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說 大隋第三世笔趣-第905章:重大突破展示

大隋第三世
小說推薦大隋第三世大隋第三世
“阴侍郎不是托谢将军送给你礼物了吗?”卫凤舞似乎还想笑,可考虑到肚子里的孩子不太稳,狠狠地掐了自己一下,以疼痛化解了笑意。
“没错啊!”杨侗确实收了阴弘智委托谢映登捎回来的“礼物”,不过那不是阴弘智置办的,而是阴弘智也不知道的“朋友”托时禹送给他的“特产”,阴弘智猜出是郑氏通过时禹之手对他行贿,他也不知对方在搞什么鬼,本着“有便宜不占就是王八蛋”的思想,一口气全收了。他本想回京上缴,可到了途中,又接了新任务,于是就让谢映登带回来,如数交给了杨侗。这所谓的“特产”除了许多奇珍异宝、名人字画,确实还有些真正的土产,其中包括一头大老虎的虎皮、虎脯、虎骨、虎鞭。
杨侗收到了礼物之后,名人字画收归内帑,奇珍异宝一分为五,自己截留两份、阴弘智两份、谢映登一份。老虎零碎则让杨沁芳送到了卫凤舞这边,由她分配给大家滋养身子,谁想到杨沁芳看到根晒干呈现紫红色的虎鞭,认成了剥皮蟒蛇,还很好奇的问:“这是什么?”
杨侗也不好回答,一本正经的说道:“是蛇,用来泡酒,有活血祛寒之奇效。”
“怎么没蛇头?”
“这是一种含有剧蛇的毒蛇,丁点毒液就闹出条人命,所以杀它的时候,肯定要把蛇头砍了。”
“这是什么怪蛇,剥了皮竟然还有好多好多倒钩。”
杨侗干笑:“天下之大无奇不用,呵呵…也没什么好稀奇的。”
杨沁芳“哦”了一声,握剑也似拎着那条虎鞭,觉得太长太占地方,双手一用力,“咔吧”一声,变把虎鞭掰成两截。然后在杨侗一阵蛋疼之中,把那一堆虎零碎带来了凤仪殿,
别的也就罢了,当杨沁芳拿起虎鞭,并煞有介事的地说是干蟒蛇的时候,卫凤舞很是诧异,她还以为杨沁芳在跟她开玩笑,便说道:“庐江当我不知道吗?这明明是给男人进补的东西,我们吃它作甚?”
杨沁芳比她更诧异:“蟒蛇干只适宜给男人进补?这我倒是头回听说。”
“这分明就是虎鞭,怎么可能是蟒蛇干?”虎鞭很多人都知道,可杨沁芳是蜜罐里长大的公主,哪有机会接触过这种东西?卫凤舞却是不同,他们两口子早就自立门户了,当了多久的王妃,就是王府多久的管家婆,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都见过,是以认得这东西。
杨沁芳兀自嘴硬:“侗儿说是一种奇毒无比的蟒蛇,丁点毒液就闹出条人命。”
卫凤舞和陪她叙话的长孙无垢、萧月仙全都明白了,自家夫君不好意思告诉她真相,只能随便敷衍一通,全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杨沁芳弄清原委,又想到自己把这玩意掰成两截的时候,难怪杨侗脸都变了,估计是感同身受,一见自己一手一截,顿时好似被蛇咬了一口似的,又气又羞的马上扔掉,三人更是忍俊不禁,结果卫凤舞笑得太欢,以致动了胎气。
杨侗听完卫凤舞说明事情经过,也是啼笑皆非。
卫凤舞忍笑意,细声细气的说道:“夫君,我真没事了,弄得宫中不宁,好生过意不去。”
“你自己倒是无所谓,可你是皇后,别人敢无所谓吗?”杨侗把萧月仙葱白似的纤纤小手握在自己掌心,向她嘿嘿一笑,又对卫凤舞说道:“无垢和月仙都是做母亲的人,你的情况她们实则都知道,也看了出来。要是她们无所谓地说声‘没事没事,都散了都散了’,你心里会舒服吗?身份不同、地位不同,所以有些事,哪怕是多此一举也得做。这就是人情世故,换成是你也一样。”
长孙无垢、萧月仙满脸通红,她们全程见证,也诊断出卫凤舞没事,可是以当时情形,哪怕关系再也,她们不好说声‘没事,无所谓’,还得故做紧张关切,也是杨侗到了,才敢把真相说出,如今让杨侗一语挑破,俩人都有些害羞了。
卫凤舞登时露出了恍然神色,心想换成是自己,肯定也是这样,人怎么就这么虚伪了呢?说道:“原来如此,庐江给你坑害惨了,心里肯定很难受,说不准还要挨骂,你去看看她吧。”
“你俩陪小舞说说话,我出去看看。”
杨侗吩咐一声,便走出房间,见另外几个小老婆都在守着,唯独不见了杨沁芳,便对卢清华问道:“清华,庐江呢?”
