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一世獨尊-第一千八百九十九章 朽木難雕讀書

一世獨尊
小說推薦一世獨尊一世独尊
第一千八百九十九章
“朽木难雕,本圣罚你自省三日!”
天璇剑圣已经远去,可她冰冷的呵斥之声,依旧回荡在这殿前广场。
三十六幅画卷,三十六个古字,错乱排列,弥漫着古意将林云困在其中。
“这下好,让你得瑟,被困住了吧。让你低调点,别那么装,越装越惨。”
紫鸢剑匣内,传来小冰凤幸灾乐祸的声音。
“不打紧,才三天而已。”
林云盘膝而坐安慰道。
“你要是破不掉这三十六个字,我看未必是三天,说不定她回去之后越想越气,三天说不定就变成了三个月,三年,三十年,三百年……”
小冰凤不留情的打击着林云。
“应该不太可能。”
林云自我安慰道。
“为何不可能。本帝早就看出来了,你师尊肯定辜负了别人,瑶光让你来此,就是来赎罪的。结果你一直硬装,到现在都不承认自己身份,她怕是早就生气了。”
小冰凤煞有介事的道:“不过我看她未必是真气,不然的话也不会特意指导你剑法,还让你修成万剑归一。”
林云沉吟不语,大帝虽然胡说八道惯了,不过这次似乎真有那么点道理。
师尊真让自己来赎罪的?
且不管当年真相如何,天璇剑圣与师尊往事定然是极其复杂。
千年情怨,非爱恨二字就能简单言明。
“你瑶光弟子就不能认输一次?”
林云脑海忽然飞过一句话,他细细品味脸色渐渐有了变化。
当时没太在意,眼下想来,这句话饱含深意啊。
林云如此想着,不由信了些许,道:“所以,该如何服软?”
小冰凤颇为得意的道:“其实很简单,你只是身在局中不自知,你叫一声师母,天璇剑圣必然放下芥蒂。”
林云当即怔住了,只觉得这丫头又开始胡说八道了。
“不信?若不是对瑶光还有情在,她何必教你剑法,图你什么?”
小冰凤教训道:“何况,你一直叫人师叔祖,也明显不太好,把人都叫老了。”
“都这么称呼的,这是敬称,何况她是前辈,年岁差不多三千了。”林云小声道。
若天璇剑圣和瑶光同辈,差不多就是这般年岁了,当然外表是完全看不出来。
“呵。”
小冰凤冷笑道:“本帝还十万岁了呢,你叫我一声祖宗试试?本帝当场锤爆你这渣男狗头!”
师母,师母……
林云心中嘀咕几声,旋即摇了摇头,明显不甚靠谱。
且不提师尊和天璇剑圣有没有到这一步,就算真的有,没有明媒正娶,这便是相当不敬的称呼。
还是师叔祖好上一些,也更为尊敬。
“差点被你这小丫头说服了。”
林云哑然失笑,他盘膝而坐闭目苦修,打算在剑海中以剑魂演练万剑归一。
追妻密令 薢萸
反正也就三天时间,一眨眼功夫就过去了。
“呵,那你就等着瞧吧,看本帝说错没有。”小冰凤笃定的道。
唰唰唰!
伴随着眉心处剑魂的演练,林云盘膝而坐的地面上,出现一道道水墨人影。
水墨人影,与金色小人交相辉映,不断演练着萤火十三剑。
诸多水墨人影,在悄然之间以极为缓慢的速度,画出一个有一个圆。
三天时间,眨眼就过去了。
果如小冰凤预料的那般,天璇剑圣真的没有出现,反倒是一缕缕琴音将林云惊醒。
“奚琴。”
林云睁开双目。
唰唰唰!
许多静止不多的水墨人影,犹如烟雾般随之消散,在林云睁眼的刹那遁入其眉心深处。
放眼看去,地面上不知何时,整整多了十三道圆形剑痕。
林云随意看了眼,就朝琴音传来的方向抬头看去,琴声来自无尘宫四方十三座山峰中的一座。
没记错的话,那里是白疏影的住所。
林云早就知晓,白疏影就住在里面,这段时间她晚上有空偶尔会弹奏些乐器。
古筝、琵琶、古琴、洞箫、竹笛,这位幽兰圣女确实精通音律,所会乐器极其之多。
只是今日,他竟然听到了奚琴之声,还是他在琅琊盛会上弹奏过的二泉映月。
“奚琴已经流传开来了吗?”
林云轻声自语了一句,方才收回视线。
殊不知,山峰殿宇上的白疏影,也在居高临下看着被困住的林云。
师尊对这夜倾天,还真是另眼相待,她与师尊相处这么久,从未见师尊对谁如此特殊过。
林云不知道这些古字意味什么,她却是相当清楚,甚至还略有一丝微妙的情绪。
才这么短时间,师尊就教他好多东西。
……
无尘宫殿前广场上,林云缓缓起身,他打量着画卷上的古字,沉吟道:“这些其实都是剑法吧。”
“是的。”大帝回应道:“不过全都错乱了,顺序颠倒,连本帝一时半会都没琢磨明白。”
“你在研究?”
“废话,你真被困在里面了,谁替本帝找日月神纹。”小冰凤沉声道。
“我先试试吧。”
林云扶摇而起,随意寻到一幅画卷,伸手朝着画纸贴了上去。
意外发生了!
