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nk4l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第一六七章 嘉欣車禍致殘孫琳絕望分享-8uow3

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
小說推薦走在爲愛奮鬥的路上
孙琳恢复水泥供应以后,她以为事情过去了,结果关峰向她汇报,他公司下面的三家水泥厂,都无法生产了,原来的原材料供应商,都拒绝向他们供货了,她赶忙让他们查一下这些供货公司属于哪家公司的。
当天下午,关峰打电话告诉孙琳,停止供货的小公司都属于秀城集团旗下的企业,孙琳马上明白了,这是语舒对她的反击,她知道语舒不同于嘉悦,她是城府深,计谋多,她有些后悔,不该为了关峰得罪了语舒,更不应该搞水泥断供,导致语舒反制她。她想了想,只有自己亲自出马,也许才能解决问题。
她就打电话给语舒:“语舒姐,一会儿,下班后有空吗?妹妹想请你们一家到红都酒吧吃顿饭。”
语舒笑着假装客气地说:“呀!是孙总呀!我今天下午要陪思语散步呢!对,很长时间没有陪孩子了,实在抱歉,你有话直接说。”
孙琳为啥打电话,语舒一清二楚,她就是要让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着会儿急,果然,孙琳沉不住气了,她说有事找语舒商量,她马上来语舒公司。语舒在自己的水泥厂建成投产前还不能跟孙琳闹翻,所以,笑着说欢迎她来。
很快孙琳就来了,她单刀直入说:“语舒姐,我知道你为人厚道,原本不想影响你,嘉悦她做事太过分了,嘉欣爸爸本来要让我当副总裁的,她硬生生给搅黄了,我气不过,想整她一下,所以,搞了个水泥断供,后来,我一想水泥断供会影响你的利益,我就赶忙恢复供应了,可是,我现在又没有办法供应你们水泥了!”
语舒明知故问的说:“是吗?为什么呀?”
孙琳说:“你旗下的好几家给我们提供原材料的供应商,不再给我们提供原材料了,我现在马上就要无米下锅了!”
语舒吃惊的问:“有这种事儿?我们旗下企业太多,我让他们查查。”语舒就打电话给财务部,让他们查查,看是哪几家公司,把人家水泥厂的原材料给断供了,让他们尽快恢复供应,影响了工程用水泥的话,小心他们的脑袋。
语舒笑着说:“小事情,你放心马上就会恢复供应了,我们姐妹之间,什么都好说。”孙琳非常感谢,笑着道了谢,站起来就想走。
火爆妖夫 周玉
语舒笑着着说:“孙经理,今天来,怕不光是为了原材料的事吧?”
孙琳点点头,又坐回到椅子上去,低下头,慢慢落下了眼泪,小声说:“语舒姐知道,我也不容易,大脑不够用,做了些荒唐的事情,请语舒姐包涵,给予我关爱。”
末日无道
无限契约系统
语舒从抽屉里,拿出一个U盘,递给孙琳,笑着说:“万事和为贵,请孙总好好做人。”孙琳拿过U盘,说了谢谢,走出语舒办公室。
孙琳走出语舒办公大楼,正要开车,嘉悦打来电话,要她迅速到东洲医院外科,没说什么事情,就将电话挂了。
孙琳预感到有不好的事情发生,她就赶忙开车到东洲医院外科,嘉欣爸妈、嘉悦和子豪,还有公司法务部的律师们都等在手术室门外, 孙琳就知道是嘉欣出事了,她反倒很冷静,因为,嘉欣要出事,是在她的预料之中的事情,早几年,她已经给嘉欣爸妈说过。她赶忙跑向嘉悦,嘉悦已经泪流满面,子豪告诉她,嘉欣出车祸了,伤势非常严重,正在手术。
孙琳还是很震惊,她一下就晕了过去,等孙琳醒来,发现自己在妇产科,原来她流产了,这次她彻底失望了,嘉欣不知道怎么样了,孩子也没有了,她眼泪水长流不止,身边除了医生护士,一个亲人也没有,有时候,她就觉得很孤独,就只有自己。
过了很长时间,嘉悦来了,给她端来了一碗鸡蛋面条,把她扶起来,嘉悦准备喂她吃,她坚持要自己吃。她问嘉欣怎么样了,嘉悦低沉的说:“小命保住了,还在观察。”
余罪
孙琳吃过饭,她问嘉悦:“你哥的开车技术相当好,怎么就出车祸了呢?我几年前,就有不好的预感,给爸妈说了,他还是改不了他的毛病。但是,我怎么也没想到是车祸。”说完,孙琳又哭。
嘉悦安慰她说:“嫂子,你也不用太伤心,其实,现在还好一些,以前,不打电话,我们永远找不到他的人,现在,至少抬眼就可以见到他了。”
孙琳问:“他的腿彻底废了?”嘉悦点点头。
寂滅萬乘
这时心雨和新宝来了,他们告诉孙琳语舒和青梅马上要临产了,住进医院,不能来看她,让他们带来了她们的问候,要孙琳一定要看开一些。大家陪孙琳说了一会儿话,就告辞走了。