卢清华说道:“庐江让太皇太后叫去了,好像在九洲池摇光殿。”
“我知道了。”
杨侗点点头,出了大院向远处一看,就见小桥如虹飞架,便举步走过去。到了摇光殿近处,就听到杨沁芳充满委屈的声音:“我哪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啊?我不过看它古里古怪的,所以多问了句。小舞要笑,我能怎样?”
大萧后的声音十分严厉:“你还敢顶嘴?若是你真真正正的当个将军,巡视宫中各处,哪有这事儿发生?不管你有心还是无意,万一小舞和孩子有个好歹,大家便是不怪你,你又如何自处?你小时候天真伶俐、活泼可爱,大家都喜欢……可你这么大个人了,再天真就是无知、再活泼就是野蛮,只会惹人生厌。”
眼见杨沁芳委屈万分的神色,大萧后缓了语气:“庐江啊!缘分强求不了的,不是说你自己喜欢一个人,就规定别人必须也要喜欢你,你要记得自己身份、守住一个女人的本份。”
大萧后这话本是心疼杨沁芳,可听在杨沁芳耳里,却仿若是一种天大的羞辱,什么叫你要记得自己身份?什么叫守住一个女人的本份?
难道我籍故接近侗儿,就是不知廉耻的勾搭了?
她虽喜欢杨侗,可常来凤仪殿也是这边人多热闹,她喜欢天真可爱的孩子们。母亲这话倒像是说她居心不良,是要创制机会接近杨侗。
她要是存这份心思,有的是机会,哪用得着到卫凤舞她们眼皮底下‘勾引’杨侗?如果对杨侗没有情意,自然不会对大萧后这话感到刺耳难听,偏偏她爱到了骨子里,这让她着实无从辩驳。心里只想:“宫里的人都是这么看我的么?侗儿、小舞、天姬、无垢…”一想到这儿,杨沁芳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她双拳紧攥,指甲深深地刺进了掌心,可心中的疼痛却比掌心刺疼还要强烈千万倍。她努力控制着不让眼泪流下,一字一句地说道:“女儿记住了。”
大萧后还想敲打她几句,可是见到女儿惨淡的容颜,终是不忍心再说什么:一个待嫁女孩的尊严、矜持与德行,被别人血淋淋地践踏一番,偏偏她无从辩白,目光那复杂的情感,或是哀莫大于心死的绝望吧。
大萧后没有解释自己的初衷本意,误会就误会吧,与其这样上不上、下不下的,倒不如长痛不如短痛。
杨侗默然良久,缓缓退走。
杨沁芳对他的情愫他自己知道,此时听着她用颤抖而绝望的的声音说出“女儿记住了”。他感受得到她内心深处的的羞辱与绝望。杨侗心中满是怜惜和一种难以言喻的滋味。
可他知道杨沁芳此刻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他,如果她知道自己就站在旁边,听到了她们之间的对话,见到她最狼狈的时刻,只怕她会羞愧欲死。
杨侗不敢多留,只能放轻脚步,悄然离开。
魔法之晶核时代 锐金旗
在不合适的时间,哪怕说再多对的话,也是错的。只有在合适的时间,才能和杨沁芳心平气和谈。
……
回到凤仪殿,就看到阴明月迎了过来,说道:“夫君,韦仆射、邵国公有事求见,正是同明殿候驾。”
