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三國之棄子討論-第一千七百二十五章 給臉不要臉看書

三國之棄子
小說推薦三國之棄子三国之弃子
海阳城近在矩尺,刘玉下令全军休息,保证攻城的体力。海阳城的兵力不少,但是有了内应之后,刘玉倒是可以将海阳城作为一个据点,以此与孙策大战。
在海阳城这边,郝仁收到了刘军士兵转达的刘玉旨意,心中兴奋不已。
律师保姆 陌上行
“太好了!就在今夜!”郝仁对于即将到来的事情非常高兴。
可刘玉要让郝仁拿下南门,对于现在的郝仁来说,有着很大的挑战。现在的郝仁在海阳城除了李贵派来保护他的几个刘军士兵之外就没有了。陈品他们就算是再勇猛,也不能单靠几个人拿下一座城门。
事情就算是再艰难,郝仁也想到了办法,他立马动身去寻找张罗和程余,他们两人手底下有着不少人的。郝仁觉得自己继续用神武朝廷这面大旗,张罗和程余肯定是愿意的。
之前郝仁找张罗和程余是要偷偷摸摸的,如今可以光明正大地邀请了。
张罗和程余刚刚将所有的粮食运送完毕,正在休息当中,谁知郝仁就邀请他们了。不知道郝仁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他们二人还是应邀而来。
“两位终于来了啊!”郝仁笑呵呵地出来迎接张罗和程余。
郝仁的笑容,给张罗和程余一种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的感觉。实际上他们二人第六感还真的挺准的。
进屋坐下,郝仁连忙让人安排茶水果品给张罗和程余。
郝仁没有直接进入主题,而是奉承地说道:“今日请两位来,乃是所有的粮草都齐备了,吾很是感激。”
张罗见状说道:“音珰,你是有什么事情么?若是只是感激的话,咱们下次吧。吾今日来回走了好多趟,甚是疲倦。”
程余更是觉得要不是现在是郝仁作为居中指挥之人,他都不想搭理。郝仁自己在城中逍遥,程余和张罗在外面奔波,换做是谁都会生气的。
郝仁收回了笑容,示意其他人都出去。
看到这副场面,张罗和程余的脸色就变得严肃起来。他们都清楚地意识到郝仁肯定是有大事要说。
四下就剩下他们三人,郝仁轻声说道:“两位,我等把粮食运到了海阳城,也就等于成功了一半。如今王师已经距离海阳城不到五十里。陛下已经传来了旨意,要我等在今夜亥时拿下南门,作为接应!”
张罗和程余是聪明人,他们一听就知道郝仁这次叫他们过来的含义了。在三人之中,郝仁的实力最小,在海阳城根本是一点根基都没有,不像张罗和程余早就在海阳城有着府邸、店铺和家丁。要想拿下南门,需要大量的人手。郝仁身边没几个人,所以要来求助他们了。
想到这里,张罗和程余都开心了起来,不约而同地想道:让你小子之前猖狂,现在不是要来求人了么?
张罗和程余决定要好好地戏耍一下郝仁,以报之前的仇恨。
“哦?陛下大军已经快到了海阳城了。真是太好了!郝兄,扬名立万的时机终于到了。小弟在这里恭贺郝兄建立功勋。”程余满脸微笑地说道。
张罗更是浮夸,他用非常夸张地语气说道:“音珰贤弟真是好福气啊。陛下居然那么看重汝。想贤弟身边不过几人,陛下让汝拿下南门。此战之后,贤弟定然封侯,留名青史啊。为兄真是羡慕死了。嗨,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郝仁有点尴尬,他看出来张罗和程余知道自己的难处,现在就是要为难自己了。
“两位言重了!在下有何能耐拿下南门。这次是陛下的旨意,吾也是代为传达。”郝仁还是挺聪明的,继续用起了刘玉的旗帜。
“哦!原来如此!不知陛下的圣旨在何处?”张罗也不傻了,他现在不会那么简单就被郝仁给吓到了。
郝仁语塞,他可真的没有刘玉的圣旨。
程余一看,很是疑惑地说道:“郝兄口口声声说是陛下的旨意,这红口白牙,还不如圣旨的实在。郝兄你不会没有圣旨吧?如果是那样,郝兄,这事就严重了。假传圣旨,那是要杀头的。”
张罗和程余的话直接扎在了郝仁的心窝上,他现在还真的是假传圣旨。一旦被发现,那真的只有死路一条。
“两位,陛下给吾的是口谕。并没有什么圣旨。”郝仁坚决不给张罗和程余抓到把柄。
张罗轻笑道:“原来是陛下的口谕啊!那郝兄要怎么做呢?”
