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討論-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甚至不願意叫我一聲哥哥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迷途的叙事诗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啊!”
夏冉眼角抽搐了起来,他察觉到身边同时传来了几道古怪的视线,伊莉雅的娇小身躯更是明显的僵了一下。
松 淵
作为一个有理想、有道德、有组织、有预谋的新时代四有青年,他自然不可能坐视这样不尽不实的谣言散播,必须要第一时间刹住这股歪风邪气才行!
“是吗?那看来是我搞错了……”
通过第三魔法变身成为十四岁的小小魔女姿态的美狄亚,很是平淡的随意回答道,似乎很是轻易的就相信了他的否认三连,又似乎是并不相信,但是不准备为难他。
只不过魔术师自然非常敏锐的察觉到了魔女小姐的情绪委实不高,顿时就是扯了扯嘴角。
美狄亚小姐不高兴。
至于为什么情绪不高,他大概也能够猜得出来,似乎是这段时间的不满逐渐积累的结果,毕竟不久之前,在他和阿尔托莉雅刚刚回到这个世界的时候,美狄亚还是非常喜悦的。
只是虽然大概能够猜出来是什么原因,然而夏冉却觉得有些犯难,他其实也不是刻意想要和美狄亚保持距离什么的,或者说根本就没有那样想过……
毕竟他这段时间一直都在琢磨着,要怎么将这条世界线给改造一番,给无法无天的暗世界的死徒、魔术师、教会等人立下新的规则与秩序,顺便想要试试改变“钢之大地”的结局。
这也是为了樱和美狄亚等人着想,毕竟这是她们所生活的世界,所以他也不是打算来看上一眼就走,什么都不做……
然后还有的就是,他要顺便处理梅法拉复苏给自己带来的麻烦,作为近神之人,他明白凌驾于自身之上的神之力是何等惊人的概念,自己的力量与之相比,实在是太过苍白。
所以必须要小心谨慎,不能够让梅法拉在对抗之中拥有任何的优势……毕竟光是现在只剩下本能的神之力,就给他造成了相当程度的麻烦,要是再让对方取得优势的话,那就真的没指望了。
就是这样,他这段时间都在关注着这些事情,再加上现在也不再需要向神代魔女请教魔道知识了——就连曾经寄予厚望的第三魔法,他也已经通过杀生院祈荒的鼎力相助,从而达成。
倒不如说,现在该是轮到美狄亚来向他请教魔术方面的问题了。要是美狄亚没有找他的话,那么他似乎也没有什么需要和对方接触的……
emmmmm……
似乎道理是这么一个道理,逻辑上貌似也挑不出什么问题,但是会不会显得有些……那个什么?
以前陪人家看月亮的时候,叫人家小甜甜,现在……啊,不对,是以前能够用得上对方的时候,就表现得很殷勤,而等到现在不需要对方了,就立刻敬而远之?
虽然自己没有那样想,可是对方却那样想了,实在是有些失策,早应该想到的才对,美狄亚是个在这些方面很敏感的人。
——尤其是在神话中,就是因为伊阿宋逐渐疏离并且讨厌她,才导致了这个魔女后来的的执念与残酷。
轻轻呼出一口气,魔术师的眼神稍稍有些飘忽,他猛然发现自己真的是在这方面有些大意了。不过幸好的是,美狄亚目前只是稍微有些不满而已。
“……咳咳,抱歉,是我不对,不过主要是这些天有些忙不过来,所以有些忽略了你们。”夏冉举起拳头放在嘴边,轻轻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似乎非常诚恳的说道。
不管怎么样,先小小的表示一下自己的歉意,安抚一下美狄亚小姐再说。
嗯,的确就是安抚一下美狄亚小姐,虽然自己说的宾语指的是“你们”,但也主要是因为考虑到神代魔女的敏感,所以要委婉的表示自己其实不是在专门疏远她,而是同时忽略了很多人。
相信她会明白自己的意思的……
“呵呵……”这个时候,远坂凛嗤笑出声,她依然很在意不久之前的某个话题。
不过就在她正想要说什么来拆台的时候,前方的魔术师直接面无表情的转过身来,眼睛里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你想干、干嘛?”