“我这就过去。”杨侗点了点头,得知小舞没事,又见医士陆续前来,他留在这里也毫无益处,便向同明殿走去。
自凌敬去东郡郑氏撒网,他的顶头上司韦云起便肩负起情报方面的事情,渤海舰队前天传来紧急情报,说是最近会有所行动,韦云起和兵部侍郎杨纶大概是为了这件事情吧。
到了同明殿,韦云起、杨纶起身行礼,“微臣参见圣上。”
“免礼。”杨侗坐在主位之上,笑道:“二位应该是为海军之事而来吧。”
“不错。”韦云起点头道:“黑冰台和海军受圣上之命,对辽东各个港口、入海口加强监视,发现不少大型海船从辽水入海,后在双辽郡海域的觉华岛集结成一支规模庞大的船队;此岛长如葫芦,两头宽阔,中间窄细,自北向南的斜卧于大海之中,当船队藏身到海岛东岸,靠近双辽郡这边的西海岸根本看不到。而据黑冰台战士追踪打探,这些船只都是源自辽东一带,船上所运皆是辽东米,他们本来是长驱南下的,可到黄河入海口一带,又转了一个方向,停靠在渤海群岛上的大钦岛。渤海舰队主将来恒、副将马贵迁判断出这是朝廷所要追踪的走私船队,觉得这是一网打尽之良机,于是便让斥候控制了所有船只,然后使大军对岛上之人发起了攻击。”
“结果呢?”杨侗问道。
“大获全胜!”韦云起肃然道:“来将军进攻时间是夕阳落山之时,而这支走私船队人员却通通在睡觉,我军以不到三百人的伤亡拿下了这个人数足有一万七千余人的走私团伙;审讯得知,这支庞大的走私船队正是由七大士族组建的走私船队,船队主事者全是七大士族的子弟。他们通常将粮食、皮毛、丝绸、布料、瓷器等物集中到大钦岛的仓城,等到数量足够,便向高句丽、百济两国运输,之后又从两国换回人参、虎皮等等特产,一来一往,赚取了巨大的差价。白马仓的粮食,大多被他们卖给高句丽,李渊、李密所获,微不足道。”
韦云起面无表情的继续说道:“根据来将军他们对各族子弟审讯,这条海中是卢氏开辟,到底存在了多久,他们也说不清楚,不过从帐册上看,仅是高句丽被圣上打败至今,就向高句丽卖了三百余万石粮食,还有很多来自草原的皮毛,也被卖给了高句丽和百济。新罗公主曾说两国军队的皮甲多不胜多,本以为是我大隋支援,直到今天才是真相大白,原来是七大士族合伙卖给两国。”
“岛上查出了什么没有?”杨侗点了点头,金德曼不止一次向大隋抗议过,新罗现在的敌人是高句丽和百济,压力相当的大,也是因为有大隋支持,才支撑不倒。
“岛上设施十分完备,其中就有一个巨大的仓城,除了很多来不及运走的物资,他们赚到的钱财也都熔成金银铜锭存在仓库里面。据说此乃是七大士族共有的财富,他们也不打算分,好像是……”韦云起神色古怪的说道:“好像是打算用来收买我朝官员,为他们所用。”
“当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杨侗霍然而起,上前劈手夺过韦云起手里的口供。
一目十行的看过,杨侗面色阴沉,咬牙道:“简直就是一群里通外国的乱臣贼子!”
