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小说 偷香竊玉 起點-第812章:爭取熱推

偷香竊玉
小說推薦偷香竊玉偷香窃玉
陈英名选择跟,让我心里很复杂,他是个老狐狸,拽着谁,都能咬一口。
上次的事,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现在知道我有所图谋,所以就跟过来,用他,就得防着他。
陈英龙走到我身边,伸出手,他说:“合作愉快。”
我伸出手,握着他的手,我说:“合作未必愉快。”
陈英龙笑了笑,松开手,直接走出去,我立马说:“你对我啊姐,到底是真心的,还是利用她?”
陈英龙回头看着我,他说:“这件事,我没有义务回答你,如果想知道,应该是当事人来问我。”
我深吸一口气,他没有再多说什么,直接离开了。
我坐下来,很头疼。
张北辰抽着烟,喝着红酒,他跟我说:“当我第一眼见到这个人的时候,我以为是陈汉生复活了,我当时这只手,很疼啊。”
张辉说:“阿爸,大不了再杀一次。”
无敌修仙圣医 叶大侠
我看着张辉,他真的狠辣,但是张北辰却挥挥手,他说:“我总有一种感觉,我的宿敌,又回来了。”
我无奈的笑了一下,我说:“如果,他真的就是明明白白的敌人,那么,事情就很好办了,但是,可惜,不清不楚的,他跟我啊姐的感情……”
张辉立马说:“你就是对女人的感情太多了,男人做大事,需要心狠手辣,该舍弃的,就要舍弃,一将功成万骨枯,等成功之后,想要多少女人得不到?”
我摇了摇头,但是我没有反驳,张辉是张北辰的儿子,他是枭雄性格,而我,不是要做枭雄,所以我不同意,但是,我不反驳他,因为那是他的路,我没有资格去评判别人的路到底怎么样。
张北辰看着我,他说:“如果,陈英龙真的跟我们作对,你打算怎么办?”
我狠狠地喝了一口酒,怎么办?
我说:“啊姐决定怎么办,我就怎么办。”
张辉刚想说话,我立马放下杯子站起来,我说:“没有啊姐,就没有我。”
双世的恋人
我说完就走,张辉立马说:“那个女人,比阿爸还重要吗?”
我停下脚步,无奈的笑了一下,我说:“为什么一定要比?我觉得同样重要,如果一定要选一个,我只能选啊姐,没有为什么,只有必然。”
我说完就推着余安顺离开包厢,离开东方大酒店,我上了车,坐在车上,三猫开车带我们回瑞城。
车子开回蓝海酒店,我直接下车,看着一家人都在吃饭,或许,没有想到我会回来,所以,所有人都很惊喜。
康叔赶紧给我们添了一双筷子,我们坐下来吃饭。
家里的饭菜,永远是那么香甜。
柳龙这小子也在,他牛气的不得了,笑着说:“兄弟,我准备跟杜璇结婚了。”
我看着他端着酒杯跟我敬酒,我就碰了一杯。
他有点奇怪的看着我,问我:“不对啊,你怎么不反对啊?”
我看着杜璇,我说:“又不是跟我结婚,我为什么反对?”
我说完所有人都笑起来了。
柳龙立马嘿嘿笑着说:“也就是说,你不反对了?我就说嘛,我也是青年才俊,年纪轻轻,就是百亿级别的大老板,你阿哥没理由反对的,是不是?”
灵异小队之尸声阵阵
杜璇看了我一眼,有些害羞。
直播之无敌西游
我喝了一口酒,吃了一口菜,杜璇问我:“阿哥,你真的不反对吗?”
我说:“你不想嫁,不想嫁你就说,我保证让这小子没想法。”
崩坏中的夜鸦 咕鸽咕
杜璇立马看着我,意外地说:“阿哥,我愿意嫁,我敬你一杯。”
我看着杜璇,其实挺抱歉的,如果不是我,我表妹应该早就跟柳龙结婚了,这门婚事,是我硬生生打散的,但是幸好,我及时弥补回来了。
我说:“一起。”
柳龙立马端起来杯子跟我碰了一杯。
我喝了一杯酒,我说:“结婚了之后,你要是对我表妹不好,我请你到小勐拉吃三件套。”
柳龙立马说:“不敢不敢,您是谁啊?我哪敢啊?”
我笑了笑,我妈特别高兴,他说:“哎呀,真好,咱们家,总算是要添一桩喜事了,你爸在天有灵,应该能瞑目了。”
我笑了笑,回头看着我爸的灵位,我深吸一口气,放下碗筷,走到我爸灵位前,拿出来一炷香,点着了,给他上香。
爸,我马上就要给你报仇了,你保佑我,旗开得胜,如果我有什么不测,希望你,能让我的家人,爱人,孩子,平平安安的。
我说完就鞠躬,把香烛插进去。
我没有多说什么,直接上楼去,全家人看着我,都觉得很奇怪。
到了楼上,我站在镜子前,看着我的长发,看着这一年来,我的变化,我的眼睛的,我的眼神,我的脸庞,都变了,变得,饱经风霜。
我摸着镜子里的我,仿佛里面的人,不是我,而是另外一个人一样。
这个时候门打开了,我看着龚菲走进来,她走到我面前,问我:“怎么了?”
我说:“没事。”
龚菲拥抱我,亲吻我的脸颊,她说:“我太了解你了,我知道,你有事,你心里藏着大事呢,告诉我好吗?别让我提心吊胆的。”
我说:“真的没事。”
我说完就躺在床上,龚菲坐在我身边,她摸着我的脸颊,她说:“每次,你要做大事的时候,你都会沉默,安静,眼睛里藏着风暴,很可怕,你越是安静,越是沉默,就代表,你要做的事,就越大,越可怕,越没有后路。”
我看着龚菲,她确实很了解我,我深吸一口气,我说:“我要报仇,给我爸报仇。”
龚菲立马趴在我的胸口,她问我:“对方,很厉害吗?”
我笑着说:“不知道,但是不管怎么样,我都得做,他改变了我一生,让我彷徨,痛苦,挣扎,让我经历了失去……不要阻止我。”
龚菲立马看着我,她欲言又止,我摸着她的脸,她突然说:“龙瑶跟朵朵,马上要上一年级了,他们的开学典礼,需要父母一起出席,你会去吗?”
她说完眼泪就掉下来了,一滴滴的掉落在我的胸口。
我笑了笑,我说:“争取。”
她什么都没说,立马撕扯开我的衣服,把内心所有的渴望。
都发泄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