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354,雪鴞:第二章(4)推薦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边谋爱边侦探
3
“经过法医鉴定,姜洁白肚中的孩子确实不是你的!孩子的父亲……另有其人!”关晓对着隔桌坐着的邓长志郑重地说道,语气中夹杂着遗憾,他是男人,懂得眼前年轻人内心的伤有多深。
“我们很恩爱,洁白绝对不会背着我,怀上别的男人的孩子,肯定是你们那里搞错了。”邓长志没有底气地说道,那是害怕面对现实的垂死挣扎的语气。
关晓和邓长志隔桌面对面谈话,是在警局的审讯室里。
邓长志感觉像是犯人一样正被警察审讯,所以很是不自在,眼神游移不定。
但关晓并没有摆出审讯犯人的口吻,免得给他压力。目前警方没有任何证据表明邓长志是嫌疑人,尽量轻言轻语地跟他说话,缓和压抑的氛围。
关晓把邓长志带进审讯室说话,是因为警察局没有多余的房间供他们谈话,不想给他精神上造成了不小的困惑。
“我也是不相信孩子不是你的,所以我特地嘱咐医生一定要慎重鉴定。很遗憾……孩子的确不是你的。你说你和姜洁白同居了三年,虽然没有领取结婚证,但过的就是正式夫妻生活……”
关晓不自在地揉了一下鼻子,抢话道:“你不要再说了,我们虽然过着夫妻生活,但孩子不是我的,”一脸沮丧,“你接下来是不是要这样说?”
关晓双手放在展开的记录本上,凝视着邓长志没有血色的嘴唇,问道:“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邓长志蠕动没有光泽的厚唇,近乎呜咽,“我除了绝望,还能有什么看法!”
“上次我让人通知你,姜洁白肚中有胎儿,你说你不相信姜洁白已经怀孕两个多月了,意思就是姜洁白还活着的时候,你不知道他怀孕了?”
邓长志沉声道:“嗯……是的。”
关晓敦促道:“你仔细想想,姜洁白生前有什么表现,现在想来,其实她是知道自己怀孕了的。”
木叶墨痕 墨渊九砚
謫 仙
邓长志痛苦思量了一下,说道:“我现在脑子里一片空白,我想不起来,她有什么表现,她发现自己怀孕了。”
姜洁白死亡之前有知道自己怀孕吗?
女人怀孕最明显的特征就是停经,三个月后会有妊娠反应,比如乏力,恶心,让人感觉像得了大病,但妊娠反应的轻重,因人而已。就算姜洁白没有来得及感受妊娠反应,或者妊娠反应轻的可以忽略不计,但例假两个月没有来,她应该会有所察觉吧!这时,她肯定会担心自己身体是不是出了毛病。女人都很看重每个月月事是否正常的,若她们发现不正常,应该会跟亲密的人说吧!如果姜洁白自始没跟邓长志提起过月事没有正常来临,是不是她知道自己怀上了别人的孩子呢?
“你和姜洁白同居,晚上做那种事的时候,有防护措施吗?”关晓道,“我的意思是你们准备要小孩吗?”
邓长志如实道:“有防护措施的,我们还年轻,事业正在上升期,我们打算30岁要小孩。”
邓长志无助地抿了抿嘴,补充道:“虽然有防护措施,也会意外怀孕。”他这样说,还是不甘心姜洁白肚中的孩子是别的男人的。
关晓想知道姜洁白的月事情况,委婉地问道:“姜洁白的身体怎么?我指的是女人方面的身体。”
戰 錘 巫師
邓长志万万没有想到,眼前的警察不跟他问一些可以抓到凶手有关的问题,净问些他觉得莫名其妙的问题。
末日大游戏系统 易如事
“她很健康。”邓长志简单地答道。
平凡修仙路 天纵
关晓直白地问道:“她的月经正常吗?有不有不规律的时候?”
邓长志道:“你不是医生,又不是要给人看病,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问,但还是那句话,洁白的身体很健康,月经从来没有不正常过。”
这意味着姜洁白失踪死亡前,可能知道自己怀孕,而且不是男友邓长志的,所以才没有跟亲密的男友,说自己月经不正常的事。是不是就此可以推论,凶手选择杀害姜洁白不是随机的,是有目标性。马玲也怀了孩子,两个受害者的这个相同点,说明了她们的死亡,可能跟孩子真正的父亲有关系。虽然马玲的孩子是否是他正牌男友的,没有确定,关晓对于这个情况,他有不乐观的预感,马玲的孩子也不是她正牌男友的。
关晓把记录本合上又打开,严肃地说道:“我们警方能够很快确认姜洁白的身份,是因为她失踪时,就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她失踪死亡跟五年前马玲的悬案有着密切关系,不,应该说有着太多的相似处。”关晓专注地望着邓长志绝望的双眼,“媒体报道说,姜洁白失踪前,有在书房窗子的玻璃上看到雪鸮的血脚印,上面有三个字‘去死吧’。马玲失踪前也收到过这样的死亡信息,所以媒体才把姜洁白的死亡和马玲失踪谋杀联系起来,还没有确认姜洁白已经死亡的情况下,大家就在纷纷猜测,姜洁白是不是已经遇害了。都是因为姜洁白失踪前,跟马玲一样,收到了雪鸮的死亡信息。所以希望你能如实地提供我们线索。”
邓长志恍惚道:“主要指那方面的线索?”
关晓道:“男女感情上?”
邓长志道:“姜洁白怀了别的男人的孩子,你认为是她背叛了我?你是不是要强调这一点?”
关晓遗憾道:“现代科技就是这么残酷,非常简单地就印证了孩子不是你的,孩子的父亲另有其人。”
邓长志失魂落魄地无神地望着关晓,“你认为姜洁白不检点?如果你这样想,你就错了,她绝对不会做出对不起我的事,首先我们爱的很深。再者,我了解她的人品,她不会脚踩几只船,玩弄感情。”
关晓安抚道:“但也可能像姜洁白的母亲说的那样,她是一个乖女孩,只是社会上总有一些像蠹虫一样令人可恨的人,会强行侵犯女孩,导致女孩的人生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