画卷上的古字,释放出刺眼的电光,直接将他弹开了。
同时,画中古字像是活过来了,笔画分解化为一道道水墨人影杀来。
乾坤百变!
林云催动逐日秘术,方寸间身形变幻莫测,将一道道剑光尽数避开。
呼哧!
而后双臂一展,从容落在地面。
哗!
三十六幅画卷缓缓挪动,彼此之间再度交叉变幻,又按照不同方位排列起来。
天璇剑圣的本意,不是真的困住我,而是见我掌握了万剑归一,想将另一套剑法教给我。
剑法,就藏在这三十六个古字中。
其实就是基础已经练好,且进步神速,可以修炼真正的剑法了。
“师叔祖说瑶光一脉不愿认输,师叔祖自己,又何尝不是……”
林云心中轻叹,只觉得师尊和天璇,怕是都不愿认输之人。
是要我自己参悟吗?这难度可就不是一般的大。
“小冰凤,你有看出什么吗?”林云道。
“没。不过……”
“不过什么?”
“你发现没有,朽木难雕这四个字刚好是三十六划,玄机或许在这其中。”小冰凤一本正经的道。
林云愕然,他很笃定,这就是天璇剑圣训斥人的话。
“你试试,看能不能找到这四个字。”小冰凤道。
林云将信将疑,目光在三十六幅画卷中,仔仔细细寻找起来。
轰!
不一会,这些画卷就疯狂转动起来,数不清的人影,数不清的异象不停绽放。
林云看的眼花缭乱,头昏脑涨,只觉得无尽信息涌入脑海,整个头颅都要炸掉。
情况太过凶险,也完全没有征兆,林云头痛欲裂,眼角很快就流出鲜血。
苍龙之心!
林云心中怒喝一声,双手结万星印,轰得一声,苍龙剑心被瞬间激活。
嗡!
胸口处银色剑丸绽放,银色剑辉快速弥漫出去,他的每一寸肌肤,每一根骨头,甚至连流动的鲜血都由内到外变成了璀璨银色。
呼呼!
画卷依旧转的很快,可落在林云眼中,每个字都变得极为清晰起来。
“还真有!”
林云悬空而立,银发如瀑布垂落,一身衣衫,猎猎作响。
他惊讶的发现,这里面确实有四个字,与其他三十二幅画卷格格不入。
意境、古韵皆不相同。
但在这四幅画卷镶嵌里面,鱼目混珠之时,却又快如闪电让人难以捕捉。
“剑心通灵。”
林云心念微动,一条银色苍龙从剑心中窜了出去,嗖,下一刻它化作惊鸿而去。
等到回来时,嘴里正好衔着一幅画卷。
看似庞大的身躯,游动之间如剑一般迅捷,来去如电。
蹭蹭蹭!
不一会,四幅画卷悬空而立,落在林云面前。
上面歪歪斜斜的笔墨,一眼看去,正是朽木难雕四个大字,半点古意都没有。
林云张了张嘴,好半响都说不出话来。
之前故意少写一字,现在又故意将这四个字,当成破解此局的关键。
任凭林云有天大的本事,也只能硬着头皮,将朽木难雕四个字主动认领。
小冰凤笑道:“这位师叔祖,是真的调皮啊,好啦,别愣着了,你再仔细看看,这四个字是不是另有玄机。”
林云双目微凝,细细看去,脸色很快有了变化。
“咦……”
“咦什么?”
先婚后爱:迷煳娇妻吻上瘾
“这四个字的笔墨,像是被人切碎了一般,重新组合而成。整体看去既无古韵也无圣辉,可每个碎片,又分明蕴含着极为强大的剑意和残缺的异象。”
林云轻声说道。
“拼图!”
小冰凤眼前一亮,道:“肯定是拼图,你还要拼出这画卷上,真正的古字是什么才行。”
“我试试。”
林云深吸口气,以苍龙剑心定住这四幅画卷,而后在以剑意拼装这些残缺的笔墨碎片。
唰唰唰!
林云一遍遍尝试,一次次失败,碎片何止上千,可能性多到无法想象。
“胡乱去拼,应该是无法成功的。”
林云失败数百次后,心中有了决断。
天璇剑圣既然是有心教他,便不会真的让他处在绝境中,肯定会留下些线索。
若真说起来的话,恐怕还是在这朽木难雕四个字上。
他一边尝试一边思索,轰,忽然,林云脑海中一道电光闪过。
“我知道了。”
林云面露笑意,眼中露出欣喜之色,嗖嗖嗖,双手在画卷上操纵起来。
不一会,四个古意盎然的字迹,完整的出现在林云面前。
说来奇怪,单独一个字林云都不认识,可当四个字出现在一起,就瞬间明白了其中意思。
正是枯木生花!
于绝境之中,开出的不败之花。
嗖嗖嗖!
同时间,三十六幅画卷上水墨笔画,融化成一道道圣光,遁入其脑海中。
“如日中天!”
“枯木生花!”
“咫尺天涯!”
……
原本皆不认识的古字,在脑海中一一显现出来,同时间还多了好些晦涩难懂的经文。
是剑法!
这是一门极为强大的剑法,比萤火十三剑都要恐怖的多,其中蕴含最深处的恐怖异象,连星河剑意都感到惊悚无比。
晃荡!
悬空而立的画卷,一一落在地上,画卷上一片空白,毫无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