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玄門妖王 起點-第2891章 一件往事看書

玄門妖王
小說推薦玄門妖王玄门妖王
听到小叔这般说,葛羽就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了。
也就是说,那个敌人会非常强大,就算是以小叔现在的身份,统领整个春日大社的高手,都一样会有生命危险。
冷王斗蛮妃 织梦
所以,小叔才会让自己尽快离开日本。
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那个屠了葛家满门的人就在日本,小叔着急让自己走,说不定最近就会有什么大的行动,怕是在这里干扰了他。
当下,葛羽便道:“小叔,你告诉我之后,我还要看看自己究竟有没有必要留在这里,如果没有必要,我自然会离开。”
“你小子不听话是吧?”葛天明摆起了长辈的身份,脸色一沉,身上顿时散发出了一种上位者的威严。
这幅姿态要是给他的手下看,估计一个个吓的心惊胆寒,但是葛羽知道他是自己的小叔,亲小叔,又哪里会怕。
爱妃如命 拖鞋皇后
超凡入圣
葛羽直接绕开了这个话题,说道:“小叔,我去了葛家村,那个村子现在已经彻底荒废了,不过我在村子里遇到了一个老奶奶,他以前在葛家做过帮工,他告诉了我一件事情,当年那个屠灭了我葛家的人,他亲眼见过,还说那个人的脸上带着一张面具。”
“你说的是洪姨?她还活着?”小叔吃惊道。
“是的,她还活着,已经被我安排道了玄门宗,非常安全。”葛羽道。
“她看到了什么?”小叔问道。
“她看到那个提着剑的人在追杀我母亲,那个人的脸上带着一个狰狞恶鬼的面具,后来我查到了,那个面具有一个名字叫般若,是日本国特有的面具,因此我推测,那个杀了咱们葛家全家的人应该是个日本人ꓹ 所以小叔你才不远万里跑到日本过来ꓹ 想着报仇,或者追查真相,还有就是ꓹ 那老奶奶看着那带着般若面具的人ꓹ 手里提着剑,其实不是剑,而是一把日本刀。”
“日本刀本就细长ꓹ 跟剑有些相似,当时天黑ꓹ 那老奶奶没有看清楚,所以将其当成了一把剑。”
“小叔ꓹ 你说我说的对不对……”葛羽问道。
葛天明眼角的皱纹微微抖动了一下,并没有说话。
紧接着,葛羽又问道:“小叔,你能不能告诉我ꓹ 那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ꓹ 那个带着波若面具的究竟是什么人?”
小叔又拿起了一根雪茄ꓹ 阴阳脸一伸手ꓹ 手指尖顿时有一团蓝色的火焰升腾,点燃了雪茄,小叔猛抽了一口ꓹ 吐出了一口浓烟,这才幽幽的说道:“事到如今ꓹ 看来有些事情是不能再瞒着你了,你这小子太聪明了ꓹ 这一点跟你爹倒是很像。”
青门十四侠
说着,他顿了一下ꓹ 又道:“我跟你讲一个小故事吧,关于我们葛家的ꓹ 在二十多年前,你爷爷有一个好朋友,叫穆浩然,是个不错的修行者,具体他怎么跟你爷爷认识的,我也不太清楚,自从跟你爷爷认识之后,便经常隔三差五的跑到我们葛家来,待我们葛家人都很好,每次来我们葛家都要带礼物,而且每一个人都要送,甚至于连我们家的下人都会收到穆浩然的礼物,整个葛家的人对于穆浩然的都十分欣赏。”
“慕浩然这个人跟你爷爷差不多的年纪,每次来我们家,都要跟你爷爷下棋,经常留在我们家里吃饭,有时候,还被你爷爷留在家里过夜,直到有一天,我吃坏了肚子,半夜上茅坑,听到了你爷爷的书房里有动静,还以为是野猫跑进去了,那天晚上,大约是凌晨两三点钟,我上完厕所,刚要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一个人鬼鬼祟祟的从你爷爷的书房里跑了出来,然后溜进了他自己睡觉的客房,那个人的身影看上去十分熟悉,应该就是穆浩然,当时我想不清楚,不知道穆浩然半夜三更的跑到你爷爷的书房里做什么,那个书房,是你爷爷自己地方,寻常时候,是静止我和你爹进入的,就连娘进去他的书房也不行,除非是你奶奶帮忙打扫的时候。”
“穆浩然也从来没有被你爷爷邀请进入过书房。这件事情发生的第二天,吃过午饭之后,穆浩然就离开了,第二天一大早我就找到了你爷爷,将穆浩然进入他半夜进入他书房的事情,跟你爷爷说了一下,没想到你爷爷大发雷霆,还将我给打了一顿,说我满口胡言,还说那个穆浩然是正人君子,绝对不会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以后要是再听到我说这样的话,就打断我的腿云云……”
“当时我心里一肚子憋屈,午饭都没有吃,你娘,也就是我嫂子,最是心疼我,当时我的年龄并不大,比你现在还要年轻许多,你娘也没有吃饭,过来劝解我,安慰我,让我不要生你爷爷的气……”
“谁也没想到,当天晚上,一个带着波若面具的人就杀到咱们家里来了,杀了我们家三四个佣人,然后跟你爷爷和奶奶就打了起来,其实,以你爷爷奶奶的真正实力,并非不是那带着波若面具的人的对手,却不知道如何,很快你爷爷奶奶就败下阵来,嘴角有鲜血流出,还你爹……也是如此,他们都中了毒。”。
“是那个叫穆浩然的人下的毒?”葛羽问道。
“我想应该是他下的毒,这种毒十分奇妙,寻常时候并不会发作,但是只要跟人一动手,催动灵力,这毒素就会迅速的扩散至全身,打斗的越厉害,这毒素扩散的就越快,所以,你爷爷和奶奶过了没几招就被那带着波若面具的人给杀了……当时,没有中毒的就只有我和你娘,因为我们两个人都没有吃午饭,躲过了一劫,但是我们两个人就算是没有中毒,也不是那个波若面具的对手,很快败下阵来,于是你娘就大声呼喊,让我先走,我当时年纪小,身上也受了伤,被那波若面具在身上刺了一件,是贯穿伤,当时也容不得我多想,直接转身离开了……想着去叫人,过来救你娘,毕竟这里离着玄门宗也不是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