孙琳休息了三天,能勉强下床了,她就坚持去看嘉欣,嘉悦只好扶着她去看望躺在病床上的嘉欣,她去了后,掀开被子,就看见半截子的嘉欣,那漂亮的双腿已经没有了,嘉欣显得非常颓唐。
穿越飘渺修神路
孙琳反而笑着安慰嘉欣:“嘉欣,你不要痛苦,要调整好心态,你想想在车祸以前三十来年的光阴里,你享尽荣华富贵,享尽温柔乡,人生是公平的,想我出生一个普通家庭,凭着自己的美貌、聪慧和心机,高攀上你,尽管把所有的爱给了你,苦口婆心劝你,也没有能保护住你,这就是天意,天意难违,所以,我们都要看开,好好的活着,以后,我就是你的腿。”
嘉欣泪流不止,一再说自己对不起孙琳,孙琳说:“不存在你对不起任何人,是你自己对不起自己,我好一些了,就来照料你,你一定要好好的。”
嘉欣是被一辆大货车从左侧面撞击的,林家人一直认为这是一场有预谋的车祸,可是,警方却查不出货车司机有任何问题,货车司机家里面就是一辆货车,连房子都没有,住在出租屋内,一个老娘,所以,尽管法院判决他要赔偿一百八十万,嘉欣他们一分钱也没有拿到,司机被判了三年半。
老林深受打击,一夜之间,头发全白了,他妈妈高血压病犯了,躺在床上抹泪,嘉悦一天跑好几个地方:一是要照料老林,二是照料和安慰母亲,三是照料嘉欣,四是照料和安慰孙琳,五是照看养育自己的儿子。她和子豪疲于奔命,孙琳就说自己好了,强撑着照料嘉欣,这时候,她才知道嘉欣不光失去了双腿,连睾丸也被挤碎了,同时失去了性功能。孙琳彻底心凉了,她知道,这一下她与嘉欣的缘分已经彻底没有了,她经历了这些事情后,也看淡了一切,她就回去找到自己的女儿,将自己的女儿带在身边,她觉得女儿才是她的唯一的宝贝。
语舒住进医院的第二天,在子豪和国松陪伴下,生下了一个大胖小子,国松母亲和国松高兴得一天到黑面带笑容,对语舒和思语百般呵护,语舒沿用黄曦留下的名字,给小儿子取名念舒。青梅看见,羡慕不已,语舒抱怨不该生个儿子,应该生个女儿,她就叮嘱青梅一定要生个女儿,青梅笑着答应了。
面瘫当家的越狱妻
一个周以后,青梅也生下一个儿子,北森就喜笑颜开起来,进出跑的比谁都快,把母亲从东北接来了,专门照料青梅,由于以前都很熟悉,青梅觉得挺好的,北森母亲又能干,又温和,北森给自己儿子取名自强。
新宝看见国松和北森都抱上儿子了,就有些坐不住了,每隔两天,就打电话问心雨有没有反应,心雨就笑了,自从心雨到了石家庄,他们同房的机会就变少了,没有住一起,怎么怀上?心雨又不好打击他,每次问,心雨总是说:“没呢。”新宝就有些失望。
三个月以后,嘉欣出院回家,孙琳不让嘉欣去自己的别墅,让他直接回父母家,老林和嘉悦就知道,孙琳要跟嘉欣离婚,嘉欣妈妈病情得到控制,回家了,雇了个四十多岁的保姆专门伺候嘉欣。
老林跟嘉欣妈妈和嘉悦商量,孙琳离婚他们不阻止,但是,她必须留下女儿,这是嘉欣唯一的骨血,嘉欣妈妈和嘉悦认为父亲说得对,最重要的是女儿是嘉欣妈妈带大的,孩子很爷爷奶奶有感情。
孙琳经过长期思考,她决定跟嘉欣离婚,她就向林家摊牌,老林老泪纵横的求她留下女儿,说是随时欢迎她来看望女儿,家产随她要,嘉欣名下的产业都给她。孙琳一看两位老人确实可怜,还有女儿跟爷爷奶奶有感情,就同意了。她提出琴行和直播平台归她,她创建的几家公司归她,另外给她两个亿,老林满口答应。所以,很快他们就协议离婚了。
孙琳拿到离婚证,走出民政大厅,她突然觉得自己又回到了四年以前,所不同的是她摇身一变成了“富婆”,但是清纯和青春已经不在了。
她没有打电话告诉父母这里发生的巨大变化,她首先去了石家庄,找到心雨,姐妹俩抱头痛哭,哭够了,心雨问她有什么打算,孙琳说她还没想好,她想调整一段时间再说,心雨就陪她吃了一顿饭。
孙琳又返回北京,她去看忘了青梅,她一直觉得青梅很不错,宽厚仁慈,青梅抱着自己的儿子给她看,孩子白白净净的漂亮,他们聊了一会儿,她就告辞,说是去看看语舒。
她来到云舒院,语舒正和国松妈妈两人给孩子喂奶,看见她来了,就让她看看孩子,孩子也很漂亮,她看见人家一家家和睦幸福,想到自己孤身一人,不禁潸然泪下。
语舒就安慰她:“孙琳,你傻呀,这对你来说是好事呢,如果没有这场车祸,你说不定要守一辈子活寡呢,这事一出,婚一离,你现在才二十多岁,一切都可以重来,你可别悲观失望,好日子还在后头呢!你看青梅、心雨和我,谁不是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才有了今天的幸福!”
她这样一说,孙琳觉得眼前有了光明,她对未来又有了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