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漢當興-第四十五章 結網以待鑒賞

漢當興
小說推薦漢當興汉当兴
陈仓的情况夏侯渊这边也是同样清楚,只不过因为张飞大军的逼近,他所在的雍县本身也受到了极大的威胁,这种时候再说分兵救援那就是在自损实力。
可陈仓城又是关键重地不得不防,夏侯渊无奈之下也只能是分拨了三千兵马着人前去支援,希望郝昭能够多撑一段时间让他们站稳跟脚等待援军的到来。
然而陈仓城在黄忠和魏延的猛烈进攻下,根本就没有给夏侯渊任何的机会,哪怕郝昭此人已经表现得相当亮眼甚至可以说是此番雍凉战场上最出人意料的那一个,却也同样改变不了双方硬实力差距过大的鸿沟!
夏侯渊的三千援兵才走过不到半程,却是已经陆陆续续的见到了陈仓溃败下来的魏军。
而这个时候,率兵支援的魏将才知道,原来在三日前陈仓城便已经是城墙坍塌城门失守,紧接着整座城池便是彻彻底底的被蜀军占下,甚至就就连守将郝昭都没有来得及脱身,死在了乱军之中!
陈仓作为夏侯渊既定的三方犄角之一,现在却是被黄忠和魏延的一番猛攻给拿下了,如此一来夏侯渊的算盘彻底的落空,他所在的雍县一下子便是成为了突出是非之地,恐怕要不了多久便会成为蜀军上下夹击之所在。
心中无奈懊恼气愤之余,夏侯渊也只得赶忙下令全军后撤,雍县这地方是待不了了,只能继续后撤另寻他处坚城固守以待支援。
这个时候夏侯渊也算是看明白了,他们原本以为的两路兵马是主力,却未曾想到另有一支真正的主力由张飞统率着绕路偷了整个凉州。
眼下双方开战还不及一月,凉州却是已经沦陷,而雍州眼下也已经丢了五郡之地,整个雍州就只剩下三辅还没有落入蜀军的手中,但照目前的形式来看,这扶风郡怕也是迟早保住的!
如此焦急的局面,夏侯渊一天三次的向后方求援,哪怕曹丕着乐进李典率军赶来支援的消息已经送到了他手里,可夏侯渊却总觉得这些还不够,还不算稳妥。
须知乐进李典两人现在还没到洛阳整军呢,天知道他们率部从司州到雍州得多久,万一蜀军攻势迅猛他们抵挡不住该如何是好?
心中急躁的夏侯渊可是愁白了头,但偏偏四下能够调动的兵马已经没有了,三辅之地本身所有的能用之兵都已经汇集到了长安城中,剩下的除了他手中的三万兵马和曹真的一万大军以外,却是一点都没有了。
反观对面的蜀军有多少人,夏侯渊却是到现在都没有弄清楚个真正的数字出来!
黄忠与魏延一部加起来约五万人这是陈仓城血战的消息,可张飞一部席卷吞并凉州再加上大半个雍州之地,本身裹挟了多少的降卒过来,就连夏侯渊都根本不敢想象。
这种时候别说什么计算灶坑炊烟来判断大军的数量了,怕是哨骑想要观察出张飞大军的全貌都是个困难事。
然而援军一时片刻到不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眼见着张飞和黄忠魏延两军齐齐向着他们杀来,夏侯渊咬了咬牙再一次下达了后撤的命令!
从军作战数十载,这一次被人压着打却是从来没有过的憋屈感觉,夏侯渊整个人都好似喘不过来气一般。
从蜀军突然出川进攻开始,他就一直在率部东奔西走的疲于赶路,可实际上他这一支兵马连跟蜀军正面的交锋都没有,便一直被人向是撵鸭子一样赶的到处乱跑。
现在张飞等人气势汹汹的朝着他这边杀来,单凭槐里武功这县城城防恐怕也是毫无大用,只可能是平白给人送去战功,最后损兵折将之余说不定长安都有可能不保,到时候关中之地岂不是尽皆落入了刘备那个大耳贼的手中。
如果真发生这样的事情,那还倒不如当机立断一些,舍小保大的彻底收缩力量,依托长安坚城固防等待着援军的到来,最起码只要长安不丢这关中就丢不了,到时候援军抵达蜀军战线拉长又不利于持久作战,待到其粮草消耗供给不上之时自会退去,到时候失地复得自然不是什么难事!
