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1ibz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我老婆是大明星-第六百三十章 善意-uag1x

我老婆是大明星
小說推薦我老婆是大明星
“果然上热搜了。”
陈然关上微博笑了笑。
现在还没到第二天呢,信息时代新闻传播速度太快了。
网上还是各种猜测张繁是不是结婚,都被新闻带歪,不少人跑去她的微博求证。
刚才林帆婚礼的时候,也有不少人拿着手机在拍,估计也会放到网上,到时候事情就会明朗。
一来二去,这微博又会满是张繁枝了。
不知道多少人想上热搜而不得。
记得有个老牌明星,每次宣布大事的时候,总会遇到其他的突发事件,次次止步热搜第二,头条就没他的份,要他看着张繁枝现在的情况,不知道心里会咋想。
陈然听到导航播报前方路况,知道堵车了,便放缓了车速,跟在了车流后面进入缓行状态。
看着外面车水马龙,陈然心里想着,“也不知道枝枝到了没有。”
张繁枝在他前面走的,因为认出来的人不少,一番合影签名之后,就在保镖的拥簇下离开。
事实证明陶琳有先见之明,提前叫来保镖确实明智,毕竟是在酒店,一番哄闹引来的人不少,走的时候还磨蹭了不少时间。
陈然没跟他们一起,在逗留一阵之后才离开。
趁着前面没动的时候,陈然拿了手机发消息过去。
片刻后收到消息。
“堵车,刚到工作室,你先回家。”
陈然问道:“回哪个家?”
张繁枝刚回到工作室,陈瑶也在她身边,刚才一起回来了,见到消息过来,抿了一下嘴回道:“随便。”
消息刚发过去就见到回复,“那我等你。”
回哪个家不言而喻。
“嫂子,你又上热搜了!”陈瑶跟旁边喊道。
张繁枝顺手将手机摁黑屏,问道:“什么上热搜?”
陈瑶笑道:“这些媒体说你疑是结婚,跟这儿瞎写,你看这里。”
张繁枝看了看,眉头蹙起,说道:“小萱,你去叫一下琳姐。”
陈瑶忙说道:“萱姐和夭夭姐去买咖啡了,我去叫吧。”说着站起身去找陶琳。
张繁枝趁机拿出手机,回了一个‘嗯’字过去。
见到发送之后,这才将手机黑屏。
陶琳噔噔噔的过来,问道:“怎么了?”
看花万千朵盛开 菜花有才华
张繁枝说道:“琳姐,把热搜撤了吧。”
陶琳满脸问号,“为什么啊,现在不是挺好的吗?你是担心会被人带节奏?放心吧,我一直让人盯着,不会出问题。”
“这样不好。”
“有什么不好的,不知道多少人想上热搜呢!”陶琳都有点不懂。
秦時明月星月
仔细看了看,网友都是关心她的事儿,这种热度高昂,多少人求之不得,怎么就不好了。
“一点小事都上热搜,会让人感觉过度营销,我也不需要这些热度。”
张繁枝说道。
陶琳仔细想着,她到是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
过度营销说不上,而且绝对是好处大于坏处。
但是看着张繁枝坚持,只能说道:“行吧,就按你说的来。”
张繁枝点头道:“我现在新专辑正上线,有宣传就够了,这些没必要。”
确实不是她们主动营销,可对于很多网友而言,这就是故意炒作。
随便一件小事都会上热搜,时间长了别人不反感她自己都反感。
张繁枝不是偶像,并非单纯的流量明星,她更喜欢用作品说话。
陶琳仔细琢磨,也觉着是个这个道理。
现在张繁枝还缺名气和热度吗?
显然不缺。
没必要连这点都利用上。
她让人去微博发消息解释,顺带打电话请人撤热搜。
陈瑶在旁边看着,眼睛微微亮堂。
希云姐这是活成了她想要的样子。
……
网上本来很多人在讨论张繁枝结婚的事儿,各种猜测都有。
“应该是真的吧,年初就订婚了,现在结婚不是正常吗?”
