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重生之逆歲月 無人ly-第149章 出奇招各取所需鑒賞

重生之逆歲月
小說推薦重生之逆歲月重生之逆岁月
就在谈判快要达成共识之时,安德烈突然指着白铄对扎总说道:“其实我这个小兄弟也对你们公司非常有兴趣,不知道扎总是否介意再多一个合作伙伴啊?”
白铄一惊,这才知道安德烈之前说的要分一部分项目出来给白铄的话绝不是客套和敷衍,不由得对这个大块头加深了几分好感。
“安德烈大哥,这个项目是你的,我怎么好半路插一脚,之前的话纯属玩笑,你别当真。”白铄急忙推辞到。
安德烈见扎总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又继续说道:“如果扎总觉得投资额已经足够了,我可以在现有框架不变的情况下,分一部分投资额给我这小兄弟。”
“就算投资额不变,但是多一个投资人对公司日后的管理还是存在很大的影响的。”小札总淡淡的说道。
安德烈听小扎总这么一说竟然有些威胁道:“我不管,要么白铄一同加入,要么我也不投了,反正现在需要投资的优质企业多得是。”
小扎总尴尬的笑了笑:“哎,那个,我并不是这个意思……”
“那到底啥意思?”
白铄见安德烈如此执着,笑了笑说道:“安德烈,你也别为难扎总了,不要打乱了刚刚才谈好的事情,这个项目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参与的。”
“不,你应该参与……”
白铄和安德烈都有些意外的循着话音看了过去,刚刚说话的并不是别人,正是小扎总。
“嗯?你说什么?”白铄意外的问道。
“嗯,白先生,我之前的话还没说完,我并不是拒绝安德烈的提议,相反我更希望您能够加入合作。”扎总再一次说到。
面对突然的变化,白铄摊开双手,看了看四周,表示自己有些不太明白。
扎总这才说出了他心里的想法,虽然投资者太多并不一定是好事,但是对于白铄今天所表现出来的东西,扎总心里是由衷的佩服。他觉得如果不能将白铄绑在自己的船上,那白铄很有可能也会去投资别的同类型的企业,那时“刷脸互联”很可能将会多一个劲敌。因此他希望白铄能够选择帮助“刷脸互联”。不过他也有一个条件,就是白铄及旗下的投资公司不能再投资“刷脸互联”的竞争对手,以及与之存在影响“刷脸”利益的合作,否则“刷脸互联”有权以合理的价格回收白铄手中的股份。
如果“刷脸”能发展到白铄记忆中后世那样的高度,这笔投资无论如何都是一本万利的买卖,要说白铄不心动那是假的。现在安德烈和扎总都表示了想要白铄一同加入合作的想法,送上门的肥肉岂有不吃的道理。
“好吧,我也的确非常看好‘刷脸’未来的发展,能够鉴证和参与它的成长我自然是非常的乐意。”
见白铄同意,安德烈和扎总都非常的高兴,安德烈直接提议晚上他请客,大家去喝几杯,至于细节的东西明天接着谈。扎总见状连忙提出应该由他来尽地主之谊,安德烈也不客气,直言道:“不管谁请客,伏特加可得管够。”说着竟不觉的看向坐在角落的安娜:“到时我还想邀请安娜小姐喝两杯呢!”
