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洞螟-第七百四十三節 阿鼻與無間讀書

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洞螟
有隗鸿鬼道能力的帮助,师弋一行人接下来的行动很顺利。
没费什么功夫,师弋等人就穿过了第七层的大焦热地狱。
一路上,师弋甚至怀疑。
陈抱一他们与隗鸿合作,除了对方掌握了追踪自己的能力。
鬼道在对付狱卒方面的奇效,应该也占有一部分比重。
隗鸿的一番操纵下来,众人不需要与狱卒照面,安全系数方面自然是很高的。
除此之外,众人不需要关心其他,埋头赶路,在速度方面也提升了不少。
原本,因为双方互相争斗的关系。
师弋和才国一行人,进入铁围山的时间就是最晚的。
再加上进入寒狱之后,双方依旧寸步不让的厮杀。
这使得先走那些人的进度,肯定是比师弋他们要快许多的。
如今这一番加速赶路,虽不至于让师弋他们后来居上。
但是,也差不多能够让师弋他们追上大部队,不至于落后太多了。
不过,当师弋一行八人。
来到了大焦热地狱的边界之时,众人的速度全都降了下来。
因为接下来,一行人将会进入到热狱的第八层。
这第八层地狱是热狱的最后一层,也是整个热狱最危险的地方。
并且,它还有一个颇为响亮的名字。
即便并非佛门中人,也有许多人听说过这处地狱。
没错,这第八层的名字就叫做阿鼻地狱。
阿者言无,鼻者言间,为无时间,为无空间,为无量受业报之界,故阿鼻地狱亦称为无间地狱。(注释1)
阿鼻地狱当中的苦难是没有间息的,进入此地之人无时、无间、亦无命。
这三件东西,在修士选择进入阿鼻地狱之初,就会被此间地狱收走。
没有时间亦无空间,进入此地之人只能像是无头苍蝇一般,在地狱之内乱撞。
而被收走的时间与空间,则会在阿鼻地狱的作用下,被快速消耗。
时间方面被消耗,则意味着寿元缩短。
空间方面的消耗,则代表着肉身负担的加重。
当这两方面有任意其一达到极限,就意味着死亡的临近。
最可怕的是,即便通过了阿鼻地狱,这些损耗也无法再弥补回来。
如果在阿鼻地狱当中耽搁了太久,哪怕活着出去,估计也只剩下半条命了。
在精神与肉身的双重衰落之下,后续的难关也很难再闯过去了,这其实和直接死亡已经没什么差别了。
一念及此,陈抱一等人有意无意的,将视线瞟向了向云间。
毕竟,他们都知道向云间的年岁最大,寿元已经无多了。
这阿鼻地狱对于向云间的伤害,可以说是最大的。
一旦踏入此间,搞不好其人可能再也出不去了。
此时,向云间的脸色也很凝重。
之前,在天渊秘境之外。
向云间犹豫该不该放弃此次秘境之行,起因就是源于,这热狱第八层的阿鼻地狱。
即便能够成功闯过这一关,进一步缩短的寿元,也只会让他离死亡更近。
不过,此时进都进来了,再说后悔的话也已经没用了。
就这样,一众人商量了一下各自的分工。
隗鸿依旧负责应对狱卒,而行动指挥之权,则落在了陈抱一的身上。
毕竟,陈抱一心思细腻。
并且其人也不是第一次经历阿鼻地狱了,作为老手获得指挥权那是合情合理的。
不过,其实众人的心中,还有更适合的人选。
没错,这个人正是师弋。
虽然师弋表面上是个,第一次进入秘境的新人。
但是,之前师弋的种种表现,怎么看都对此地很熟悉。
不熟悉,能够在寒狱之内精确的找到他们的位置么。
不熟悉,能在黑绳地狱之内。
顶着三十二条黑线,还游刃有余的帮助其他人么。
毕竟,剩下的人眼睛也不瞎。
师弋一连串匪夷所思的表现,都在说明其人对这里很熟悉。
既然如此,让更熟悉的人作为指挥者。
带领大家走出阿鼻地狱,似乎是最合情理的做法。
然而,反对声最终还是让师弋,被晾在了一边。
没错,这次的反对者依旧是向云间。