“不过这样私密结婚我是没想到的,之前恋情公开,求婚也公开,我还以为希云结婚也是公开。”
“感觉不像啊,你们看这衣服,明显不是婚纱。”
“但是其他图上婚车都有了,那新闻上都说了,记者现场见到,总不会假。”
“不对不对,这不是婚纱,更像是伴娘服。”
“……”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看文基地]
在网友议论纷纷的时候,忽然见到热搜缓慢下降。
原本话题居于高位,可十分钟一个名次,短短时间已经跌到了排行榜最后,直到消失在热搜榜上。
这下某些网友顿时炸锅。
“看吧,我就说是真的,都撤热搜了!”
古剑二晨光照影
“如果不是真的,怎么可能撤热搜,这些明星对于上热搜热衷的很,这么好的炒作机会,怎么可能放过!”
国家命运:中国未来经济转型与改革发展 吴敬琏
“可那明明是穿伴娘服。”
“但是希云撤热搜了,不结婚她撤什么热搜?”
“……”
农民神医 牧月
仍然有很多人不相信张繁枝会悄悄结婚,那照片看起来也不像是婚纱。
可撤热搜的举动确实没想通。
就在大家争论不休的时候,张繁枝的微博上,总算给了解释。
配上的是张繁枝和新娘小琴以及其他伴娘的合照图,并且附上新婚快乐的祝福语。
随着这张图片出来,算是真相大白。
不少人直接把枪口对准那些转发的媒体,“都什么媒体啊,想要整大新闻就这么张口就来?”
“把人家张希云被结婚了,也不怕被起诉吗?”
相魏
“该死的媒体,为了热度连脸都不要了!”
随着微博上的解释出现,热度开始逐渐下降。
有些明星见到这一幕,都有点想不明白,送上来的热度都不要,这得多傻?
可是仔细一想,人家张希云还真不却这点热度。
自从新专辑开始发布,她上热搜的次数可不少了。
想到这儿,不少人心里都开始泛酸。
这可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
……
这事情本来就该告一段落。
但是在第二天张繁枝刚到工作室的时候,发现自己又上热搜了。
陶琳见她看过来,顿时摆手道:“别看我,昨晚上已经撤了。”
昨晚上当时就撤了,热度都压了下去,可这次起来的,不是昨晚上的新闻。
在小琴的婚礼上,张繁枝和陈然合唱了一首歌。
当时现场很多人拿了手机录像,发在了自己的短视频上,经过一晚上的发酵,这视频火了。
单纯合唱,那多正常。
可这是张希云以及她的未婚夫,演唱的还是没有发布过的新歌,能够火起来实在再正常不过。
那也不仅是她,就连陈瑶未发布的新歌《最美的期待》同样蹿红。
张繁枝点开微博,看了一眼视频,也不知道这人用的什么手机,录制的还挺清晰。
台上她和陈然清晰可见,歌曲也录制的很好。
傳說中的白光明城 漂漂愚夫
除了旁边稍微嘈杂外,不管是灯光还是歌声都挺清晰。
下面的评论非常多。
“这CP也太可了吧,这神仙颜值,这神仙合唱!”
“好气啊,我家就住在这旁边的楼上,听到有人唱歌,还觉得好听,要知道是希云和她未婚夫,我怎么说也要下去看看。”
“求歌名,求歌名……”
总裁:亿万契约过期啦! 小熊哭了
“这好像是希云的新歌,和陈老师合唱的,还没有发布,因为是在朋友的婚礼上送祝福唱的,诸位准备好钱包等着吧。”
“哇,没想到希云的未婚夫这么帅,我的天,而且唱歌还这么好听,太般配了。”
“人家不只是唱歌好听人长得帅,歌也写的好,希云大部分的歌都是陈老师写的,这不是般配,而是天作之合!”
“……”
张繁枝跟那儿看着评论,嘴角不自觉的向上勾起。
陶琳跟旁边瞅着她这模样,问道:“那这热搜,要不要也撤了?”
“不用。”
缠绵不休之坏蛋老公别吃我
“怎么又不用了?”陶琳问道。
张繁枝边翻评论边说道:“这是跟新歌有关,就当是新歌的宣传,就这样挺好。”
陶琳暗地里撇嘴,难为你还能想到这么个理由。
因为有陈老师就因为有陈老师,还扯出啥新歌相关来。
呵呵。
枫林树下之别哭笛子 心酥可心31
不过张繁枝不撤,她也乐见如此。
倒是陈瑶的《最美的期待》,现在还没有正式发布,只是在小琴的婚礼上唱一遍,突然的走红让陶琳有点措手不及。
张繁枝和陈然火是在微博上,因为讨论的人多。
那陈瑶的歌火是在现象上,一个晚上时间,各个短视频上就转载开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首歌确实比张繁枝的更火。
陶琳想了想说道:“你先乐着,我去公司找人开个会。”
“什么?”张繁枝挑眉道。
陶琳道:“我说你先坐着,我去开会!”
