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蛟龍決討論-第一百八十四章紅頭矮人的淫笑

蛟龍決
小說推薦蛟龍決蛟龙决
说罢,一只手端起茶杯在自己的红唇边试试,才送到肃羽口边。
肃羽心里正酒劲上涌浑身发烧,闭着眼睛,答应着,几口便将茶水喝尽,然后,又倒在床上咂咂嘴,满意地睡去。
蕴儿在旁边提着弯刀看着,见她已经给肃羽喂完了水,又取出随身的帕子蘸了水,给肃羽小心翼翼擦起脸来。
心里难忍,强压住心火,调笑道:“了姑娘果然秀外慧中,照顾别家男子真得有一套!不过这样也就行了!请你还是赶紧出去,我们还要休息呢!”
了无痕也不看她,依然给肃羽细细地擦着脸,脸上挂着一丝笑意
淡淡道:“他都渴成那样了,你还只顾睡觉,把他交给你我如何放心呢?更何况说不定一会儿他还会喝茶,起夜,呕吐,到时候你也招呼不过来!我今晚就不走了!照顾他到天明,无事了,我自会走的,不劳姑娘催促!”
蕴儿变色道:“他一个男子,你与他素未平生,却欲与他同屋伺候,你可知羞耻二字吗?”
了无痕笑道:“我虽与他不熟,但他住在店里就是我的客人,我劲力照顾,也未尝不可啊!更何况屋里不还有你呢,我在这里,三人同室,反倒好证清白,倒是你们二人孤男寡女的独处,多有不雅呢!我留在这里,也是为了姑娘的清白,姑娘若懂事,恐怕还应该谢我才是呢!呵呵”
蕴儿气得又欲拔刀,见了无痕毫不为意,只得咬牙发狠道:“好!你不走我走,既然你要留下伺候他,你就伺候好了!本姑娘可不愿坏了你的好事!”
说罢,气呼呼开门离开。
了无痕急忙起身跟到门外,只见夜色淡淡,四处再不见了蕴儿的身影,才脸上浮出一丝笑意,转身重新进屋。
过不多久,只见一个身影急切切出门,纵身上房,身形几个闪烁,已经融入不远处晦暗的丛林之中。
那身影刚刚穿过林子,正要沿着往左侧延伸的大道而去,却听见身后有人轻笑。
她微微一愣,急回头,只见树林边一棵粗树上,一个身穿白色衣裙的妙龄少女正挂在一根树枝上,悠闲地动荡。
她为之一愣,望着她故作镇静道:“陆蕴儿,你不睡觉跑到这里干什么啊?”
蕴儿微微笑着,揶揄道:“我在这里自然是等你啊!你这么晚了不好好伺候你的相公,又是干什么来啊?”
了无痕不由得脸上一红,故作镇定道:“我……突然有事,只得离开,我就不打扰你们了,你还是回去伺候他吧!他还等着你呢!”
说罢,欲转身,却听得头顶一声呼啸,转瞬之间,白裙飞扬,蕴儿已经挡在她的面前。
“想走吗?可以,只是还要麻烦了姑娘交出处心积虑拿走的本不是你的东西!”
了无痕心里一颤,依然装作不懂,道:“姑娘说话我听不懂呢!我没有拿走别人的东西呀!”
蕴儿冷冷一笑道:“哼!你自见了我们的至宝,便不安好心,使出浑身解数,灌醉羽哥哥,又故意惹我生气,把我气走,这些本姑娘早已心明如镜,故而装作生气出来,一路跟随你至此,你所做的岂能瞒过我吗?”
说完,柳眉倒竖,瞬间抽出一对儿柳叶弯刀,月光之下,寒光挥洒,交叉在胸前,继续道:“快把至宝交出,你尽可以安然离开,否则,今日必让你非死即伤!”
了无痕知道抵赖无意,随即也轻轻笑道:“我的小伎俩早被你看破,陆姑娘果然聪明过人,只是我了无痕看上的东西,就一定要得到,更没有得到又奉还的道理!我知道姑娘功夫了得,但是我今日却要领教领教!”
说罢,只听得“哗啦啦”一声响亮,只见她自腰间扯出一条亮闪闪的软鞭来。
娇唇轻启,一声呼号,长鞭化作金银交织的两条光线,直袭蕴儿胸口。
蕴儿见长鞭力道不足,自以为她不过如此,便轻哼一声,抖单刀去迎,谁知,长鞭刚到弯刀切近,了无痕手轻轻抖动,长鞭“嗖”的撤回,同时,了无痕身子侧闪,鞭子在夜空里,“啪!”的一声炸响,借势又飞窜而出,直击蕴儿面门。
蕴儿见鞭势甚急,急忙纵身往旁边躲过,刚刚站稳,了无痕的长鞭一抖之间又如一条灵蛇拧成八字形状,逶迤而来。
蕴儿挥右手弯刀击打长鞭头部,斜出左手刀去撩长鞭的鞭身,双刀还没有触及到长鞭,了无痕向前跨出一步,身体随之一转,长鞭裹夹着厉风直缠蕴儿的蛮腰。
蕴儿见她鞭法犀利,柔中带刚,自己几个回合竟然不及还手,心里暗自钦佩,好胜心又起,嘴里喊一声
“好鞭法!”