程余也看着郝仁,郝仁拿出口谕来说事,那么他们二人也不能随便怀疑了,现在就等着郝仁说出自己的意图。
“陛下让我等拿下南门,可吾手下人手不多。故而希望两位将家丁护院作为兵力,共同拿下南门。恭迎陛下,两位就是朝廷的功臣!”郝仁柔声说道。
张罗和程余对视了一眼,感觉郝仁这小子不老实啊。郝仁人不多,就让他们二人冲锋陷阵。要是出了意外,绝对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情。而郝仁绝对会甩锅的。届时,自己这边不但出力不讨好,还可能会有杀身之祸。而且就算是成功了。功劳最大的就是郝仁,而不是张罗和程余啊。这样的买卖,张罗和程余两人在商场上打滚多年,一看就是不划算的。
“郝兄,你也知道我家那些什么家丁和护院,都是窝囊废。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若是让他们上阵,那是送死啊。他们都是有血有肉的,吾实在是不忍啊。”程余很是为难地说道。
张罗更是直接,说道:“音珰,这兵荒马乱的。吾上有老下有小,几个家丁护院不过是来护卫安全。实在是拿不出人手来协助。贤弟还是另求高明吧。”
张罗和程余是打定主意要恶心郝仁了。之前被郝仁弄得那么不爽,现在他们都要找回来。就看看郝仁能够有什么应对。
郝仁心中非常的愤怒,心中对二人大骂:你们两个家丁加起来都有一百多人了,还找那么多的借口!真的端的不为人子!难道要吾带着几个人冲过去夺城?估计还没有到城墙就被人给剁成肉酱了。
心中再愤怒,郝仁也没有办法,谁叫他有求于人。
郝仁对二人低声下气地说道:“两位,事态紧急,误了陛下的大事,我等承受不起啊。还请两位多多考虑,为大局着想。”
见到郝仁如此的无奈,张罗和程余十分的舒坦。
程余却是说道:“郝兄,我等真的是无可奈何啊。陛下那边,还请郝兄多解释了。”
“是!陛下这边一直都是音珰贤弟你在居中联系的。你说话比较有分量。我等之事,还请贤弟在陛下面前多多美言几句了。”张罗笑眯眯地说道。
反正无论郝仁怎么说,张罗和程余也不打算帮助郝仁。无法交代的是郝仁,又不是他们。
郝仁的额头出现了汗水,要是无法按照刘玉的旨意拿下南门,那可是重罪啊!
在这之前,郝仁真的没有想过事态会变成这个样子。可悲的就是郝仁没有实力还要装逼,如今大事即将告成,却因为实力太弱去求别人,看别人的脸色行事。现在的郝仁很是后悔自己太多独断,以至于受制于人。
郝仁越是紧张和无奈,张罗和程余就越开心。做人么,不就是要开心么!
张罗和程余一直都不同意出力帮助郝仁,在门外听了好久的陈品等人气得直接冲了起来,把张罗和程余直接抓了起来。
张罗和程余都被这个异变给弄懵了,一点反应都没有就被陈品他们给摁住了。
“混账东西!”陈品挥舞手掌,直接给了张罗和程余一人一巴掌。“尔等居然违抗圣旨!找死!”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挨了一巴掌之后,张罗和程余这才如梦初醒。刚才他们太过忘乎所以,把郝仁身边有刘军士兵的事情给忽略了。现在好了,他们刚才说的话都被这几个刘军士兵给听到了。刘军士兵听到之后,肯定会汇报给刘玉的。届时,他们这两人就是死定了。
郝仁这才想起保护自己的刘军士兵是朝廷的人,让他们出手才是最好的。
陈品拔出一把短剑,对着张罗和程余冷冷地说道:“抗旨不遵就是谋反,当斩立决!就地正法!”