张繁枝看了她一眼,收敛神色,一本正经的翻着手机。
陶琳心里嘀咕一声,连忙打了电话给柳夭夭,让她带着陈瑶过来开会。
歌曲的走红显而易见,眼看着又是一首要全网火起来的歌,那不可能浪费了。
说起来陈老师也确实厉害,他替陈瑶写的歌,就抓住了很多听众的胃口,每一首都能够蹿红。
从陈瑶没出道前的两首,再到现在出道后的几首歌,每一首都是全网大火,说不上是现象级,可那一时的热度,绝对是无人可挡。
这首前景同样好,再按照计划来宣传上线肯定来不及,怎么也得先把歌先发布了。
昨晚上陶琳想到小琴结婚,心里感慨颇多,导致都没怎么睡好,可是今天把所有的想法都抛在脑后。
张繁枝,陈瑶,卓奕。
公司就这三个人。
张繁枝不用说,顶尖一线的名气,甚至已经超出了,天后实至名归。
陈瑶从出道到现在,几首热歌,今年的最佳新人不说提前锁定,但是入围是肯定的,绝对是很耀眼的一颗新星。
至于卓奕,好声音之后热度有所下降,可天赋在那儿,等到陈老师写给她的歌发布,估计又能拉起一波热度,未来同样的可以期待。
希琳音乐确实只是一个小公司,可说上一句未来可期,那是一点都不过分吧?
……
陈然今天没什么事儿,就到了便利店看看。
坐了一会儿,发现店里生意很不错。
“主要是地段好,这地方当初老张一起看,他眼光确实很好。”陈俊海笑道:“照这样下去,我和你妈都快忙不过来了。”
陈然道:“忙不过来就请人帮忙,可别累着了。”
“那倒是不累,要是以后都能稳定住,我和你妈打算等本钱出来就琢磨弄一个分店试试。”
陈然倒没想到父亲竟然连分店都想安排上了,忙道:“别,你们二老都这年纪了,不用这么累。”
“什么年纪?不少人在我这个年纪人家还创业呢,现在也只是说说,等到时候再看。”陈俊海心里是有想法,却也只是随口说一声,现在可还没有回本呢。
陈然本来想劝父亲别折腾,现在大部分人都是网购,实体经济被冲击的厉害,便利店生意好是因为位置原因,换个地方也不一定有这么好了。
可转念一想父亲当年因为开厂倒闭,做事情都变得谨慎许多,真要是再开的话,那犹豫的样子还不定能开起来,说不定时间一长就淡忘。
跟父亲聊着天,谈了谈结婚的事儿。
没聊多久,陈然收到了胡建斌的电话。
“陈总,召南卫视放人了。”
胡建斌的声音颇为高兴。
他虽然出来了,团队一直被卡着,心里也不痛快,现在总算是舒爽一些。
“真的?”
陈然稍微意外。
林帆结婚的时候遇到马文龙,对方可没给他好脸色,怎么回去就琢磨放人了?
“王宏他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听说马总监亲自过来跟他们谈话,说是希望以后有合作的机会,估计是知道留不住了。”胡建斌摇头道:“你说这,他要是早点放人还留个情,这样故意卡着弄得不少人心里不舒服,不明白弄这一出是什么意思。”
陈然却琢磨出点意味来了。
召南卫视高层发生一些事情,现在梁远失势,台长也因为某种原因估计要退了,其他副台长和马文龙关系都不错,现在释放善意,这大概是想着以后要跟公司合作?
这只是陈然的估计,具体怎样还不知道。
不过想合作的话,可能性不大。
就陈然他们这点团队,光是彩虹卫视都有点供不应求,更别说其他电视台。
“行,等他们过来,咱们就开个会。”
胡建斌团队,再加上以前挖的以及这段时间面试的,整合一下又是一个新团队。
可以开始做新节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