远坂凛顿时被吓了一跳,她本能的后退一步,双手交叉举起在身前,摆出一个防备的架势,非常警惕的看着眼前的少年,语气明明没有底气,却还是要故作强硬的样子。
“远坂,你是不是对我有偏见?”夏冉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平静的这么问道。
“什么叫做偏见?完全没有!”远坂凛立刻就回答道,语气硬梆梆的,果断否认绝对没有这么一回事,只是她的视线也有些心虚的飘忽不定起来。
这怎么会是偏见呢,明明就是她客观公正的看法观点!
也是因为她作为姐姐,无论如何都不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妹妹往火坑里跳的缘故……所以不管能不能成,总得要做些什么。
只可惜的是,貌似樱真的是吃了秤砣铁了心,完全不理解她这个姐姐的苦衷,让她很多时候想要揭穿这个家伙的真面目的举动,都成了无用功。
不过就在她视线飘忽看向别处的时候,她突然发现四周的场景似乎静止了,所有人都停止了动作,变成一尊尊凝固的雕像似的,唯一能够在定格的时间里行动的,貌似就只有她和眼前的魔术师。
盛爱来袭,兔子撞上窝边草 苏子月
时间静止?还是幻术?
这家伙想要干什么?
“真的没有?”魔术师木得感情的再度询问。
“真的没有。”虽然因为眼下的情景,多多少少觉得心里有些胆怯,但是远坂凛还是强作镇定,鼓起勇气的回答,打死都不肯承认自己有什么问题。
“……”
“……”
沉默了一下,夏冉却是突然轻轻的叹了口气:
“我了解,远坂你这些年来过得很苦,而且当初我没有帮上你的忙,所以你和樱不同,你不需要我,你对我一点尊重都没有,你甚至不愿意叫我一声哥哥……”
“等等!你在说什么傻话?我为什么要叫你哥哥?”
本来还有些提心吊胆,担心对方对自己做什么的远坂凛,越听越不对劲,她忍不住的打断了这家伙的圣经咏唱,额头上蹦出一个井字状的青筋——
“而且你以为我是没有看过《教父》这部电影吗?”
“……”
“……”
“咦?”魔术师的眼神顿时有些微妙起来,貌似是有些尴尬。
他手抵下巴,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若无其事的转移着这个对自己不利的话题:“你居然也会看电影吗?我还以为这是正常的女孩子才会有的普通爱好。”
“你这句话真是失礼得没边了啊!”
如果不是因为打不过他的话,黑发双马尾少女觉得自己可能已经忍不住打完一套八极拳了。
“咳咳,抱歉抱歉,没想到你居然看过这一部电影,那你等等,我换个台词……”夏冉了然的点点头,迅速的开动脑筋,思考着有什么其他的电影台词可以套用的。
最好是2004年之后的,这样子的话,应该就不会被识破了。
“够、够了——!!”
火冒三丈地远坂凛却是终于忍不住了,她激动的挥舞着手臂,大声的喊道:“再怎么敷衍也总得有个度吧,你要说什么就快点说!别把我当傻瓜!”
“……其实也没什么,我就是想说一下,你其实不用这么针对我的。”魔术师眨了眨眼睛,一本正经的开口说道,“虽然当初我们有些小小的误会,导致你对我的初印象有那么一些些的不好……”
一边说着,他一边小小的伸出大拇指和食指,比划了个象征着“一点点”的手势。
对此,远坂凛气鼓鼓的盯着他,这人还真好意思说啊,那简直就是自己一生的耻辱。
“不过现在误会也已经解除了,你也应该知道我其实没有什么恶意的,而且就和樱一样,我也是把你当作妹妹来看待的。”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魔术师将手掌握成拳头放在嘴巴,一本正经的这么说道,仿佛他真的是这么想的样子。
“所以你也不用对我抱有什么敌意,你也可以像是樱那样,将我当作哥哥,放心的依赖我……”
“开、开什么玩笑!将你当哥哥?想都别想!这是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远坂凛没有等他说完,就已经断然拒绝,脸上还露出「呜哇,好恶心」的表情。
“为什么不能够接受呢?我会将你当作亲妹妹一样,好好照顾你的……”魔术师疑惑道。
“不用,我才不需要你的照顾!”远坂凛用力摇头,双马尾甩得像是拨浪鼓一样,似乎不这么用力不足以表达她发自内心的抗拒,“最好就不要照顾我,不要和我扯上关系,这样子我就很感激了。”
她已经看清楚了眼前这人的想法了,居然想要通过这样卑劣的方式来哄骗自己,真当自己是不谙世事的小女孩吗?
