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無限電影系統-第五百九十章 禽獸不如!看書

無限電影系統
小說推薦無限電影系統无限电影系统
“一菲,你怎么这么喜欢八卦?”
晚上趁着众人都睡着后,李峰悄悄的溜进了胡一菲的房间。
虽然胡一菲极力阻止,但是却奈何不了李峰的坚持。
搂着怀里的娇躯,两人躺在床上,李峰缓缓开口道。
“我给你说啊,不准乱来啊,不然小心我把你的头拧掉!”
胡一菲伸着葱白的手指,指着李峰的警告道。
不过李峰怎么看现在的胡一菲都是那么的可爱,粉嫩粉嫩的脸颊,略微闪躲的眼神,再想起白天胡一菲的威风,让李峰有一种别样的征服感。
“我不信,你舍得吗?”
笑了笑,李峰厚着脸皮道。
胡一菲脸色一红,转移话题道。
“也不是那么喜欢八卦,难道你不觉得这样很好玩吗?还有你就不好奇?”
“好玩?好奇?”
李峰微微惊愕,有些诧异的望着胡一菲。
感情是你把别人的事情当作玩去了?怪不得那么高的兴致。
“不好奇!”
笑了笑,李峰开口道。
“怎么可能?”
胡一菲在李峰怀里换了一个姿势,瞪着李峰道:“你怎么可能不好奇的?正常人不是都应该好奇的吗?”
“呵呵,因为我不是正常人啊!”
轻笑一声,看着呆呆望着自己的胡一菲,李峰情不自禁的伸手刮了下她的鼻梁。
哪知道这女人也是个不按常理出牌的主,脸色一红,随即一个翻身便将李峰压在了身下,骑在他的腰上,抓着李峰的肩膀道:
“不可能,快说,你好奇!”
“我不好奇!”
李峰有些苦笑不得,这就是传说中的屈打成招吗?
不过他也不是那么容易屈服的人,自然誓死反抗,两人你来我往,竟然在床上打闹起来。
“你好奇!”
“我不好奇!”
“你……”
忽然胡一菲的身体一僵,一双杏眸中泛起丝丝水雾,呆呆的望着李峰。
李峰的双眼也是微微泛红,手臂一伸直接将胡一菲拉在身边躺下,随即整个身子都压了上去。
“唔……”
……
黑夜散去,昨晚下了一场小雨。
虽然胡一菲没有反抗,但是李峰终究还是没有要了她。
一来两人刚刚确定关系,二来李峰感觉胡一菲还没有准备好,他不想就这么匆忙的要了她。
清晨,李峰起床做饭,胡一菲也起床收拾自己的个人卫生,两人就像是很久的夫妻一般,一切都是那么的温馨自然。
不过这温馨的气氛很快便被打破,只见吕子乔和关谷张伟都带着一对黑眼圈,从隔壁走了过来,脸上满是无精打采。
“怎么回事?你们昨晚干嘛去了?”
胡一菲刷着牙,望着几人疑惑的问道。
吕子乔眯了胡一菲一眼,没有说话,倒是一旁的关谷开口道:
“一菲,到底什么是鱼在锅里啊?”
胡一菲愣住了,就连刷牙的手都忘了动,呆呆的望着几人。
片刻后一口的牙膏瞬间从嘴里喷了出来,望着几人哈哈大笑道:
“哈哈哈,笑死我了,你们就是为了这个!咳咳……”
说着她又连忙冲进了卫生间,差点被牙膏呛死。
正在厨房中做早餐的李峰也是哭笑不得,他想不到几个男人也有这么大的好奇心。
“羽墨就不能烧鱼了?”
少许,胡一菲整理完后,从卫生间中出来望着几人好笑的开口道。
“别闹!”
张伟严肃着一张脸道:“就羽墨那样子,她还会烧鱼?她不把厨房烧了就谢天谢地了!”
“是啊,一菲你就行行好,给我们说了吧!”吕子乔也是开口道。
几人昨晚讨论了一晚上,越想越不对劲,越想越不对劲,没想到眨眼间天就亮了。
以至于,才有了今天早上的这一幕。
“这是我们女孩子的心事,你们男孩子打听着干什么?”
胡一菲忍住笑意,走到沙发坐下,望着几人玩味的开口道。
“就是,你们男生不要问!”
这时一道声音传来,陈美嘉从阳台上走了过来,笑着坐在胡一菲的身旁。
“哦,我知道了!”
吕子乔眼珠一转,见问不出什么出来,于是扒拉下张伟和关谷的肩膀,几人围在一起说着悄悄话,还时不时的发出贱贱的声音。
“吕子乔,你简直就是一个禽兽啊!”
“没错,禽兽不如啊!”
“怎么说话,你们还不是一样的!”吕子乔不服。
陈美嘉和胡一菲呆呆望着几人,都不明白他们究竟在说什么。
不过在说到禽兽不如的时候,胡一菲悄悄的望了厨房中的李峰一眼,貌似昨晚他就禽兽不如了。
要是让李峰知道胡一菲这么想自己,不知道会怎么收拾她。
或许要帮她请三天假,才能放过她。
“你们都在说什么呀?”
陈美嘉望着几人,心中好奇的不行。
“这是我们男人之间的心事!”
吕子乔贱贱的开口道,显然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没错,你们女孩子不要问!”张伟也是说了一句。
“行了,行了,告诉你们又怎么样嘛!”
胡一菲挥了挥手,不耐烦的说道。
逍遥神剑 冲天浪
眼前的几人这么拙劣演技怎么能够瞒过她的眼睛,不过就在她刚要开口的时候,陈美嘉却连忙拉住了她的手臂。
“一菲姐……”
“没事,告诉他们也没什么的,免得这些没脸没皮的家伙瞎想!”
胡一菲拍了拍陈美嘉的手背,随即望着几人道:“你们就别瞎想了,下锅的鱼,其实就是羽墨的男朋友!”
“就是那个叫李察徳的外国人?”
吕子乔愣了愣,疑惑的开口道。
“什么外国人,人家是姓李,名查德!”
胡一菲白了吕子乔一眼,有些无语道。
这家伙貌似上一次就给他说过,这脑子里装的都是屎吗?这都记不住?
或许他的脑子记的全是那个美女的联系方式,还有一些怎么哄骗女孩子的花言巧语。
“上次听羽墨说,他不是在南非做生意吗?难道回来了?”
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关谷疑惑的开口道。
“是啊,不然你以为羽墨为什么会是那个样子?”
胡一菲拿起桌上的水杯,帮自己的到了一杯水。
“怪不得,原来是这个样子!”
吕子乔摸着下巴,一脸的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