暴君,别过来
打定了主意的夏侯渊根本就没有多余的犹豫,命人传令给曹真让其放弃扶风郡撤回长安后,自己这边也是立即率部后腿。
这扶风郡鸡肋之地不要也罢,长安城能够守得住,那关中就能够守得住,到时候任凭他蜀军来势汹汹抢占了先机又能如何,最后还不是要将吃下去的老老实实给吐出来……
夏侯渊撤军的消息自然瞒不过张飞等人。
“士元!”张飞抓了抓胡须皱着眉头对庞统说道:“你说着夏侯老儿也真是果断啊,什么都不要了一门心思的往长安撤走,真就是打定了主意要依托长安城防与我军打消耗战了?”
从荆州被调回到蜀中参与北伐战事的庞统微微笑道:“这夏侯妙才倒也算是曹魏名将,其人最善奇袭千里行军,可是这防守一道却并非其所长,故而他也只能是放弃扶风转而选择固守长安,打算坚守待援以此来拖垮我军,此倒也不失为一个不错的选择。”
张飞一听庞统这么说顿时就有些不乐意的,当即吵吵道:“士元你怎得涨他人士气灭自己威风,区区一座长安城又能如何,待到汉升文长于我回合之后,某家便破了他夏侯渊的长安城,让他的援军哪里来便滚回哪里去!”
“翼德何以至此,吾虽言其方法不错,可却从未说他这长安城就能够守得住啊?”张飞这小暴脾气庞统早就见多了,习惯成自然根本就没当回事。
再说了他们俩又是酒中至交,哪怕是真的有点小矛盾,那也就是一顿酒便能够解决的,一顿若是不行,两顿三顿也差不多了!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就在张飞刚想要询问庞统到底有什么办法,别搞得这般神神秘秘赶紧说出来的时候,一阵大笑声却是从帐外传来。
“哈哈哈!”黄忠跟魏延等人掀开帐帘便是一脸笑意的走了进来:“三将军还是这般好爽,我等刚过辕门便听到三将军你这嗓门声,这不,我等便赶紧过来与三将军你汇合了吗!”
黄忠笑着调侃了一句便自己找位置坐好,魏延等人也是依次落座。
没一会儿,这帅帐中此番刘备调集的几路大军主帅并参军便是一股脑的都到齐了。
只不过原本的三路大军现在却是不能这么叫了,现在三支兵马合而为一,目标直指夏侯渊严防死守的长安城,只消攻破了这坐大汉西都,那冯翊君自然也不在话下,到时候洛阳城难道还远吗!
“汉升,文长,你二人可是来了!”张飞大笑道:“吾在此可是足足等了你等三日,要不是士元拦着,现在吾说不定都已经打到了长安城下,让夏侯渊那老匹夫知道某家的厉害了!”
“你这厮,怎地平白污蔑,难不成我这个文弱书生还能拦得住你不成!”张飞吹牛拉着庞统垫背,那他怎么可能答应,当即便是出言反驳。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倒是将帐中气氛带动了起来,本来众将心情就不错,开开玩笑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须知此番出蜀的三路大军虽然不能说是一帆风顺,但是却都各自达成了自己的目的,最起码关中之地就差一个长安城这块硬骨头没有啃下来的,出川的主要战略距离达成之日实则已是不远。
而如此顺利的战事,各位将军心下高兴放松放松说两句玩笑话又能算得了什么,这也算是在长安这场大战之前的调剂了吧。
毕竟别看张飞嘴上将夏侯渊给编排的一无是处,好像他动动手指头就能够将自己这位名义上的叔父给打趴下一样。
可实际上夏侯渊纵横沙场多年,在曹魏中那是立下了汗马功劳所经历的战事更是数不胜数,张飞与夏侯渊对阵的次数亦不是在少数,可也从来没说有过碾压的时候。
从前或许还存在双方兵力不对等,张飞一直处在劣势的情况,可就算现在己方的兵力差不多是长安守军的四倍,张飞心理却也没说真的瞧不起夏侯渊,瞧不起那座坚城长安。
但嘴上说说打打士气自是不同,这战事还没真的开打便一股脑的吹捧敌人那算个怎么回事,心理头重视对手但是嘴上嘲讽又不是不允许的,如此还能提高士气加强信心,这皆是有利于战事的方面。
别看平时张飞莽夫一个好似大大咧咧,但是一旦在战场上为帅统军之时,他却又完全变成了跟平常时候大不相同的一个人!
