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dgp好看的都市小說 老祖宗在天有靈-第883章 何方妖孽,在我金鱗族人的肚子裏(4700字,2章合1)鑒賞-sc1xk

老祖宗在天有靈
小說推薦老祖宗在天有靈
外界。
太上祭祀身子一颤,明显被惊得不轻。
“何方妖孽,在我金鳞族人的肚子里!!”
这是他第一反应。
但下一刻,他把这个念头摒除了,脸上露出了精明的笑容。
不论是真正的天生金鳞族人,还是其他大能转世投胎,这都不重要。
就像那句“不管黑猫白猫,只要能逮住老鼠,就是好猫”。
只要来了我金鳞部落,这份因果便是结下了。
以后不管怎样,他都与金鳞部落密不可分了。
这就是太上祭祀,他的所思所虑,皆是高层面,大格局,眼界非同一般。
“而且……”
太上祭祀的眸光,沧桑而深邃,充满睿智之光,洞察一切。
他注视着圣母娘娘的腹胎,眸光凝视柳五海。
“腹胎里这个小家伙,天资妖孽到了极点,还没出生,他的身上竟然已经有了王者级天门的气息。”
“若是天生,那可真是万古罕见的妖孽,若是大能投胎,那么,这个大能前世必然是一个王者啊!”
太上祭祀心中念头浮动,一下子做出了最大的推测。
至于推衍,他没有去推衍。
因为牵扯到了王者,这样的高手都是神道极巅的至强者,万古无几人,推衍这等存在,往往伴随着不可想象的大反噬,吃力不讨好,推衍了又能怎样。
至于是不是敌人,他自有办法甄别。
忽然。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粉基地】。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太上祭祀的眸光一凝。
因为他发现,腹胎空间里的小家伙,肉身天门竟然是半隐半现状态。
那半显的天门,紫金带红,古老而尊贵,赫然就是王者级天门。
可天门只出现了一半,另一半还未显化,显然是能量不足。
然而。
照常理来说,能量不足往往会天门崩溃,可现在,这天门不但没有崩溃,反而被封印在了那小家伙的肉身之中。
“这……是谁有这般实力,可以封印王者级天门?!”
太上祭祀心神凛然。
他的视线,在柳五海的身上扫视,最后,落到了柳五海的红色肚兜上。
“嗯?!问题出在这肚兜上……”
这肚兜,颜色鲜红,上面绣着“五片海”,那针脚细密,却均是大道规则化为的线条。
再看肚兜的材质,太上祭祀更是吃惊。
这材质,那里是什么物理材质啊,分明就是攫取了各种大道法则线条,密密缝制而成。
通天鬼眼
“沃日!”
萌宝甜妻,总裁难招架
太上祭祀爆粗口,眼珠子从眼眶里凸出来了。
“用大道法则线条织布做肚兜,这是什么骚操作?!”
“鬼斧神工,神明的手段啊!”
太上祭祀感慨,忽然心生无限激昂兴奋。
“这个方法,不管是谁的,总之,现在是老夫的了!”
“老夫学到了!”
“从今天起,老夫也要这样做几件战衣!”
太上祭祀很兴奋,很想招呼自己的几个沉睡在大荒深处地底的老伙计出来,一起喝几杯,大吼两声大道很值,大道不孤啊!
“罢了,等老夫将这门手法练会,精熟,再做几件和那肚兜一样的战衣,再去唤醒老伙计,在他们面前装比。”
太上祭祀在地底沉睡了不知多久,此刻苏醒,有些神经质,脑海里念头翻滚的太多。
柳五海的眸光,穿透腹胎空间,看到太上祭祀一会儿笑,一会儿瞪眼睛,一会儿捻须眯眼,满脸得意,不由愣神。
“嗨!那老爷子,对!叫你呢,你是不是老年痴呆了?!”
他传音,喊问太上祭祀。
太上祭祀一怔。
絕色呆萌攝政王寵妻
但他毕竟是万古少见的王者级至强者,很快恢复心神,然后露出了一抹慈祥的笑容,道:“小家伙,你能看见我?”