不过,这一次向云间的反对并不盲目。
他完全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而提出的反对意见。
“你们有谁能够保证,这小子在得到指挥权之后不会夹带私货。
带我们多绕远路,最后掐着时间,再从阿鼻地狱当中出来。
你们寿元充足对于这些损失,可以不那么在意。
然而,我可承受不了这样的损失。
如果你们执意要让其人指挥的话,那我们只能一拍两散了。”向云间毫不避讳的大声说道。
没人敢保证师弋不会在阿鼻地狱当中,做下向云间所说的事情。
就连师弋自己都要承认,这是一个间接搞死向云间的机会。
甚至,如果做的更绝一些的话。
师弋可以通过阿鼻地狱,让才国一行人全部陷入,肉身和寿元双重损耗当中。
反正,师弋自己是这群人当中最年轻的一个。
在相同条件下,师弋所剩寿元应该是最多的。
并且,师弋还是一名体修。
在肉身损耗方面,即便才国一行人都趴下了。
师弋也能确保自己,还有弄死他们的力气。
兴许是考虑到了这方面的问题,又或者是向云间的抵制太过激烈了。
让师弋获得指挥权的事情,最终也只能作罢。
对此,师弋自己倒没有什么可惜的。
毕竟,阿鼻地狱远没有到达地狱的尽头。
能够继续相安无事下去最好,师弋也不想马上翻脸。
师弋虽然熟悉此地的环境,但是就像狱卒一般。
这里还是有着许多,师弋也无法预料的危险。
能有他们几个圆觉境修士当保镖,一路上也能顺利不少。
在商讨结束之后,林傲作为这最后一层热狱力量的承担者,率先进入了阿鼻地狱。
而师弋等人,也紧随其后踏入了阿鼻地狱的范围。
刚一踏入阿鼻地狱,众人只觉得一股阴风从身上刮过。
同时也从所有人的身上,带有了某些东西。
没错,阿鼻地狱所带走的,正是活这一概念。
确切的说,包括师弋在内的一行八人。
从踏进阿鼻地狱的那一刻,就变成了只剩下一具躯壳的活死人。
师弋在梦境之中,来过阿鼻地狱无数次。
嫡女锋芒之医品毒妃
然而,每一次被剥夺了活这一概念的时候,师弋都会产生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恐惧。
师弋知道自己恐惧的,并不是这地狱本身。
而是,这秘境背后的主人。
通过这阿鼻地狱就能看的出来,这秘境的主人。
真想要杀死进入此地的修士的话,动动手指就能够做到。
连活着的概念都可以在一瞬间剥夺,还有什么事其人不能做到的。
如果这秘境主人大开杀戒,其人怕不是几天时间,就能将整个修真界屠尽。
一念及此,师弋由衷庆幸。
是承负的存在,避免了这样可怕结果的出现。
修士畏之如蛇蝎的东西,反过来救了众人的性命,想一想还真是有些讽刺。
进入阿鼻地狱之后,众人不敢耽搁。
隗鸿再次施展鬼道秘术,用以引开狱卒。
随后,众人在陈抱一的带领下,向着既定的方向开始前进。
传说阿鼻地狱的广、深为两万由旬(约等于九百亿平方公里,一万个中国那么大)。
不过,传说毕竟只是传说而已。
天渊秘境当中的地狱并不是真实的,终归只是个伪物罢了。
早在梦境之内,就已经将此地摸清的师弋清楚,这里的面积并没有传说的那么夸张。
只要行进方向是正确的,那么想要离开此地,并不需要花费太多的时间。
然而,在此地寻找正确的方向,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活这一概念被剥夺以后,活物感知方向的本能也一并,从众人的身上消失了。
在师弋一行八人的眼中,阿鼻地狱当中的一切,都笼罩着一层令人绝望的灰色。
火焰、岩石、天空,这里的一切都是灰色的。
无论从哪个方向去看,周围的环境似乎全都差不多。
如果是初次来到此地的人,面对这样的情况,一定会陷入深深的绝望当中。
看似没有任何束缚,但是却无路可走。
