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言情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 txt-378,雪鴞:第七章(2)閲讀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边谋爱边侦探
顾云菲怪腔怪调道:“——他认为那是他喜欢的某个女人的一颗心。”
罗菲直视着前方,说道:“你的意思是付斐痴情的魔怔了,会认为像心形的水潭,是他喜欢的女人的心?”
大明血裔 月下的耳朵
顾云菲拖长音调地“嗯”了一声。
赌妃有约,王爷再来一把 子鸢
罗菲保持着端坐的姿势,仰头盯望着她一本正经的表情,义正言辞道:“你若真这样认为的话,我会觉得你脑子简单的简直不属于人类。人这种复杂的动物,不深究的话,你永远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我绝对不相信,付斐如死人一样端坐在这里,目视前方,是因为他认为那个水潭是他喜欢的女人的心。”
顾云菲得意地大笑一阵,说道:“我跟你开玩笑,我实在不明白付斐在看什么,跟你说俏皮话呢!不想你这个复杂的动物,竟然把我的话当真了,板起脸,严肃地反驳我。”
罗菲起身道:“我要到水潭边去走走,我相信付斐一定是在关注那里的某个地方。如果那里没有什么寻常,只能说明付斐石雕般地坐在这大石上,是在冥想。”
顾云菲道:“冥想……如果他是在冥想,为什么每天要跑到这里来,坐在石头上,望着一个方向冥想呢?”
罗菲道:“不然的话,他就是来看什么!”
顾云菲道:“无论付斐是怎样的想法,他的这个举动,把我们深深吸引住了。我们就像两只充满好奇心的猫,付斐的存在好似是一个五颜六色的线团,让我们俩不由自主地想伸爪子去试探那个线团,究竟是个什么奇怪的东西。”
罗菲找好角度,跳下大石,顺着她的话说道:“既然我们俩是充满好奇心的猫,那我们去山下水潭里看看有没有美味的鱼儿。”然后伸手牵了一下从大石上往下跳的顾云菲。
顾云菲站稳后,把手从罗菲发烫的手中收回来,面色绯红道:“肯定是水潭里有美味的鱼儿,付斐那只古怪的猫,才没事坐到这大石上,盯着水潭看吧?既然水潭里有美味的鱼儿,付斐那只猫,应该去抓才对,不是坐在这大石上一味地看。”
三界棺
罗菲道:“这就是他的奇怪之处。他看去的地方肯定有什么秘密,不是在水潭里,就是在对面的山中。他坐在大石上,一直是平视前方。我向他那样端坐着,平视前方,看到的是对面的山和山脚下的水潭,若是有什么秘密隐藏着,应该在那山和水潭里。”
闹天宫
顾云菲道:“……”
罗菲和顾云菲去水潭边走了一圈,除了感受到里额外清爽的空气外,他们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甚至,丝毫的人迹那里都没有,算得上是一片处女地!
他们在水潭周围,没有看到值得他们注意的地方,那么属于复杂人类的付斐,他的心境,是不是才是真正值得他们去探索的呢?真正的秘密是隐藏在他的心里。
付斐究竟有着怎样的心呢?罗菲跟他少有的几次见面,总感觉他身上有一股神秘的魔力吸引着他。
眼下,他的古怪举动,更加增添了那股魔力的神秘色彩。
2
袁芙芙失踪的近一个月,媒体从来没有松懈对她的报道,时刻关心着她的安危,到不是她的失踪有多么离奇,或者有了她失踪的消息,仅仅因为她是知名企业财团头领的孩子,这样人家家中稍微出一点不幸,更能起大家的话题,媒体也乐意花费版面夸大其词地报道她失踪的情况,那怕警察们怎么努力,都没有她音信的情况下,那些记者还是绞尽脑汁地坚持每天写出一篇关于她的报道,借此来吸引读者,保证他们笔下的新闻带给他们可观的经济效益。
虽然那些记者犹如苍蝇,有着敏锐的嗅觉,知道那里会发出吸引他们的味道,但他们自始不知道袁芙芙失踪时,是怀有两个月身孕的,孩子的父亲是谁,她自己都不知道。袁芙芙的家人,为她保守这个秘密,承受了旁人想象不到的压力。很多次,为了配合警察调查,能够尽快找到袁芙芙,她的父母很想把这个实情告诉他们,但为了女儿的名誉,他们终究没有把秘密说出来,还一再哀求罗菲为他们保守秘密。
唔……真是面子比性命重要。
如果媒体把袁芙芙怀孕这件事报道出去,肯定会引起哗然一片,看客们一定会七嘴八舌,没有止境地联想。
罗菲想着好几天,没有亲自去袁芙芙家看望她的父母了,所以一早起来,不等顾云菲来桃花山庄上班,就驱车去了袁芙芙家中。
袁芙芙的父母一早出了家门,只有佣人在别墅里忙碌,罗菲想着不能白来,便提出要求到袁芙芙的房间看看,至于看什么,他没有头绪。
袁芙芙的房间每天有打扫,到处一尘不染。这个细节让他感到一阵凄凉,虽然房间的主人不在家中,但她的家人还是每天一如既往地为她打扫房间。他们相信,袁芙芙会随时回来的。
房间跟他之前看到的没有什么异样,就算罗菲非常用心地查看,也不能从房间的物品上找到袁芙芙失踪的讯息。他下意识地打开梳妆台的屉子看到了看,里面全是盒装化妆棉,他正要关上屉子时,看到两盒化妆棉中间,露出发黄一端,呈心形。
屉子被盒装化妆棉塞满,中间出现这么一个物件,显得很是突兀。罗菲出于好奇,顺手拿起来看了看,不想是一把铜制的旗杆状钥匙,钥匙柄呈心形。
残情总裁勿近身
罗菲心上一紧,袁芙芙这样充满现代气息的女孩,怎么会有这种古董样的钥匙呢?
袁芙芙有这种古董钥匙,其实也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说不定是她在精品店淘的小玩意儿,现在很多商家会仿造过去淘汰的物品,当作时尚,卖给有个性的年轻人。但在此之前,他在付斐那里也看到了这样的钥匙,所以看到这把钥匙时,内心情不自禁升腾起不可名状的惊讶,以及莫名的联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