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小說 華夏一家-第二三九章 做個旁觀者相伴

華夏一家
小說推薦華夏一家华夏一家
最后才轮到丁大人的吏部,居然也是将汪玉娇招进来阐述,赵晓兵有点中招的感觉,两个老家伙在栓他了。
意思都是你老婆搞的,看你如何反应?麻麻得。
对吏部提出的官制改革,大家都无所谓,反正年前就讨论了他们的薪酬标准,大家都认了。
虽然对现在称呼叫某某尚书,正史,副使,称呼某某局长、副局长,某某司长、副司长还不是很适应,但是不影响大家的收入。
没有了官家,封赏那块自然就没了,也是毫无办法的,难道真要推举个皇帝出来?
要推现在也只能推他赵晓兵,他兵马最多,人缘又好,还是驸马身份。但是推了他又不做,还不准别人做,那就只有认了。
这样搞共和,大家还有发言权,很好的嘛。
赵晓兵见都没有话说,他也不说话,等于全票通过。
第二个是调整成都知府,丁辅说他做了尚书,不再干知府了,提议让李通判接任,那是赵晓兵的老丈人,李彩霞的爹。
赵晓兵知道丁辅的意思,他也是一把年纪了,对成都搞的是无为而治,现在新朝廷要改革了,触碰的地方多着呢。
干脆把位置让出来,自己乐得做个旁观者。
还卖了赵晓兵一个顺水人情,真是两全其美了。
大家自然也没有意见,他更是乐见其成。不然,那彩霞怕要恨死了他。
赵晓兵只建议吏部考察、及时任命两名副职而已。
散了会,老曹说他明日就启程南下滋州,赵晓兵说要给他践行都不用了。
现在,罗泽宽成了他的后勤司长运作起来麻溜熟,比原来制置司时代快的不是一星半点,老曹感受到新军体制不同带来的效率了。
观念不同,机制就不一样,效率自然高的多了。
他们现在浑身都是劲儿,想打仗,打胜仗的欲望强烈。
愿意就去吧,他可不这么想,打仗杀人可是个十分痛苦、折磨人心智的事情,要不是为了保护自己不受伤害,他连刀都不想磨呢。
回到家里天都黑了。
一家人坐着吃饭,他对公主和玉娇说两个老人会想办法哦,直接把他给拴住了。
玉娇得意的很,奖励他一块肥肉。公主撇着嘴说她的还不是被他说了一大通,不公平。
玉娇说丁大人要下去走走,第一站就是罗城,还问她马湖究竟有多好,老头子也想去看看。
赵晓兵说丁大人视察马湖,相当于皇帝驾临,可得要双双准备一下。莹莹在边上楞了他一眼,意思是还要你说,她都通知下去了。
她们几个女人一主动起来,他就陷入被动了。
他说也不要刻意做啥准备,就是把环境卫生打扫干净,人员接待好即可,去客人了嘛。几十岁的老人了,可要注意安全咯。
第二天,小公主一早就匆匆出门了,说是要去办公事。丫头能专注地干事,赵晓兵很欣慰。
中午人家就兴高采烈地回来给玉娇说,丁辅和李植约好一起下去视察了。
赵晓兵给她俩说先想好,这次吏治、科举要怎么改,需要什么就改什么,要改什么就带他们去看什么。
他叫玉娇多思考,引导一下。小公主长期深居简出,对民间事了解太少,还需要进一步熟悉。
赵晓兵让莹莹给魏忠说丁辅他们要下去的事,估计肯定要去嘉定的,那里都是他的旧部,也让他们露点脸。
下午,办公室的通知就来了,丁、李二人下去视察,半月之后再行议事,而且还通知了公主和玉娇随行。
玉娇嘚瑟地看着他,吩咐侍女准备行李了。小公主也是唤芸儿来如此如此地做安排。
赵晓兵对莹莹说,她们在内地了,天子脚下,用不着那么多警卫,给调整一下,每人安排三五个警卫,不超过一个班算了,别耽误了兄弟们青春,放他们都去前线杀敌立功。
丧尸爆发之人性的浮沉
莹莹找红菱商量去了。
晚上,玉娇和公主都很兴奋,要作为中枢大员下去地方检查工作了。
赵晓兵笑他们俩,说玉娇又不是没去过罗城,马湖的,都是熟悉的地方。她说那不一样,那是去玩,这次是下去说政事呢。
把他给笑的,不过还是警告她不要下车伊始,哇啦哇啦的。玉娇马上嘟着嘴巴,说他就是不相信她。
赵晓兵笑着上前去抱她也被甩开了。
他笑着摇摇头,拉起莹莹去陈震山那边了。
和陈老爷子坐下后,莹莹说他也是的,玉娇正在兴头上,就让她开心开心不成吗。
她不了解玉娇,赵晓兵是知道的。这可是国事,不能随便开玩笑。一有闪失就不是一两个人的事情,而是一大帮人吃饭的问题。
正吃着酒,军网传来消息,索朗已经于5日前出发前往逻些城了。又带去一批物资,信中希望中枢支持康宁发展。
这几年保宁府和康宁府一直支持对西蕃的战争,消耗很大。地方发展仅得到人才,技术和罗城的二十万贯钱。
極品 辣 媽 好 v5
陈震山说魏忠安排的调查余大异和王荣,他们觉得余大异各方面优于王荣,顺手将文件交给了他。
赵晓兵说那就用余大异嘛。
只要立场过硬就可以用,现在也不像早期的西蕃,西夏,蒙古各种政权林立,还怕啥呢,只要不倒向蒙古就行。
回去,众美女还在等他,正好坐到桌子上问卓玛需要哪些帮助?
索朗去逻些了,建议支持地方发展。他想让卓玛爹爹去康宁府坐镇,那边的情况比保宁府还要复杂。
卓玛说要发展起来还是需要教育、技术和现成的工匠,他叫公主记下来和李植商议。
让穆欣明日找王翎商议支持西蕃财政事宜。
他觉得对西蕃区域还是要建立起规范的财政体系,都是提着包办公花钱要出大事的。
次日醒来,卓玛骑到他身上说真的不想走了,他说实在觉得累就回来。
卓玛说现在还有力气呢,两人说着说着又陷入疯狂。
暴风雨过去,卓玛说自从他们见面之后她就认定这是佛主的安排了,既然有幸干一番事业,那就干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