腹胎里。
柳五海点头,神念传音道:“可以啊,老爷子你这一头黄金头发,配合着你高大的身材,就像一头雄狮一样,一看就是个猛人啊!”
太上祭祀闻言,哈哈大笑。
“雄狮……我可比雄狮凶多了!”
四周。
圣母娘娘,还有跪在地上的大祭司,以及金鳞部落的其他祭祀,高层,无数族人,还有其他各部落的强者,这一刻,集体懵逼。
“发生了什么事?!金鳞部落的太上祭祀,疯了还是老糊涂了,竟然站在那里自言自语,还哈哈大笑。”
“不对,太上祭祀是在和圣母娘娘肚子里的麒麟儿对话!”
“天啊!怎么可能!我族的麒麟儿出生的时候,只会叫粑粑。”
……
四周,众人们匍匐跪地,互相传音议论。
而腹胎空间里。
柳五海在和太上祭祀对话,引起了柳六海和陈北玄的注意。
“大哥,你在和谁说话啊?”陈北玄好奇的问道。
柳五海道:“我也不知道他是谁,但他能看见我,还长着一头金发,金胡须,模样挺慈祥的一个老爷子。”
说着话,在虚空画出了太上祭祀的模样,活灵活现。
“金发金胡须?慈祥的老爷子?!”陈北玄望着虚空的画像,一阵沉思。
他感觉此人有些熟悉,自己似乎曾经在此人面前装过比,却一时间想不起来此人是谁。
晚妻 秋日菠菜
柳六海直接道:“别瞎哔哔了,赶紧问问那老爷子,给弄点能量进来啊,我和三弟没能量修炼了。”
柳五海点头,眼眸神光凝聚,看穿了腹胎空间,看向了外面的太上祭祀。
“老爷子啊,帮个忙呗!”
“啥忙?”
“帮我弄点能量进来啊,我的两个弟弟,想要修炼修炼,可是没能量了。”
太上祭祀闻言一愣,眸光转动,这才看到,在那个半步王者小家伙的旁边,还有两个小家伙。
一个也穿着一件红肚兜,同样的材质,显然和半步王者的那个小家伙一样,来头极大。
至于另一个,虎头虎脑的,像是个二愣子,嘴巴有些大,太上祭祀的直觉告诉他,此人是个嘴子,喜欢吹牛逼,光说不练假把式!
但不管怎么说,腹胎空间的确没能量了。
“哗~”
他抬手,手心里出现了一团晶体。
傲世狂醫
这个晶体,婴儿拳头大小,呈六边形,棱角分明,通体鲜绿,刚一拿出,就绽放出漫天绿色神华,仿佛握着一个绿色神日一样,将苍穹都染成了绿色。
散发出浓郁至极的生命之气。
人群中,一些老一辈修炼者,尤其是那些寿元干涸,时日无多的高手,嗅了一口这股生命之气,纷纷浑身大震,眼冒金光,仿佛枯草遇甘霖,生命气息都浮动了起来。
老村长,就是例子。
他闻到了这股浓郁的生命之气,一下子精神大振,惊呼道:“这是什么神物?!老夫若能舔一口,绝对可以再活三十万年!”
魔神变 资产暴增
有人接口嗤笑道:“舔一口?!老爷子你在想屁吃呢!那可是金鳞部落的圣物,神柳之晶,十万年才结一颗!”
“神柳之晶……”老村长一阵惊骇,失神,而后喟然一声长叹,“不知啥时候,我们青麟部落的神柳,才能结晶啊!”
黑子在旁边安慰道:“前辈,这一天快了,等图腾圣子出世,我们就把这头大野牛怪献上去,到时候,我们抱上图腾圣子的大腿,飞黄腾达还不是指日可待吗?!”
