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cq0f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我在絕地求生撿寶箱》-第三百四十二章:無端指責展示-ldfjn

我在絕地求生撿寶箱
小說推薦我在絕地求生撿寶箱
“滥竽充数?”段玉成看着戴昊焱拿一副雀跃的模样。
心想,这货又要搞什么幺蛾子?
本身听完段玉成的话就有些愤慨的文协人等自然是直接出口。
刘老插嘴道:“滥竽充数!自当全国通报,永不录取。”
这个通报自然就是不好的通报了嘛。
在全国人民面前让你丢人,不可谓不狠啊。
即便是互联网具有健忘症可是知名的文协,出版社可是记得门清。
在怎么请水军洗地,这污名可是洗不掉的。
“该当如此。”段玉成笑道:“可有和要说?”
“自然要说!”戴昊焱扶了一下眼睛,看样子是信心满满。
走上台来,毫不客气的直接将段玉成的话筒抢过去。
冷笑一下,让段玉成莫名其妙?
咋滴?记吃不记打?还想来搞我?
却看戴昊焱文质彬彬的朝着评委们鞠躬。
即便是人品低下,可是这作风却让评委们点了点头。
都说刘备是假君子,是小人。
是伪装出来的。
可是人家伪装了一辈子。
那么足以让你称他为一声君子。
“各位老师们,学生们,实不相瞒!我是魔都文协戴会长的孙子。”
“总听爷爷说,年轻人啊,不喜欢这一套了。”
“西方那些玩意才是正统,再过些年啊,就要把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忘光了。”
“我呢生是龙国人,死是龙国魂,又是魔都大学诗词社社长。”
时空帝王攻略
“自然也想为爷爷尽一份绵薄之力。”
“于是便有了这场中秋表演和诗词大会。”
众人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个事情啊。
这样一说的话这诗词大会和中秋晚会能举办也是有戴昊焱一份功劳的。
而且这个家伙的头七,来头不小啊,是魔都文协会长的孙子。
啧啧啧,放在古代那就是大儒亲传嫡长孙啊。
三生三世之神女传说
就连评委老师们也都惊讶了,这家伙藏得狗生的。
不过当大家抬头去看魔都大学校长的时候。
这才发现这家伙一点也不惊讶。
合着人家早就知道?
在一寻思这家伙刚才给戴昊焱的分数普遍都是偏高。
本以为是魔都学生偏袒一下呢?
元始大帝 夜轩君
感情是卖好呢?
其他的评委嘴角抽搐…无言以对。
心想,这家伙真是老奸巨猾。
台下的学生也是都有些惊讶,很快都安静下来想看这个货还想说什么。
“虽然是第一届,可是应该装严肃穆!”
“而且我相信之后还会有第二届第三届,乃至一百届!”
霸刀之一叶轮回 微笑stars
“一届总比一届强!总会传承我们龙国诗词之美,传承古典文化。”
这家伙别看一肚子坏水,喜怒憎恶都表现在脸上。
但是这家伙这张嘴确实不得了。
果然有点本事的。
上来这三板斧,第一斧头告诉大家这东西有他的功劳,不要哔哔。
第二斧头不说别的就单单说这对于诗词大会的赞美吧。
传承百届。
你听听想不想当年始皇帝一样,雄心勃勃的传承万代!
这下参加第一届的不管是学生还是评委总会青史留名的吗。
第三斧头则是往龙国文华传承上。
实话说,因为诸多原因却是不尽人意,人就是这个心思。
你在不喜欢也要憋着,不然扣一顶断绝传承,崇洋媚外的帽子上来,那可就不好了。
这下好了,台下终于是安静了,可以听他哔哔了。
却看这小子,话锋一转,从温柔笑脸直接变的铁青,憎恨。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小子的头上戴着绿油油的帽子呢。
“但是!如此宏伟的地方却进来了一个滥竽充数,还沾沾自喜的家伙。”
“这个家伙全文抄袭别人的诗词到也罢了,竟然还将其美名为自己所写。”
“无耻之程度,我亦有不…咳咳…我见了都很生气!”
嗯…怕是你的见了都觉得比不过?
说漏嘴了?
“而这位正主,此时还毫无干系的坐在台上,听着大家的吹捧,呵呵…”
“心理素质够硬的啊。”
戴昊焱冷言嘲讽了好一阵子。
又是扣上大帽子,又是那什么文化说事,总之给大家一种这种事情不能善了的表现。
等他说完之后,
魔都大学校长也是认真的点了点头。
“戴昊焱同学,你说的都没错。”
“但是你如果无端指责参赛选手,导致今天的中秋汇演搞砸,那休怪我秋后算账。”
“我建议你接下来说的话慎重一些,最好那证据说话。”
“否则我们就沦为全国人民的笑柄了。”
老狐狸就是老狐狸,滴水不漏。
先潜移默化的告诉你不要无端指责搞事情,不然我搞你别怪我没提醒你。
接着又像是给个台阶或者是表明自己的立场一样。
閃婚總裁契約妻
告诉你没事,只要有证据那你随便搞。
掛劍懸情記 司馬翎
反正这个中秋汇演现在名声还不响亮,你要真能搞得响亮,那我服你。
戴昊焱笑了笑,点头道:“这个自然,我也不是胡搅蛮缠之徒。”
“今日说了这么多,自然是希望大家严惩此人,而且我手中是有证据的!”
“这个人!就是!”
众人侧目,不由得屏住呼吸。
段玉成眉头一皱,看着这个家伙铺垫了一大堆,应该是矛头直指自己。
可是,你真可以吗?
自己的那些诗词那都是系统给自己的,纵观现在文华历史可是一个都没有。
苏怜星自然也没有往段玉成身上联想,还是笑吟吟的。
“就是诗词双第一的段玉成!”
众人哗然,全场议论纷纷。
本想直接叫骂,可看着戴昊焱正襟危坐,似乎很自信的样子。
而且人家说了有证据,不放先等他说说证据是什么。
“戴昊焱,说话可要讲证据,不能无端指责。”魔都大学校长的脸色不大好看。
再怎么说段玉成也是魔都大学的人,你两算得上是一家人。
什么事情不能关起门来说?非要在这里闹?
不管谁赢谁输还是如何,总会让自己面子上无关。
“自然是有证据的。”戴昊焱没听出画外音,轻笑一声。
转头看着一脸无所谓甚至有些困打着哈欠的段玉成道:“段玉成同学,介意我问你几个问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