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小說 戰神:從奶爸開始討論-第397章 紫菱的真實身份展示

戰神:從奶爸開始
小說推薦戰神:從奶爸開始战神:从奶爸开始
刘风这才走进去,身后跟着凌言和肖真,二人异口同声的问好。
“紫菱,好久不见!”
眼前这个靓丽娇媚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紫菱。
此时的她已经是小酒馆的老板娘,举手投足间也颇有些生意场上的气息,而过去那些打打杀杀的血腥已经在她身上不复存在了。
肖真再次回到记忆熟悉的地方,仿佛过去的一幕幕又重新在眼前展现,小花那个灿烂的笑容又在他脑海里漂浮着。
“真哥!”
反应过来,才发现凌言担心的看着自己,肖真连忙换了神情,笑道:“这个酒馆被紫菱打理的真不错!”
肖真说的是真心话,酒馆在紫菱这里完全变了副模样,那时候他建立这个小酒馆的初衷,就是方便打探消息,好利用酒馆掩人耳目,所以在装潢和设计上一切从简。
可是如今的小酒馆,不仅哥特式风格的装修让人眼前一亮,就连桌椅和餐具都别具一格,小酒馆的档次瞬间上升了无数个级别。
刘风走在最前面,紫菱扭着腰肢紧跟其后,等到几人走进了酒馆,紫菱便招呼店内喝酒的其他客人,让他们离开。
小姨子 小說
“紫菱姐,用不着这样吧?”凌言凑近她小声说:“风哥就是过来找你说点事,你也不至于连生意都不做了吧!”
紫菱的小脸泛红,瞪了一眼凌言,故作大方的说道:“我这是有点累了,刚好你们来了,我顺便休息一下,今天不营业了!”说完便尴尬的走去吧台后面,悄悄的注意刘风的变化。
很可惜,在这个冷若冰雪的男人脸上并没有看到一丁点色彩,她失落的调了一杯鸡尾酒,朝刘风走去。
“风哥,您今天怎么突然来果敢了?”
刘风看着眼前的女人,如今的她已经没有了杀手的冷漠和拒绝,身上多了些烟火气息,更容易接近了些。
“紫菱,上次芯片的事情,谢谢你!”
紫菱放酒的手颤抖了一下,尴尬的笑道:“您跟我还客气什么呢!”
似是想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紫菱的神色有些难过,低声道:“风哥,对不起,上次是我不对,我不该向您发脾气,更不该离开,我若是留下来陪着您,您也不会受到伤害了!”.
紫菱说的正是刘风被花朵偷袭的那次,想到这件往事,几人的心情都有些复杂。
刘风更不愿意在这里提及肖真的痛苦,便淡淡道:“事情都过去了,你也不必挂在心上,倒是你这次把麒麟借给我,帮了我很大的忙!我今日来便是物归原主的!”
一听到“物归原主”紫菱有些惊讶,随即看向刘风,“风哥,您没有上交吗?”
紫菱的一句话,让刘风的神色变了几分,杀手出身的紫菱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刘风的身份并没有告诉过她,而周边的人也都在在秘密的把守,只为了不让刘风的真实身份流露到金三角,引起慌乱。
毕竟刘风已经不是君王,此时的他只是平民百姓,就更没必要在金三角留下什么痕迹。
可是,如今紫菱却说出了这样的话,她的身份绝对知道“上交”意味着什么意思,却还能说出来……
“紫菱,你都知道……”
“风哥!”紫菱打断了刘风的话,笑的有些牵强,“我没有调查您,也没有去跟踪您,只是一些零散的片段,让我觉得您不是一般人”!
“当然,不管您是什么身份,您在我心中都是风哥,所以,您也不用担心!”
紫菱的一番话,让刘风有些无措,他不知道紫菱都知道些什么,可此时此刻,他第一次感觉到了愧疚。
是对一个求爱的女人无法回应的愧疚。
“咱们第一次见面时,我就觉得您与众不同,后来与您接触以后,注意到您的身手不凡,许多出招动作都是以军拳为基础,我当时就很冒昧的设想您可能是守护者卧底……”
凌言和肖真互看了一眼,都被紫菱的话惊到了,没想到她的心里埋了这么多心事。
刘风的神色很平静,眼神更是毫无波动,静静的看着紫菱,他一直知道这个女人心思细腻,有着极强的敏锐度,也自认为自己一直伪装的很好,却没想到从第一次见面她就有所怀疑。
虽然自己不是守护者,但是的确是卧底不假……
“不过我也有所瞒您,我是杀手,但是并不是为了芯片,而是为了杀您!”
三人同时看向了紫菱,想从她的眼神中来确定这件事的真假,看她释然的目光中,已经确定了真相。
守护甜心之千寻归来
“我来自于西方一个古老的杀手组织,终生以杀人为己任,只要接到任务,就为任务而活。”
“佛头。”刘风轻声的读出,打断了紫菱的话。
她惊讶的看着刘风,没想到他竟然会知道这些。
刘风却抬起头看着她,继续说道:“佛头起源的时间无解,在中世纪活跃在国际上,以谋杀过银国女皇而被世人皆知,后来杀死过好莱坞的超级影星还有美联国的议国会员,所杀之人皆是世界名流和政治高官。”
“因为杀伐手段干练果敢,价位也在杀手中名列前茅,所以……”刘风面无波色的看着紫菱,“是谁给了你什么样的价码,让你来杀我?”
紫菱的嘴唇蠕动,想说什么,却又觉得此时说出来显得十分苍白。她的原意本是想要与刘风把所有的事情解开,可是似乎……自己太心急了,以至于事情发展的导向有些怪异。
刘风终于明白眼前的女人为何会有高超的黑客技术和前卫的追击手段,在“佛头”这个杀手组织中,所有的杀手接受的都是世界名流的培训。
“佛头的杀手是一顶一的世界顶级武术高手,我记得你们应该有个规矩,只要接下任务,任务未死,死的就是你们!”
紫菱的眼眶泛红,眼泪随时都会流下来,她强忍着别过头,不知道该说什么。
就在这时,刘风突然拿起桌子上的红酒一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