其他几个刘军士兵也都亮出了短剑。当今天子刘玉在刘军士兵的心中如同神一般的存在,现在居然有人不愿意遵从刘玉的旨意,按照大汉律法,他们杀了张罗和程余都是没有罪的,反倒是维护了天子的威严。
刀子都亮出来,张罗和程余吓得脸色发白,急忙说道:“大人误会了!误会了!”
“误会?我等几人在门外听得清楚,有什么误会的。你们二人对陛下的大事置之不理。吾宰了你们二人,陛下只会夸赞吾等!”陈品恶狠狠地说道。
张罗和程余怕了,陈品等人的架势和眼神是不会骗人的,他们真的会杀人。一旦白刀子进红刀子出,那说再多的话就晚了。
“陈兄且慢!听吾一句,此间定然有误会来的。张兄和程兄并不是抗旨不遵!只是有些难处而已,还望陈兄放了他们。”郝仁见缝插针地出来做了好人。
有了陈品他们的掺和,郝仁知道这次的事情稳了。
“郝兄,此等大胆匪类,汝还为他求情?”陈品还是给了郝仁一点面子,只是他还没有被说服。
郝仁急忙将陈品拉到了一边,轻声说道:“陈将军,这两人是罪该万死。可是咱们要以陛下的旨意为重。杀了这两人只是随手一挥的事情,误了陛下的大事,咱们难辞其咎啊。所以,在下的意思,莫不如让他们两个将功折罪,以大事为重。”
被郝仁这么一说,陈品沉吟了起来。比起杀了这两个狗贼,还是刘玉的旨意比较重要。
陈品没有说话,郝仁就知道他已经做好了决定,于是来到张罗和程余两人面前说道:“吾知道两位的苦衷。可是大局为重,两位可否舍小我而完成大我?”
刀子都别在脖子上了,这个时候张罗和程余要是还推脱,那就真的傻了。
“为了朝廷,为了陛下,我等还有什么不愿意的。郝兄,你就吩咐吧。有什么需要吾的,吾在所不辞!”程余慷慨激昂地说道。
张罗也是坚定地说道:“大丈夫立于天地间,当报效朝廷,忠于陛下。吾愿意听从音珰贤弟的差遣。”
好吧,两人现在的模样,简直就是大汉朝难得一见的忠臣良民,和刚才不断推脱的架势完全不一样。
“两位忠肝义胆!侠骨丹心!吾一定让陈将军转告陛下,为两位请功!”郝仁也来了一个顺水推舟,把之前的事情给抹掉了。
事情到了这个份上,也就是没有什么太多可以纠结了的。张罗和程余都愿意为朝廷效力,陈品他们当然是把刀子给收了回来。
陈品冷冰冰地盯着张罗和程余,说道:“两位可是要记得自己说过的话。要是敢来一个出工不出力。某不才,但是定然先结果了两位!”
张罗和程余都打了一个寒蝉,他们真的不敢有这样的念头啊。
郝仁急忙打哈哈,他表示张罗和程余乃是难得一见的良民,为国效力都来不及,怎么会出工不出力呢?那是阴险小人做的事情,朝廷对这些小人都是斩尽杀绝的。
一番话说得张罗和程余内心悬着一个大石头。
在郝仁的一番操作下,张罗和程余两人回去调动自己的人马,在亥时之前拿下南门。而他们的身边都多了一个刘军士兵,随时监视着他们。
这不是郝仁主张,而是陈品对张罗和程余的不信任。
张罗和程余也没有办法,有这样的待遇也是他们自找的。
郝仁心情大好,自己已经完美地解决了一切。同时郝仁也在心中暗骂张罗和程余给脸不要脸,今天被狠狠地教训了一顿,也是活该。
夜幕慢慢降临,一场针对海阳城的阴谋已经渐渐展开。
此时的顾成心情大好,将之前别人送来给他的舞女给叫了出来,好酒好肉地享受着,观赏着惟妙惟肖的舞蹈。殊不知一场改变他人生的事情就要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