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xxpu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貞觀皇儲李承乾 陳叔摯-第七百九十四章 來而不往非禮也!讀書-yffbt

貞觀皇儲李承乾
小說推薦貞觀皇儲李承乾
小大一个山头,大到数十万的战役,军法和士气永远是最重要的,这永远是打胜仗的必要因素。于这一点上,不要说张浙一个小辈外戚,即使斩杀名臣宿将也不在话下,所以没人会说太子小题大做。
其实,包括张浙在内,所以的人都很清楚,此次的行动虽说不像历次对外战役一样千军万马,但因为涉及的财帛,其功劳丝毫不压于一场大战役的功勋,所以太子才特意分功给三法司和洛阳军府,吃独食可是容易落人口实的。
赖上流氓校草帮
而张浙正是看重了这泼天之之功,才冒着触犯军法,罪在当斩的风险擅自出兵的。其实他就是脑子有病,也不仔细想想长孙嘉庆为什么不来,那是因为避险。
长孙无乃二人为什么甘心让小辈指挥,让手下人建功,就是因为知足者常乐,能占到便宜就行了,贪的太多,把自己搭进去了吧!
没错,张浙是被秃驴们所俘虏了,和尚们本以为可以凭着唐将迟滞唐军的进攻。可没有想到仅仅争取了几天,唐军不仅卷土重来,更是放火烧山,气急败坏的直接就把张浙给杀了,并将尸体抛到山间。尸体上留书曰:誓死捍卫fo门的荣耀,与尔等决一死战。
金谷山外,唐军营地,张浙的尸首摆在主帐之外,李承乾围着转了一圈后,单手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心中又权衡了一番。
重生之國術無雙
从感情上来说,张浙与长孙冲不同,仅仅是在几场宫宴上见过,表兄弟之间没什么感情,况且其母是长孙安业的胞妹,在李承乾眼中根本就算不得亲戚。
唯一难办的是长孙皇后,她要是问罪进来,即使他有千般理由,她一句亲情何来,李承乾也无话可说,这世上有人能与自己的母亲辩明白道理?至于其父母和“仗义直言”之辈的讨伐,根本就虱子挠痒痒。
思念裏的流浪狗
“殿下,既然张浙已死,那其罪自然抵消,是不是将其尸首返还其家!”,前来请罪的长孙嘉庆在一旁低声的说了一句。
他心里很清楚,这事于公于私都怨他,虽说都是外甥,可外甥与外甥毕竟不一样,与太子这样的天才统帅相比张浙差多了,把其提拔到中郎将的位置上确实是拔苗助长。毫不客气的说张浙不是死于和尚之手,亦不是死于太子的进攻,而是死于他的提拔。
“二姨母只有一子吗?”
“回殿下,二姐有四子一女,张浙是老二,比殿下大三岁!”
“还好,不至于绝嗣。送回去吧,你写一封信给她,好生宽慰,顺便告诉她,叫家中子弟好生学习务实之道,当个文官吧!”
就在长孙嘉庆拱手称诺的时候,杜构和裴行方一起来禀告,金谷寺的机关已经修复,山谷间的机关大部分已经被摧毁,各部也以进入预定的攻击位置,随即可以展开进攻,他们二人是来请令的。
“庆舅,你是沙场的宿将,这里面的轻重自然不用孤与你多言,这个山头虽然不大,但却折了长孙家的颜面,一死一伤,知耻而后勇,这个山头还是交给你吧,记得带上孙伏伽,不能让大理寺白跑一趟。”
禍寵紅顏 鵉邑
长孙嘉庆是一员悍将,什么亏都吃得,就是吃不得眼前亏,这回儿跌了这么大的面子,还不铆足了劲儿揍那些秃驴去,激将法这招虽然并不高明,但确实是最有效的。
这不,应诺之后的长孙嘉庆,转身之后,这腰板也直了,气也粗了,嗓门的声音也比刚才高多了,李承乾一看就知道,今儿天黑之前,一定就有结果了。……..
金谷河谷,望着漫山遍野的唐军与秃驴们在厮杀,长孙嘉庆的脸上流露出不屑的神情,到底是走江湖、耍把式的货色,个人武技出众又怎么样,作战是士兵们团结协作的游戏,像他们这般与普通的散兵游勇有什么区别,只能任由裴行方等人肆意宰杀。
振奋之余长孙嘉庆还亲自弯弓,一连射杀了十余人,簇拥在身边孙伏伽等人都连连叫好,高声赞曰:将军神射。
“这算是什么,想当年本都督随殿下西征吐谷浑,匹马纵横于万军之中,大口喝酒、大块吃肉,那才痛快!可惜,没赶上北征那样的大战,没赶上勒石燕然这样的盛世,这官当的再大又何意呢!”
“孙使君,裴行方这小子有福气,不仅得遇明主,更是以战功一雪前耻,这就是气数,张浙那小子就没这么好的福气了,出身高贵又怎么样,还不是身死魂灭为天下笑。”
任谁都能看出来,太子是在栽培裴行方,所以东宫就只派了他一员将领参战,其他的人员大多是洛阳军府和大理寺人,能得到这样露脸的机会确实是他祖上八辈子积德。
可张浙呢,擅自率兵出击,违背军法,轻敌冒进,其罪当诛,死了也白死,就算他想在太子那说点什么,这嘴也张不开啊!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投资好文】,看书还可领现金!
说到动刀子,孙伏伽一起捆上十个也不是长孙嘉庆的对手,可要说到察言观色,他这大老粗还不是个儿。
茅山术之捉鬼高手 小声长谈
心另神会言道:“都督,本官虽然是文官,但也多少也在朝廷听一些同僚说过临阵之道,这世上没有将领敢说自己打的每一仗都能赢。”
“张中郎将少年意气,难免心高气傲,可他这报国之心却是真的,且落入贼子之手宁死不屈,看在这个份上再大的过错都可以原谅!
不如这样,这边完事后,下官去殿下那求个请,保张将军一个阵亡,如何,总得让小将军入土为安吧!”
哈哈……,“孙使君是好人,这个人情,本都督记下了!”,话间转身对身后的副将言道:“传令,把剩余的兵马全部压下,老子要在今天落日之前,坐在里面数金子。
另外,告诉崽子们,多照应下大理寺的兄弟,那些秃驴都是阴损的亡命徒,什么下三滥都能干出来。”
礼尚往来嘛,孙伏伽的审案子,抓毛贼还行,可说到这样的阵势,经验就未免不足了,人家大理寺卿都答应帮忙说话,他还能不知趣吗?
再者说,这台阶也就东宫之外的人说合适,而且能在太子那过关,不用担心落下口实,眼前的这些人中,还有比他孙伏伽更合适的人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