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只想退休的我被迫成了大將笔趣-第四百五十三章 蒼蠅我也要知道它的公母閲讀

只想退休的我被迫成了大將
小說推薦只想退休的我被迫成了大將只想退休的我被迫成了大将
“库洛先生…”
玉龙引
卡斯看着只有云圈散开的天空,喃喃着:“很少见到那个表情啊…”
“你以前见过?”克洛问道。
卡斯点点头:“以前还在东海的时候,我曾经见过一次,那时候库洛先生还是一名一等兵,我当时是二等兵…”
他回忆着:“应该是在六年前了,当时一个海贼团突袭了一个镇子,镇子里的人全都被杀了,我们到的时候,只有一个濒死的小男孩说出了遗言,然后库洛先生的表情就变了。”
“后来呢?”克洛继续问。
“不知道…”
卡斯摇头道:“那个海贼团早就离开了,不过库洛先生在遇到那座岛后请了几天假,回来之后表情才变得正常…说起来,之后也没听过那个海贼团的消息了。”
莉达和克洛同时扯扯嘴角,那还用问,肯定是早就沉海了呗。
“不过那段时间的库洛先生很可怕,当时我看到他就很心惊胆战,现在看来,那就是强者威势了吧!”
卡斯崇拜的看向天空,握紧拳头,“岂可修!没办法与库洛先生并肩作战,实乃我卡斯之耻辱!库洛先生,我一定尽早追赶您的脚步,为了抵御后方的一切危险!”
“还有我!”
威尔伯被卡斯的话也弄的有些上头,大叫道:“我也要为库洛少将扫清前方一切障碍!”
“威尔伯!”
“卡斯!”
两个大汉相对对视,迸发出激情的火花。
“还是先完成库洛先生的命令吧,我可不想回来看到那张发怒的脸。”克洛推了下眼镜,说道。
……
香波地。
某间酒馆里。
“萨兹尔大人!”
马克搓着手,一脸谄笑的对着坐在那喝酒吃饭的萨兹尔道:“托您的福,香波地的地下世界已经整顿完毕了,这是一点小心意,还请收下。”
他朝一旁的手下使了眼色,那手下就躬着身躯,将手提箱放在桌子上,打开来,满满尽是贝利。
萨兹尔看都没看,用叉子卷起了一团带着虾仁的面放进嘴里咀嚼着,道“哪来的。”
“放心,没有强征任何保护费,我是做走私生意的,不收保护费。这些钱,是征讨那些不服管的黑帮积累下来的,萨兹尔大人最近辛苦了,一点报酬是应当的。”马克笑着,脑袋却更为低。
这段时间,如果没这个海军,他们要一统香波地的地下世界,估计要费很多功夫。
虽然那些强力的黑帮不是被绞死就是被枪毙了,但是剩下的黑帮,对他们而言也不是那么可以轻易搞定的。
但这个海军可以做到的。
他就一人一拳,就扫清了那些负隅顽抗的黑帮,而剩下那些没骨气的,听到这是鲁西鲁·库洛要求的,就乖乖放弃抵抗了。
那个名号,别的地方他不知道,但是在香波地,甚至比天龙人还管用!
“嗯。”
萨兹尔迅速扒拉完盘子里的面,端起酒杯喝了几口,顺手将手提箱给盖上,“做的不错,你任务完成了,那我就回去了,我刚才还在想,这么长时间你还没搞定的话,是不是考虑要换个人了。”
“不至于,不至于,我这不是完成的很好嘛。”马克抹了一把头上的汗,赔笑道。
换人…换命吧。
一旦被眼前的海军判定不合格的话,那他就只有死亡这条路可以走了。
幸好,他做到了。
回报的话,就是香波地整个地下世界。
这可是从来没有人可以做到的事啊!
虽然效果和以前没法比,但依旧是统治了香波地。
就算被骂作是鲁西鲁·库洛的狗,他也无所谓。
“能当鲁西鲁·库洛的狗是我马克的荣幸,不像有的野狗,连主人都没有,就在那乱吠。”
每次面对这样的骂声,他都会很自豪的去反驳。
“好好干,先走了。”
萨兹尔倨傲的朝他看了一眼,站起身,拎起皮箱就要出门。
“萨兹尔!”
突然,门口就走进来了一个披着海军披风穿着黑色正装戴着眼镜的人面色冷冽的看着萨兹尔。
那摆着倨傲神色的萨兹尔,登时一个机灵,结结巴巴道:“克,克洛先生?!”
“克洛中校,您来这里是…”
马克搓着手正要靠近,只是话没没说完,便被克洛冷冽的看了一眼,那一眼让马克头冒冷汗,顿在那不敢支声。
萨兹尔心里就更慌了。
克洛叫他‘萨兹尔’?这可是什么正视他了开始叫他的姓,而是真的发怒了啊。
不然的话,一般都会叫他‘库洛’的。
难道说,他觉得自己办事不利?
还是…
萨兹尔连忙将手提箱丢掉,立正道:“报告!我没有收受贿赂,这是,这是他硬塞给我的,跟我没关系!”
“萨兹尔大人?!”马克瞪大眼睛,惊恐的看着他。
“闭嘴!就是你意图贿赂我,我准备交上去当证据的!”萨兹尔瞪着他。
“谁问你这个了…”
克洛冷淡道:“萨兹尔,让这些黑帮发动起来,配合海军挨家挨户的通知所有人,在海军没有发布解禁命令前,所有人不得出门。另外,游客都集中起来,上到八十岁老者下到三岁幼童,身份全都排查清楚,就算是一只苍蝇,我也要知道它是公的还是母的!”
“是!”
萨兹尔下意识回道,借着一愕,“克洛先生,这是发生了什么?”
这时候,他才注意到,克洛的衣服上,好像有血迹。
“发生了什么?”
克洛推了下眼镜,镜片上泛出寒芒,“我们遭到了暗杀,库洛先生…很愤怒。我猜你不会想看到库洛先生愤怒的表情的,相信我,就算是我,看到库洛那样如此愤怒的表情,也会觉得惧怕。”
何止是惧怕,他在库洛身边这么长时间,所有发怒的事情,都没这次大。
幸好他飞走了,但凡还要在这里,克洛心理压力怕是得爆破天际。
冷少,温柔些 一米
饶是如此,他现在也必须做好。
万一香波地还有杀手,要是没处理干净,再出点什么刺杀意外被库洛先生知道了,其他人不知道,他肯定是要剥层皮的。
“所有身份不明的,全都集中看管起来!”
克洛话语中带着强烈的杀气,“还有那些向往所谓‘自由’的黑帮或者哪里遗漏的小海贼,碰到了就枪毙,不需要上报,也不需要考虑,香波地,需要绝对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