正是这样特殊的环境,使得指挥者变得极其重要。
一个优秀且足够冷静的领头羊,才有可能带着队伍,成功从这里走出去。
陈抱一作为一个老手,自然有带领众人的资格。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
陈抱一就算从高阶开始,一次不落的进入天渊秘境,他也进来不了几次。
这次数,可能还不及师弋在梦境当中的一个零头多。
进入次数,以及不敢用命去尝试的限制。
这让陈抱一哪怕再怎么天才,也无法彻底将这里的环境堪破。
不知道未知道路上,是否会有危险,更不知道新路线会不会更加浪费时间。
什么都不知道,这让陈抱一只能选择相对保守的路线。
而师弋早已通过梦境,摸透了阿鼻地狱所有地形。
在师弋看来,陈抱一所指挥行进的路线,有许多可以优化的地方。
甚至有些地方,存粹就是在兜圈子。
这些多余的路程,完全可以省略掉。
不过,这种话师弋并没有直接说出来。
毕竟,之前向云间就已经展现出了,对于自己的不信任。
这个时候再出言干预此事,只会遭至更大的猜忌。
只要不影响从这第八层热狱出去,快一点慢一点,对于师弋而言完全无所谓。
就这样,一路上师弋一行八人走走停停。
行进速度慢,除了陈抱一这指挥者,让众人走了不少冤枉路之外。
另一重原因就是,隗鸿也不时需要停下来。
重新施展秘术,持续误导狱卒。
现在看来,隗鸿的鬼道秘术效果虽强。
但是,却也有持续时间短暂的缺陷。
相对于此,师弋利用鸩血所制造的鬼物。
可以一直存续下去,算是一个还不错的优势。
其实,除了师弋以外。
其余人等,对于当前的行进速度,还是比较满意的。
就连心急如焚的向云间,也对陈抱一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毕竟,根据他们往期的经历来看。
以往队伍在这一层的行进速度,其实也就和这差不多,甚至还不如陈抱一的指挥。
这些人如果见识过,师弋在梦境之内通过此地的速度,非惊掉下巴不可。
不过不管怎么样,一行人速度虽然不快,但也在朝着正确的方向行进。
时间就这样一点一滴过去,当一行人飞过阿鼻地狱的三分之一后。
所有人不得不停止飞行,全员换成徒步。
因为,包括师弋在内的八人,体内的天地元气已经被消耗的所剩无几了。
这如果放在正常情况下,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
不要说只是赶路了,就算激斗上几天几夜,高阶修士体内的天地元气也不可能耗空。
然而,失去了活这一概念。
肉身就逐渐丧气了,收纳天地元气的功能。
众人体内的天地元气,开始出现了大规模逸散。
虚胎制造天地元气的速度再怎么快,也禁不住身体好像筛子一样不断往外漏。
幸好法华是胎神境,基于神识所延伸而出的炼神能力,并不依靠天地元气来施展。
若非如此,后果当真不可想象。
而另一件值得庆幸的事,就是隗鸿的魂道秘术。
是借助魂力来施展的,同样不会受制于天地元气。
这样一来,并不用担心狱卒的问题。
看起来只是不能御空飞行而已,似乎影响不大。
然而,永远不能高估五行类修士的肉身。
尤其是在阿鼻地狱,这样一个有着诸多限制的特殊环境之内。
果不其然,徒步又走过三分之一的路程以后。
除了师弋以外,剩下几人的速度逐渐放缓。
肉身强度低下的影响,正在逐渐变得明显起来。
七人之中,情况最好的还要数林傲。
有师弋从旁协助,其人所花费的力气总要少于另外几人。
当一行人踏上最后三分之一的路程时,陈抱一等人的情况,变得越来越糟糕。
不过,他们全都在咬牙坚持。
因为一旦倒下去,丧失了活这一概念的他们,将再也无法重新站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