往往要比奥特之父惨得多。
所以,哪怕之前奥特之父看似是处于下风,但经过刚刚的对拼后,奥特之父又和极恶贝利亚陷入了僵持。
……
K76行星上,帕瓦德和葛雷德正在训练着被赛罗送来的艾克斯奥特曼。
“年轻的奥特战士,展现出你真正的实力吧!”葛雷德做好了战斗姿态,随时迎接眼前这位艾克斯奥特曼前来进攻。
帕瓦德在一旁看着葛雷德和艾克斯作战着,时刻纠正着艾克斯的作战方式。
“不要将力道全部使出,稍微留一点力!这样当进攻失败时,可以随时收手!你要知道,你将面对的是达到了本源级巅峰的海克斯奥特曼!现在的你,可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艾克斯一拳攻向葛雷德,然后双眼一黑,只听见哼哈嚯嘿,不知怎么的,艾克斯就已经被葛雷德打倒在地了。
“不行,我根本不是这块料子!”大地大口地喘息着,对着葛雷德和帕瓦德求饶道。
帕瓦德摇了摇头,向着大地安慰道:“虽然可能你不是一块璞玉,但你也不是一块朽木。这么好的坯料,细心雕琢一番,也会变得更为强大。”
艾克斯向着大地劝道:“的确如此,大地!你们将我能够装载虚拟装甲的能力开发到了极限,却在近身搏斗上没有下太多的心思!大地,想想明日奈当初是怎么训练你的!”
“明日奈?训练?”大地陷入了回忆,但回忆中都是他被明日奈暴揍一顿,然后倒在了训练室中的记忆。
他不禁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恶寒,并无意识地抽搐了几下。
大地面色苍白,勉强地向着艾克斯回应道:“有过训练吗?我不是沙袋吗?”
“呃……确实,不过你要知道,根据著名的木桶理论,我们能够装多少水,不是由我们的长处所决定的,而是我们的短板决定的!”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大地控制着艾克斯的身躯重新爬了起来,向着葛雷德摆出了起手式。
血煞天魔 海陈
帕瓦德打断了大地:“大地、艾克斯,你们现在两个一心同体,必须两个人同时训练,才能够发挥出最好的效果!艾克斯,不要再偷懒了哦!”
“好吧……”艾克斯极不情愿地回应道。
在艾克斯的亚空间中,大地的身躯之上缓缓浮现出了艾克斯的模样,就如同大地穿着半透明的艾克斯紧身皮套一样。
有了艾克斯的配合,大地操控艾克斯的身躯也变得更加轻松了。
大地非常轻松地热了热身,对着艾克斯大喊道:“艾克斯,我们一起上吧!”
“好!”
……
在触角星人百特星人遗留下来的实验室中,白贝利亚和杰特都躺在了休眠舱中,接受着治疗。
闲着没有事情干的三日月守和略略受了点轻伤的托雷基亚,被正在等待着极恶贝利亚与奥特之父分出胜负的塔尔塔罗斯扔到了这里,看着他们。
托雷基亚瞄了一眼,屏幕上贝利亚和杰特的状态,确定他们两个正在恢复着伤势之后,转身看向了三日月守。
“你是光之国的卧底吗?”
托雷基亚的问题,瞬间就让发呆的三日月守心中响起了警铃。
三日月守盯向了托雷基亚,开口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托雷基亚笑了笑:“你看,贝利亚被那些小辈们打成了重伤,而我也被那两个不着调的奥特战士打了个轻伤。但唯独你,好像什么伤都没有受到。”
“这个嘛……因为你们都挑了比较强的奥特战士。”
三日月守的回答,真的是一点毛病都没有。每一部新的奥特曼特摄片出来,前一部的奥特战士都会惨遭削弱。
无论是捷德,或者是罗布,实力都要比欧布强上太多。更别提捷德是贝利亚的儿子,罗布是由两位奥特战士融合而成的。
虽然托雷基亚心中还是不太相信三日月守,但三日月守说的没错。
这些小辈一个比一个变态,而且个个都能够借助前辈奥特战士的力量。就像是捷德,居然能够借到奥特之父和奥特之王的力量,着实令托雷基亚心惊。
“当我背弃了光之国后,光之国的科技进展得如此之快吗?”托雷基亚叹了口气,回想起了之前塔尔塔罗斯为他揭示的属于他的未来。
“塔尔塔罗斯说,我以后会走上混沌的道路,不再相信世间有光明有黑暗。但,今日一战,我的想法又被颠覆了!”托雷基亚喃喃道。
“呃……”三日月守看向了托雷基亚,还是决定将现在的光之国的状况,和托雷基亚说一下:“托雷基亚,你知道希卡利吗?”
托雷基亚叹息道:“希卡利,我们科学技术局的长官。但是他守护的阿柏星球,被博伽茹给摧毁了。”
“心中的内疚、仇恨、愤怒,与阿柏行星上的怨灵们产生了共鸣。希卡利长官穿上了复仇之铠,堕入了黑暗,从此世间就少了一位科学家希卡利奥特曼,而多了一名只为复仇的猎手骑士剑。”
三日月守盯着托雷基亚的眼睛说道:“要是我告诉你,希卡利已经褪去了复仇之铠,现在已经是奥特兄弟的一员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