随即腾空而起。
月光之下,但见白裙如蝶,双刀如虹,一声轻啸,已经飘至了无痕头顶。
蕴儿却并不出刀,而是待自己刚刚越过了无痕之时,突然左手刀反身直刺了无痕脖颈,右手刀并不挥出,而是收在胸口。
待了无痕急忙转身躲开,同时挥鞭转动半圈袭来,她才迎着挥来的手臂,旋即将右手刀竖着推出。
了无痕右臂将将撞上蕴儿的弯刀,不由得惊呼一声,瞬间松开长鞭,收回手臂,就地翻身滚出两丈有余,才挺身站住。
蕴儿望着喘吁吁的了无痕,一双明眸,熠熠闪光,收住双刀
笑道:“怎么样啊,了姑娘?武器都扔了,还要挣扎吗?你那么温柔体贴会伺候人,本姑娘可不舍得伤你!依我看你还是将至宝交给我,我们各走各的,否则,我可就不让你了!嘿嘿”
载水伊芳 雪海晴空
了无痕冷冷看看她,突然向蕴儿背后喊道:“师姐你来了?”
蕴儿一惊,急忙回身,只见空落落的长天接地,树影寒烟,一个人影也没有。
当她转身,了无痕已经飞掠出十丈开外,蕴儿也将双刀插回背上,飞身追赶。
了无痕功夫一般,轻身功夫却非同小可,只见她双脚*交错,婀娜的身姿就如一根轻灵无物的鸟羽,浮在路面,随风起伏飘舞,轻盈至极。
蕴儿一时赶她不上,焦急间,探手在自己斜跨的兜囊里抓出一物,捻在五指之间,快追几步,同时手腕转动,一枚圆乎乎的暗影随即飘出。
起初速度不快,翩翩然若蝴蝶轻舞,了无痕毫无察觉,就在距离她不远之时,暗影突然加速,了无痕只听背后风起,躲闪不及,暗影旋转着“嘭!”的一声正打在她的后背上,了无痕大叫一声,“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
蕴儿欣喜异常,嬉笑道:“让你逃,这一次知道灵香神棋得厉害了吧?嘿嘿”
说话间,已经到了,蕴儿双刀交错如一把剪刀,直奔了无痕脖颈剪去。
了无痕单手击地,身体往旁边侧翻,刚刚躲过,蕴儿右手刀随着她翻转的方向也斜划过去,了无痕无奈急忙双手着地,往后一个翻身,躲过一刀,双脚不及站稳,伤口巨疼,随即一个趔趄,半跪在地上。
蕴儿立在一旁,没有急着追杀,而是双肩抱拢,望着她笑道:“喂!你现在重伤在身,如果你还我至宝再好言好语的求本姑娘放你,我也许看你可怜,或饶你一命,你看怎样?嘿嘿”
了无痕看看她,只是冷哼一声,正欲说话,却突然眼神闪亮,望着蕴儿身后,惊喜道:“师姐你来了?”
蕴儿嘴角一撇,不屑道:“又来这一套,我才不上你得当……”
话没落音,身后突然风声骤起,蕴儿自知不好,急忙拧身向旁边飞出数尺,待她急回身,见月影之下,正英姿飒飒站立着一人。
只见她穿着黑色束身夜行衣,脸上黑巾遮面,黑巾包头,只露出两只眼睛,眼角微翘,月光之下,透出冷冷的幽光。
她双手持着一根五尺长短的奇异兵器,枪头长约二尺,成三棱锥形,前尖后宽,枪头下方是一对儿雁翅格挡 ,左右分开,翩翩欲飞,此物正是马上利器,名曰:雁翅透甲锥。
蕴儿望见此物,似曾听说,见对方神采应是一个女子,却使用如此马上长器,自不敢小看,蹙蛾眉,正欲发问,了无痕早已飞身过去,一把将她拦腰搂住,满心喜悦笑道:“师姐,没想到你真在这里!”
女子看看她道:“师妹,你已经受伤,尽管躲在一边,让我来会她!”
说罢,双手一抖雁翅透甲锥“噗噜噜”连声响,身子平移数尺,直袭蕴儿面门。
蕴儿见她力度惊人,不愿硬碰,低头侧身,探单刀格挡,“当啷”一声,将透甲锥磕开,随即单刀顺着锥杆划去,同时,左手刀也近身直刺她的小腹。
女子冷哼一声,侧锥化解了她滑来的一刀,横锥柄又当开她的左手刀,同时,顺势斜推透甲锥的锥头,风声呼啸,雁翅直击蕴儿胸口。
蕴儿依然不愿意硬碰,拧腰蹲身躲过,借机右手刀奔她的脚面 ,左手刀在对方的透甲锥从自己的头上掠过之时,反刺她的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