小扎总顺势看了看安娜,又看了看安德烈那高兴的神情,最后又奇怪的看了看白铄,若有所思又有些疑惑的摇了摇头。
这时,白铄的电话突然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原来是伟伦打来的,白铄接起了电话和伟伦说了好一会儿。挂掉电话后,白铄十分不好意思的向安德烈和扎总说道:“十分对不起了,我另一边有个项目发生了一些变化,我得立即赶过去,看来你们的好意只好留待下次了。”
安德烈听说后十分的懊恼,小扎总却更为关心合作的事情,急忙说道:“这么急,不能晚一两天吗?咱们的合作……”
白铄明白扎总的意思,告诉扎总合作的事情不变,大的原则已经有了,剩下的细节便由安德烈一并详谈,自己没有别的要求,只要和安德烈一样就行。只要安德烈和扎总两人谈妥了细节,白铄将直接委托相关人员过来签订协议。
安德烈一听立刻提议不如就让安娜多留两天,待签完协议再过去和白铄会合。白铄看了看安娜,微微一笑说道:“安娜不懂投资、管理这些事情,我会尽快派专业的人才过来,不会耽误事情的,放心吧。”
安德烈显得有些郁闷,不过扎总算是吃了颗定心丸,但还是有些不放心的问道:“你就那么信得过我们,这可不是一笔小投资。”
白铄笑了笑:“安德烈大哥就不必说了,所为面由心生,我看扎总你的面相也是个实在人,相信你不会错的。”
扎总对什么面相之类的东西不太懂,有些茫然,白铄便又指着公司名字说道:“这是个看脸的时代,不是吗?”
大家明白了白铄的玩笑,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最终在第二天的谈判中,安德烈和扎总达成了最终的合作协议:安德烈和白铄分别投资2亿米元,并各自获得“刷脸互联”2%的股份。这4亿米元对于金融危机中的“刷脸互联”非常关键,为它日后进一步扩张、发展注入了强劲的动力,这是后话。
却说伟伦在电话里告诉白铄Cymer公司的项目出现了重大变化,又有新的竞争对手加入了收购。白铄离开“刷脸互联”后立刻又一次联系了伟伦。
原来倭国尼康公司在听说Cymer公司正寻求合作后,也派出了人过来谈判,提出了全面收购计划,听说开出的条件应该要比自己这边好的多。白铄问及Cymer的态度,伟伦说Cymer好像还是有些犹豫,不知道具体再考虑什么。
“要不要我再和他们谈谈试试对方的底细?”伟伦提议到。
白铄想了想,嘴角浮现出了一丝暧昧的笑容,立刻电话里告诉伟伦:“这次我亲自出马,你再约一下Cymer他们,就说我明天和他们做最后的洽谈。”
当天白铄和安娜没有多做停留就急忙开车返回。一路上,安娜显得有些沉闷,无论白铄说什么,安娜总是不理不睬。渐渐的,白铄也没有自讨没趣,只是专心的开着车,一路狂奔。
突然,久未说话的安娜有些不快的问道:“你说我不懂投资?”
白铄正专心地开着车,一时不及多想:“嗯……那个……”
安娜:“在你的心里我只懂打打杀杀是吧?”
白铄:“额……”
安娜:“我只会做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情,是这样的吗?”
为君翻作琵琶行 团大人
白铄:“……”
安娜:“别忘了,我曾经可算是一名真正的外交官,我可是拿了高丽大学工商、信息专业双硕士学位的。”
白铄:“安娜啊……”
安娜:“太可恶了……”
白铄经过短暂的慌乱,终于镇静下来,慢慢理清了思绪,看来是之前白铄说安娜不懂投资、管理这句话打击到了安娜。
“安娜啊……你听我说。我知道是我之前说你不懂投资管理,你觉得轻视了你,但是我真不是那个意思。你没发现安德烈一直对你特别的关注,好像对你有些意思吗?难道你真想留下?”
你调香,我调心
安娜终于变换了语气,淡淡的说道:“安德烈,不错啊,高大、帅气、成熟,在罗斯国也肯定有着不错的实力……”
白铄白了安娜一眼没好气的说:“这么说还真该让你留下咯。”
安娜:“你舍得吗?”
