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小說 《神秀之主》-第258章 縱劍殺人(求月票)熱推

神秀之主
小說推薦神秀之主神秀之主
“你们的目标,竟然是清源县主?”
韩尚宫又惊又怒。
她实在想不到,以清源县主女子之身,无望大位,怎么还有人惦记?
‘不对……这次县主外出游玩,前来大泽城,本身便是绝密,并且除了我之外,还有皇室供奉暗中守护……但她今日偷偷溜出来,连皇室供奉都被拖住,此时还不到,必然是内廷中出了奸细……’
韩尚宫感觉全身都在发冷,一下就联想到了皇子争位上面去。
清源县主虽然不可能登基为帝王,但她一向与四皇子交好,这次来大泽城,也是住在四皇子的别院之中,若是出了事,四皇子恐怕逃脱不了干系。
而与四皇子不对付的,朝中有还有二皇子、八皇子。
自从大皇子谋逆被废,继而赐死之后,这三位皇子异军突起,各自拥有一帮势力,明争暗斗不断。
若有手下毒士,谋划此等毒计,也不无可能!
一念至此,韩尚宫几乎目眦欲裂:“贼子!”
尚宫也是朝廷女官之名,她能受封,自然还是因为修士之身的缘故。
末世之逆战苍穹 一梦了浮生
奈何由朝廷培养,内廷中长大,斗法还是见识得少了。
纵然采集万花香气,练成了一道万花羞神通,却怎么是两大血海门神通弟子的对手?
漫天花朵,倏忽间便被一道血河震碎,化为片片花瓣落下。
那血河双煞中的老二,更是放出几个骷髅头,要将清源县主捉走。
刺啦!
半空之中,一道耀眼刺目的剑光斩下,顿时将这几个骷髅头斩成粉碎。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
等到剑光落地,血河双煞才看到是一位相貌丰神俊秀的年轻公子,一袭白衣胜雪,挡在了二人之前。
出手阻拦的,自然是钟神秀。
若是换成其他人,他懒得插手管闲事,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去死。
但清源县主毕竟有着一些善缘,是以还得搭救一下。
当然,他也清楚贸然被卷入皇室暗斗,十分凶险,因此披了神秀公子的马甲出场。
“哪里来的修士,敢管我们兄弟的闲事?”
血河双煞对视一眼,暗自心惊。
那个委托他们的人,不是信誓旦旦地保证过,今日之事,绝对不会有其它修士插手的么?
这么大一个人,怎么就给漏过了?
“你们运气很糟糕,我最近心情不好,想杀两个人散散心……”
钟神秀伸出手指,一弹毒龙剑。
此剑乃是上古剑器,不同于法器、法宝之流,只凭一股锋锐,便可破尽万法。
又经过毒龙尊者数百年辛苦祭炼,将剑光祭炼得纯正完满,此时剑锋一动,便发出龙吟。
“好帅!”
清源县主望着这一幕,眼睛里似乎泛起了小星星。
“不好!”
韩尚宫连忙将小县主护在身后,防贼一样挡着钟神秀的背影。
她知道小县主平日里最爱看才子佳人一类的小说话本,对于这等大侠从天而降的手段,十分没有抵抗力。
叱咤 風雲
更不用说,这位年轻公子相貌如此英俊,简直是钟灵神秀,宛若天地的灵机造化都汇聚到此人身上一般。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之前所见那个呆子虽然也有一副好皮囊,但与这位公子相比,那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该扔!
对于小县主而言,危险更胜过之前十倍百倍!
“杀我们散心?”
血河双煞长得歪瓜裂枣,长期被嘲笑,有些心理扭曲,最爱虐杀这类俊美少年,此时便狞笑一声,双手合拢一起,放出一片血海。
他们兄弟二人修炼的神通各自不同,但组合起来,别有一番威力。
就是靠着这联手神通,才能在炎汉闯出偌大威名。
血海涛涛,当中有无数骷髅头,喷涂毒气,顷刻间碾压而下。
钟神秀既然以神秀公子的身份出场,自然不能使用《龙虎丹书》之上的神通。
不过他早有准备,纵起一道剑光,身剑合一,便杀入血海之中。
——玄阴御剑神通!
这一道神通乃是以玄阴斩魄剑诀等几道罡煞法术为前置,才能练成的神通。
与偷天换日神通,一并被万法门收录,容纳入千变万化大神通之中。
此时钟神秀以神通御剑,驾驭的又是毒龙剑这一口犀利无比的剑器,剑气所过之处,玄阴霜寒之力大盛。
那汹涌澎湃的血海,竟然开始结冰,当中的骷髅头化为水晶一般晶莹剔透,被风一吹,便化为粉末。
“大哥,点子扎手!”
二煞怒喝一声,抬手放出三道血色光芒,与毒龙剑缠斗在一起。
等到血光褪去,才发现那是三口血色小叉,各自灵动无比,在血海中飞入飞出,阻击钟神秀的剑光。
这三口小叉,名为血河飞叉,乃是血河双煞从前人那里继承来的一套法宝!
不仅锋利之处堪比普通飞剑,更可以放出血焰真火神通,烧人魂魄!
此时,这三口小叉逼住毒龙剑,立即放出无数道红莲一般的火焰。
只见顷刻之间,红莲花开,遍布虚空。
然而,在这无穷火海之中,蓦然响起一道雷音!
无数剑光分化,将朵朵红莲斩灭。
“剑光分化?剑动雷音?”
大煞惊呼一声:“哪里来的绝世剑仙?为何我从未听过这人的名声?”
能将飞剑御使到如此地步的,绝非无名之辈!
剑光分化与剑动雷音并非神通,而是一种境界,但任何御剑神通,有此境界加持,威力必然暴增。
再算上那一口飞剑……
血河双煞亡魂大冒,看到毒龙剑接连斩断了三口血河飞叉,又向着他们杀来。
两人刚准备联手逃亡,突然便感觉被一种莫名的毒素侵入体内,双手都开始腐烂。
“不!”
钟神秀剑光一绕,便轻轻取了这两人的性命。
到了如今,此等普通神通修士,哪怕有几分手段,也不被他放在眼里了。
“弹剑杀人,当真痛快。”
他哈哈一笑,转身就走,明显不想与皇室扯上什么关系。
韩尚宫刚刚松了一口气,却见到小县主挥舞着白嫩的小拳头:“这位……侠士,可否告知姓名?”
“江湖险恶,我从来不留下自己的名字……”
钟神秀摆摆手,化为一道剑光,消失在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