远坂凛当然不吃这一套,她才不会被对方的花言巧语所欺骗,也不会像是樱一样天真。
“是吗?”夏冉长长叹了口气,“不用这么无情吧,我觉得以我们的关系……”
“停!我们本来就没有什么关系,也不用打感情牌,请你自重。”黑发双马尾少女傲娇的昂起脑袋,这还是她第一次在和这个家伙的交锋之中彻底的占据上风,这让她很是开心。
然后,就在下一刻——
“哦,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安心了,本来还稍微有些愧疚的。”
夏冉似乎一直都在等她的这句话似的,他的脸色瞬间恢复了寡淡,似乎刚刚的失落都是装出来的,同时还不咸不淡的伸手一指。
“既然这样的话,那么远坂你明天就搬出去吧,正好将你的房间腾给Rider。”
“……”
“……”
“你说什么?”少女脸上的傲娇表情逐渐凝固,她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魔鬼,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顺便一说,关于你这些天在柳洞寺的消费,账单在这里,你要看一看吗?”
魔鬼露出亲切的笑容,伸手扬了扬手中不知道何时出现的长长的账单,“总计七百一十二万円,零头已经给你抹去了,你回家之后记得准备一下,我会让夏洛特上门去收取的……”
远坂凛的额头立即就冒出了冷汗:“等等!这是要、要让我来付钱吗?”
“因为你的消费,所以你来付钱,这个有什么不对的吗?”夏冉很是不近人情的回答道。
“怎、怎么就是我的消费了!我住进这里到现在,明明就没有买过什么!”察觉到不妙的少女,挥舞着小拳头尝试据理力争,不肯向黑恶势力屈服。
“上面都列出来了,都是你的那份用度,水电什么的都只是零头,你也的确没有买过什么……”夏冉看了一眼账单,“主要是饮食方面的支出,而且只计算了你的那份,绝对公正,童叟无欺。”
“胡说!什么绝对公正,这也太黑了吧!我就吃了几顿饭,你居然要收我七百多万?”远坂凛不敢置信,接着怒气冲冲,瞬间觉得自己底气十足起来了。
这不是明抢吗?
“我已经是只计算市场价了,你不会觉得我们家平时用的真的是什么普通的食材吧?”
魔术师气定神闲的解释着,境界之力的波动在他身上隐晦的泛起涟漪,那是有钱人与穷人的境界。
不过他说的也都是真话,虽然他自己并不在意这些小事情,但是夏洛特却不允许在有条件做到最好的情况下,让那些低劣的东西来拉低自己的主人的格调。
反正有条件有渠道,又绝对不缺钱,当然是什么最贵最好就用什么了……即使只计算远坂凛的那份消耗,收这样的一个价格也已经是友情价了。
“这……”
远坂凛看着那张长长的账单,眼前一阵阵发黑。
她还想要说些什么,想要继续质疑,但是理智告诉她对方不会在这些方面欺骗自己……所以说自己都干了什么啊!!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就欠了这么多钱?!
