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fzb9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227、借銀子推薦-n6pzl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
王坨子嘿嘿笑道,“这是我三和官兵的事,姑娘你还是赶紧走吧,这里马上要是被划成军事禁地,到时候你想走恐怕也不成了。”
他对叶秋和瞎子几乎有一种盲目的信心!
“日你个仙人板板!”
呛啷一声,谢九云的剑出鞘,王坨子吓得往后躲开了老远。
无限沉沦 故蜀未归人
“姑娘海涵,他就是这个性子,并无恶意。”
济海冲着王坨子点点头后转身就走了。
重生後奇遇
谢九云瞪了一眼王坨子,气鼓鼓的追上了济海。
皇帝好多啊
张勉等人在紧锣密鼓的在搜寻蒋侃与乌林,善琦等人也没闲着,自从多了岳州和洪州,他们的压力就更大了。
修真之天尊
岳州和洪州虽然经历了连年战乱,但是两地的人口加在一起依然有一千多万!
以前为人丁稀少发愁,现在为人多睡不着觉。
这些人都是要吃饭的!
一旦没饭吃,离再次造反就又不远了!
汉末召虎 秋风知了
林逸抱着茶盏,看着一众愁眉苦脸的老头子,笑着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怕个球,慢慢来,不着急的。”
“王爷,”
善琦终究说不出王爷英明的话来。
果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他清了清嗓子道,“按照王爷的意思,眼前岳州、洪州休养生息,倒是无不可,但是这粮食、银子愈发不够了,下官亲自去了梁家、王家,他们没有再继续借银子的意思。”
“找杜三河借去,”
林逸笑着道,“效忠于本王,光靠嘴上说的吗?
否则的话,本王可其为待价而沽,首鼠两端。”
“是。”
善琦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应了。
反正和王爷动动嘴,他们跑断腿。
林逸又道,“本王说免赋税是免了百姓的近两年田亩税,可没说免商贾的税,白云城的这帮子王八蛋是不是能去的都去了?
给他们免税他们也不会给百姓实惠,所以啊,商贾的税该怎么收还得怎么收。
还有,就是本王修了这么多路,这路不能白走,得设钞关,哪怕是进士、举人一样收,具体怎么收,你们自己商讨一下,既不能多收,也不能少收,便宜了他们。”
“下官回头就去办!”
善琦激动的眼泪水差点出来了。
这位和王爷的脑袋终于开窍了,不再搞什么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藏富于民”。
林逸叹气道,“实在不凑手,就让黄四方挪挪窝吧,南州丰饶之地,富得流油,不能由着他继续祸害了,多少留点家底,也好接济一下咱们。”
眼前情势如此,他也没有必要照顾朝廷的颜面了,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了。
“王爷说的是,”
何吉祥大声道,“下官立马就飞鸽传书与沈初!”
三和一万多大军就走南州,眼前直接赶走黄四方与赵立春最好,省的日后麻烦。
致我們未曾妥協的青春 喬花娜
林逸点点头道,“等南州平定了,想办法把庆王和渭源郡王这些老东西请回来,他们手里可有的是钱。
钱在他们手里只是个数字,不能让他们给浪费了,浪费可耻,放本王手里可是钱生钱。”
善琦道,“王爷,下官还有一事未禀报,洪州的贵戚不少已经回去了,据袁步生来信说,他们想要回原本的田地。”
權柄
“怎么不美死他们?”
林逸冷哼道,“能让他们回去,发还宅邸,已经是给他们面子了,明着告诉他们,他们只有孝敬本王的义务,没有跟本王讨价还价的权利。
还是严格按照人头算,每人不得超过五亩地。
跟袁步生和周九龄说,他们给别人面子,乱了法纪,本王就不会给他们面子。”
“是!”
众人异口同声的应了。
林逸等他们退下去后,望了望落下山的太阳,走出了屋子,继而由着院子走到了大门口。
方皮拿着一瓶酒盘坐在门口,时不时的抿上一口。
林逸揶揄道,“天天只知道喝酒,难怪功夫不长进。
你看看洪安喝酒吗?”
方皮低着头道,“她不喝。”
林逸道,“人家不喝酒,功夫就比你好。
崔耿仁喝酒吗?”
方皮道,“他喝酒,喝的比我还多。”
林逸道,“人家武功好,才有脸喝酒,你武功不好喝什么酒,哪里来的脸喝酒?”
方皮不服气道,“和尚他不喝酒,功夫也不好。”
林逸没好气的道,“人家知道自己功夫不好才不喝酒的,你也多跟着学学。
阴阳猎鬼师 乌啼霜满天
酒多贵啊,少喝点,想办法存钱,以后好娶个媳妇,瞧瞧本王这真是操心劳累的命,真让你们这些崽子给气死了。”
说完摇头晃脑的走了。
明月和紫霞掩着笑着跟了上去。
重生极权皇后
受了打击的方皮幽怨的看着崔耿仁道,“你不仗义,王爷来了你也不说。”
崔耿仁见林逸走远了把酒壶从怀里掏出来,笑嘻嘻的道,“说了也晚了啊,你根本没机会藏。
我刚才看见总管朝我瞪眼了,吓死了,看来以后不能在这喝酒了。”
方皮朝着崔耿仁伸手道,“拿过来!”
“干嘛?”
崔耿仁不解的道。
方皮道,“你忘记了,说好今天还钱的,过几天瞎子就要回来了,我还得还他钱的。”
崔耿仁涨红着脸道,“再有几天我哥哥就要发月钱了,还能差你的?”
他哥俩倒不是吃穷的,纯属的因为喝穷的。
现在粮食紧张,酒价都不自觉的上来了不少。
方皮赌气道,“哼,说话不算话。”
崔耿仁讪笑道,“要不咱俩找洪安借一点?
她一个姑娘又没花钱地方,听说捕快的月钱也很多的。”
“要是敢欺负她,我非打死你俩这小王八蛋,本事没有,算计人倒是挺厉害的。”
方皮与崔耿仁循着声音回过头,看到站在门槛上的文昭仪吓得魂飞魄散,低着头不敢再说话。
職場美女保衛者
洪总管打人基本都是皮肉伤,偶尔吐吐血,也没什么大碍,养些日子就能照样活蹦乱跳。
文昭仪打人皮肉完好,但是五脏六腑跟绞碎似得疼,没有一两个月别想着好。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看文基地]
和王府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宁得罪总管别得罪文昭仪。
文昭仪冷哼一声,拉着手里的小姑娘出了大门。
方皮与崔耿仁这才敢大口喘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