老村长精神一振,回头看向了大野牛怪杨守安,眼中满是希冀的光芒,喃喃自语道:“牛啊牛,老夫后半辈子的幸福,就靠你啦……”
杨守安冷冷地扫了二人一眼,等自己跟族长和五长老相认,到时候让你们后半辈子都在刑狱大牢里渡过……
四周广场上。
响起了一片喧哗声,显然太上祭祀拿出的神柳之晶,让很多人都感到震撼。
而那几个王者级部落的大佬,还有一些特邀的高手,都眸光灼灼,不知道太上祭祀拿出神柳之晶是何意。
神柳之晶,尤其是他们这等王者部落的神柳之晶,非同凡响,堪称大荒第一至宝,比镇族神药都要贵重的多。
而此物,也只有他们王者部落那些寿元悠久的老怪物们才有资格享用,其他人,给你闻闻味儿,都算是天大的机缘了。
斬天劍 飛哥帶路
众目睽睽之下,万众视线汇聚之中。
太上祭祀举起神柳之晶,轻轻地将它放在了圣母娘娘的小腹处。
圣母娘娘,非常激动。
她不知道自己怀了个什么样资质的孩子,竟然惊动了太上祭祀,而且还拿出了神柳之晶这样的宝物。
神柳之晶,可是金鳞部落的圣物啊!
她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有一天,也有资格使用。
“儿啊,娘亲沾了你的光啊,你就是娘的祖宗啊!”
圣母娘娘激动的浑身颤抖。
“哗啦啦~”
神柳之晶没入了她的腹胎,一瞬间,她打了个激灵,嘴里发出了羞人的声音。
盛世溺寵,毒妃不好惹
冰冰凉凉,又舒舒爽爽,浑身筋骨齐鸣,气血沸腾,十万亿毫毛在舒张,吞吐绿色神霞,肉身天门都在颤动。
这种感觉,说不出,整个人像是进入极乐之境了。
然而。
这只是神柳之晶的微不足道的极小部分能量,是太上祭祀对她怀个图腾圣子的奖励。
神柳之晶进入了她的腹胎。
腹胎空间,神柳之晶悬浮虚空,如议论绿色大日升起,照耀绿色神光,神光所遍及的地方,皲裂坍塌的腹胎空间,再次轰隆隆重塑,成型。
“嗡嗡嗡”
一股又一股的先天氤氲紫气出现了,形成了紫色雾海,滚滚而来。
柳五海惊呆了。
柳六海傻眼了。
陈北玄兴奋的狂甩小鸡儿,大喊道:“大哥,二哥,快修炼,哈哈哈,我们的机缘到了!”
柳五海清醒,急忙对六海传音道:“六海,你先修炼,等你开了天门后,我再修炼。”
看到柳六海要说话,柳五海补充道:“不是我不修炼,我怕我一修炼,就把这些先天氤氲紫气都给吸光了!”
嫡女红妆
“哼!不装逼会死吗!?”柳六海本来还挺感动,一听这话顿时冷哼一声,盘膝修炼了起来。
他修炼的是老祖宗传下的古修士炼体神功。
刚一修炼,就吸收大片的氤氲紫气没入身体,让他的皮肤都变得紫灿灿一片,身体中有道音回响,再仔细听,似乎还有模糊的古老诵经声回荡。
腹胎外。
太上祭祀看到了这一幕,瞳孔一缩,心中震惊。
因为在柳五海修炼的刹那,他体内那沉寂了无数年的王者级天门,竟然微微震动了一下。
“这是什么功法,竟然会让老夫的天门震动……”
太上祭祀的眸光,变得深邃起来,视线在柳五海和柳六海的身上来回打转。
这一刻,他已经完全可以百分百的确定,此二人绝对不是自然受孕天生的。
“老夫敢用我最爱吃的鸭屁股保证,这两个小家伙,绝对是古老年间的至强者投胎转世而来。”
“若是如此,自己以后和他们相处,便不能以老祖的身份了……”
“嗯,还是以道友相称吧,毕竟古老年间的至强者,都是要面子的,这个面子,老夫给!”