口供上说得十分详细,范阳卢氏因为地理原因,世世代代与高句丽有生意往来,这一次便是卢氏从中联系,由郑氏出面,把白马仓的粮食盗至黄河边,再如蚂蚁搬家一般,将粮食运到大钦岛集中,再一起卖给紧缺粮食的高句丽粮商,获得了正常价格的数十倍之利。
至于高句丽人为何要以高价购粮?
明摆着是倚仗中原之粮供养大军,然后与后继乏力的新罗长期作战,以战争、对峙等等方式,拖穷、拖垮、拖死新罗,之后再去对付百济,等到统一半岛之后,再以整体之力与大隋交战。
然而也有让杨侗高兴的地方,首先是他们辛辛苦苦赚取的钱财,以及几百条大海船和船上的四十多万石粮食全部落入了朝廷之手,其次是接近两万名各家奴仆、死士全部落网,第三是朝廷可以撬开各家子弟的嘴巴,得出潜伏起来的各家消息;第四,也是至为紧要的一点,海军搜出有关渤海、黄海的海图、海情,两大海域全年昼夜的情况都有记载,经过卢氏世世代代总结,远比朝廷记载的详细可靠,除此之外,卢氏海图还记载了许许多多人所不知岛屿,这为海军行军、航海、打击商贩、打击海盗提供了完备的先提条件。
都说很多人所不知的东西、海上路线都是海盗发明、发现的。
这话,果真是半点不假。
“圣上,大钦岛上的人被海军一网打尽,没有一个逃得出来,只是这些人暂时不宜露面,该怎么处置?”韦云起拱手询问。
“韦仆射所言极是。”杨侗思索片刻,又说道:“各族奴仆、死士送去佐渡岛挖金矿;普通船员航海经验丰富,就让他们为海军效力。至于各族子弟,让海军就地盘问,务必审出各族的巢穴,那些财富粮食,则等事情过后,运来京城。”
“喏。”韦云起先应一声,又分析道:“圣上,口供上说,这批粮食原是卢氏调来支援郑氏,用以填补白马仓亏空。可这支船队忽然得到调回辽东的命令,这才在中途调头去大钦岛休整,准备先回觉华岛,然后趁夜色分批进入辽水。虽然没有更多情报。但臣以为,这定是卢氏也对辽东官仓动了手脚,当他们听到朝廷对全天下官仓大检查的消息,便调回去补自己的亏空。”
“圣上,卢氏对这批粮食翘首以待,必定时刻关注。单只‘消失’十天时间,或许他们归咎为天气不好、海上风浪大;若是滞留时间太久,他们定然猜出粮船已为海军截下,然后迅速潜藏到人所不知之处。臣认为朝廷应该竭尽全力的利用这几天时间。”
“有道理。”杨侗问道:“仆射认为我们应该如何应对?”
韦云起说道:“首先让来将军抓紧时间审判,每有收获,就立即飞鹰传信,好使朝廷得以及时监视,并以这些人为契机,追踪到与他们接触的人群,如此一步步扩大监视、抓捕范围;其次,辽东方面,涉事官员人员极多,单靠刑御二部之力,短时间内,完成不了这么大的案子。为免一些人闻风而逃,一方面可派黑冰台并州、邺城分部人员前去辽东;另一方面,让第四军派出精锐小队,协助抓人。整个案件由御部尚书刘政会在涿郡统筹全局,薛万淑将军为首的第四军则负责抓捕事宜,有什么风吹草动,两人自行沟通。”
“准奏!”杨侗命令道:“二位立即回去下达命令。”
“喏。”
。。。。。。。。。。
与此同时,双辽郡滥真水汇入白狼水之处,已不知持续多少年的河水轰鸣之声持续不断。刘燕客看着那怒吼着、咆哮着、奔腾着的河道,看着那溅起的连天遮地的水雾,有一头扎进滚滚河流中的念头。
柳城县令卢茂之站在他的旁边,捻须观看,面色柔和的说道:“面对这等壮观盛景,刘少卿赋诗一首如何?”