何为粗中有细,何为统兵有道,要是张飞真就指挥打骂士卒,真的只知道冲锋陷阵,那纵使他有义弟这层身份,刘备也完全不可能让他独领一军,来让自己北伐匡扶大汉的伟业出现这等巨大差错的……
蜀中两路大军合二为一,并此番雍凉两地收拢的降卒降将,加起来共计约有十八万大军,浩浩荡荡朝着长安城杀去。
而早早便回到长安城的夏侯渊,却是一直在指挥手下军队加紧部署防御加固城池,他心里头很清楚,待到不久之后这长安城下怕是即将一片尸山血海。
曹刘双方就关中的归属争夺,便尽在这长安一战之中了!
北伐大军的好消息传回到了汉中,刘备拉着诸葛亮是没日没夜的在研究如何尽快攻破长安城,同时也是加紧督促各方粮草的运送,也在马不停蹄的给刘禅传信让其多多募集粮草。
而对于刘备诸葛亮等人来说的好消息,传到曹丕这里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
乐进李典还在路上呢,这雍凉便是已经丢了八成,剩下个冯翊君也只是因为在长安之后罢了,现在关中的曹军尽皆屯驻在长安城中,而蜀军也是将目标定在了长安之上,双方血战一触即发,可是曹丕却只能在合肥城中看着奏报自顾自的恼火。
此番雍凉失利对于镇守关中的主将而言本身应是重责,但曹丕心里清楚,夏侯渊论辈分是自己的叔父,论资历是父亲时期的老将,论声望更是曹魏的名将少有人能够与之匹对。
乍一看这些,便已经足够让曹丕犹豫不决的了,更何况他也同样清楚,此番刘备出兵本身便是打的一个出其不意,纵使他已经派人提前命令各地严密防守小心戒备了。
可谁雍凉之地本身曹魏的掌控力就弱,再加之自己父亲曹操当年对于凉州的放纵,还有韩遂这厮的隐匿作乱,这才导致了现在关中危机的局面。
对此,曹丕知道叔父夏侯渊的责任顶多也就是占了三分不到,而且眼下还要寄希望于他能够在援军抵达之前守好长安,这等时候自己要是做出临阵换帅问责于将的事情出来,那才是真的做了件天大的蠢事!
“陛下!”司马懿眼见曹丕皱眉苦恼,当即便出言道:“眼下关中局势稍定,一切还需仰赖妙才将军之力,况且乐进李典二位将军也在路上了,想必其支援关中也日也不远矣!此时陛下应是将重心放在江东之上,而非关中,纵使妙才将军失了长安,可陛下手中不仍然握有河洛司隶之地,以此遏制蜀军当令其不得存进,待到陛下攻破江东之日便是我等收服关中之时!”
“仲达所言不错!”曹丕点了点头道:“只是眼下这孙权于我军僵持不下,而关中又是坏消息不断,朕心中一时慌急也是无奈,谁曾想那孙仲谋居然这般龟缩隐忍,他还真就把希望都寄托在了那大耳贼的身上不成?”
一说到这儿曹丕就更来气了!
本来他是气势汹汹的率军杀到合肥准备跟江东正面碰一碰,而且细作探报孙权也是有这方面的意思。
可谁曾想双方是都列阵了,却始终未曾有过大规模的战事,反而始终都在小打小闹,曹丕心里不急就怪了。
“陛下且先勿急,臣却是觉得我等击破江东之日不远矣!”面对曹丕略带气恼的发泄,司马懿却是不紧不慢略带深意的笑了笑……
长江两岸战事僵持不下,关中蜀军攻城略地勇猛难当。
而此番坐镇后方在成都调配兵马钱粮供给汉中以备大军之用的刘禅,却也接到了老爹那边送来的急信,让他加紧调运南中粮草供应前线以备不时之需。
看着手中的这份竹简,刘禅在蜀中足足布置等待了近一个月的机会,这次是终于出现了!
…………