太上祭祀心中沉吟,自己给自己做通了思想工作,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活太久,他已经变得有些奇怪了,非常人可以理解。
周伯通是老顽童,就是这个道理。
就在这时。
太上祭祀忽然眸光一凝。
“咦?!”
“这个二愣子小家伙,练得是什么拳法,看起来也颇为不凡啊!”
太上祭祀的眸光,第一次被陈北玄所吸引。
他开始认真打量这个刚开始就被自己忽视且定义为“二愣子”的小家伙。
可看得久了,太上祭祀眼眸变得有一丝疑惑。
“奇怪,老夫怎么感觉这个二愣子,有些熟悉……”
他陷入了沉思之中,开始回忆。
可他沉睡了太久,岁月太久远,一时间,竟然想不起来。
而腹胎空间。
陈北玄“哼哈”有声的修炼着《太古淬体十八式》,身体中的毒素已经被彻底排出,但他还在继续修炼。
因为他发现,自己修炼这门淬体十八式的时候,筋骨齐鸣,气血沸腾,吸收先天氤氲紫气的速度,比自己修炼《开天辟地装比神功》快得多。
“果然,我的神功,只适合装比啊!”
陈北玄感慨,眸光却满是自豪。
最装比的神功,是自己的神功,不值得自豪吗?!
就在这时。
远处忽然起了飓风,无尽的先天氤氲紫气,朝着柳六海的身上汹涌而去。
与此同时,柳六海的背后,出现了一道时空长河,时空长河里,一座紫金带红的天门,若隐若现。
这天门,赫然就是王者级天门!
陈北玄看到了,眼珠子都蹦了出来,当即爆粗口。
“沃日!”
“二哥牛批的要死啊!”
“大哥刚开了王者天门,二哥也开了,啊啊啊啊!现在就剩我了!”
“难道我逼王陈北玄,是最渣的吗?!”
“不!我还要装比!我不是最渣的!”
他大吼,声音滚滚。
柳五海听到了,瞪眼厉喝道:“三弟,你的内心戏,有点多,还不静心修炼,别丢我和你二哥的人!”
说着,还看了眼虚空,道:“外面,那金胡子金头发的老爷子,在看你呢,他的眼神里,全是鄙视之意!”
陈北玄一听,气得小鸡儿狂甩。
腹胎外。
太上祭祀听到了陈北玄刚才的吼叫声,也听到了他自称“逼王陈北玄”,脑海里顿时划过了一道闪电,一副久远岁月之前的画面,浮现在了脑海里。
“竟然是这厮……”
太上祭祀咬牙切齿,一副要捏死陈北玄的模样。
显然,他认出了陈北玄,是一个“老熟人”。
但就在此刻。
金鳞城的虚空大阵,忽然一声巨响。
“滴——”
刺耳的警鸣声,响彻金鳞部落,让无数金鳞族人神色大变,纷纷拿起了武器。
“是敌袭!”
“准备迎战!”
“嘟——”
金不换的那位老祖,御龙使,焦急大吼,同时吹响了战争号角,满是战意如狂,浑身战甲加身。
显然,他是一个好战之人。
但金鳞城外,来敌凶猛,超乎想象。
“轰轰轰”
接着,铺天盖地的蘑菇云炸响,金鳞城的大阵被破开了一个大洞,数道可怕的攻击,如天火流星,直接毁灭苍穹,击向了太上祭祀的方向。
准确的说,是击向了太上祭祀身侧的圣母娘娘。
“图腾圣子,不能出世!”
“十大王者部落的平衡,不能打破!”
“让图腾圣子死,否则,今天就是金鳞部落的大劫之日!”
威严如天的厉喝声,响彻苍穹,震动了整个大荒,声波让虚空都炸裂了。
大祭司浑身一颤,惊呼道:“不好,有王者级老怪来了!”
“我族的图腾圣子,还没出世,就要夭折了吗?!”
ps:求票票,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