邪 君 寵
自己怎么可能还得起啊!明明因为修行宝石魔术,以及近些年家道中落的原因,她都开始考虑要不要利用节假日去打工了……
好半晌之后,欲哭无泪的少女那有些涣散的眼神,才慢慢的重新聚焦回来,她极其复杂的看了一眼魔术师,接着像是变脸一样的挤出了非常别扭的笑容:
“哥、哥哥,我觉得我们可以商量一下……”
“我不是你哥哥,你还是还钱吧。”魔术师一脸高冷。
“怎么可以这样,太无情了吧,以我们的关系……”
“我们本来就没有什么关系,也不用打感情牌,还是请你自重。”
……
……
就这样,在一众人等都懵然不知的情况下,时间重新恢复流动,夏冉和远坂凛达成一致共识。
出 木 杉 英才
魔术师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而黑发双马尾少女则是如丧考妣,扯着脸在努力的挤出笑容,只是那笑容比哭还难看,让樱都看不下去了,忍不住的低声问道:
“姐姐,你怎么了,脸色好僵硬的样子……”
“没、没什么,我主要是很高兴……”远坂凛嘴角抽搐了几下,十分违心的说道。
“很高兴?”樱有些疑惑,有什么好高兴的。
全球通缉:千亿娇妻爱入骨 麦小冬
只有美狄亚和阿尔托莉雅两人,似乎隐约察觉到了什么,隐蔽的看了一眼魔术师的方向,不过都没有说什么。
“好了好了,先解决大圣杯的问题吧……”
夏冉不着痕迹的转移着众人的注意力,同时转眸看向地下溶洞最深处的方向,那就是屹立于前方的魔术炉心,跟伊莉雅一样,都是为了成为大圣杯核心而制造的活生生的魔术回路。
两百年前,爱因兹贝伦家的当家,被称为「冬之圣女」的大魔术师将她自身的魔术回路分解、魔术式置换的人体宇宙——这样的构想即是大圣杯。
直到至今,这位冬之圣女的遗产仍被安置在大圣杯的中心,就像覆盖火山口的表面一样直径长达一公里的回路,是她的魔术回路不断扩大、增殖的结果,可说是由一具人体所构成的小宇宙。
“其实大圣杯的问题很好解决,不过里面的此世一切之恶才是麻烦的要点……毕竟等同于七十亿人的份量的全部之恶,真的太过沉重了一点儿,并非人力可以处理的范围……”
现在是小小魔女的美狄亚插口说道,她其实很久之前就想要解决大圣杯,从源头瓦解圣杯战争的存在了。
只不过里面的那份概念,却是让她觉得有些棘手,没有绝对的把握,因此也不敢冒险而已。
“的确是有些麻烦,不过我还是有把握的。”夏冉轻笑着点点头,然后环顾四周一圈,“话说柳洞寺所有人都在这里了吧?要是在上面的也通知一下,免得等会儿猝不及防,被恶意隔空影响到了……”
“好像是都在了吧?”阿尔托莉雅环顾四周一圈。
“好像少了个人。”樱皱了皱眉毛,然后似乎想到了什么,轻轻的唤了一声,“Rider?”
“我在这里,Master。”冷艳的高挑美人在樱身后的黑暗之中走出来,恭声回答道。
“既然这样,那人就齐了吧?”夏冉摸着下巴。
“Berserker!Berserker还在上面!”伊莉雅如梦初醒,连忙举起手来,急声说道。
……
……
冬木市警察局。
“你干什么!”从噩梦之中惊醒的迪卢木多,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一张俊美的脸正在含情脉脉的贴近过来,顿时又惊又怒。
“……我……担心你这样子睡觉会冷着……”没想到这个绝世美男子居然这么警醒,被逼退开来的白骑士布拉德有些遗憾,想了想之后,这么解释道。
“……”
“……”
“……不用你管!你别靠近我!”迪卢木多脸色都发绿了,他有心想要上去与对方厮杀,洗刷自己的恼火与屈辱,但是又觉得与这个基佬贴身肉搏实在有些恶心,接受不能。
最终只能够这么色厉内荏的叫道。
同时他也有些心里发苦,Master怎么还不来保释自己?是因为自己没有听从他的要求,所以对方生气了?
还是干脆已经忘记自己的存在了?自己的幸运E难道还在发挥作用,连这种层次的存在都能够影响到,从而带给自己厄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