“入你娘。”刘燕客骂了一句,脸色铁青的转过身去。
卢茂之怡然一笑:“徐莹莹姑娘琴棋书画无所不精,还会一手不错的厨艺,床第之功想必也是令人回味无穷。君子有成人之美,若是刘少卿喜欢,卢某可以做主,将她赠与少卿。”
“休要跟我提这名字。”刘燕客气得浑身颤抖,霍然转身,怒视着卢茂之:“休要欺人太甚!”
卢茂之哈哈一笑。他也不敢逼刘燕客过甚,看样子,此人是个性情中人,若是刺激过度,极有可能不计后果的与他同归于尽,要是坏了家主大计,自己想死都不可能。
经过那桩捉奸在床的丑事,刘燕客在卢茂之面前再也摆不出刚正不阿、操守高洁的形象,对于双辽郡仓储疑点,他是再也不敢过多询问了,现在只是耗着时间,只等时间一到,给朝廷上报一个查无实据的结果。
每想起自己把持不住,落入圈套,刘燕客悔恨交加、心如刀绞。可他此时此刻唯一能做的,仅是对着滚滚河流呐喊咆哮。
然而,树欲静而同不止。
他不查,不代表他们的团队不查。
在大隋之前,御史巡查各地,所带之人皆为御史的随从家人、私人幕僚。
但是大隋王朝则不然。
高祖文皇帝改革地方行政制度的一项重大措施,是完全废除了汉朝以来州郡长官自行辟署置僚佐的制度。州郡牧守自辟僚佐,是形成地方割据势力的一个重要因素。有的属吏和举主之间,由于形成牢固的依附关系,往往唯主之命是从,而置国家利益于不顾。自魏晋实行九品中正制以后,世家大族垄断品第人物;荐举官吏的权力,州郡僚佐的辟署,实际上又为世家大族所左右。这种情况极不利于集权。北魏末年和北齐时期,州郡僚佐大多由吏部铨授,但州郡长官自署僚佐的制度并未废除。到了高祖文皇帝,则把州郡僚佐的任命权完全收归吏部,九品以上地方官均由朝廷任命,吏部考核。同时规定县佐必须回避本郡,任期三年,不得连任。这样就加强了中枢对地方的控制。
在这基础上,杨广对御史台进行了大改,在御史台这个机构,增设司隶、谒者二台,以肘制御史台,合称为御史三台,御史台负责纠察、弹劾官员、肃正纲纪。
司隶台职掌巡察京畿内外,掌巡察京畿以外的全国郡县,其职责是“激浊扬清”,若遇贪黩的官员则停止其职,抓其回京受审,有功则上报其事迹,加以旌勉。
谒者台的职责也是奉诏出使、慰抚劳问,并持节察按,遇有冤狱则受而奏之,更多是监督司隶台受理的案件,凡有所惑,上报御史台,御史台接到案子,便召集谒者台、司隶台的办案人员来对质,若争执不下,则交给刑部来断。
如是一来,御史台这个执法问题出现了三台分立的情况,避免了御史台大权独揽,干隐藏包庇、排除异己的不法之事。
最初,谒者台、司隶台官员是常驻各地,但杨广发现这伙人也不可靠,常驻不久就跟地方官员打成一片,在地方上联合作案,并欺上瞒下,于是将这些官员一律召回,不许他们与地方官员接触,将常驻明查改成临时暗访、巡察团队也由自募改成临时组建。
这是一个很好的主意,杨侗也继承了下来,所以刘燕客的团队也是临时拼凑,虽然也有自己的随从,可他的副手也有自己的团队。
他虽被人抓了把柄,使案情迟迟没有浮出水面,但别人却没有把柄被人抓住,照常按照事先分派,各行其事。
关键是还有一个薛万备,正星夜兼程的跑来汇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