白铄:“我……”
安娜微微一笑,没再说话,靠在椅背上,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白铄又看了安娜一眼,心底又一次产生了一些触动。的确,虽然白铄从来没有看低安娜的意思,但是似乎这么长的时间里,对于安娜除了作为贴身的保镖使用外无作他想。对于安娜的能力和作用,白铄真的是有些忽视了。
当晚,白铄与安娜达到已是半夜时分,伟伦等人早已聚集在房间里等候着白铄的归来。见到白铄到达,伟伦也没有多话,立刻开始向白铄介绍这几天对Cymer进行进一步调查后,了解的新情况。同时对于尼康公司所提出的方案也进行分析,为白铄提出了收购Cymer所能开出的最高条件。
“估计咱们的条件与尼康相比,不会占什么优势。”马克通过对方案进行反复的测算后说道。
“数字的确是非常精准的东西,它可以准确的量化说明很多东西,而且不会骗人。不过人的追求很多是无法用数字量化的,归根结底咱们收购Cymer还是和人谈,而不是完全靠这些数字。”
马克疑惑的问道:“就好像我现在有一个苹果,一人出价高,一人出价低,我有可能把苹果卖给出价低的人吗?”
白铄:“当然有可能,只要有足够的理由。”
伟伦:“白,你的意思是从其它的方面给与Cymer更加优惠的条件?”
白铄微笑着点点头:“伟伦,面对尼康这样的大公司,我们的确显得非常弱小,要说正面较量的话咱们并没有足够的实力和别人竞争。不过我有着另外的一套方案可以作为备选,今晚我们大家再研究一下。”
面对白铄提出的新思路,大家一起探讨了很久,并重新对一些数据进行了测算,一直到天色微亮,众人才回到房间匆匆的休息了一会儿。
第二天一早,白铄十分自信的和Cymer的负责人进行了会面。首先白铄表示了与Cymer公司这段时间的相处非常愉快,然后表明了自己明天就将准备离开,去往下一站洽谈其它业务。最后,白铄对Cymer公司以及公司各位领导人做出了高度的评价,希望在临走前,再争取一下合作的机会。
在交流中,白铄仔细观察了Cymer公司态度,对方对这次的会面并没有轻视的意思,相反或许是因为自己表明这是最后的一次洽谈,反而有更加慎重的感觉。这应该是代表着对方并没有被尼康公司的条件所打动,对自己这边还有一些期待。
白铄在心里反复衡量一番后,决定不再遮遮掩掩,于是直接抛出了自己的底价:他决定向Cymer公司注资10亿米元现金,以获取Cymer公司35%的股份。
情殇尸妖
对于白铄提出的这个条件,Cymer公司老板并没有急着和大家商议,正想说什么,白铄立刻表示自己还没有说完,继续对Cymer老板说到:“我知道这样的条件或许并不比尼康开出的条件好。但是他们是想全面收购,而我却是想要和Cymer共同发展。Cymer公司我的确看重,但是我更加看重的是在座的各位业界精英人才。所以,我愿意以这35%的股份,与你签订一致行动人协议。以后在公司的日常经营、重大人事任免、投资、研发等方面与您保持一直,也就是说公司依然将会有你和在座的各位继续负责经营。我只会为你们提供相关的支撑和分享利益成果。”
白铄提出的这个方案顿时让大家惊呆了,和昨晚伟伦、马克听到这个方案时一样。不过白铄很清楚自己需要什么,随着对Cymer公司越来越深入的了解,白铄还知道了Cymer公司所发明的深紫外光源,正是目前半导体制造中最关键的光蚀刻微影技术所需的一项必要条件,这更加坚定了他拿下这家公司的决心。不过他并不是技术专家也并不懂经营这一类的科技公司,如果全面收购,还得聘请专家、职业经理人,重新设置一系列复杂的管控机制。最重要的是,Cymer公司最为重要的财富——技术人才有可能面临流失。这样的一家Cymer公司并不是白铄所需要的。
令白铄没有想到的是,自己提出的方案似乎击中了对方的软肋,对方竟然并没有过多的考虑,就在这次的会谈中几经商议后便答应了白铄所提出的方案。很快双方的律师便起草好了协议,当天下午就完成了签约。白铄终于击败了倭国人,成为了这家公司的最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