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言情 邊謀愛邊偵探 txt-377,雪鴞:第七章(1)鑒賞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边谋爱边侦探
1
黄昏。
顾云菲和罗菲在下班路上车辆高峰来临前,就到了明山山脚下,等付斐下班后来爬山。
爬山运动的依稀只有几个老人。落日的余晖洒在山间,给人朦朦胧胧蒙的寂静感,会使人产生莫名的忧愁,记忆会情不自禁回到曾经穿行于这种寂寥山间的心境。
他们躲在暗处,一直注视着上山的那条必经山道,期待着付斐孤独的背影,今天能够出现在那条山道上。
罗菲觉得付斐的背影是孤独的,是他怎么也忘记不了,他硬撑的坚强和没有底气的高傲中透露的落寞。
一个半小时过去,已是晚上六点,他们还不见付斐的踪影,他们以为他今天不会来了,正准备打退堂鼓时。顾云菲从车流中,看到了付斐那辆有点女性化的X牌红色轿车,在他们注目中,缓缓驶到山脚下的露天停车场。
付斐停好车后,从车里钻出来,穿着一套黑色运动装,配白色运动鞋,没有犹豫地朝人工阶梯的山道爬了上去。干瘦的身躯,被浓烈的孤寂笼罩着,可能是山道上只有他一个人的原因吧!
罗菲和顾云菲跟了上去,保持离着他不远——但不会让他轻易发现他们的距离
付斐虽然很高,但很瘦,称得上是羸弱,可能是因为他经常爬这座山,锻炼了他的体力。这座海拔大概500多米的山,他一口气就爬了上去,而且速度很快。罗菲和顾云菲的体力还算不差,一鼓作气地跟他到了山顶,不过累的够戗。为此罗菲信誓旦旦以后得多运动,做侦探不仅得脑子好使,还得才体力上超过常人,必要的时候,得付出体力的代价,跟人对抗,大多时候拼的是体力,他需要足够的体力,跟人斗争。
亡灵禁地2:干坤珠 农夫仙拳
他们隐藏在树林里,观察着付斐的一举一动。
山顶的大石有两米多高,由于经常有人往上爬——以便站在高石上眺望远方,石头被磨的光滑发亮。
付斐背对着他们,端坐在大石上,一动不动地望着前方。
付斐身子保持木雕状的时候,顾云菲特地看了一下手表,她相信他这次又会发呆半个小时,为了再一次证实这一点,所以特地注意了时间。
付斐稳稳地坐着,瘦削的背影,给人一种莫名的凄凉感,可能是他父亲失踪,有一段怪异不幸的婚姻,加上现在的女友张子妮被雪鸮凶手杀害了,他那从灵魂深处迸发的孤独,油然生出一种凄楚,刺激着在身后窥着他的人。
罗菲和顾云菲这样在暗中窥伺着付斐,心中有过自责,认为不应该对付斐这样人生坎坷的人,进行不信任的窥视,好像在偷窥人家殷殷流血的伤口。但他的怪异举动,让他们忍不住做出了这样窥探人隐私的行为。
付斐纹丝不动地坐在大石上,好像是在举行一个什么仪式,仿佛稍微动一下,就是对心中敬仰的东西的亵渎。
为了不惊动付斐,罗菲和顾云菲只是用眼神交流着,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这时,有一对中年男女手牵着手,从付斐所坐大石旁的窄路经过时,他们站立了十几秒钟,对如磐石般的付斐窃窃私语了一番,才继续朝前走。
付斐没有受路人的影响,而有丝毫的动摇。
顾云菲瞄了一眼手表,半个小时已经过去。
付斐若如石雕,没有起身离开的迹象。
过了5分钟,付斐倏地从大石上站起来,跳下大石,没有犹豫地下了山。可能是看天快彻底黒下来了,他要赶忙下山。
虽然付斐比顾云菲预计的时间多坐了5分钟,但时间范围还是在半个小时左右。
等付斐不见了踪影之后,罗菲和顾云菲赶忙走近那块大石。
那块大石好像具有灵性,专门出现在那里,方便人站到高处——眺望远方。路人对它无数次地抚摸和摩擦,让它光溜地焕发着光泽。
罗菲努力了好几次,才爬上滑溜溜的大石,不像付斐那样动作麻利。
罗菲学着付斐刚才像停止呼吸一样坐在那里的样子,端坐在石头上,面向付斐望着的方向,希望能从眺望中,看出什么端倪。
罗菲视野中的世界,如山水画般静谧。
大石所在的山下,有一块平地,平地几乎被一个呈心形的水潭占满,如镜面一样的水面,在即将来临的黑暗天光下,水面显得微微发暗。可能是没有人污染,天然的纯净感,多看几眼,让人心情舒畅。水潭的另外一边跟大石相对的山野,海拔大概也是500多米,明显看得出那座山没有被Z——F开发,用做市民休闲运动,所以那里的树木看起来,比这边要茂密,好像原始森林,会让人联想到远古人类曾经就生活在那样的地方。夹在两座山中的水潭,另外两边延伸到丘陵样的山坡。
顾云菲爬上大石,挺直地站在罗菲身后,极目眺望,终究被对面的山挡住,视线长时间落在蓝汪汪的没有涟漪的水面上。
罗菲专注地看着远方,体验付斐究竟在看什么?如果付斐是平常的发呆,为什么会一直保持相同的姿势?他端坐的姿态,就像一个苦行僧,专注地在冥想。
浴 火 王妃
罗菲看不出视线前方有特别的地方,会如此吸引付斐——坚持不懈爬山坐到大石上来看,想必是他需要这么一个环境,来供他冥想。
罗菲闭上双眼,试图冥想。物欲横流的年代,烦躁不安的人类,有时候确实需要找一个固定的安静之所,从宁静的冥想中寻求心灵的安所。
顾云菲突然发问道:“你学着付斐的样子,体验到他真实的心境了吗?这样说太高深了,应该问你,你坐在他一直坐的这个位置,知道他在看什么了吗?”
罗菲缓缓睁开眼道:“我只看到山和水,还有即将暗下来的天空。”
顾云菲盯望着那个像心一样的水潭,说道:“我自始认为,付斐是对心形的水潭感兴趣!”
罗菲道:“理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